? 六五五章 又见祥瑞-官居一品 微信红包2元5包群大全

官居一品

六五五章 又见祥瑞

六五五章 又见祥瑞2017-11-9 14:58:57Ctrl+D 收藏本站

????裕王府,浓绿之中蝉声愈响,一阵阵让人烦躁,好在有了淙淙溪流般的琴声,才把人的心灵安抚下来。

????弹琴的是李氏,她的琴技大有长进,听上去已经似模似样,她一边望着眼前的王爷,一边为他弹奏苏大家刚教的《潇湘水云》,希望能为他解一丝忧,但丽人自己的面上,也有化不去的淡淡担忧。

????对面的裕王瘦了,他穿一袭斜领大袖的明黄丝绸直裰,却更显得形销骨立,衣带渐宽,都能看出眼窝来了,他安静的坐在凉亭下的摇椅上,似乎是在聆听琴声,但一双眼睛却不时望向浓荫处的小径,显然是心不在焉。

????见自己的琴声作用了了,李氏有些气馁的停下弹奏,轻声道:“王爷且宽心,高师傅沈师傅张师傅他们都是绝世高人,既然说没问题,那就一准没问题。”

????“孤知道啊……可孤还是心里忐忑啊。”裕王长长叹口气道:“孤最近读《大乘赞》,上面有一句‘但无一切希求,烦恼自然消落’,也许是孤的希求太多了吧。”

????“王爷,不是妾身说您,”李氏轻声道:“您还年轻,不应该老看佛经之类的书,会让您太……消沉的。”

????“呵呵,不碍事的。”裕王笑道:“几位师傅说过,米养人书也养人,孤的性子恬淡,看这类的书,能固心性养神气,不无裨益。”

????“可您是大明的皇长子啊,”李氏不同意道:“应该为将来的责任做好准备,几位师傅不都说过,您应该多看看《通鉴》之类的书吗?”

????“你又不是不知道,孤一看那些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就头疼的厉害。”裕王苦着脸道:“还是把这些烦心的事儿,都留给师傅们吧,孤就想过几天安生日子。”

????李氏闻言都惊呆了,她虽然早知道王爷不热衷权利,却想不到他竟消极若斯,不由吃惊道:“王爷,您不是开玩笑吧,臣妾看您的斗志挺足呀?”

????“唉,还不都是给逼的?”裕王浮现痛苦的神情道:“我那弟弟如狼似虎,如果他继得大统,哪怕我退避三舍,也难逃他的毒手,我若不争,就连命也保不住;我若争了,却可以让我们两个都保住命。”这个道理,高拱用了五年才让他明白。但裕王的心始终纠结,他含着泪艰难道:“可怜生在帝王家,父母兄弟全都变了味,如果可能,我宁肯生在你那样的普通人家。”

????李氏黯然,过一会儿才掩口笑道:“既然如此,王爷以后对自己的妻儿可要好些。”

????“呵呵……”裕王被她逗笑了,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个道理我是知道的?”

????李氏刚要回话,却突然变色,竟捂着嘴巴弯腰作呕起来。

????裕王却没觉着被藐视了,而是一脸关切道:“来人啊,娘娘害喜了。”李氏这月没按时来身子,裕王已经让王府的女医看过了,说她很可能是怀上了……正是因为这个好消息,才会让高拱等人下决心搏一把,才会有了雷雨夜的飞火流星。

????据王府的目击者说,是夜雨大风狂,伸手不见五指,但突然天光大亮,有五彩祥云笼罩王府,然后降下一道火光,正落入后府李娘娘院中,然后便是一声地动山摇,所有人都被震翻在地上。

????是夜,院中流光溢彩变幻多姿并伴有风雷声,人们以为有神仙下凡,都不敢露头,直到天亮时,光华渐渐暗淡,才敢出来查看,结果看到院中出现一个还冒着白烟的大坑。人们大着胆子凑过去一看,便见一个直径有三四尺的赤色大圆球,静静躺在坑底。

????裕王命人到坑下去看,发现圆球上还有些蝌蚪似的文字,浑然天成不似雕琢。虽然谁也不认得,但经过几位师傅辨认,得出一致结论,陨星从天而降,上面的文字必是天书,定然带来上苍的指示,必须立即通知皇帝。

????嘉靖闻言果然十分重视,先后三次派太监和钦天监来查看,最后还命人将那‘天降神物’运回宫里,并将上面的文字拓下来,向天下饱学之士方外之人求教,希望有谁能够认出来。

????但过去大半个月了,还是无人能认出来。见迟迟不见对此物定性,京城里又冒出些别有用心的言论,说别看那玩意儿现世的动静挺大,还不知是什么呢?许是什么灾星妖物也说不定。

????正是这些说法,让裕王爷坐立不安,心惊肉跳,心说先生啊先生,你们可别让孤玩火**啊……便一连三番的让冯保进宫去打听消息。

????没几天,冯保禀报道:“听说皇上把蓝神仙给请回来了,原来这回是李公公出的正主意:‘既然是凡人不认得的天书,那神仙当然认得了,咱们问问神仙不就得了?’皇上听了,大点起头,道:‘对呀,我怎么忘了蓝神仙呢?他定能帮我从神仙那问出答案来。’便传下圣谕,速速招蓝神仙进宫。”

????裕王便开始每日关心蓝道行的行程,知道有一天,冯保禀报道:“听说蓝神仙已经进京了,马车直接开进西苑,这会儿正跟皇上说话呢。”说着感叹道:“从崂山到北京,一千二百里的路程,那脚程可真够快的,从接到圣旨到进京,统共才用了七天时间。”

????裕王哪管他用了几天,他只想知道,蓝神仙扶乩的结果,但冯保说,蓝神仙今日累了,不能施法,得歇一日,等明天才行。

????于是等到今天,天还不亮,裕王便把冯保撵出去,让他去探听消息,自己则茶饭不思的等到现在……听到王爷的召唤,远处侍立的婢女赶紧过来,又是端茶递水,又是轻拍慢揉,终于让她缓过劲来。李氏用香帕掩口,轻声道:“让王爷担心了。”

????“没事没事,现在天大地大你最大!”裕王关切道:“怎么样,感觉好些了吗?”见李氏点头,他又半是埋怨半是心疼道:“孤都跟你说过了,有了身子就别弹琴了,累坏了怎么办?”

????李氏摇摇头道:“不累……”

????“不累怎么还吐成这样?”裕王道。

????李氏低头小声道:“这阵子老吃酸,胃里都冒酸水了。”自从查出有喜后,她是顿顿离不开酸,什么菜都放醋不说,零食也换成了酸梅青苹果之类的,几乎整天酸倒牙。

????听她忍不住投诉,裕王不好意思道:“都说酸男辣女嘛,你且忍耐些时日,等为孤王生出世子来,就不用再吃了。”

????这时,冯保的身影出现在小径上,快步走过来道:“王爷,好消息。”说着看看四周服侍的宫人,道:“你们都下去。”待宫人们都退下,他才一脸讨好的凑近了,眉飞色舞的讲起了宫里发生的事情:

????却说那蓝道行在经历磨难后,似乎顿悟了什么,至少嘉靖看起来,他现在这副仙风道骨的模样,颇有当年邵元节陶仲文二位天师的风采,显然功力更加深湛了。已经交谈起来,发现更了不得,蓝神仙说的话玄之又玄,自己竟有些听不懂了,便更加确信,此人修为精进了,不由十分羡慕,于是请教心得。

????蓝道行道:“放下诸般执念,一颗道心通明,修行自然精进。”

????这句话嘉靖能听懂,但他做不到,因为他没法放下一切——修炼是为了当更长时间的皇帝,如果不让他当皇帝,修炼还有个屁用呢?

????于是有些怏怏的皇帝,只好请蓝神仙破解那八字天书。蓝道行说今儿累了,不够法力跟神仙沟通,还是睡一觉,等明天再请神吧。

????转眼便到了第二天,蓝道行休息好了,便沐浴焚香,赤足散发,手持法器,登上了高台。

????嘉靖一看,他的左脚竟然一个趾头都没了,两条腿上的伤痕更是深可见骨,不由打个寒噤。再仔细看他的双手,也各少了两个指头,怪不得昨天见他一直将双手拢在袖中,还以为是在摆高人的架子呢。

????嘉靖沉声问道:“天师这身伤,是怎么搞得?”

????“在东厂诏狱里落下的。”蓝道行淡淡笑道:“那地方可比阎罗王的十八层地狱还可怕,若不是还有些修为,贫道也不可能逃得性命。”

????“陈洪这厮,竟然如此狠毒!”嘉靖咬牙道:“来俊臣也不过如此吧!”说着道:“朕把他找来如法炮制,给天师消气!”便也更加坚定了,不让陈洪掌握厂卫的决心。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蓝道行摇摇头,一脸余悸道:“而且贫道遭此无妄,八成是平时泄露天机太多,所以才遭天谴,因此才会向陛下请辞的。”

????“那这次,不会遭天谴吗?”嘉靖十分赞赏他的人品,愈加觉着蓝神仙愈发像神仙中人了。

????“这次不会。”蓝道行笑道:“臣数日夜观星象,发现紫微星域异常明亮,应主皇室大兴,又听说京城有天书降下,便知道此必乃上天有圣谕降下,贫道代天传旨,是功德也,陛下不必担心。”

????“那就好。”嘉靖放心了,道:“辛苦蓝神仙做法了。”

????蓝道行已经不跳大神好久了,因为他双手的大拇指和食指断掉了,玩不了快进快出的障眼法,也就没法再偷拆人家的问题看了,好在这次早就知晓无需拆看。

????只见蓝道行站在高台之上,点着了几张符纸,朝高空中念念有词后,便将拓有那八字天书的信笺在蜡烛上烧尽,然后抽出乩笔在空中挥舞几下,抽风似的一阵哆嗦,那乩笔便脱手而出,却不坠地,而是自己舞动起来,最后悬停在蓝道行的面前。

????这一套,嘉靖皇帝是见惯了的,心说:‘下一步就该是请神仙写字了吧。’

????谁知这次蓝道行推陈出新了,他没有立即指挥乩笔往沙盘上飞去,而是从怀中摸出个酒瓶,喝下一口烈酒,朝那乩笔猛地一喷,笔上便燃起了耀眼的火。这才朝沙盘一指,燃着火的乩笔猛飞过去,落在沙盘上,竟将沙粒也引燃了,整个沙盘都被熊熊大火笼罩。

????嘉靖看了既激动又担心……激动的是,蓝神仙搞出这么大的动静,看来法力精进,不愁破解不了了;担心的是,可别再把紫光阁烧了,那朕可真没地儿去了……当火势减弱,蓝道行这才深吸口气,吟道:“八月涛声吼地来,头高数丈触山回。须臾却入海门去,卷起沙堆似雪堆!”最后大声吼道:“吹!尽!狂!沙!始!到!金!”便大袖一卷,扑灭了火苗,道:“陛下请上前观看!”

????嘉靖便凑过来,就见那沙盘已经烧不见,上面的沙粒也看不见,只剩下八个金光闪闪的八个大字!这次是工整的篆体,他当然能看懂,面色激动的失声道:“这真是上天的启示吗?!”

????蓝道行微笑着点点头,朝嘉靖施礼道:“恭喜皇上,贺喜皇上,吉兆啊!”

????嘉靖反复念叨着这句话,喜得连连点头道:“真是天赐祥瑞,吉兆啊吉兆!”便大声对侍立一旁的黄锦道:“快,快去把徐阶,各部尚书侍郎,翰林院国子监的大人都找来……把朕的儿子也叫来吧。”又对李芳道:“吩咐下去,在紫光阁大摆筵席,招待诸位大人,共赏祥瑞!”

????老太监和大太监连声道喜,便颠颠的下去了。

????皇帝有召,谁敢怠慢,大臣们赶紧从四面八方赶进宫里,不到午时,紫光阁便坐满了人,两位王爷,两位阁老,以及诸位部堂大人,翰林院国子监的饱学之士们,都已经各就各位。他们小声的窃窃私语,目光却都不时瞟向大殿中央处,那个从天而降的飞火流星,以及边上的一张盖着红绸的方桌。据消息灵通人士传说,蓝神仙已经为皇帝破译了天书的内容,应该就在那红绸底下。

????所有人都在猜测,到底是哪八个字,但他们都知道,应该是好事儿,不然皇帝不可能如此大摆排场。几位擅长逢迎的大臣,已经开始搜肠刮肚,准备谜底一揭晓,就致以最热烈的马屁。

????但有‘马屁第一’之称的袁部堂……哦,不,袁阁老,却脸色铁青的坐在那儿。旁人以为他被腹中的如潮马屁憋成这样,殊不知袁炜是满腔的愤懑与惊惧,哪还有心思拍马屁?

????他仅用一年时间,便从侍郎入阁,创下了历年的记录,人都说他是扶摇直上,春风得意,他却哑巴吃黄连,有苦自己知……自从春闱后,徐阁老对他是百般拉拢,千般蜜语,真把他哄得昏了头,以为徐阶想跟自己修好,好搭上景王那条船了。

????比较一下严党和徐党的形势,袁炜便一屁股坐到了徐阶这边,狠狠的坑了严世蕃一把,徐阶才能一鼓作气,将严家父子赶回老家。事后论功行赏,他果然顺利入阁。正当他满怀着希望,准备大展宏图时,现实却给了他响亮的耳光——徐阶将停止‘纳援’的回文,赶在他正式入阁的前一天发出,摆明了就是不想让他抢功。

????当袁炜气愤的找到徐阶,问他为什么不等着自己一起签发呢?徐阶笑道:“上谕都是皇上签发的,我们内阁只不过是些大秘书,说了不算的。”

????‘甭跟我来这套!’袁炜心中大怒道:‘我又不是第一天当官,还不知道这些事儿都是内阁说了算,皇帝那里不过走个过场?’但考虑到自己刚入阁,还是忍下这口气,闷声道:“希望下次阁老能跟我商量!”

????徐阶淡淡笑道:“一定一定。”却也暗暗生气道:‘我当了十年的副相,也没敢跟首相这样说过话!’

????袁炜认为自己应该受到重视,徐阶却多年媳妇熬成婆,正摆着婆婆架子呢,于是内阁中两位大学士的矛盾开始暗暗滋生,只是外界还没感觉到,目前仅限于当事人心里生闷气罢了。

????但那都比不上这一出‘飞火流星’,更让袁炜闹心。他整天写马匹文章,把些狗屁祥瑞吹得神乎其神,心里却明白的很,那都是骗人的,哪有什么祥瑞?现在裕王府出了飞火流星,还八成是个祥瑞,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里面有什么猫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