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七三章 海-官居一品 微信红包2元5包群大全

官居一品

六七三章 海

六七三章 海2017-11-9 14:59:18Ctrl+D 收藏本站

????天蓝蓝海蓝蓝,成群的海鸥追逐着海船,海风吹过甲板,带来了微咸的海风,让人心旷神怡。站在船头极目远眺,海天一色,无边无垠,令人倍感世界之辽阔为人之渺小,心中自然升腾起,许多的感慨。

????因是离开了大陆,也就摆脱了规矩,沈默赤着脚穿一袭宽大的葛袍,也没有束发,一头乌黑的长发随风飞舞,加之他那淡然出尘的神态,让人觉着就差手里再拿个横笛蒲扇之类,便能飘然成仙了。

????沙勿略站在他的身后,看着这位年轻的明国大人,虽然相处的时间不多,但这个年青人那种温润如玉的气质,优雅睿智的谈吐,以及那场激动人心的伟大演讲,都让这位见多识广的欧洲神父心折不已,虽然他见多识广,接触许许多多优秀的大人物,却没有任何一个,在这么年轻的时候,能有这种气度。

????‘真像圣子年轻时啊……’沙勿略胡思乱想道:‘也许他就是东方的圣子……’

????沈默一直没有回头,他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人类从蒙昧走向文明,经历了成千上万年的绵长岁月,在这个过程中,多少文明交替兴衰,化成了历史的尘埃,只有华夏文明,尽管也遭遇过荣辱沉浮,但始终保持在世界的前列,近两千年来更是独领风骚,一直为世界所仰慕,骄傲且自豪着。

????但是现在,全人类的历史到了一个转折点——海洋时代到来了,它将改变过往的一切,强弱将重新洗牌,优劣被重新定义,在这个过程中,曾经弱小的国家可能乘势而起,称霸世界,曾经强大的国家可能沦为鱼肉就此沉沦,这是个不管你的历史有多辉煌,只看你有没有决心深入海洋有没有能力赢得海上霸权的大航海时代!

????很遗憾,在沈默前世的那段历史中,中国没有做好,虽然隆庆开海后,大明已经参与进海上贸易,赚取源源不断的巨额财富,但这些财富没有被中央政府享用,使得国家对海上贸易兴趣缺缺,甚至时不时的加以限制。到了清朝,异族统治者从没将汉人与自己看成同类,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想法,让他们将船只出海,看成是汉人逃离自己的统治,支配着他们始终不移的执行严厉海禁,从此闭关锁国,夜郎自大,彻底的被世界抛在后面,终于造就了华夏前所未有之屈辱沉沦的历史……事情果真无可救药了吗?沈默不这样认为,至少在明朝嘉靖年间,大明仍然是开明而自信的,仍然有着无限希望!这也是沈默能够一直奋斗的心理支柱。就像师叔唐顺之说的:‘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不是一个成熟政治家该有的行为,要做的,必须是有可能实现的。”

????有可能实现吗?有!

????其实,我华夏的航海一直领先于世界,宋朝便可以远涉重洋,船队到达波斯湾,赚取无尽的财富;本朝初年更可以造出四十多丈长的巨舰,组成二三百艘军舰两三万兵力的特混舰队,无论航行在什么地方,郑和率领的大明船队在当时都是唯一强大的不可挑战的力量,换句话说,郑和在大洋上混的时候,什么哥伦布麦哲伦还都在姥姥肚子里吃奶呢;大明的舰队在海上耀武扬威时,什么海上马车夫无敌舰队之流,还是森林里的树呢。

????虽然宣德八年,西元1433年,郑和最后一次下西洋归来后,船队再也没有起锚,郑和航海图等官方文档也在朝廷关于下西洋的是非之争中,被当时的兵部尚书刘大夏焚毁,大明的海军就衰落了,但水平仍在水准之上,谁也不敢来海上挑衅,君不见倭寇气焰如此嚣张,却从不敢跟明军在海上交战;西班牙佛郎机人纵横四洋,却只得乖乖的跟大明做生意……这还是大明海军最衰弱的时刻。

????“我华夏文明,自三皇五帝起,一路上扬,至赵宋肇极,而后逐渐式微迄今……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若不振作,必将落后于泰西列强——君不见西人战舰已扬帆四海,火炮造船航海,皆有我大明所不及。若仍不梦醒,我大明万里海疆,皆为他土,沿海富庶,化作焦土。无强大之海军,便被欺凌鱼肉,无强大之海军,便被奸淫掳掠,我华夏男儿,岂能容忍祖先蒙垢妻儿受辱?当此时,振奋大明,重塑汉唐雄风,必起于海洋!海军!”在海上航行中,沈默写下了《海洋时代》的开篇,伴着起伏的海浪,他的心潮澎湃,思绪飞转,在构思着大明走向海洋的道路,这条路虽然注定艰辛,虽然很可能失败,但他还是毅然决然的踏上去,哪怕倒下,也要在面朝海洋的方向;哪怕成为千古罪人,也要把这个陆上民族,拖下水去!!

????坚定了自己的意志,沈默的表情坚毅起来,他详细的向沙勿略了解,欧洲诸国的海军水平,殖民状况,原来此时,开启大航海时代的恩里克王子已经逝世正好一百年,达伽玛开辟了西欧直通印度的新航线,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麦哲伦的全球航行已经完成,这些伟大的名字全都已经作古,换来的是,佛朗机人在非洲印度西部西班牙人在南美大肆殖民掠夺。

????所以现在的海洋,还是的西班牙和佛朗机人的天下,至于未来的列强,英国伊丽莎白一世女王刚刚即位,还搞不明白将来的路在何方,甚至十分厌恶那些肮脏罪恶的海盗;尼德兰革命正在酝酿,荷兰还没有诞生;而法国皇帝亨利九世刚刚即位,他那强势而野心勃勃的母亲凯瑟琳,将让这个国家陷入二十年的内乱之中,总体来说,英荷法三强,还处于打酱油的状态,起点并不比大明高多少。

????搞清楚这些,沈默的心热切起来,他要催促大明赶上去,一定不能错过第二波行情。

????海上航行第二天,沈默正在与沙勿略共进晚餐,三尺在门口给他递个颜色,沈默了解的点点头,道:“今天嘴里淡出鸟来,把我那瓶珍藏的好酒拿来。”

????三尺便将个精致的酒瓶子端上来,打开盖子就飘出馥郁的酒香,让沙勿略暗暗抽动鼻子,沈默接过酒瓶,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道:“忘了问,传教士可以饮酒吗?”

????沙勿略笑道:“只要不作出影响神职人员形象的事,不醉酒酗酒就可以了,”说着还解释似的道:“其实原先我是不喝酒的,但常年海上旅行,不喝一点的话……”

????“喝一点酒,对关节有好处,”沈默了解的笑笑,便给沙勿略斟满一杯道:“这是当年东南总督送给我的,只剩这一瓶了,咱们把它喝出来。”

????沙勿略高兴道:“那就不客气了。”于是两人干了一杯又一杯,不一会儿,沙勿略便醉眼朦胧,咂嘴道:“我的酒量,怎么变小了?”

????沈默微笑道:“是因为这酒太好了。”

????“哦……”沙勿略点点头,便一头栽倒在桌上,呼呼大睡起来。

????沈默叫他两声,见毫无反应,便对三尺点点头,三尺于是上前,把沙勿略扶起来,和另一个侍卫将他架到舱底去了。

????过不一会儿,三尺回来,沈默问道:“没问题吧?”

????“大人放心吧,这是李先生留下的千日醉,”三尺拍胸脯道:“虽然滴得少,但睡个两三天没问题。”

????“我是问他没事儿吧?”沈默道。

????“没事儿,”三尺笑道:“您忘了么?当年您也喝过,那次李太医下得量,可比这次多多了。”

????“那还行。”沈默点点头,正色道:“他们来了吗?”

????“已经跟他们的前哨船接上头了,”三尺道:“那家伙神出鬼没,也不知什么时候出现。”

????“呵呵,该来的总会来。”

????“不过他们要求,到他们船上谈,说我们的船太小了,不如他们的宽敞。”

????“去哪谈都一样。”沈默浑不在意道:“这茫茫大海,都是他的天地,想对付我的话,在哪都一样。”说着轻声吩咐道:“帮我更衣吧。”

????“是。”三尺赶紧帮着沈默梳头穿鞋,套好剪裁得体的布袍子,当头发被乌纱罩起来,沈默轻叹一声道:“感觉一切的压力,又回到身上了。”

????三尺轻声笑道:“大人,有压力的该是他,就算谈不成,咱们也没损失。”

????沈默摇摇头,淡淡道:“你不懂的。”

????来到船头等了许久,才看到一艘巨舰出现在海天相接的地方,距离越近,那大船就显得越大,当靠近沈默的双层海船时,就像一座大山压过来,非得昂着头才能看到人家的下层甲板,至于上面几层,根本就看不到,恐怕也就比郑和宝船小一些吧,压迫感十足。再看那船上,每一层都站满了手持武器衣甲鲜明队列整齐的壮汉,这一船,最少得两千人。

????沈默不禁摇摇头,自己的船上,船夫加卫士不足三十人,也不知对方弄这么多人干啥。

????正在瞎琢磨呢,便听到船上三声炮响,然后是呜呜的号角声,接着满船的汉子一起发出呐喊声,震得他两耳嗡嗡直响,心说这是干什么呀?给我下马威啊?

????这一阵敲锣打鼓过去,才听到船上有人大喊道:“请贵客登船!”然后悬梯放下。

????但看到那三丈高的软体,三尺犯了难,这玩意儿在海上晃晃悠悠,怎么能让大人爬呢?万一不小心一脚踏空,或者爬着爬着上面人使坏怎么办?

????就在这犹豫的当口,上面又喊一声道:“请贵客登船!”

????“上吧。”沈默淡淡道:“不就爬个梯子吗,我还老得怕不上去。”

????“可是,他们使坏怎么办?”三尺为难道。

????“他们敢。”沈默哼一声道:“怕我才作怪,要是不怕我,早就来我船上谈了。”

????“唉,好吧……”见大人如此坚决,三尺只好答应,先一步顺着梯子爬上去。

????见他顺利的登上大船,沈默也双手扶着梯子,深吸口气,暗叹一声道:‘我有恐高症啊……’便咬牙往上爬,一眼都不敢往下看,因为只要看一眼,必然手脚发软,直接摔下去,运气差的话,就掉海里了。

????好在他的判断没错,没人敢拿他作怪,沈默还是顺利的登上了船,当双脚落在甲板上,顿感一阵乏力,险些软倒在地。三尺连忙上前去扶,却被他拒绝,沈默扶着栏杆站了一会儿,才可以行走如常,对前来迎接的几个头领模样的人道:“让你们见笑了。”

????几人哪怕心里笑破肚皮,面上还是十分恭敬道:“贵客请上楼,干爹已经设下酒宴,欢迎您的到来。”

????沈默点头笑道:“好的,劳烦几位带路。”

????一行人于是往顶层上去,沿途的卫士怒目而视,不停敲打刀背,发出令人胆颤的声音,几人心说,爬个软梯都腿软,这还不直接吓掉魂?

????但恐高和胆量没有必然联系,沈默直接无视那些不友好的举动,与迎接他的人谈笑风生,一直上到顶层,只见这里戒备森严,闲人免进,嘈杂声自然消失。

????将他请进房间之后,那几人也告退下去,出去之前,还对三尺道:“这位大哥,咱们下去喝酒去。”

????三尺不做声,还是沈默道:“不必担心我,去吧。”这才点点头,跟着一行人下去了。

????房间里只剩下沈默一个,他打量着这间船舱,日式的榻榻米,中式的珊瑚屏风西洋的座钟波斯的挂毯甚至还有来自南美洲的大段木雕,充分显示了主人的身份和木雕。

????他正在看着,一个爽朗的笑声从屏风后传来,然后一个身穿儒袍的矮个子老者,便出现在沈默面前,如果不是看过他的画像,沈默甚至要怀疑,这个其貌不扬花白胡须的老头儿,就是纵横四海威震东南的老船主王直。

????王直也在打量着沈默,心中同样是无比惊讶,虽然早知道沈默的年龄,但当见到他本人,还是感到无比惊讶,想不到建市舶开海禁兴商贸设上海收徐海……做出一件件影响深远的大事的大人物,竟然如此的年轻。

????心下的感慨,没有影响两人的动作,沈默彬彬有礼的拱手道:“您可是老船主?”

????“正是在下。”王直笑眯眯的还礼道,口音与胡宗宪极为类似。

????“久仰老船主大名,今日终于得见,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啊。”

????“彼此彼此。”王直请沈默坐下道:“老朽更是仰慕沈大人的威名,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听他以前辈自居,沈默知道他感觉自己太年轻了,便微笑道:“老船主,咱们神交已久,通过海峰兄,也打过多次交道,彼此应该有些了解,您应该不会觉着我是后生晚辈,便有所成见吧。”

????“当然不会了,沈大人威名赫赫,老夫敬仰的很,”王直呵呵笑道:“咱们边吃边谈。”说着拍拍手,便有两个婀娜的和服女子,从外面进来,将样式精美的器皿,规矩的排在两人面前。沈默一看,原来这老船主请客吃日本料理啊。

????在和服女子的侍奉下,两人净了手,王直笑道:“人老了,偏爱清淡,竟爱上了日本的美食,虽然源出我华夏,但又有许多独特精巧之处,所以这次出来,专门请了京都最有名的和食师傅,为沈大人做一次怀石料理。”

????沈默点头微笑道:“了解。”第一个端上来的是‘先付’,即开胃菜,是一道山药羹。小巧玲珑的方块形菜品,放在青色磁盘中,上面浇上一层特制的哩状酱料,看上去十分精致,让人都不忍心下口。边上还有一小堆青芥,王直以为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便介绍道:“这个东西,得蘸着这个吃。”说着为沈默掩饰了一下,面上露出夸张的赞赏神态道:“确实是好吃。”其实是被芥末辣的,心中暗骂道:‘那几个狗日的厨子,让你们把芥末弄得辣点,也不能辣死人吧?!’但对沈默出糗,更是充满了期待。

????沈默点点头,蘸了一点,王直又怂恿道:“多蘸点,蘸多了才好吃呢。”

????沈默便依言将那方块都蘸成绿色的,这才缓缓送入口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