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八一章 天灾?人祸?-官居一品 微信红包2元5包群大全

官居一品

六八一章 天灾?人祸?

六八一章 天灾?人祸?2017-11-9 14:59:26Ctrl+D 收藏本站

????那六艘不守规矩的快船,让韩老六大感丢人,忙扯着嗓子高喊道:“停下,快停下!前面危险!!”

????但人家根本不听他叨叨,飞快的便越过了他们这艘船,往湖深处驶去。

????见叫不回他们,韩老六连连叹气,转头对沈默道:“唉,一定是些外乡人,这下肯定完蛋了。”

????沈默的目光却死死盯着那些船,没有理会韩老六,而是对身边的三尺道:“当先那艘船上的人,你看清了没有?”

????三尺也是一脸沉思道:“我也觉着很眼熟,好像是何先生和鹿姑娘。”

????“我看着也像,那八成就错不了了。”沈默道:“什么人追他们……”

????三尺从怀里掏出千里镜,看了一艘船道:“上面的人各是奇装异服,竟然还有日本浪人。”再看另一艘船道:“这船上都是黑衣人,清一水的三眼火铳……”他话音未落,便听道砰砰的爆响声,三尺不禁大呼小叫道:“大人,他们竟然朝那艘船上开火了!”

????“我不聋……”沈默从他手中夺过那千里镜,仔细观察起来,虽然那些船渐行渐远,但还是可以清晰看到,在其中三艘追击的船上,都有穿着日本武士服抱着武士刀的家伙,不由低声道:“果然不是官府的人!”便吩咐三尺道:“让大家一级戒备。”

????“朗朗乾坤光天化日,还有没有王法?!”三尺一听,马上激动道:“大人,咱们露一手?!”虽然对方船多人也多,但都是些轻舟快艇,而他们的大船是苏州研究院开发出来的最新型号,看上去与一般的官船无异,但外有铁甲蒙皮,内藏劲弩火炮,机关重重攻守兼备。在水战中,船坚炮利就是一切,所以根本不怵对方的小船。

????“嗯,”沈默点点头,因为他从千里镜中,正好看到了何心隐那张仿佛谁欠他八百吊的老脸:“既然看到了,就不能装没看见的。”

????“好嘞!”三尺打个唿哨,提高声调道:“敲锣!”

????话音一落,站在了望台上的警卫,便使劲敲响了手边的警锣,‘铛铛铛……’的敲锣声,船上登时骚乱起来,也就是半刻钟的功夫,各个射击位上都站好了严阵以待的侍卫,做好了战斗准备。

????“大人请下命令吧!”三尺昂首挺胸道。

????“解救被追击的船只,可以向敌人自由开火,”沈默低声吩咐道:“尽量保证自己人的安全。”

????“是!”三尺沉声应下,一举手中的令旗,用尽全力道:“追击!”大船便缓缓向北移动起来。

????“使不得呀……”韩老六噗通给沈默跪下道:“大人啊,您可千万别跟进啊,这个时辰是最邪门的时候,进去可就出不来了!”

????“我会小心的。”沈默微微一笑,坚持让座船驶入了那片水域。

????船速越来越快,韩老六的脸色也越来越白,他知道没法阻止沈默等人,便跪在船头上,一个劲儿的磕头祈祷,求定江王不要怪罪。

????沈默和三尺没有理会他,他们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前面几十丈外的几艘快船上,但见那些追击的船上火光阵阵白烟四起,竟然还有京城神机营才装备的手炮!枪子儿炮弹一股脑射向当先那艘船上,那艘船虽然如游鱼般左闪右躲,仍然连中数弹,就连风帆都被打断了,从桅杆上滑落下来。

????见那艘船失了帆,速度便慢了下来,后面的船趁机加速,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沈默的心也提到嗓子眼上,不停催促手下全速航行,无奈船大而重,想要追上那些轻舟快船,着实不太容易。

????眼见着就要形成合围之势,那艘孤零零的快船在劫难逃之时,万里无云的湖面上,不知从何处刮起了狂风,刚刚还平静的湖面,转眼间浪高丈许,大浪从东西两侧同时挤压过来,到了湖中央便奇迹般的被抵消掉。

????沈默还没松口气,便见那些正好在水道中央处的快船,剧烈的晃动起来,船上人猝不及防,几乎全都摔倒还有好几个落水的。

????沈默他们的船大而重,且离着还有好一段距离,所以虽然也感到脚下剧烈晃动,却还能扶着栏杆站住。望着这诡异的一幕,沈默等人张大了嘴巴,那韩老六浑身筛糠似的哆嗦起来,颤声道:“定江王,定江王来了……”

????沈默望着那咆哮的湖水,一种无名的恐惧困惑与俱丛生,暗道:‘难道真有兴风作浪的大乌龟?’但旋即又否定自己道:“这又不是《西游记》,怎么可能有妖怪呢?”

????他正瞎寻思,湖上的局面愈发严峻起来,在一种可怕力量的作用下,那些小船剧烈的起伏翻动,落水的人越来越多,只见他们惊恐的叫嚷着挣扎着,却好像被什么东西吸住一样,渐渐就没了顶。

????“靠过去!”沈默沉声下令道:“放一颗信号弹!”

????“大人,那太危险了!”三尺这下也不兴奋了,无论何时,保住大人的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不要紧,我们船大。”沈默道:“让大家都抓紧了,咱们慢慢靠过去。”

????在沈默的坚持下,一颗火箭被释放到天空,转眼展开红色的烟花,转眼又被狂风吹散;同时大船缓缓的向那诡异的地方靠近,距离越近,颠簸的就越厉害,得紧紧抓住栏杆,才能站住了……为保护大人的安全,三尺直接用绳子,把他绑在了柱子上……那边被追的小船,似乎看到了烟花绽放的瞬间,拼命的向大船这边划来,但涌大难行,前进起来十分吃力。

????就在双方拼命靠近时,东西两侧的湖面上,又刮起了一阵狂风,而且这次的风,竟比上次大了很多,狂风呼啸着卷起水花,最终又在湖心处汇合,却没有对消,而是纠缠在一起,霎时便将湖水吸了起来,形成一条不断旋转的水柱!那水柱水如同被什么神物吸入空中一样,远远看去,就像一条吊在空中晃晃悠悠的巨蟒,也很像一根摆动不停的大象鼻子!

????“龙吸水!”沈默和那韩老六登时惊呼起来,所不同的是,韩老六登时瘫软在地,吓得屎尿横流道:“完了,完了,定江王发怒了,我们都死定了……”而沈默却一脸严峻道:“何心隐要危险了!”

????他这样说,是有道理的,方才虽然水下有暗涌,让船只颠簸起伏,但何心隐夫妇仗着武功高强,还能保证不被甩下船去,但遇上水龙卷,那小船根本支撑不住,船毁人亡,只在旦夕!

????仿佛要印证他的话一般,一艘最靠近湖心的快船,被呼啸滚来的水龙卷拦腰击中,登时被掀了起来,反扣在水面上,船上人全都摔落水中,眨眼便被漩涡卷去了。

????“大人,我们快走吧!”三尺高叫道:“那玩意儿太危险啦!”湖面上全是恐怖的呼啸声求救声,他不得声嘶力竭的喊叫。

????沈默死死盯着那水龙卷,还有那被击翻的快船,摇头大声道:“继续前进!”话音未落,水龙又掀翻一艘快船,同样的,船上人全都被卷进了漩涡。

????“前进!”沈默厉喝道:“我命令你前进!”

????“是!”三尺只好应下,命水手全力划船,借着突然改变的风势,便如离弦的箭般冲了过去!

????那艘被追击的船上,正是何心隐与鹿莲心,此刻小船已被旋风吸住,万全失去控制,任凭两人如何催动,都无法寸进一步;船也咯吱咯吱摇晃的厉害,两人必须分出一只手来,紧紧抓着船舷,才能不被甩到水里去。

????何心隐看着越来越近的水龙,黯然的摇摇头道:“师妹,看来咱俩是逃不过此劫了,都是我害了你。”

????鹿莲心却朝微笑道:“能跟师兄做一对同命鸳鸯,我死而无憾了。”说着也不抓船舷了,娇躯一纵投入师兄的怀抱,双手紧紧抱住他道:“抱紧我,黄泉路上也别分开。”

????何心隐看看迫到眼前的水龙,长叹一声,也放开手中的桨和绳索,把鹿莲心搂在怀里,幽幽道:“可惜没人揭穿这个阴谋了……”

????话音未落,便见眼前一黑,听一声惊天动地的轰鸣,然后是巨浪扑面而来,转眼就把两人吞没……那一刻,何心隐和鹿莲心都相信,自己这下死定了,但当巨浪退去,两人发现自己仍然活着,惊喜的睁开眼睛,便见一艘大船横在身前,还有一张久违的笑脸。

????而那水龙,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湖面很快恢复了平静,太阳再此出现在天空,方才的狂风巨浪,却消失的无影无踪,若不是湖面上漂着的木板浮尸,真让人以为是做了一场噩梦。

????望着水淋淋被捞上来的何心隐两口子,沈默笑道:“虽然有千言万语,不过还是该先洗个澡,换身衣服再说。”

????何心隐张张嘴还没说话,便听有人大喊道:“那船上人听着,要想活命的话,就交出我们缉捕的要犯,不然休怪我们斩尽杀绝!”原来还有两艘船逃脱了倾覆厄运,从左右包抄过来,十几个武士手持刀枪,恶狠狠的威胁着沈默他们。

????“他们是什么人?”沈默轻声问道。

????“严世蕃的人。”何心隐道:“被我发现了大秘密,一路追杀至此。”

????“我知道了。”沈默点点头,对他俩微笑道:“这里就交给我了,你们赶紧去换衣服吧,我让厨房准备了午餐和热汤,还有嫂夫人最爱吃的醉泥螺,等你们哦。”

????鹿莲心闻言笑逐颜开,抛个媚眼给沈默,对何心隐道:“师兄,咱们就听沈大人的吧,他可比咱们厉害多了。”

????何心隐无奈,只好和鹿莲心下去,临走时嘟囔一句道:“还是老样子。”

????等何心隐与鹿莲心沐浴更衣,重新出现在甲板上时,已经见不到那两艘船的影子,只有沈默笑容可掬的站在那里,对鹿莲心道:“嫂夫人还是那么娇艳如花,何大哥却年轻了些,你们两口子真是神仙侠侣啊。”

????鹿莲心哪受得了这番花言巧语,笑成了一朵花,何心隐却板着脸道:“那些人呢?”

????“全沉湖底了。”沈默耸耸肩膀道:“你知道,我是不杀生的,这次为你破例,要怎么谢我啊?”

????“送你一桩大富贵。”何心隐耷拉下脸皮道:“我饿了,先祭一下五脏庙吧。”

????“那没问题,饭菜早就备好,请二位上桌吧。”沈默做个恭请的手势,将二人领入了饭厅。

????餐厅里,已经摆好了满满一桌子菜肴,何心隐也不跟他客气,坐下就开始扒饭,鹿莲心看了他好几眼,何心隐却理都不理,只好歉意的朝沈默笑笑。

????沈默却温和笑道:“嫂嫂也只管用就是了,我和何大哥那是过命的交情,千万别拿我当外人。”

????鹿莲心点头笑道:“说起来当年,还是大人和何大哥救了我呢,要没有你们,我早就冻死在荒郊野外了。”

????让她这一说,沈默想起当年一桩桩的往事,笑容更加亲切起来。这时,三尺又端上一个大白瓷汤碗,里面是热气腾腾的鸡汤,沈默帮着排开桌上的菜肴,待三尺搁下后,亲自舀了鸡汤,送到两人面前。

????鹿莲心忙道:“大人太破费了,这一桌子菜都吃不了,还炖什么鸡汤?”

????沈默不由笑道:“这个不破费,应该叫节省,因为这只大公鸡,是没见到你们的时候杀掉的。”

????“啊?大人未卜先知?”鹿莲心小口微张,满是崇拜道。

????“哈哈,”沈默得意的笑道:“那是……”

????“是就见鬼了。”那边的何心隐搁下筷子,醋醋的看一眼发花痴的妻子,道:“他这是用来祭老爷庙的。”

????“呵,”沈默吃惊道:“何大哥原来知道这里是黑三角?那怎么还……”

????“怎么还径直闯入?”何心隐道:“你就不能问点有营养的问题?”

????“呵呵……”沈默尴尬的笑起来。

????边上的鹿莲心连忙打圆场道:“师兄,怎么跟沈大人说话呢?”

????“男人说话,女人少插嘴,吃你的饭吧。”何心隐瞪她一眼道。一直以来,他习惯了妻子的仰视和崇拜,现在见她开始盲目崇拜别人了,心里感觉老不是滋味了。

????沈默也明白了何心隐的意思,追他们的人多势众武器精良,他们夫妻俩是打也打不过走也走不脱,只能往这片危险水域逃,希望能吓阻敌人,谁知人家要么根本不怕,要么全不知情,反正跟着就冲了进去……何心隐死要面子,哪肯承认失算,又没法解释,所以才恼羞成怒。

????“不过话说回来,”沈默沉声道:“这段水域也太诡异了,怎么好端端的就风浪大作,莫非真有湖神作祟?”

????“屁作祟,”何心隐不屑道:“这世上哪有什么神啊鬼啊,想不到你也这么愚昧。”

????“师兄……”鹿莲心小声道:“沈大人是咱们的救命恩人……”

????“呵呵,无妨。”沈默笑道:“何大哥都不知救了我多少回了,嫂嫂不用担心,我俩就这么说话。”

????“那成,我就当没听见了。”鹿莲心是彻底打败了,心说有时男人比女人还难理解。

????便听何心隐道:“我早年便听说这个传说,专门在这里探究过,发现这里的风特别大,特别多,不仅冠绝鄱阳湖,甚至整个江西都找不到第二处,但这绝不是什么定江王显灵,而是由一些特殊的条件形成的。”

????“洗耳恭听。”沈默微笑道,鹿莲心也支楞着耳朵,用心听着。

????“为什么老爷庙水域的大风何以如此之大之频繁呢?我认为‘罪魁祸首’是地形!”便听何心隐沉声道:“这一带水域全长五十里,最宽处为三十里,最窄处仅有六里,如果从天空俯瞰,就像个喇叭似的——其最窄的一段,就位于老爷庙附近。就在这段水域的西北面,是我江西第一名山——庐山。庐山山脉高达数百丈,其山体走向正好与这段水道平行,距鄱阳湖不到十里。”

????“原来如此,”沈默恍然道。原来庐山东南峰峦为风速加快提供了天然条件。当风自北面南下时,即刮北风时,庐山的东南面峰峦使气流受到压缩,气流的加速由此开始,当吹向仅宽约三公里的老爷庙处时,风速恰巧达到最大值,狂风怒吼着扑来。就如同我们在空旷的地带没有感觉,而经过一狭窄的小巷顿感大风扑面一般。

????无风不起浪,波浪的冲击力是强大的,若是正赶上今天这样,又有一股相反的风吹来,便会形成旋风,但这样的概率很小,一年也见不到几次,却偏偏让何心隐赶上了,也不知是他运气好呢,还是差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