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九五章 若雨-官居一品 微信红包2元5包群大全

官居一品

六九五章 若雨

六九五章 若雨2017-11-9 14:59:42Ctrl+D 收藏本站

????危难之际,所有文武官员放弃派别成见,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团结起来,按照沈默的指使,下去跟七零八散的溃兵传达精神。

????高拱这种身份的,自然不会去做这些事,他坐在沈默身边,小声问道:“你有没有把握啊?要是上了山,咱们可就没法挪窝了,不会让人家一锅端了吧。”

????“不会……”沈默摇头道:“对方要是有一定战斗力的正规军队,我保准不出这馊主意,咱们往四面八方撒开了跑,能逃多少算多少。”说着笑笑道:“不过,因为一个人的到来,下官终于下定了决心,不走死守!”

????“什么人?”高拱好奇问道。

????“南京都察院河南道御史林润。”沈默沉声道:“第一个发现伊王谋反的,就是他。”

????“林若雨……”高拱不愧是老吏部,对大明官员的花名册烂熟于胸,道:“他怎么来了?”

????“他一直在暗中跟踪伊王的行踪,”沈默轻声道:“跟着他们到了新野城,然后意识到对方的阴谋,马上抢先来报信,但还是晚了一步,”说着嘴角微抬道:“不过他还是带来了宝贵的情报,让我们知道伊王部队的真实情况。”

????“是怎样的?”高拱问道。

????沈默便告诉高拱,按照林润的说法,伊王的部队,除了小部分在编的世袭王府护卫外,九成以上的都是地痞流氓无赖城市无业者,甚至还有成建制的帮派,直接整体并入了伊王军,完全可以被称为——流氓军团。

????但这并不稀奇,因为俗话说,好铁不打钉好男不当兵。好人家的男子,想娶上媳妇好生过日子的,不是读书就是做工,哪怕种地也比当兵强的多。只有那些游手好闲的流氓地痞,才会想去军队混碗饭吃;至于那些帮派堂会之类的,则纯粹是背靠大树好乘凉,借着伊王的权势发展自己的势力来着。

????沈默是做过军队调研的专家,自然知道这帮人打仗不咋地,欺负老百姓却是个顶个的强,而且还不听指挥。据林润说,为了让那个不听话不卖命也不怕他的流氓军团出征,伊王无奈之下,听从谋士的计谋,竟出下策,请来一帮专业老千来军营开赌局,然后出千骗手下流氓兵痞的钱。

????结果兵痞们的钱都输得精光,还欠了一屁股赌债,他才召集大家开誓师大会,鼓励大家奋勇作战,此役过后重重有赏,不仅能让大家还债,还可以有钱回本,这才算是把这帮大爷请上了战场。

????“原来如此……”正好走过来的焦英放松笑道:“如此乌合之众,不足为虑啊。”

????“我们可没资格歧视他们,”沈默摇头道:“虽然他们确实是乌合之众,但也是亡命之徒,战斗力比我们这些残兵败将强多了。”

????“算我没说。”焦英翻翻白眼,道:“总指挥,跟大家都说过了,咱们可以出发了。”

????“事不宜迟,立刻出发。”沈默扶着他的肩膀站起来道:“那座山的位置在东北面。”

????“好嘞。”焦英笑道:“得您的令。”不管别人怎么样,这位爵爷是彻底服了沈默。

????“部堂,咱们走吧。”沈默并没有因为自己重要的地位,而对大员们有丝毫懈怠。

????“嗯……”高拱也起身道:“对了,你说了半天林润,他上哪儿去了?怎么没见着啊。”

????“他去伊王那里了,”沈默的声音突然低沉下去,道:“要为我们争取时间。”

????“真义士也!”高拱由衷赞道。

????就在沈默他们向小乐山进发的时候,林润也骑马行在泥泞的路上,他身后仅仅跟了两个随从,便再没有第四个人。

????但他前进的速度并不快,仿佛并不急于见到伊王似的,就这样慢悠悠的走到天亮,刚好到了一片村庄前,看一眼那镌刻着‘张村’二字的界石,他那白皙的脸上,露出干净的笑容,道:“这时间拿捏的,我都佩服自己。”

????身后两个随从吃吃笑道:“老爷,这都啥时候了,您还自夸哩。”有道是有其主必有其仆,能陪着林润来走这一趟的,也是两个横不怕死的。

????“这算什么?”林润的嘴角挂起一丝好看的笑容道:“别看他们人多,对老爷我来说,不过是土鸡瓦狗插标卖首,你俩信不信,待会儿他还得把我欢送出来?”

????“又要打赌?”随从们瞪大眼道:“老爷,您又想让我俩这个月白干?”看来林润已经不是第一次,用这种方式赖他俩的工钱了。

????“赌不赌吧?”林润看到村子里已经有一彪人马冲出来,看他俩最后一眼道:“想想吧,要是赢了,这个月可就双薪了。”

????两人咬牙道:“成!只要您能全须全尾的出来,让我俩干什么都行!”也听不出是关心他,还是不相信他能出来呢。

????这时,那彪人马冲到近前,三人立刻不说话,正气凛然的坐在那上,还真像那么回事儿。

????那些人很快包围了他们三个,领头的一个独眼龙道:“干什么的?”

????“本官是钦差,”林润朗声道:“奉命前来伊王处宣旨。”

????那些人闻言明显一阵慌乱,独眼龙矢口否认道:“什么一王二王,这里只有山大王。”

????“难道伊王爷落草了吗?”林润淡淡道:“这事儿你做不了主,还是进去禀报吧,伊王爷自然会见我。”

????独眼龙的脑子有些转不过来,咽口吐沫道:“你等着……”便拨转马头,进去报信去了,直接证明了伊王的存在。

????过不一会儿,那独眼龙又骑着马回来,只是半边脸上又红又肿,说话都有些透风道:“王热呈里进去……”

????林润便轻夹马腹,昂然进入了村子,两个随从也学着他昂首挺胸,虽然仅三个人,却真有些赳赳雄狮的气势,直达伊王朱典楧下榻的大户宅中。

????这是一座五进深的精致四合院,主人家已不知去向,八成是被伊王的人杀害了,然后取而代之,夹道欢迎‘朝廷钦差’。

????面对着两排恶汉组成的通道,林润面色自若的大步通过,中间突然有人伸脚,想绊他个大马趴,却被林润一脚踩在脚面上,痛得那人抱脚直跳,再没人敢作怪。

????顺利的来到大厅前,便见一个身材瘦小稍有些驼背面目天生带一股戾气的年轻人,穿着穿明黄亲王服色,站在大厅中央。

????“请问,您就是伊王爷吧。”林润拱手道。

????“正是孤王,”那年轻人出言便不逊道:“你是什么东西,见了本王为何不下跪?”

????“身负皇命在身,”林润不卑不亢道:“所以跪不得。”

????年轻人也就是伊王的瞳仁猛缩,一双眼睛恶狼般盯着林润道:“什么皇命?”

????“我这里有两道口谕,不知您想先听哪一个?”林润清声道。

????“口谕?”伊王目光闪烁道:“讲。”

????“跪接。”林润沉声道。

????伊王的眼中凶光闪现,左右的武士也纷纷握刀,林润却仿佛没看到一般,声调不变道:“跪接!”

????伊王虽然已经出兵至此,但心里没有一刻不打鼓,因为宁王叔殷鉴不远,而自从燕王之后,再没有造反成功的王爷,虽然被严世蕃连吓唬带忽悠,他头脑一热还是出了兵,但一路上的每一天,他都在担惊受怕中度过,晚上整天做恶梦,梦见什么天兵天将从天而降,把他的手下砍瓜切菜,然后把他抓去见嘉靖皇帝,被千刀万剐下油锅……看来心脏不好的人,是不能从事造反这种高危行业的。

????伊王虽然心脏尚好,但心理压力一直很大,一听到有钦差前来,就更是慌了神,最初那‘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的万丈豪情,已被抛到九霄云外,取而代之的,是满脑子的惊惧忧思——我竟然被发现了!皇帝的反应这么快?是要先礼后兵吗!我是不是死定了?

????在巨大的心理压力之下,他竟真的屈服了,当然为了面子起见,他还是屏退了所有人,只留下一个身手高强的卫士以备不测,缓缓屈膝跪下,吃力道:“臣朱典楧恭请圣安。”

????“圣躬安,”林润沉声道:“皇上说:伊王典楧忠贞纯敏,诚孝可嘉,知道皇上在襄樊一代遇到了洪灾,辎重牲口都被冲走了,便亲率上万民夫前来接驾,实乃天下人臣之表率,回京之后,皇上必有重赏。”顿一顿道:“然襄阳府已派遣官兵民夫各五千前来救驾,更有承天府随州府荆州府卫军也已乘船而发,不日将至,无需伊王多劳,尔可速速转回,以免遭人闲话!”

????伊王听说已经有部队赶到救援,还有部队陆续赶到,吓得直接说不出话来,又听林润道:“还有第二道圣谕,”说着语调变得十分严厉道:“皇上说——朱典楧,你这个不知道感恩的蠢材,你私设东厂偷造兵器暗蓄亡命之士,王府卫士超编八千余人,还违规扩建宫室,抢夺临藩封地,危害黎民百姓,难道以为皇上不知道?既然敢来河南,便早就做好了防备,不说襄阳承天荆州随州那共计四万兵马?就算京营三卫的一万人,你要能对付得了就过来吧!休怪皇上不再讲同宗之情!”

????听了这两道实质内容差不度,但语气和结果差很远的圣谕,伊王拍拍膝盖爬起来道:“为什么只是口谕?”他也不傻,知道有句话叫口说无凭。

????“难道你想要黄纸朱字的圣谕?”林润号称‘第一能战’,对付他那是小菜一碟:“哪还有选择的余地吗?”

????伊王一想也是,而且他也不相信,有人敢假传圣旨……只怪严世蕃存了私心,没有告诉他皇帝的真实情况,不然林润纵使舌灿莲花,也得被剁了喂鱼。不过对于林润这种外表温柔内心疯狂的家伙来说,赌一把严世蕃的自私,绝不是什么难事。

????因为还不知皇帝已经失能了,加之林润的表演太自然了,由不得伊王不信,但有些糊涂道:“我该听哪一个呢?”

????“这要看你想选哪一个了。”林润淡淡道:“进退生死皆在王爷一念之间,这世上可没有卖后悔药的,您可得想好了。”说着笑笑道:“您准备接哪一道圣谕?下官还要回去复命呢。”

????这话说的……难道伊王被他弄成这般心神不宁,还会说老子要造反去球吗?于是朱典楧稀里糊涂便道:“我接第一道。”

????“很好,”林润笑逐颜开道:“我这就回去复命,请皇上让大军停止进发。”

????“什么?”伊王已经被他玩得像个白痴一样了,大张着嘴巴道:“难道有军队过来了?”

????“是啊,我不是说过吗,承天府荆州府还有随州府的卫军都来了吗,”林润仿佛拉家常似的道:“难道护送皇上,还有这么多人?”

????“那您赶紧回去,”伊王点头连连道:“让他们不要来了,以免造成误会。”

????“那好,事不宜迟,我这就走了。”林润笑道:“您留步。”

????“送送吧……”伊王随口客气道。

????“那好,就送送吧。”林润说着挽起他的胳膊,道:“您真是太客气了。”他的动作之快,让那个高手护卫都没反应过来!当然,这也跟那人以貌取人,以为他只是个文弱书生而已,所以异变陡生,猝不及防!

????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这句话永远不会过时,因为艺高人才可以胆大。

????伊王只感觉两只手被铁钳箍住一般,抽也抽不出来,只好任由他攥着,两人状作亲密的打开门,惊了外面手持利刃的刀斧手一大跳,林润笑容如夏花般绚烂道:“真是太客气了,难道都要送送吗?”说着便抬脚往外走去。

????那些刀斧手投鼠忌器,只好往两边散开,让出中间的道路。林润的那两个随从,紧紧跟在他们后面,将他身后的空当堵上,让想要找机会杀死他的刀斧手,一直未能如愿。

????全不在意自己目前的处境,林润在伊王耳边轻声细语道:“我是来释放善意,想化解一场刀兵的,您怎么好这样对我?”

????伊王原先抖得厉害,但意识到林润不会伤害自己后,也就不抖了,摇摇头,艰难道:“这不是我的意思。”从远处看起来,就像一对老友,在林荫道上散步闲聊一样。

????“这么说,您的部下有许多并不是您的人。”林润道:“醒醒吧王爷,不要被人当枪使了,趁着还没铸成大错,早点回头吧。”

????“孤……会考虑的……”伊王点点头道。

????“很好,识时务者为俊杰,”林润赞许道:“如今天下一天天安定下来,野心家的土壤越发贫瘠,做个安乐王爷不好吗?您就是跟着严世蕃混,能进步到什么程度?”

????伊王不说话,但谁也知道他想说是什么。

????“你觉着严世蕃能斗得过皇上?”林润嘲讽笑道:“他蹦跶了半辈子,皇上一句话就把他打回原形,要不是皇上仁慈,看在他爹的份上不愿为难他,他早被百官轰成渣了,就这种东西,也想起来造反?那大明朝的江山,不知该换了多少主人了。”

????“他说胡宗宪是他的人……”伊王终于沉不住气,说出石破天惊的一句。

????林润心里咯噔一声,面上却看不出端倪道:“你信不?”

????“信。”伊王道:“圣人云,君以此兴,必以此亡,胡宗宪靠着严党发家,现如今徐党上台,一定会清算他的,我要是他,手掌着东南六省的财税军权,可不会任人摆布!”

????“严世蕃还真能扯……”林润笑道:“他胡宗宪指挥着几十万精兵抗倭行,可要是想造反的话,那些饱受皇恩的文官武将,是不会跟随他的!”

????伊王不再说话,显然对这个问题保留意见。

????这时候,两人来到村口,林润三人上了马,又让伊王的人退回数丈去,才松开他的手臂,大摇大摆的走了。

????“大人,我们真是服了。”走远之后,见没了危险,两个随从又打开话匣道:“不过方才为什么不趁机把伊王抓回来呢,不是说擒贼先擒王吗?”

????“此王非彼王。”林润摇头道:“我其实有过这个想法,但看到那些刀斧手突然出现,便明白了伊王并不是唯一说了算的,与其让那些人掌握了军权,还不如把这个白痴放回去,让他拉低他们战斗力呢。”

????若是伊王知道林润这番评价,不知会不会气得追杀过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