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九七章 连环鸳鸯阵!-官居一品 微信红包2元5包群大全

官居一品

六九七章 连环鸳鸯阵!

六九七章 连环鸳鸯阵!2017-11-9 14:59:44Ctrl+D 收藏本站

????第六九七章沈默虚虚实实的一番计策,着实称不上有多高明,但究竟灵不灵,还得看对手——幸运的是,这次的对手比他还不如,竟让他耍得团团转,稀里糊涂就大败亏输。

????但那首领绝对不会承认,败退回去后,为了减轻自己的责任,他使劲吹嘘官军的强大,什么装备精良训练有素彪悍勇武之类的全都出来了,吓得伊王脸都白了,连声道:“严世蕃误我,严世蕃误我啊!”

????再清点一下人数,三千人出去,只回来了一半,其实那首领很清楚,大部分人是逃跑了的,但他坚持说,是被明军杀伤俘虏了。这下他倒是没受到重罚,可伊王爷却受到了沉重的打击——昨日那钦差的圣谕,今日这一场惨败,让他再没有哪怕一丝斗志,若不是严世蕃的手下拦着,当时就要收拾东西撤退了,后来虽然被强留下,但打定主意龟缩不出,绝不再找皇帝麻烦了。

????打扫战场之后,沈默率军返回小乐山,与来时压抑凝重的气氛截然相反,队伍中充满了欢声笑语,官兵们兴奋极了,大声的讨论着那些难以置信的场面,他们原本都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谁知却得到了最好的结果。

????他们都明白,有了这一仗的战功,估计回京后,就不会跟着某些人倒霉了。当然他们也知道,这一切都拜什么人所赐——看向沈默和他的护卫们的目光,充满了感激和崇敬,还有不可思议……就这么二三十个人,怎么在长达半个时辰的围攻下,杀敌百余人,自身才付出三死五伤的代价呢?

????不少人把目光投向沈默,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脸,但大家都觉着,此时此刻的沈大人,一定充满了兴奋和自豪吧!

????但和他朝夕相处的护卫们,却感受到大人此刻满心的悲痛……从得知伤亡情况那一刻,沈默便再没笑过,让焦英都觉着他有些矫情了,其实在任何人看来,以一敌百,取得这样辉煌的战损比,已经是奇迹中的奇迹,不能再强求了。

????但沈默不会这样算,他只知道,那都是默默陪在他身边保护他服从他无条件信任他的老兄弟,多少年来,早已不是家人胜似家人了,甚至连家人,也没有他们陪在自己身边的时间长。他怎么会忘了,巡查浙江时的生死相随,自己落难时的不离不弃……可以说他们每一个人,都是沈默的亲人,他不愿他们任何一个受到伤害!

????幸运的是,这些年来,弟兄们全都好好活着,还都成家立业开枝散叶,其实已经不适合再做这种刀口舔血的营生了,沈默也早就有给他们另安排出路的想法,但弟兄们都说,严世蕃还没彻底完蛋,危险并未解除,不会离开自己的岗位。于是又陪着他下了江南,沈默是真的下了决心,等这一趟回去,无论如何都不让他们再当护卫了,要找些体面的差事,让他们风风光光的过下半辈子。

????谁知,还没等到把这话所出来,他竟然亲手将这些亲爱的兄弟,送上了死路……“对不起大人。”三尺拨马到他身边,低声道:“我没把弟兄们保护好……”

????“不,你已经做到最好了,”沈默摇摇头,艰涩道:“错的人是我——把这个任务交给你们的人,我才是真正的罪人。”

????“怎么会是大人呢?”三尺激动道:“若不是我们已经山穷水尽,以大人的性格,又怎会孤注一掷呢?您是为了保护那些人,迫不得已才这样做的!要怪,也只能怪那把我们害惨了的人!要不是……”

????“住口!”沈默低喝道:“你不要命了!”他知道三尺说的是谁,说实在的,他对那人的怒火,也已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是,你是天子,这世上最有权势的人!可也不能随心所欲啊!难道不知道,有多少想要取而代之吗?多少人苦口婆心,劝他不要南巡,甚至有义士以死相谏,都不能换得这个独夫回心转意!

????这下好了,大臣死了十几个,官兵民夫更是折损七八千,活着的也个个带伤,饿着肚子,瑟缩在一处等待救援,把大明朝的尊严丢得干干净净!耻辱啊!这是大明朝的国耻啊!

????这一切,都是因为皇帝的自私自利,不管不顾造成的!只要他主意已定,就没人能阻止他,但他犯了错误,却要大家一起承担!这次还好说,说不定下次就亡国!

????‘圣人不死,大盗不止!’在回去小乐山的后半段路上,沈默脑海中就一直盘旋着这一句话。

????回到小乐山时,告捷的消息早就传回来,凯旋的队伍受到了夹道欢迎,却见不到沈默的身影,对此焦英的解释是:“沈大人伤口崩裂,找太医包扎去了。”众人都表示理解,齐声称赞沈大人的奋不顾身。

????沈默的伤口当然没事儿,他也不是矫情到不想见这些人,而是遇到了一个人,或者说是三个人——林润,和他两个随从。

????沈默便让大部队先走,自己与林润说话,两人嘀咕了很长时间,才分头各自行动去了。

????第二天,沈默宣布,鉴于断粮已经两天了,必须派一些士兵和民夫去临近乡村收粮,虽然高拱等人深不以为然,但现在沈默的威望如日中天,而且他们也确实饿得发慌,只能睁一眼闭一眼了。于是一大早,沈默派出两千人下山,往东走寻找村庄取粮;至于剩下的人也不能闲着,构筑工事加高寨墙削尖竹片,都被他调动的溜溜转。

????与此同时,得到这边消息的严世蕃,气势汹汹的赶到张村!他原本是想坐收渔人之利的,谁成想朱典楧这个窝囊废,竟然龟缩不出了!加上前天夜里,罗龙文把阻断的任务搞砸了,让他原本算无遗策的计划,弄成了现在这个鬼样子……真所谓‘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严世蕃的无名业火,简直要把他烧成烤乳猪了!

????当他来到张村,见到伊王时,朱典楧竟然拉着他的手哭起来道:“东楼啊东楼,你可把我害惨了,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啊?”

????严世蕃一听,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甩开他的手道:“你怕个球啊?我的人没告诉你,官军的辎重衣甲兵刃尽失,已经如丧家之犬,人尽可欺了!”

????“可是,可是……”朱典楧道:“三千多人被打了个稀里哗啦,到底是谁欺负谁呀?”

????“那是他为了免遭处罚,才胡说八道的!”严世蕃道:“不信你把他叫过来,我问问他,到底见到了多少官军?都是什么装备!”

????朱典楧真的把那首领唤过来,一见严世蕃到了,那人立马瘫软在地,磕头不已,他知道以自己的智商,偏偏伊王还行,要想糊弄严东楼,还没那本事。

????“说,那天你看到多少人?”严世蕃厉声问道。

????“三五千……”那人小声道。

????“嗯……”严世蕃道:“你忘了我最讨厌什么了。”

????“您最讨厌被骗。”那人磕头如捣蒜道:“其实当时天黑了,真的没看清有多少人,不过……”

????“不过什么?”严世蕃冷声问道。

????“属下跟他们的斥候交手,”那人一脸不可思议道:“见其各个装备精良武艺高强,还会组一种奇门遁甲似的阵势,让人怎么都攻不破。”

????“哼,那些人一共三十人左右,对不对?”严世蕃恨声道。

????“您怎么知道?”那人抬起头来,吃惊道。

????严世蕃却懒得回答他的问题,对伊王道:“要是朝廷的军队都那样,还有什么北虏南倭?早就杀光光了。”

????“那他们是什么人?”伊王吃惊道。

????“他们是沈拙言的私人护卫,一共就那么三十人,也是官军最后的战斗力了!”严世蕃冷冷的看一眼那人道:“蠢材,让人家一吓就成了缩头乌龟,留你还有什么用?”

????那人登时吓得涕泪横流,求饶不止,但严世蕃连看都不愿看他一眼了,一个红衣黄盖的浪人,一刀便砍下了他的头颅。

????鲜血飞溅而出,正喷到了伊王的袍子上,原本一直很慌乱的伊王,却变得兴奋起来,两眼通红的喘着粗气,脸上重新生满了暴厉之气。

????“这就对里,不要给你的始祖丢脸。”严世蕃哈哈笑道,第一任伊王朱彝,最大的爱好就是提剑当街杀人,血溅到衣服上也不换,还专爱穿这种染血的衣服,故而人送外号血衣王,显然暴戾的因子从未离开过伊王一脉,要不他也不会走到今天。

????“说吧,我们该怎么办?”伊王恨不得提刀杀人,但他终究知道:“人家现在山上扎营,咱们硬攻也不是个办法啊。”

????“你放心,我有办法。”严世蕃道:“让小的们养精蓄锐,等我的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伊王迫不及待的问道。

????“到时候就知道了。”严世蕃却不打算跟他讲。

????第二天早晨,下了快半个月的雨,终于停了,虽然天空依然阴着,但深受梅雨之苦的人们,已经很高兴了。更让人高兴的是,派出去的队伍陆续回到小乐山,一些空手而归,但也有不少收获颇丰的,沈默马上命人埋锅做饭,让大伙儿吃上了遭难后的第一顿饱饭。

????这时严世蕃也重新出现在伊王面前,道:“今夜子时便可大功告成!”

????“快说说啊,我心痒死了。”伊王催促道。

????“陈洪还没有暴露……”严世蕃终于告诉他答案道。

????“哦,原来如此……”虽然还是搞不懂,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但伊王觉着再问就太没面子了,只好不懂装懂。

????“把你的人交给我指挥……”严世蕃看伊王脸都变色了,哼一声道:“就一晚上。”

????“吓我一跳,”伊王这才点头道:“不过你得跟我说说,打算怎么办。”

????“陈洪透过手下传来消息,”严世蕃道:“今晚他的人在北坡巡夜,跟我们里应外合,破敌就在之时!”

????“你上次的信心,比这次还足……”伊王小声嘀咕道。

????“还说上次!”严世蕃暴怒道:“要不是你们出状况,老子早就大功告成了!”

????队伍集结起来,严世蕃每人都发了两斤牛肉一壶烧酒,还许诺如果这次行动成功,会拿出二十万两银子分给他们,赢得了伊王军将士的欢心——然后才下令开拔,几乎是同时,他在水上的上百艘武装沙船,也倾巢出动,其中就有他收留的数百个日本浪人!话说随着王直徐海这些大海枭或是投效朝廷或是跟朝廷合作,这些武艺高强只知道杀人的家伙,生存都成了问题。

????严世蕃神通广大,通过秘密途径联系上一些日本浪人,表示愿意收留他们,并仿效倭国大名,让他们做自己的武士。已是走投无路的浪人们,自然毫不犹豫的投效,还呼朋引伴,为他招徕到越来越多的日本浪人;但大明人对倭国人的仇恨,让严世蕃不敢肆无忌惮的使用他们,只能将其整编成一支秘密部队,作为最后的杀招!不到万不得已不用。

????今日最后一搏,便是成王败寇的时候,不能再有丝毫的保留了!正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待会儿发动进攻时,这些日本浪人将作为箭头,直捣皇帝的所在!

????不成功,便成仁!

????所有的战马都被套上特制的笼嘴,四蹄也都被厚厚的棉布裹住,即使是士兵也要在口中都含上一块石子,一切都是为了防止不小心发出声响。严世蕃率领着所有的军队,小心翼翼的移动到小乐山脚下,还没有官军发现……显然不是他们隐匿行踪的技术好,而是有人在捣鬼,消除了小乐山的外层防御。

????‘果然是陈洪助我也!’严世蕃也豁出去了,跟普通兵丁一样,耐心的伏在潮湿的草地上;闷热的天气预兆着也许又会有一场大雨,即使搽拭了大量的驱蚊药,但依然无法阻挡蚊虫的袭击,不一会儿,他便被咬成了释迦。但严世蕃一动也不动,直到听见连续三边‘呱呱咕咕呱呱’的声音,才深吸口气,压低声音道:“上!”小乐山下,仿佛一阵波浪翻滚,无数士兵从茂密的草丛中爬起来,向山上有光亮的地方前进。

????那数百个红衣黄盖或者身穿各色武士袍的日本浪人,倒拖着倭刀,就像飞一样往山上奔去,转眼便把所有人都落在后面,先行到了大营门前。

????正在打瞌睡的两个门卫,这才清醒过来,还没来得及拉响警铃,便被斩于刀下。一行浪人顺利冲进营去,才被巡夜的士兵发现,立刻高声示警,旋即也惨遭杀害。但凄厉的叫声已足以让所有人都醒过来,军营中瞬间炸了锅。

????那些日本浪人却浑不在意,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营地中央的皇帐!随着一步步深入,他们也开始遇到阻击,但浪人们的武艺太厉害了,如砍瓜切菜少有一合之敌!直到一个手持宝剑,一袭黑衣的男子出现,转眼便击杀了两个日本浪人,己身却毫发无伤。

????“不要怕!”紧跟在后面的严世蕃道:“他是江南大侠何心隐,官军营中只有这么一个!”于是分出几个浪人,便将何心隐牢牢缠住。

????浪人们继续挺进,终于在皇帐前停了下来,因为他们面前,出现了一个让他们痛恨终生阵型——十一个人组成一队,持着四种武器,分别是狼筅长矛长枪朴刀!

????一看到这熟悉的阵势,一直不可一世的浪人们,竟立刻不安起来,呐呐道:“无敌鸳鸯阵……”

????“不要怕,他们就二十来个人,充其量也就是两组!”严世蕃在后面喊话……他被两个浪人驾着,还气喘吁吁道:“咱们把他们缠住!”

????话音未落,便见王帐周围的帐篷纷纷倒下,一个个由全副武装的士兵组成的鸳鸯阵,出现在严世蕃和他的浪人四周,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六个……至少六七十个,形成了严密的包围之势。

????连环鸳鸯阵!倭寇们永远的噩梦!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