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二一章 五路财神殿 (中)-官居一品 微信红包2元5包群大全

官居一品

七二一章 五路财神殿 (中)

七二一章 五路财神殿 (中)2017-11-9 15:0:15Ctrl+D 收藏本站

????“且慢……”却是那小乞丐模样的少年,一叉腰拦在了沈默等人面前。

????“这位小兄弟,”虽然这小子黑不溜丢,但看他灵动活泼的样子,铁柱便心生好感,伸手想拍拍他的肩膀道:“你怎么说话不算呢。”

????一般来说,成年男人间,除非关系很近,是不会互相拍肩的,可当双方年龄相差很大时,却又是年长者拉近距离时常用的动作,铁柱三十多,那少年的年纪顶多是他的一半,所以做这个动作并不算冒昧。

????可那少年却倏地退后一步,躲开了铁柱的手掌,更让人吃惊的是,他身后的肖先生面色一变,那个华服青年甚至握住佩刀,朝铁柱怒目而视,里面也是一阵骚动,仿佛侵犯到他们什么似的。

????反应之大超乎沈默他们的想象,铁柱赶紧解释道:“别紧张,别紧张,我只是开个玩笑,开个玩笑。”

????在肖先生的安抚下,那神情彪悍的青年才哼一声,松开了倭刀的手,但场面显然有些尴尬。

????为了缓和一下气氛,沈默微笑道:“不知小兄弟有何见教?”

????那少年倒没有被方才的事情搅了兴致,而且他一开始就是冲沈默来的,便笑道:“我是答应让你们进了,可有个条件。”他的声音真好听,就像百灵唱歌似的……看来青春期还没到,沈默胡乱想道。

????“什么条件?”见大人没有说话,铁柱出声道。

????“你们得猜个谜语,答上了才能进。”那少年看看沈默,大眼睛眯成一条线道:“若是答不上来,就只能去住不喜欢的西屋了。”

????“你家大人也是这个意思吗?”说来真是奇怪,连平素最沉默寡言的铁柱,在这个‘小乞丐’面前,竟也开起了玩笑。

????“我就说了算。”那少年叉着腰,用下巴对着铁柱,露出的脖颈却白皙非常,与那满是黑灰的脸色,呈鲜明对比,但他却毫无所觉,仍然架势十足道:“当然,如果你们怕脸上过不去的话,也可以直接去西屋,省得答不上来丢人。”

????这少年的话,把沈默的护卫逗乐了,他哥哥不乐意了,粗着嗓子道:“笑什么,别笑,别笑!都听我……弟弟的,答不上来就出去。”

????沈默一抬手,示意卫士们少安毋躁,便微笑着对少年道:“你的谜面是?”

????“你听着。”那少年清清嗓子,脆声道:“谜面是,一间大厦空有空,里面倒吊着齐桓公,请打一字。”

????沈默微一沉吟,笑道:“可是个原来的‘原’字。”那少年听后,却把头转向那肖先生,看到他脸上浮现出惊讶的神情,便连声问道:“他真的猜对了吗?”

????肖先生有些尴尬的笑笑道:“不错。”

????“吓,这位大哥你可真厉害啊!”那少年一下蹦到沈默面前道:“你是怎么猜到的呢?”

????“这个谜语有些意思,但不是很难。”沈默微笑道:“你想啊,齐桓公叫什么啊?”

????“叫?”那少年手指托腮,想了想道:“小白……嗯,不会错的,跟我的小羊一个名字。”

????“呵呵……”沈默笑道:“那你把小白两个字倒吊在梁上,不就是原来的原了吗?”

????那少年想了想,便蹲在地上,用树枝写了个‘原’字,果然见那厂字头像个房梁,而里面的部分,正好是小白两个字倒过来写,拍拍手站起来,满眼钦佩道:“你可真厉害啊,我两天都没想出来,你一转眼就知道答案了。”沈默的侍卫们暗笑道:‘我们大人就是猜谜作对的祖宗。’

????那少年倒也信守承诺,闪身让到了一边,不过依稀能看出,他的表情似乎十分懊丧,口中嘟嘟囔囔道:“我怎么这么笨,要是能猜出来多好……”之类的,还一下下踢着门槛,十足的孩子气。

????沈默他们也终于进了大殿,便见五路财神下,已经升起了三堆篝火,二三十个穿着老羊皮棉袄的彪形大汉,围着火堆站着,也在打量着他们,手都放在腰间的兵刃上。

????感受到对方浓重的戒备之色,铁柱他们也不由身体发紧,全神贯注的盯着对方,手也往身后的兵器摸去,刚刚让那少年弄得轻松的气氛,一下又紧张起来。

????不过那肖先生显然不想惹事儿,出声对那些大汉道:“都坐下吧,人家也路过的客人。”有几个便坐下了,但更多的还是站着的。

????肖先生看一眼那华服青年,压低声音说了句什么,那青年过一会儿才闷声道:“都坐下吧。”这才呼啦一声,全都坐下,继续烧火的烧火,烤饼的烤饼。

????肖先生便指挥着那些人,往殿东边挪挪,给沈默他们腾出了一半的空间,虽然十来个人用不了这么大地方,但出于保持距离考虑,肖先生他们愿意挤一点。

????“大殿后面堆着好些木柴,”肖先生又对沈默他们道:“可以拿来烧火。”

????“多谢多谢。”沈默一边跺着冻得发麻的脚,一边道谢。

????“不必客气,同是天涯沦落人嘛。”肖先生笑笑道:“那我先过去了。”

????“肖先生稍等。”沈默让人从马上拿了两个牛皮袋给他道:“老兄拿去驱驱寒吧。”

????那肖先生本要习惯性的拒绝,但听到酒囊中哗啦啦的声音,便忍不住把塞子打开,一股浓烈的酒香便扑鼻而来,他不由欢喜道:“烧刀子。”说着不好意思笑道:“那在下就受之有愧了。”

????“好说好说。”沈默点头笑道。

????肖先生拎着两个牛皮袋子回去,一个给了那华服青年,一个自己拎着,坐在篝火边,这时那少年凑过来道:“什么好东西?”

????“酒。”肖先生笑道:“怎么,你也要尝尝?”

????“才不要呢,喝得醉醺醺,臭烘烘,一点都不好玩。”那少年盘腿坐在厚厚的羊皮垫子上道:“以前我以为,你是这世上最聪明的人,”说着回头看看正在那里打铺盖的沈默,道:“不过现在……我觉着人家要比你厉害。”

????肖先生的脸上挂不住了,轻咳一声道:“我那是哄小孩子玩的,你拿来问人家,当然要吃瘪了。”

????“吓,那你倒是出个别人猜不出来的呀。”那少年闻言笑道:“不然我都替你这草原第一智者害臊。”

????肖先生饮一口烧酒,咳嗽两声道:“谜语这东西不比对联,对联有绝对,谜语却没有猜不出来的。”

????“吓,真没劲……”少年撇撇嘴道:“以后我最崇拜的对象,就要换人了。”说着拍拍屁股,起身就要走。

????那肖先生仿佛十分在意和着少年的关系,连忙道:“先别走,让我想想。”说着眉毛拧成一朵菊花,陷入了苦思之中,那少年便支颐等着,等啊等,快要不耐烦时,肖先生终于出声道:“有了,这个谜语他指定猜不出。”便小声对那少年说出了谜面。

????少年听了笑道:“你方才还说,没有猜不出的谜语呢。”

????“别管了,他猜不出来就是。”肖先生有些脸红的搪塞道,其实这个谜语是他自创的,算实是一则笨谜……所谓笨迷,就是说除了做谜的人自己,是没有人会绕那许多弯子猜得中的。

????那少年果然好糊弄,便蹦蹦跳跳到沈默他们那边,这时手脚麻利的护卫们,已经点起了火堆,支起了火架子,开始手脚麻利的准备晚饭。

????沈默这时候已经闲下来,裹着厚厚的毯子,坐在火堆边呆呆的出神,他毕竟也是人,哪能转眼间,就从丧师的阴霾中走出来?摸一摸怀里的信,今儿一天赶路,也没功夫看,沈默便缓缓掏出来,小心的撕开封口。掏出信瓤来刚要展开,就听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道:“高手大哥,你忙吗?”

????一听这好笑的称呼,便知道那‘小乞丐’又来了,沈默把信纸重塞回信封中,随手收回怀里,微笑道:“不忙。”闪烁的火光中,那种带着悲伤的笑容更加迷人,让小乞丐也看得一愣,不由道:“你笑起来可真好看。”

????沈默笑笑道:“你不是专门过来奉承我的吧?”

????小乞丐定定神,道:“我还有个顶厉害顶厉害的谜语,你猜出来了,我就,我就……承认你是天下第一高手。”

????“嗨……”沈默翻翻白眼道,这‘小乞丐’真是孩子气,不过一点都不让人讨厌,不由笑道:“天下第一可不敢当,我接招就是,”说着压低声音道:“不过我有个条件。”

????“你说。”小乞丐眨眨眼道。

????看到他那灵动闪亮的大眼睛,沈默心头突然升起一丝明悟,这小家伙不好糊弄,但话都到嘴边了,该问还是问吧:“你得告诉我,你叫什么,是哪的人?为什么打扮的这么……独特?”为了不引起对方的警觉,他将问题都集中在这少年身上。

????“我叫野儿,就是野孩子的意思。”小乞丐眨着眼道:“在宣府住着,出来玩迷了路,就成了这样子,后来碰上我哥和肖先生他们,就一起回家喽。”

????“哦,原来如此……”明知道这小子满口胡柴,沈默还得笑眯眯道:“你家是做什么的?”

????“做买卖的。”小乞丐撇撇嘴道:“我也不太清楚,你问他们吧。”

????沈默是修过心理学的,知道对方这样回答,表明他潜意识里,已经开始警惕,甚至排斥这种问话了,便见好就收道:“我问完了,你出题吧。”

????“你听好了。”小乞丐马上精神一振,清清嗓子道:“这次从诗圣的诗里摘一句吧。”

????“哪一句。”沈默微笑道,这孩子确实有种让人亲近的魅力,就连他这样的心情,都能有说话的兴致。

????“《登高》的第三句。”‘小乞丐’脆声道。

????“……‘无边落木萧萧下’吗?”沈默问道。

????“正是,”小乞丐使劲点头道:“猜一个字哦……”说着便瞪大眼睛,等着沈默给出答案。

????“无边落木萧萧下……”沈默轻声吟着,头脑飞速的运转起来,这猜谜与破截搭题一样,破解起来需要具备广博的知识懂得和掌握谜语的常用借代语,因为汉字同义语多,而很多谜语就是利用这种‘一字多义’的现象,用别释代称或简称来故制迷团。最后再掌握各种迷体和结构,再加上恰当的思考方法,将这一切联系起来,便有可能猜出谜底了。

????但这个谜语十分难猜——沈默一上来便解构谜面,一番思索后,已经基本断定,七个字中,头两个‘无边’和最后一个的‘下’肯定不是谜语的核心,而是描述了核心字的变化;再看那‘落木萧萧’,似乎‘落木’也是描述性的词,这样谜语的核心,便落在那‘萧萧’二字上。也就是说,将一个复杂谜语简化为两个字的谜面,只要猜出‘萧萧’二字是什么意思,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了。

????但‘萧萧’二字作何解释?思来想去,还是一头雾水,不得要领。

????侍卫们还是第一次见大人,这么久都还没猜出答案,不由暗暗为他捏一把汗,祈求心中的偶像不要坍塌。

????那‘小乞丐’见他苦苦凝思,不由好心道:“这是肖大叔压箱底的谜语,猜不出来也不丢人的。”

????听‘小乞丐’说到‘肖大叔’,原来出题者的姓氏正好与‘萧萧’二字同音……沈默突然想到一种可能,这萧萧二字,会不会跟姓名有关呢?虽然这种思路比较冷僻,但沈默真快技穷了,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好在中国历史上,姓萧的并不多,除了令人神往的以萧观音为代表的辽国的萧太后们,还有萧何萧道成萧衍萧统萧朝贵等人,虽然人数不多,可地位都不低,不是宰相就是王爷,甚至还有两个开国皇帝……开国皇帝?想到这,沈默突然灵光一闪,他想,自己明白‘萧萧‘二字何意了!

????要正确猜出这个谜语,先要了解中国历史上一段混乱时期——南北朝。当时中国的政权呈现南北割据格局——大体北方在多个少数民族政权交替统治下,而南方则先后有宋南齐梁和陈四个政权更迭,其中中间两个南齐和梁的开国皇帝,分别是萧道成和萧衍,两个姓萧的皇帝——正合‘萧萧’二字前后相继之意。

????核心解出来,其余的部分自然一目了然了。显然做谜的人先想到南北朝的齐和梁两朝都是姓萧的,便把‘萧萧’解作两个姓萧的朝代;则‘萧萧下’便是指二萧的下面的朝代,自然是陈了。

????陈朝的皇帝姓陈,国号也是陈,倒省了一番功夫。而陈的繁体字是‘陈’,陈‘无边’为东,东再‘落木’则是最终的谜底!得出答案回推,便确信正确无疑,只是这迷出得,真他妈变态啊!

????沈默长舒一口气,感觉比马杀鸡还舒服,心中却大骂道:‘日啊日,什么鸟人出的鸟题目,出题的人一定是心理阴暗,阴谋多端,不是好鸟!’看来这道题真是把他给憋坏了。

????小乞丐又来催促道:“高手大哥,你到底猜出来了没有,我哥都叫我过去了。”

????沈默问他道:“你知道答案吗?”

????“当然不知道了。”小乞丐撇撇嘴,一副‘你真傻’的表情,仿佛在说‘我要是知道,干嘛还来问你’。

????“那好,我告诉你,”沈默轻声道:“答案是个‘日’字,你问他对不对。”

????小乞丐便大声对那肖先生道:“肖先生,他说‘日’!”

????大殿里本来一片吆吆喝喝的说话声,但那小乞丐清脆的声音毫不费力的传到了每个人的耳朵里,大殿中登时便安静下来,然后便是一片哄堂大笑。

????一片哄笑声中,那肖先生都抬不起头来了,但‘小乞丐’似乎不懂‘日’的含义,还跑过去追问道:“你说对不对呀?”

????“对。”肖先生闷声道:“日,日就日吧,日。”如果脏话不受排斥,他这句话都可以载入未来的语文教科书了。

????“高手大哥太厉害了!”小乞丐伴着鬼脸道:“哎呀呀,怪不得草原上都没有牛了呢。”

????“怎么讲?”肖先生郁闷道。

????“都让您给吹到天上去喽……”小乞丐忍不住咯咯笑起来,竟似银铃般悦耳。

????见小乞丐得意忘形,他那看似粗豪的哥哥咳嗽一声,一把拽住他的胳膊,把他按在身边,狠狠瞪他一眼道:“给我乖乖坐这儿,不许再烦肖先生!不许再乱跑!不许再乱说话!老老实实吃饭!”

????“你弄痛我啦……”小乞丐捶着他哥哥的胳膊,想要摆脱他的钳制,无奈力量有限,一切挣扎都是徒劳的,只能吐吐舌头,翻下小白眼道:“霸道……”

????这段小插曲后,两边各自忙活着准备晚饭,过了一会儿,肉香酒香奶茶香味便飘满了大殿,铁柱耸耸鼻子,在沈默耳边道:“是马**酒,我还看敲茶砖泡茶了,切肉的刀子也是……”

????沈默微微颔首,示意自己已经知道了,淡淡道:“这些人的相貌,其实跟我们汉人还是有区别的,确实是一帮蒙古人,”风声呼啸,他并不担心被人听到:“而且看那兄弟……或者说是兄妹俩的样子,绝对不是一般的蒙古贵族,弄不好是哪个大汗的王子和郡主。”顿一顿,接着道:“那个肖先生也不是一般人……”想起方才的谜语,他轻声道:“我怀疑他姓萧。”

????“萧芹?”对于在宣大前线待过的人,是不可能没听说过这个名字的,铁柱一下就想到了这位着名的妖人,传说中他是蒙古的国师,传说中他法力无边,可以撒豆成兵,缩地成寸,甚至喝断一道城墙……传说不知真伪,但崇拜他的边民确实不计其数。

????“不知道,一切都是我的猜测……”沈默盯着架上的烤肉,低声道:“但看他们手下紧张的样子,便知道是这三个人的价值,但我们的人太少了。”这次出来,实在是仓促——当时护卫们只是护送大人从京郊农庄返京,走得全是车来人往的官道,所以只带了简单的兵刃,根本发挥不出鸳鸯阵的威力,哪敢轻易言战?

????铁柱刚要说话,却听沈默低声道:“姓肖的来了,不要轻举妄动。”

????铁柱也是见惯了风雨的,便很自然的从沈默身边的袋子里,掏出一袋孜然道:“原来在这儿。”

????沈默便笑道:“可算找到了,要是没这个,烤肉可不好吃。”然后铁柱很自然转过身,还有些意外道:“肖先生过来了?”

????那肖先生点头笑道:“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得了徐公子的美酒,在下唯有以佳肴报答了。”说着从举起一根金灿灿的东西道:“烤羊腿,蒙古草原的黑面羊,与公子的烧刀子,还算是绝配吧?”

????沈默闻言欣喜道:“那是当然,不瞒先生说,看你们在那里烤羊肉,在下都垂涎三尺了。”

????“哈哈,坦诚……”肖先生大笑道:“那咱俩拼个伙,一起喝酒吃肉,岂不快哉?”

????“固所愿尔,不敢请尔!”沈默也哈哈笑道。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