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二八章 成败转头(下)-官居一品 微信红包2元5包群大全

官居一品

七二八章 成败转头(下)

七二八章 成败转头(下)2017-11-9 15:0:38Ctrl+D 收藏本站

????杭州城驿馆内,几位锦袍玉带的中年男子,围坐在桌前,心不在焉的打着马吊。

????坐在上首的,是福建巡抚王询,坐他右手边的是浙江布政使蒋谊左边的是福建总兵官李锡,还有一个是浙江副总兵郭成……他替下了急忙忙出去的卢镗,边上还有几位观战的,不是副总兵,就是布政使按察使……这些东南地面上的头头脑脑,都是被胡宗宪召集而来,接连开了一个月的会,还没放他们回去。

????为什么拖了这么久,这些人心里也有数,虽然大帅没有公开的讲,但私下里找过不少人谈话,大家也相互试探过口风,只是都讳莫如深,谁也不肯露底罢了。

????但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分明有一种令人不安甚至是恐惧的气息,在杭州城上空蔓延,快把人给逼疯了。

????哪怕一点风吹草动,都能让他们心惊肉跳,方才卢镗急忙忙出去,更是把众人的心思勾走,换句话说,哥们儿打得不是马吊,是心悸。

????“听说大帅?”王询试探着问蒋谊道:“昨个早晨出城去了?”

????“没有吧……”蒋谊也不知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道:“一点信儿都没有。”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不跟咱们说实话?”李锡不悦的皱眉道:“咱们弟兄跟大帅出生入死,可不是把命都卖给了……就算卖了,也得让我们知道是怎么死的吧?”

????他这话说得露骨,让屋里的气氛一下子凝滞,王询低喝道:“休得胡言!”训斥属下一句后,他却转向了蒋谊道:“老蒋,云鹤就是这样,你不必在意。不过你也不能把我们当傻子吧?真以为我们被困在杭州城,就又瞎又聋,什么也不知道了?”说着哼一声道:“我还想问问老郭,怎么可以任意调动我的部下,而且一下子把几支大军的将领都换了,这是要干什么?”

????郭成憨厚的笑笑道:“这种军机要务,可轮不着我参与。”

????但他想含混过关是不可能了,屋里的众文武,本就一肚子火气,现在胡宗宪又不在城里,登时没了压着的,哪还控制得住。

????屋里便像炸了锅似的,纷纷质问起来,蒋谊和郭成招架不住,只是一个劲儿的推说不知,一切等大帅回来再说。

????就在这时门开了,只见一名小校气喘吁吁的冲进来,连礼都顾不得行,便大声嚷嚷道:“诸位大人,请去巡抚衙门集合!”

????屋里一下子鸦雀无声,众人定定望着那小校,心说你算哪路神仙?

????那小校也觉出自己的冒失,赶紧补充道:“是刘总戎和唐中丞下得命令。”怕他们没听明白,又道:“江北总兵刘大人和苏松巡抚唐大人。”

????“嗨……”几个武夫松一口气,嚷嚷道:“何必如此仓皇?还是让他们来驿馆相见吧。”

????王询却有不祥的预感,问那小校道:“你们卢总戎呢?”

????“已经跟着去巡抚衙门了……”小校道:“临去前吩咐小得来传话。”

????“看来这事儿蹊跷啊……”蒋谊低声道:“怎会去了抚衙呢?”

????“唔……”王询点头道:“去看看吧。”说着便高声吩咐:“取我的官服来!”其余文武也各自回去换上官服,又叫上在后花园打拳的俞大猷,骑马坐轿,往巡抚衙门去了。

????崇明岛上,戒备森严,姚苌子把众将约束在中军堂中,焦急的等待着山上会谈的结果。

????大堂里静极了,只能听到十几个大老爷们的喘息声,桌上摆着酒肉,已经凉透了,也没人有心思动一筷子,虽然从没宣布过,但所有人都知道,今天会有天大的事情发生。

????就在此时,堂外却传来一阵喧哗声,姚苌子皱眉问道:“什么事?”

????还没等有人回答,一老一少两名戎装的将军,便在护卫的簇拥下,出现在门口。

????众将看清来人,赶紧起身相迎,因为这两人的身份可了不得。前者是苏松副总兵,老将军王崇古……东南原先有一文一武两个王崇古,那个老西儿已经去北方当总督了,这位老将军还在给俞大猷当副手。他资历比俞大猷还深,在座的许多将领,都是他手把手带出来的,所以德高望重,说出话来无人敢违背。

????另一个唇红齿白年轻气盛的少将军,却是俞大猷的独子俞咨皋!这两人被俞大猷派去江南船厂督造新式战舰,按说此时不该回来的。

????但他们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出现了,显然不只是回家看看。

????姚苌子尴尬的起身让开,老将军当仁不让的坐在正位上,俞咨皋还轻蔑的瞥了他一眼。

????长子暗叹一下,恭声道:“大人回来也没提前打声招呼,末将也好去接接。”

????“不敢劳动大驾。”王崇古皮笑肉不笑道:“你不是把海面都封锁了吗?老夫要不是熟门熟路,还休想回得来呢。”

????“您老误会了……”长子已经镇定下来,知道此时不能退缩,便不卑不亢道:“是因为大帅和钦差在岛上会晤,所以岛上才戒严的。”

????“哼……”王崇古一时也无法指责他了,但俞咨皋却一脸鄙夷道:“你这个吃里爬外的东西,大帅和我爹对你几多提拔,你却忍心加害大帅,陷我爹于不义?”

????“少将军。”长子一皱眉,道:“我不知你在说什么。”

????“我在说什么,你心里最清楚。”俞咨皋人不大,眼睛瞪得不小道:“话搁在这儿,谁要敢加害大帅,先从我身上踏过!”

????大堂中的气氛紧张极了。

????沈默已经恢复了平静,待胡宗宪笑完之后,他低声问道:“既然知道我会这样做,为何又要来呢?”

????“我不来,”胡宗宪的目光仍然在青黄色的海面上,仿佛嘲笑沈默,又仿佛自嘲道:“这出戏怎么收场?”

????沈默知道他的意思,低声道:“老哥,这件事是我对不住你,可我太清楚你了,不这样的话,说不定你又翻出什么花样来,到时候不可收拾,大家就都麻烦了。”

????“难道你也认为,”胡宗宪转过头来,一脸嘲讽的笑道:“衢州矿工闹事和赣粤三巢叛乱,都是我一手操作的吗?”

????“我不知道,也愿意相信不是。”沈默神色一黯,低声道:“但到了你我这位置上,还能凭感情用事?”

????胡宗宪盯着沈默看了许久,终于摇摇头道:“你变了,再也不是那个为我烧账本的傻小子了。”

????“那还是嘉靖三十四年的事情,”沈默也陷入万般感慨之中,道:“说话间,已经过去快十年了。”

????“是啊,十年。”胡宗宪有些低沉道:“为什么当年你明知我处处算计你,你却愿意为我豁出命去;可这些年来,我自问对你如亲兄弟一般,你却能狠下心来算计我呢?”

????“你我已经不是十年前的你我。”沈默摇摇头,正视着胡宗宪道:“这个世界也不是十年前的世界,我当时可以轻易的豁出去,来个死中求活,现在却没这个魄力了……”说着自嘲的笑笑道:“也许这就是老了吧。”

????“你这个回答我很满意。”胡宗宪也笑了,道:“至少比再拿花言巧语敷衍我强得多。”

????“我答应你的,会尽力去做到的。”沈默道。

????“呵呵……”胡宗宪挪揄道:“前程两袖黄金泪公案三生白骨禅。你都劝我心死了的,难道死灰还会复燃吗?”

????“老哥始终这么犀利。”沈默笑笑道:“不管你信不信,我都会这么去做的。”

????“哈哈哈……”胡宗宪只是笑,那笑声时高时低,时急时缓,让人听了十分的难受。

????落轿下马,一众文武高官到了巡抚衙门前,便看到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森严戒备,比平时多了好几倍的守卫。不过这并不能吓到一干久经沙场的将领,俞大猷和王询率领一众文武,昂首阔步,从正门鱼贯而入。

????但当到了仪门时,诸位大人的心,咯噔一声提了起来。因为他们看到了四个大帽鸾带披着黑色罩衣的白靴校尉,这是锦衣卫出公差时的装束。

????有锦衣卫掺和的事情,决计是通了天的。

????那些锦衣卫二话没说,让开了去路。

????强压住心头的慌乱,一众文武穿过仪门,来到了大堂前。

????堂前已经摆好了香案,刘显唐汝辑王本固和卢镗,在台阶下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见众人进来,刘显便团团抱拳道:“这么急找诸位来,实在是过意不去,不过有圣旨和钦差大人口信带到,还请诸位见谅。”

????“好说好说……”众人除了原谅他,还能说些什么。便按照文左武右,上下尊卑,在堂前分两列站好。

????“先传钦差大人口信。”刘显清清嗓子道:“默林公与东南诸位大人钧鉴:在下于海上身患恶疾,至崇明时已是卧床不起,乃至无力提笔,故而迟迟未抵杭州。然默身负圣命,不能贻误正事,只得委托苏松巡抚唐汝辑代为宣旨。诸多不便,请默林公与诸公谅解。”

????众人听了之后,只好转向唐汝辑,唐汝辑还没开口,王询却先出声道:“难道不用等到大帅回来吗?”众人也纷纷点头,显然也作此想,不论事情对错,釜底抽薪太不厚道了。

????“那倒不必……”唐汝辑早有准备,对众人道:“大帅单独有旨,诸位先接着自个的吧。”

????众人这下没话说了,再蘑菇就有抗旨的嫌疑了。

????于是王询俞大猷卢镗等人便依次北向而跪,其余在场官员役也各就各位,在适当的位置跪下,齐齐的高呼万岁,齐听唐汝辑开读诏书。

????唐汝辑便在金盆中净了手,然后朝南站在香案后面,开拆黄封,大声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杀敌卫国固臣子之素心,加秩推恩乃朝廷之懿典。顾兹东南文武,金戈铁马十年御辱,披肝沥胆终至成功,不可吝褒扬乎。’

????清清嗓子,唐汝辑先看王询道:“尔都察院左佥都御史福建巡抚王询,自受任以来尽心所能,征兵粮召勇士,亲冒矢石忠肝义胆,实乃闽地平定首功之臣天下督抚之楷模,匪嘉渥典,曷劝将来?’

????‘现进尔为都察院左副都御史,暂领福建事,待廷推后再做任用。领赏金百两银千两,荫两子为文林郎,锡之敕命何求?尔惟有恪尽职守。忠君报国。方不负君父天恩。可为汝氏增光永世。钦此。大明嘉靖四十三年元月。”

????王询赶紧叩首谢恩,官升两级,荫两子为七品,这是他能想到最好的封赏了。

????接下来是其余文官,按照贡献大小,官升一两级,荫子一两人;然后是俞大猷等武将,也尽皆加官进爵,世袭官职提升,所荫人数也增加,真是皆大欢喜。

????传旨也是个力气活,絮絮叨叨这么长时间,把唐汝辑累得口干舌燥,还等强撑着道:“钦差大人让我转告诸位,未来新设的总督总兵官,一定会优先从咱们中间选择。”

????一直以来的众说纷纭,终于得到了官方证实,众人忍不住心头一热。本有些志得意满的脸上,立刻转化为掩不住的渴望,心思马上变成,如何积极争取了……圣旨中封赏众文武,只是提高了品级,但实权并没有变。不过大家也不怪朝廷,因为=一个萝卜一个坑,他们的官位想往上挪挪,实在是难上加难。但现在增设了若干总督以及相配的总兵官,就给了他们官职对应品级的机会——再进一步,可就是出将入相了,大家怎能不怦然心动?

????但就在这种热烈而甜蜜的气氛中,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发出了:“有了这些总督,将大帅置于何地?”

????马上一片鸦雀无声,刘显和唐汝辑略带恼火的望去,却见说话不是卢镗不是蒋谊也不是郭成,而是曾经被胡宗宪陷害入狱,应该和他们一伙的俞大猷。

????“不过话说回来。”胡宗宪止住笑,想去拿他的酒坛,却发现已经摔碎在地上。

????沈默将自己的递上,胡宗宪看看他,还是接了过来,晃一晃道:“见你喝了半天,却还几乎是满的。”

????沈默有些尴尬道:“这不心里有事,不想多喝吗?”

????“我也心里有事儿,怎么就想多喝呢?”胡宗宪仰面痛饮一气,酒液灌进脖领溅湿了衣襟才搁下坛子,用袖子胡乱抹抹嘴巴道:“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没有三两三,哪敢上梁山?”沈默轻声道。

????“说得好,说得好。”胡宗宪笑道:“你信不信我能够全身而退。”

????“我信。”沈默点点头道。

????“为什么?”这下轮到胡宗宪发愣了。

????“因为你是他们的大帅。”沈默淡淡道:“东南的将士无人敢对你动武。”

????“嘿嘿,大帅,哈哈,好威风的胡大帅……”胡宗宪又神经质的笑起来,然后敛住笑容道:“这是个原因,但我还有张底牌你想不想知道。”

????“大帅。”沈默重重一叹道:“事已至此,何必要鱼死网破呢?就算不替自己想想,也该为那些忠心耿耿追随您的将士考虑一下吧……”

????胡宗宪一下子愣住了,定定看了沈默良久,渐渐泄了气道:“原来最了解自己的人,永远不是自己。”说着便换了个人似的,坐回座位前道:“光喝酒没有菜怎么行?”

????沈默暗暗松了口气,这才发觉背上已经被汗水湿透了,忙笑道:“是啊是啊,上菜上菜。”

????外面剑拔弩张的两人护卫也终于放下了武器,三尺高声道:“赶紧上菜!”早就准备好的珍馐佳肴,流水般传上来;消息传到军营中,所有人都松了口气,俞咨皋尤不相信,飞奔上山来,见胡宗宪已经和沈默喝得面红耳赤,登时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刚要说话,却被胡宗宪一把攥住手,拉到座位上,呵呵笑道:“来来来,小鱼儿,陪叔叔们喝酒。”

????最后黄昏时,喝得烂醉如泥的胡宗宪,唱着歌被仍然一头雾水的俞咨皋扶着,歪歪扭扭的下了山,所有人都听到,胡宗宪唱得是:

????‘梦绕神州路。怅秋风,连营画角,故宫离黍。底事昆仑倾砥柱,九地黄流乱注?聚万落千村狐兔。天意从来高难问,况人情易老悲难诉!谁伴我,醉中舞?”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