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四四章 形势逆转(下)-官居一品 微信红包2元5包群大全

官居一品

七四四章 形势逆转(下)

七四四章 形势逆转(下)2017-11-9 15:1:32Ctrl+D 收藏本站

????见两人斗鸡似的顶上了,沈默赶紧劝解道:“就事论事,不要就题发挥。”

????沈明臣便靠坐在椅背上不说话,余寅却执着道:“大人,既然决定以民心为重,就得坚持走下去,否则之前一切努力,都要付诸东流了!”

????“我知道,我知道……”沈默缓缓点头道:“你们的意思我都了解,请让我静静的想一想,看看有没有更好的方案。”

????“是。”两人知趣的起身告退。

????书房中只剩下沈默一个,他望着泛出袅袅青烟的檀香炉,一时有些出神……在放不放人的问题上,沈默确实有些左右为难了。从本能讲,他更倾向于沈明臣的看法,因为他现在的处境,已经不像刚开始那般从容了——在他独掌东南权柄不到一年的时候,朝廷更换了赣南巡按,虽然属于正常调动,但继任的人选,却颇为耐人寻味。

????北京派来的这位新巡按,名叫欧阳一敬,嘉靖三十八年进士,比沈默还晚一科,名次更是不值一提,但这位本应不起眼的小人物仅从七品的给事中,却在短时间内闯出了偌大的名头,得了个响亮的绰号——‘骂神’!

????顾名思义,此人骂功深厚,字字如刀,靠一封封奏疏弹劾过多名三品以上高官,并侯爵一人伯爵两人。结果无一例外,皆罢。如此辉煌的战绩,也只有号称‘第一能战’的林润可比,因此两人并称‘南林北欧’,为言官界的两大明星。

????但与林润的任侠独行不同,欧阳一敬似乎更擅长领军作战,每次弹劾必定应者云集,舆论也是一边倒的支持,故而战无不胜攻无不取,更为令人恐惧。

????不过在朝堂上混得长的都明白,其实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身后影影绰绰的浮现着一个巨大的身影,那才是让人恐惧的源泉。是的,他就是徐党剪除异己的急先锋,一柄操于人手的钢刀。

????现在这把刀出现在他的身边,要说没有目的,只能是睁着眼说瞎话。不过沈默也知道,自己身为东南经略,总掌六省军政,又有个钦差大臣的名头,权柄比胡宗宪有增无减,朝廷同样不可能完全放心,所以派个位低权重的巡按御史来监军,也是题中应有之义……一如当年的王本固之于胡宗宪。

????虽然欧阳一敬来到赣南后,一直颇为低调,到目前为止也没找过沈默麻烦,但沈默还是通过关系得知,他已经上书就赣南军政提出意见,据说对官府的怀柔政策大为不满,直指赣南当政者有畏敌怯战纵寇殃民之心。不过这封奏疏被内阁压住,所以炸响并未罢了。

????但毫无疑问,加之先前的用人失误,接二连三的消极消息,已经使首辅大人有些不快了,并将这种情绪含蓄的传达给他。莫名压力之下,沈默自然本能接受沈明臣的意见,不想再惹麻烦。

????可余寅的意见同样无法忽视,不止那几个被绑票的村寨,也不止跟他会面的三十多个畲老,整个龙南甚至整个赣南的山民都在看着自己,如果不答应换人的要求,导致三人被撕票,自己的一番努力付之东流不说,从今往后,谁还相信官府能保护他们,谁还敢跟他沈默打交道?整体的方针策略也必须改弦更张,但永绝匪患的黄金时机已经错过,以后可能再没有这样机会了。

????想想朝廷屡屡劳师动众,耗资百万的平定赣南,却一直治标不治本,使这里的畲族百姓长久不得安宁,沈默又觉得不应私心太重,还是遵照规律做事最重要。

????经过近一个时辰的权衡,他终于下定了决心,把两人叫进来,神色平静道:“我意已决,照原计划进行。”余寅的脸上露出一丝难得的笑容。

????沈默见沈明臣也没有再反对,便问道:“莫非句章兄失望了?”

????“呵呵,不是。”沈明臣摇头笑笑道:“方才在外面,我和君房兄合计出个法子,似乎可以两全。”

????“果有此事?”沈默惊喜道:“还不快快道来!”

????“还是让君房说吧。”沈明臣笑道:“这主意主要是他想出来的。”

????余寅微微一笑道:“不敢居功。”便将一个‘连环计’和盘托出。

????沈默听了击节叫好道:“此役过后,君房兄必然扬名天下!”

????余寅却正色道:“学生不求闻达于诸侯,但求跟着大人做些为国为民的大事,请大人不要把学生推到风头浪尖。”

????沈明臣闻言笑道:“君房兄有古人之风,实乃我辈之典范啊。”

????沈默笑着点点头,没有说话。

????当天下午,沈默便亲笔写信给内阁,向徐元辅备述当下之利害,并将余寅的计策和盘托出,请求徐阶能支持他继续实行既定的方针。而后当天夜里,便八百里加急快递京城,实指望着在下一步行动之前,能获得元辅大人的首肯。

????于是他授命龙南县令郝杰为谈判官,用尽各种手段,想方设法跟对方拖了七八天……这是八百里加急往返的最短时间,沈默终于得到了徐阁老的回复和一个不好的消息。

????徐阶的回信中只有简约而不简单的三个字,曰:‘知道了。’好似是同意他的意见,却又不承担任何责任,给予的支持十分有限;而另一方面,欧阳一敬的奏疏终于被公开,果不其然,立即引起了轩然大波。自从严嵩去后,活跃非常的言官们,立刻跟风上书弹劾沈默‘失机养寇’‘怯懦畏战’甚至是‘拥兵自重’,到消息发出时为止,通政司收到的此类奏章,已经超过了十本。

????沈默愤怒了,他深感遭到了徐阶的背叛,自己在北京呆着好好的,是为何被派到东南来的?若不是他们非要整倒胡宗宪,东南又怎会再次陷入风雨飘摇?现在自己毫无怨言的为他们擦屁股,却成了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了,果然是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啊!在这么继续装孙子,真要被人当成时孙子了。沈默立刻写信给自己的同窗好友——老子都被欺负成这样了,你们就看着办吧。

????然后他也不再犹豫了,立刻下令将李珍提到经略府中,依旧用山珍海味款待之。为什么说‘依旧’呢?因为这些日子,沈默经常让人请他吃饭,有时候是沈明臣出面,有时候是郝杰,甚至余寅都做过东。但无论是谁,都不和李珍谈什么,就是单纯吃饭,吃饱喝足便让锦衣卫把他送回去……不是送回牢里,而是包下了一间青楼,只为李珍一人服务。

????每每看到李珍在前呼后拥下招摇过市,龙南百姓羡慕的无以复加,实在没想到造反被抓了,不仅不用砍头,还能享受皇帝般的待遇,不少人都说,早知这样,咱们也拉起队伍造反了……不止他们没想到,就连李珍也很错愕,自被捕后,他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不管遭受怎样的折磨,都不能给死鬼老爹丢人,可谁成想,不禁没被砍头,甚至都没挨一下打,就光享受去了。这让他在乐不思蜀之余,始终忐忑不安,不知官府到底想干什么。

????这次借着吃饭的机会,他终于忍不住对上首的沈默道:“哎,你到底打的什么主意?再不说我就……我就不吃了!”话虽如此,他还是紧紧攥着啃了一半的猪蹄,丝毫没有放手的意思。

????“还是多吃点吧。”沈默微笑道:“吃完也好送你上路。”

????李珍听了一阵愣神,然后忍不住颤抖起来,手一松,猪蹄落了地,眼圈当时就红了,声音暗哑道:“这天……终于还是来了……”说着说着,竟吧嗒吧嗒落下泪来,低声饮泣道:“我爹说的没错,猪养肥了是为了杀的。”

????让他这一哭,沈默等人先是错愕,然后爆发出一阵大笑声,沈明臣笑得上气不接下气道:“蠢物,难道我们拿山珍海味喂你,是为了杀了过年?”顿一顿,匀匀气息道:“何况现在离着过年还早哩。”

????“兴许想做腊味。”李珍小声道。

????登时又是一片大笑声,笑完了,沈默才迎上李珍幽怨的目光道:“本官的话看来有些歧义,其实我是要放你回去。”

????“什么?”李珍大张着嘴巴,连小舌头都能看见了:“你说什么?”

????“放你回去。”沈默重复确认道。

????“我没听错吧?”李珍难以置信道。

????“没有。”

????“有什么条件?”李珍也不是傻瓜。

????“没有。”沈默还是这俩字。

????“为什么?”李珍的大脑有些短路。

????“你的人抓了几位畲老作交换。”沈默淡淡道:“所以咱们的缘分尽了,从此往后天各一方,不能相见,只能怀念了。”这话又让沈明臣等人忍俊不禁,可又不敢笑,只能憋在肚子里,心说原来大人是个冷面笑匠。

????李珍却一脸激动道:“原来如此。”好一会儿,他才恢复平静道:“虽然咱们是两家交战,但大人此番待我不薄,李某无以为报,只能敬您一杯酒了。”

????沈默点点头,端起酒杯与他共饮,语重心长道:“回去后干点别的吧,造反没明天的……”

????“如果大人想让我当内应,那是不可能的。”李珍面色变了变,咬牙道:“我是李文彪的儿子,不能干给我爹丢脸的事儿!”

????沈默似乎被他堵得没了词,干笑两声道:“好,我就喜欢你这种汉子,我不说别的人,咱们真刀真枪战场上见!”

????李珍深深看沈默一眼,颇有些气概道:“如果有一天情况倒过来,我也会放大人一马的!”

????“那我先谢谢你了。”沈默有些哭笑不得道。心说一号计划没成功,看起来也不是坏事……指望这个没谱青年,还不把戏都演砸了。

????好在二号计划的主角不是他。

????沈默没有食言,酒足饭饱之后,便让朱五送李珍出城换人。谁知还没出经略府大门,便被人拦住了。

????阻拦的正是欧阳一敬,虽然只是个小小的巡按,但也算是钦差大臣,何况他背后还连着徐阶,所以朱五也不敢造次,只能一边应付着,一边让人赶紧去报信。

????不一会儿,沈默的侍卫长出来,对欧阳一敬抱拳道:“巡按大人,经略有请。”

????欧阳一敬看看朱五,没有动弹,直到三尺说:“放心,您出来之前,朱五爷不会动的。”欧阳一敬这才放了心,甩甩袖子,也不用他引路,便径直进了院去。

????朱五探寻的望着三尺,意思是,大人到底什么指示?三尺轻声道:“让何大侠带人去交换吧,你在这等着就行了。”

????于是何心隐带队去换人,朱五坐在门房里安心喝茶。那厢间欧阳一敬在沈默那里喝了一肚子茶水,又被他云山雾罩的侃了一通,晕晕乎乎的就出来了。走到院中让风一吹,才醒悟过来道:‘我是来干嘛的呀?怎么这样就出来了?’但再回去的话,又太没面子,只好先去把李珍拿到手中再说。

????谁知到了门房一看,他就急了,哇哇大叫道:“怎么没人了?”

????“有——有人!”朱五拖着长音从门房中出来,殷勤笑道:“俺在这呢,巡按大人有何吩咐?”

????“其他人呢?”欧阳一敬朝朱五身后张望道。

????“不用看了,他们都走了。”朱五满面笑容道:“只有在下奉命在此等候大人?”

????欧阳一敬先是一愣,旋即明白了……是啊,只要朱五呆这儿别动,就不算违反对自己的承诺,至于其他人做什么,经略大人可没打包票。

????“这……这是欺诈!”欧阳一敬气得跳脚道:“我抗议,哪里还有封疆大吏的气度?!”

????“这是我自己的理解,跟大人无关。”朱五面色转冷道:“小子,不要给脸不要脸,我就不信你这辈子,没干过一件见不得人的事儿。”

????欧阳一敬心头一紧,他看清对方穿得可是明黄色的飞鱼服,想找自己的把柄并不是什么难事。但兀自嘴硬道:“你不用吓唬我,我平生问心无愧!”

????“是么?”朱五淡淡一笑道:“我怎么听说,你昔年曾在居丧期间纳了房外室,还生了个儿子呢?”

????欧阳一敬登时通体冰凉,他在中举人后中进士前老母病丧,只得回乡守孝三年,乡居本就无聊,何况服丧期间禁止一切娱乐,甚至连房事都要暂停。少年风流的欧阳大少,终是没按捺住心头的**,偷偷在外县金屋藏娇,时不时过去幽会一番。服阕后便立刻将大着肚子的外房带到京城待考,等数年后衣锦还乡时,他把外生的儿子瞒了一岁,顺利上了族谱,谁也没察觉有何不妥。

????他一直觉着这件事做得天衣无缝,而且这些年以直言敢谏的面貌示人,欧阳一敬更是注意个人形象,绝口不提此事。谁知这么隐秘的事情,还被对方侦知,锦衣卫的本事,果然让人毛骨悚然啊。

????至少欧阳一敬是蔫了,他气势汹汹的到来,却只能垂头丧气的走掉。这种**裸的威胁,对大多数人十分管用,就算欧阳一敬不怕丢了乌纱,却也怕被搞倒搞臭,身败名裂。

????‘是人就有弱点,就可能被威胁。’朱五日后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直到他遇见个叫海瑞的家伙,才知道一样米养百样人,你没法把话说那么绝对。当然这是后话。

????换俘行动很是顺利,天还没黑,何心隐便带着神色委顿的几位畲老返回了。

????经略府里早就做好了迎接准备,沈默亲自迎到门口,朝三人鞠躬致歉道:“是本官考虑不周,让老人家受苦了。”几人受宠若惊道:“要不是大人搭救,我们就要被宰了下酒,救命之恩,已经无以为报,您千万不要再折杀我们了。”

????“哈哈,好,不说了。”沈默欢声笑道:“咱们进去吧。”于是先按照当地习俗,让三人在门口跨过火盆,然后请崔太医为他们进行全身检查,看看有没有落下什么伤病;再然后侍女领着他们去沐浴更衣,并有全身按摩伺候。

????等变得干干净净里外一新的三位畲老出现沈默面前时,已经是一扫晦气神清气爽了。

????“请入席吧。”沈默早为他们摆好了压惊宴,笑容可掬的站在那里。

????三人互相看看,按照方才商量好的请沈默坐下,然后用畲族的大礼进行参拜。

????来赣南已经几个月了,沈默已经基本了解了畲族的习俗文化,知道这是仅次于跪拜祖宗上苍的礼节,乃表示臣服,永不背叛的意思。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