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四七章 平定(中)-官居一品 微信红包2元5包群大全

官居一品

七四七章 平定(中)

七四七章 平定(中)2017-11-9 15:1:41Ctrl+D 收藏本站

????如果说前两者只是处境艰难的话,那赖清规这边,简直到了绝境。以前有栾斌在,赖清规根本不用操心那些人吃马嚼的琐事。但现在栾斌已经被掐死了,他只好自己来操这个心。才发现以万人为单位的消耗之惊人,绝对超乎他从前的想象。

????大部分预备越冬的粮食,已经被官军付之一炬,随身携带的口粮也早吃干净了,就连从从乡亲们那里换来的粮食,也支撑不了几天,便会告罄了。

????在战争中,粮秣就是人心。这句话赖清规肯定体会深刻,因为这些天,已经有不少绝望的手下偷偷溜走。由于担心他们会向官军告密,赖清规只能带人东躲西藏,不被发现。

????当赖清川忧心忡忡的告诉他哥,今天又有一百多弟兄失踪,还带走了所剩不多的粮食时,赖清规知道不能再坐以待毙了。

????“大哥,必须赶紧弄到粮食。”赖清川气色灰败道:“不然人就要全跑光了。”

????赖清规没理他,而是走出藏身的洞口,来到了山顶之上。他从怀中掏出一个精致的千里镜,借着这东西,便能将山东面的县城一览无余,看到城内一片混乱,蚂蚁似的民夫,将一袋袋粮食从库房中搬运到车上;而昔日热闹兵营却显得空荡荡的……自从接到禀报,说官军开始秘密的转移后,他便冒险潜伏到了这里,在吃过官军的大亏之后,他已经不相信任何人的话,只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三天来,他亲眼所见,每天夜里都有大批的军队摸黑转移,这么危险的山路,连火把都不打,可见其保密到了什么程度。

????而翌日天亮后,他又发现官军营中,冒烟的灶数便会相应减少一部分,如是重复了三天,已经不足当初的五分之一了……赖清规已经确信,官军的确是在有计划的撤军。

????这并不奇怪,因为今年冷得邪乎,才入冬就下了两场雪,现在还能看到到处的积雪呢,官军在这样恶劣的天气下,还要不断的出动搜寻,造成了大片的冻伤……对娇生惯养的官兵来说,与其在这里徒劳挨冻,导致士气低落,还不如先回龙南过冬,然后明年再说呢。

????但赖清规细心的发现,官军辎重的撤退速度,落后撤兵进度一大截,这也从侧面印证了,官军确实无心恋战,归心似箭了。

????现在一道选择题摆在他的面前,是趁官军防御空虚,形势混乱,趁机攻下定南城;还是等官军悉数撤完之后,再想办法解决越冬问题呢?后者看上去更加安全,实则不然,因为他们没法解决官军的禁运,要想弄到粮食,只有从下历乡民那里搞,可那些围屋碉楼不是吃素的,何况他还想保留这最后的根据地,哪能随意撕破脸?

????想来想去,他都觉着定南县城值得一打,其实从一开始他就这样想,否则也不会在这里盘桓数日。只是他真的被骗怕了,非得确信无误,才能下定决心。

????天黑了,天空又下起雪,赖清规还在继续观察,千里镜微微的移动,助他将官军的情形尽收眼底……他看到又有一队官军摸黑出城去了,同时出发的,还有长长的车队,那都是他的粮食啊。赖清规的心在滴血,只好将目光偏转,最后定格在县衙之中,他发现正如昨天,这里也没有亮灯,依然是漆黑一片。

????“看来官军的中枢,确实已经离开了。”回到山洞里,因为怕暴露,所以没有生火。赖清川裹着厚厚的羊皮袄,还是不禁打哆嗦。看到他进来了,忙递个酒袋过去。赖清规接过来,饮一通烈酒御寒,喃喃道:“那么定南城中,应该只剩下断后部队了。”

????“是啊,大哥,这次肯定错不了,”赖清川道:“这些天少说有四万官军离开了,现在城里还能有多少当兵的?咱们不能再迟疑了,不然到明天,还能剩多少粮食?”

????“嗯……”赖清规靠坐在他的白虎皮上,这是昔日铺在他的交椅之上,大龙头身份的象征,是他最心爱之物。即使在逃离山寨那么混乱的时候,他都没忘了带上。

????这块宽大珍稀的白虎皮,能帮他挡住寒冷的侵袭,却无法温暖他的心灰意冷。蜷身在这潮湿寒冷的山洞之中,听着外面呼啸鬼叫的北风,赖清规想起了自己这些年的成败浮沉。从嘉靖三十三年,响应李文彪起兵至今,已经十多年了,这十多年间,他曾经历过桃园结义的豪气干云,连下十余县的气吞**,接连力挫成名大将的春风得意,也经历过不知多少次背叛反目和失败……他的老娘,还有三个儿子,都先后死在了官军的围剿中,官府将他们的尸体悬挂在辕门旗杆上,任凭日晒雨淋……往事的一幕幕,走马灯似的在他眼前浮现,赖清规时而展颜微笑,时而咬牙切齿,时而一脸激动,时而双目泪流……我有几十年没有流泪了吧?赖清规不知自己是怎么了。

????见他久久不言语,赖清川忍不住小声“大哥,兄弟们都准备好了,咱们到底干不干?”

????“嗯……”赖清规收摄心神,刹那间,年轻时的豪情仿佛回到他的身体,一下将虎皮抖掉,他站起身来道:“传令下去,我将与众位一同出击,此役有进无退,要么胜,要么死!”说着提起身边六十斤重的偃月刀,昂首大步走了出去!

????与此同时,百里之外的龙南城中,沈默披着大氅,背手站在院子里,夜凉如冰,北风似刀,但他浑然不觉,只是将担忧的目光,投向那重重大山之中,自从刘显他们开始正式行动后,他便连续失眠,整颗心都揪成一团。他这辈子还没如此紧张过,即使当年在杭州城外遇到倭寇,也只是害怕,而不是感到如此之重压。

????因为这是他第一次担任一方统帅,麾下几万人的性命,都系于这次的军事冒险,一旦弄巧成拙,后果之严重,是他承担不起的。所以哪怕根本看不到什么,他还是站在院子里往下历眺望,似乎只有这样,他的心情才能好过一点。

????脚步声响起,沈默回过头来一看,是同样没睡的沈明臣,轻声道:“不是叫你去睡了吗?”

????“东家无眠,咱扛活的哪敢先睡?”沈明臣诙谐道:“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大人,下棋吧。”

????“下棋?”沈默点点头道:“好主意。”于是两人坐到书房中,侍卫烧旺炭火,便在黑白世界中对弈起来。

????但沈默今天明显心不在焉,下着下着,沈明臣眼看就要擒杀他的大龙,不由出声提醒道:“大人,大龙都要被擒了,下一步可要认真走哇。”心里却十分高兴,因为他平时下棋赢不了沈默,这下终于能趁机改写战绩了。

????沈默点点头,捏着棋子,仿佛长考起来,沈明臣耐心等着,谁知他的心思根本不在棋盘上,迟迟不落子不说,还在那自言自语道:“是啊,下一步必须要慎重,”说着把棋子一丢,问他道:“句章,你有什么看法?”

????沈明臣这个郁闷啊,只好也把棋子搁下,思考片刻道:“如果这一仗赢了,最强的叛匪便宣告覆灭,赣南剿匪可说大局初定了,”说着伸出两根手指道:“这时我们有两种选择,一是乘胜进击,移师再取高砂;另一个是借大胜的威势,派人说服谢允樟江月耀等人投降。”

????“依你之见,哪个选择更好?”沈默饶有兴趣的问道。

????“总兵大人们肯定喜欢第一个,一将功成万骨枯嘛,不打仗他们如何立功?”沈明臣条理清晰的分析道:“但我不太赞同移师再战,因为有了赖清规的前车之鉴,谢允樟和江月耀不大可能再中计,而且他们肯定已经储备好了越冬的粮草,我们必须谨防他们困兽犹斗,狗急跳墙……倘若他们利用有利的地形周旋,对我们反而不利。”顿一顿,他继续道:“今下历既定,余峒胆寒,便有不战而屈的可能。为将之道不在多杀戮为功,咱们还是要以震慑和劝降为主。”

????沈默点点头,展颜笑道:“句章兄所言,句句合我心意啊,若接下来的几股叛匪能和平解决,我的压力会小很多……”刘显他们在下历搞封锁,是瞒不过欧阳一敬的,还不知怎么告他的状呢。所以沈默打心眼里希望,后面的收尾能漂漂亮亮的,好堵死一些人的嘴。

????“我可以去劝降谢允樟……”两人正在说话,一直坐在角落里假寐的何心隐突然出声道:“他曾是我的徒弟,现在形势不同了,相信他会做出抉择的。”来到这里已经几个月了,也没帮上沈默什么忙,何大侠觉着干吃饭实在不好意思。

????“太好了!”沈明臣抚掌笑道:“何大侠出马,咱们就成功了一半!”

????“那另一半呢?”沈默笑问道。

????“得想法请盘石公出马。”沈明臣道:“如果能说动这顽固老头,谢允樟自然会明白,已经没人站在他这边了,何去何从,知会知道自己无从选择。”

????“嗯。”沈默颔首道:“后天是他们与徽商的签约大会,盘石公送来请柬,看来我有必要走这一趟了。”

????盘石公虽然性情孤傲刚强正直,从不屈服于任何强权,但他很讲义气守信用,更为畲族百姓着想,在了解到种植‘马蓝’确实可以让山民们摆脱贫困后,他便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帮那些徽商尽力推广,最后说动一百多个寨子加入进来。为了扩大影响,他和那些徽商商量着,要举行个签约大会,还破天荒的邀请朝廷官员出席,以借官方的权威,显示此事的合法与正式。

????能成为第一位被邀请去围屋做客的朝廷官员,沈默感到十分开心,就算不为了要说服对方,他也早打算去这一趟了。谁知天公不作美,当天夜里就下起了雪,这雪还下得分外绵长,翌日下了整天,第三天下午也没有要停的意思。

????见地上的积雪已经没过膝盖,沈明臣等人劝他说,还是不要去了吧。因为那盘石公的村寨,在非常偏僻的山沟里,平时走尚且要小心翼翼,现在被大雪覆盖,更是特别之危险。

????郝杰反复劝说沈默道:“现在外面并不太平,到处是流寇溃兵,而且往盘石公那里去的地形险峻冰雪险恶,万万不能去。”

????不用这些人劝,沈默也知道危险,但他更清楚,这是个折服盘石公的好机会,便笑道:“不碍事,你去找几个熟悉路径的畲民,咱们小心走就是了。”

????“大人……”郝杰还要劝,沈默却不容分辩道:“你不敢去就算了,但本官还是会按时上路的。”

????郝杰无可奈何,只好出去为他寻找向导。结果把人领来,沈默一看,竟然是那老熟人蓝小明。郝杰有些无奈道:“这样的鬼天气,谁都不愿出城,只有他们几个年轻人,愿意走这一趟。”

????见县太爷有瞧不起自己的意思,蓝小明抗议道:“我们是这里最好的猎手,十里八乡的沟沟坎坎,闭着眼就能走过去。再说要论雪地里行走,就更没人比我们厉害了。”

????沈默点头笑道:“好吧,就用你了。”蓝小明和他的伙伴们不由欢呼起来。

????“大人,您不再考虑考虑了?”郝杰尤不死心道。

????“再啰嗦,就跟我一块去。”沈默笑骂一声,便伸个懒腰道:“带他们先去休息,明天一早就出发。”

????次日清晨,雪还没停,但沈默还是坚持冒险踏雪出发了,一路上的艰难自不消提,光跟头都不知摔了多少个,有次还一脚踏空,差点摔到悬崖下。好在何心隐紧紧跟着他,才没有出什么大事儿。

????在他顶风冒雪,艰难赶路的同时,盘石公和阮弼,还有早到寨子里好些天的头人们,却在酣然高卧,因为他们头一天晚上,看到这漫天大雪的恶劣天气,都觉着经略大人不会来了。

????盘石公和阮弼商量一下,既然邀请了最高长官,他没来,当然不能开始了,于是跟大家宣布,仪式推迟举行,大家不必早起,可以睡个懒觉。盘石公还特意清晨起来,出去看了看,见雪还在下,便放心的回去热被窝,睡他的回笼觉去了。

????当沈默一行人,披着一身雪花,风尘仆仆来到他的寨子时,人们毫无思想准备,待听是前来赴会的经略大人时,全都惊呆了。直到沈默摘下皮帽子皮手套,将大氅脱下来,露出绯红色的官袍,又除下皮靴换上粉底黛面的官靴,最后戴上他的乌纱帽,这才让所有人如梦初醒,相信是经略大人驾临了。

????“盘石公呢?”沈默环顾左右,不见那老头的身影。

????“还在睡觉哩,”人们不好意思道:“这就去把他叫起来。”

????“还是我去吧。”沈默摆摆手,笑道:“他的卧房在哪里?”人们赶紧把他领到了盘石公的住处,在门外便听到鼾声高作,原来老先生这几天操劳过度,今儿好容易能歇歇乏,到现在还没起呢。

????沈默抬手示意众人不必跟着,自己脱了靴,走进铺着皮毛的卧房,盘石公竟毫无察觉,仍然大睡不醒。沈默开玩笑地在他身边道:“快起来吧,太阳都晒到屁股了……”

????“瞎说,”盘石公嘟囔一句道:“雪还没停呢。”说完便翻身接着睡。

????“沈经略来了。”沈默又笑道。

????“他插翅子飞过来啊?”盘石公终于受不了,揉着眼睛想看看是谁在这捣乱,谁知一睁眼便看到个穿着红色官袍的家伙站在那,不由打个激灵,翻身坐起来道:“哎呀,您怎么来了?”

????“咋这么问呢?”沈默两手一摊,笑道:“不是你邀请我来的吗?”

????盘石公看清他的面孔,确实是沈默不假,连忙赤着脚跳下床,有些不知所措道:“真没想到,真没想到,还以为这种天气,您不会来了呢……”

????“怎么会呢。”沈默笑道:“既然答应了,我就得做到,不然我这个父母官,还有何威信可言?”

????盘石公平复下心情,一脸感佩道:“我服了,彻底服了,您确实言而有信!”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