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四八章 夕阳(下)-官居一品 微信红包2元5包群大全

官居一品

七四八章 夕阳(下)

七四八章 夕阳(下)2017-11-9 15:1:45Ctrl+D 收藏本站

????沈默只是问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除了要求他善待老严嵩之外,并没要他做什么,因为沈默很明白,张翀只是一颗随时都能丢弃的棋子,在他所对面的斗争中,根本没有利用价值。

????当天夜里,沈默写了一封长信,命人送往京城,第二天便启程离开了分宜,往浙江赶去。他原本想着,能赶回绍兴去,陪老父亲过个年,但被大雪阻挡,耽误了行程,二十九一早才到了建德县。

????沈默便对两位先生道:“离着绍兴还有三百里地,咱们横竖是赶不回去了……人都说‘三十不歇,一年难闲’,咱们明天也不赶路了。”

????两人家是宁波,比绍兴更远,自然更没想法了,便道:“已然是赶不回去了,就在这儿过年吧,明年再上路。”临近年关,说话就是大气,一张嘴就是明年明年的。

????“干脆咱们也不住驿馆,”沈默笑道:“找间旅店住下,省得迎来送往,扰了雅兴。”

????两人都知他不爱喧闹,便都道:“那是最好。”

????于是进了县城,寻客栈住下。都这个时候了,不是逼不得已,谁会住店?所有的客栈都有房,任君挑着选,只是有一样,除夕元旦,饮食自理,厨师伙计也要过年呀。

????这下三人傻了眼,难道连顿像样的年夜饭也吃不着?想啊想,还是沈明臣有经验,道:“我知道有个地方,今晚也不关张。”两人大喜,问他是哪里。

????沈明臣有些为难道:“就是不知大人,方便不方便?”

????沈默马上明白了,道:“你说是青楼?”

????沈明臣点头道:“嗯,那地方全年三百六十天,天天都是过年。”说着又问道:“去还是不去?”

????“去。”沈默寻思一下,狠狠点头道:“还能有人认出我不成?”

????于是派胡勇去物色个地方,好吃年夜饭,白天就窝在客栈里睡觉,饿了胡乱凑合一下,等到天一擦黑,养足精神的老几位,换穿上崭新的衣袍,走出各自的房间相聚。

????沈明臣自不消提,穿着崭新的湖绸夹袍,罩一件鼠灰色的貂皮套扣背心,头上戴着同色的皮帽,脚上踏着厚底的暖靴,一看就是富贵人家的子弟。

????沈默和余寅两个,虽然喜欢穿得朴素些,但今儿可是新年,当然都把平时压箱底的衣服拿出来,后者穿了一件簇新的蓝纳棉袍,一件灰色的狐皮出锋,内套玄色贡缎的褂子,头带一顶玄色的暖帽,看得沈明臣连连拍手道:“果然是人靠衣装,你早该这样穿了。”余寅有些不好意思道:“以前哪有这条件?”跟着大人虽然不为了钱,但沈默可没亏待过他们,很肯定的说,全天下找不出第二个东家,能给他们如此优厚的待遇了。

????沈默也难得穿了件灰团呢的长袍,外罩月白色的狐皮短氅,头上戴着猞猁皮的冬帽,千层底的绒靴上起着一道明脸,稳稳站在当间,潇洒俊逸无以言表,活脱脱的浊世佳公子。

????胡勇也是里外一新,兴冲冲走上来,先给沈默扎个千,便满脸堆笑道:“小得请公子安,地方已经订好了,县里最大的‘栖梧楼’,知道公子爷爱清静,特意包了整个西楼阁!那里临河景致好,还可以观雪哩。”不机灵可当不了侍卫队长,当初沈默喜欢带三尺,而不带铁柱,恐怕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一行人便说笑着上了街。建德乃江浙至赣闽的主道,水陆交通皆以此为枢纽,所以城市规模极大,居民也相当多。

????此刻已经有稀疏的鞭炮声响起,间或还有烟花在夜空中爆开煞是好看。家家户户散发出年夜饭的香气,让还在街上行走的人们,一下子如掉了魂一般。

????其实沈默从几天前,便开始犯思乡病了,他想念自己近在绍兴的父亲远在北京的妻儿,也不知父亲的身体怎样了,不知若菡的气消了吗,不知平常有没有跟俩哥哥学坏,不知半岁多的小女儿,是不是身子还那样的娇弱?

????是的,在赣南剿匪期间,他便接到北京来信,说若菡生了个女儿。让一直希望有个女儿的沈默激动万分。虽然战事仍频,他还是抽时间不断写信,询问女儿的情况,结果这个女娃娃一直体弱多病,让沈默揪心不已……如果这个孩子有什么三长两短,他终生都难以释怀,和若菡的关系,可能也就再也回不去了。

????总之有太多的牵挂,平时可以用紧张的军机要务来麻痹,但在这个合家团圆的除夕之夜,却再也压抑不住,让他黯然神伤。

????所以到了那‘栖梧楼’,在雕梁画栋装饰华丽的西楼阁上坐定后,他还显得很沉默,余寅和沈明臣见状,便小声吩咐那陪酒的姑娘们,唱些欢快优美的曲子。

????胡勇早就打过招呼,那些姑娘知道是大金主,自然无不应允,何况大过年的,又有谁愿意弹那些哀怨悱恻的?

????但纵使乐曲再欢快,阁里再温暖,沈默也没法高兴起来,倒觉着该唱‘良辰美景虚设’更应景儿。

????余寅和沈明臣两个相对苦笑,也不知该怎么开导。这时楼下响起了说话声,似乎人还挺多,沈明臣示意乐曲暂停,便听胡勇粗着嗓门道:“实在对不起,楼上已经被包下了,你们还是去别处吧。”侍卫们喜好喧哗,都在前院吃酒,这楼下只有胡勇和几个值守的开了一桌,也不知什么人又闯进来了。

????“这到底怎么回事儿?”一个有些耳熟的声音响起,带着愠怒问道:“我不是把西阁包了一个月吗?”他一看胡勇等人的样子,便知道楼上坐了大人物,只好朝妓院老板发火。

????那老板小心陪说话道:“未曾想大爷除夕也来这儿过,小得自作主张了……”说着肯定肉痛道:“后半个月的房钱如数奉还,算小得给大官人赔不是了。”

????“你看我哪儿缺钱?”那人气呼呼道:“这么晚了,你让我去哪找地方?怠慢了贵客,你赔得起吗?”两边正僵着,上面走下个衣着富贵的文士来,淡淡道:“我家主公说了,大过年的就图个热闹,朋友若不嫌弃,也请一起上来;若不想被打扰,上面那么大,咱们各人玩各人的,两不相干就是。”

????这话煞是彬彬有礼,顿时将三方的怨气全都消弭。那人跟朋友一合计,这么晚了确实不想再换地方,也只好如此了。但待他登上二楼,看清那坐在正位的贵人,平素号称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一缩脖子,便想退回去。

????沈默也不出声,就那么面带戏谑的望着他,那人终究也是场面人,哪能学做乌龟,本能的退缩之后,就又伸出头来,一脸惊喜道:“哎呦呦,我说今儿怎么一路见喜鹊,原来竟在此时此地,能见到您老,真叫我运交黄盖了。”却说这人竟是丹阳大侠邵芳,曾经在南京和沈默打过交道,他见沈默穿着便装,又是在青楼里面,哪敢叫破对方身份。

????本该是‘运交华盖’,这家伙却含糊说成黄盖,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沈默被他逗笑了,莞尔道:“果然是朽木不可雕也,你这截烂木头,还不快滚上来就坐?”

????见沈默的语气透着亲热,邵芳自是喜不自胜,连忙招呼他那些朋友道:“快上来吧,这里没外人。”时时刻刻装做很熟,是混江湖必不可少的技能。

????便上来五个人,年纪都不小,沈默不用看,都能嗅出他们身上那股子世家气……这词不是贬义,因为他从孙铤陆光祖等人身上都感受到过,有时乃是良好修养与品德的代名词,但也不是褒义,因为那种骨子里的骄傲自矜,往往是他们不讨人喜欢的缘由。

????但他们把后者隐藏的很好,把前者极力表现出来,纷纷朝沈默拱手道:“叨扰叨扰……”

????邵芳便为双方介绍,对沈默这边,他只说是北京的沈公子,而对跟他来的五位,也只是含糊其辞,说是他生意上的朋友。

????“相逢即是缘啊,何况在这个时刻相逢呢?”沈默笑容可掬道;“几位贵姓?”

????那五人便自报家门,一个姓吴一个姓周一个姓谢一个姓冯,还有个姓赵。

????重新落座之后,正好坐满一大桌。邵芳反客为主的张罗起来,先让人取来十坛女儿红,再添些上好的菜肴。

????“要这么多酒,樗朽可海量惊人哪!”沈默不由笑道。

????邵芳笑道:“今儿可是除夕之夜,若不痛饮三百杯,岂不辜负了这良辰美景?”说着给沈默斟上一碗酒道:“公子若不喜豪饮,便慢慢饮,横竖长夜漫漫,咱们彻夜欢饮,恐怕还得再要十坛才行……”

????沈默本来挺抑郁的心情,让这邵大侠一阵插科打诨,倒开怀了不少,便端起那酒碗,道:“贺新春,先干为敬。”便一仰头,全喝下去了。

????这时候酒桌规矩,第一杯定是要主宾领的,有点定基调的意思,见沈默饮得痛快,众人轰然称好,便一起敬沈默,然后主人敬客人客人敬主人,如是喝了三巡,按说应已入巷,可双方互不熟悉,哪有什么共同语言?

????好在有邵芳在,自然不会冷场,见大家都有酒了,他便笑道:“干喝也无聊,不妨咱们来点花样。”说着一拍身边那妓女道:“美人儿,你这可有签筒?”

????那妓女装傻卖呆道:“大爷要求签,该去庙里的。”引得众人一阵大笑。

????邵芳捏一把她的肥臀,笑骂道:“浪蹄子,竟敢取笑你邵大爷?我说的是解闷儿的酒签筒;不是庙里那种。”

????“早说嘛。”那妓女便娇笑着离席,须臾取了个精致的签筒回来。

????签筒中计有令签五十支,令旗一面。正面镌有双勾‘论语玉烛’四字,显然是这套令具之题名。五十支令签每支上都刻有令辞,言明了饮与不饮张饮李饮饮多饮少等情况,众人需依令而饮或不饮。

????邵芳把令旗递给沈默,沈默谦让一下,便笑道:“反正是轮流坐庄,我先来就先来!”说完从签筒里抽一支出来,看一眼便翻扣在桌上。

????邵芳忙问道:“是什么签啊?”

????沈默摇摇头,笑而不语,夹一筷子鲈鱼细细品尝。

????这下连沈明臣也按捺不住,问道:“莫非是要打哑谜?”

????沈默朝他笑笑,仍不答话。

????那几位跟邵芳来的,也纷纷道:“就算是哑谜,那要猜什么总要说吧?”

????沈默还不言语,只顾夹菜往嘴里送。

????众人拿他没办法,纷纷摇头道:“这可猜不出来。”

????见在座的只有余寅没说话,沈默饶有兴趣的望着他,意思是,你怎么说?

????余寅却不吭声,两人大眼瞪小眼半天,把在座众人闷得够呛,沈明臣终于忍不住道:“受不了了,罚酒我也认了。”说着伸手拿起那签,只看一眼便无奈的递给身边的邵芳道:“这是谁想出来的?真缺德呀……”

????邵芳拿过来一看,只见上面写着:‘子曰:君子讷于言───言者饮三杯,不言不饮。’传给众人看,众人一起笑骂那制签之人,然后……痛快的喝了三杯。

????沈明臣笑问余寅道:“方才公子掣签,你偷瞧见了?”

????“我眼上长钩吗?”余寅隔着沈默好几个人呢,翻翻白眼道:“公子看完了签,便不言不语,还反扣在桌上,显然是告诉我们,惩罚与说话有关……”说着也有些小得意道:“虽不知具体是哪一句,但不言语总不会有错吧?”众人便一起笑他狡猾,强灌了他一杯。

????然后轮流掣签,什么‘食不厌精,劝主人饮三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自饮五锺’“等等,在此起彼伏的笑声中,众人全都喝了不少。

????不得不承认,酒是拉近距离的好东西,如果你认为它的用处不大,那一定是还没喝够。

????在场的众人是都喝到好处了,吆五喝六称兄道弟,那叫一个其乐融融。

????余寅还算清醒,道:“得换个玩法了,不然大伙儿全得抬出去。”

????大家也觉着喝得有点急,便叫妓女换个文士们玩的签筒,这里面的酒令就难了,不一定谁都会,但想来难不倒状元公,所以大家都欣然接受。

????正轮到沈明臣掣签,他抽出一看,笑道:“原来是拆合字……”便交给众人传看,众人一看那签,却是一点都不简单。要求十分严格‘不透风在当中推上去赢一锺。’

????见大伙儿看都看不懂,沈明臣便笑道:“我先抛砖引玉如何?”众人叫好,便听他道:“回字不透风,口字在当中;口字推上去,吕字赢一锺!”说着得意的喝一杯,不少人这才明白,原来是找一个密不透风的字,把中间部分推到上面去,组成另一个字才行。

????其实以沈明臣的促狭性子,本不会这么早说的,但他怕沈默万一猜不着,岂不面上无光?其实他不知,他家大人可是此道高手,只是一直忙于公务,未曾让他了解罢了。便见沈默笑道:“让你这一解,就不难了。我对一个……田字不透风,十字在当中;十字推上去,古字赢一锺。”

????依葫芦画瓢,剩下人也明白了,余寅将‘困’,变成‘杏’,那谢老板将‘囹’字变为‘含’,其余人也各有变化,最后只剩下邵芳,见大家都看着自己,他苦着脸道:“能往上摆的,都让你们用完了,可叫我如何是好?”

????众人便起哄道;“既不能令,须当受命。”于是拿起酒杯,便要灌他。

????他连忙招架住,大声道:“且住且住,我得矣……”

????“你讲……”众人不信,沈明臣笑道:“已是没了合用的,除非你是仓颉,不然不许造字。”

????“且听我说。”邵芳狡黠笑道:“曰字不透风,一字在当中……”

????推上去可不是个字。众人又大笑道:“倒是继续啊……”

????邵芳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扮个鬼脸道:“一字推上去,一口一大锺!”众人捧腹大笑。

????然后是邵芳掣签,他抽出一看,是个字旁令,要求举二字同音,再去添字旁,成另一字,最后由这字举一个俗语。想一想,他便笑道:“有水念作清,无水也念青。去了青边水,添心即为精。”

????沈明臣闻言笑道:“喝高了吧?青字添心乃‘请’也。”

????邵芳便笑着接口续道:“说的对,我的俗语便是‘有心来求情,惟恐不准请’……”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