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六零章 较量 (二)-官居一品 微信红包2元5包群大全

官居一品

七六零章 较量 (二)

七六零章 较量 (二)2017-11-9 15:2:24Ctrl+D 收藏本站

????黄锦便将海瑞的奏疏捧给徐阶,徐阶接过来,刚要打开,嘉靖却先受不了,蛮横道:“回你的无逸殿去,不准在圣寿宫看!”可见对那奏疏的厌恶,已经到了何种程度。

????徐阶便跟众大臣再次行礼,鱼贯退出寝宫,沈默走在最后,刚要出去,却被嘉靖叫住道:“你都看过了,还去干什么?”

????沈默只好止住脚步,转回身来等候圣训。

????待众臣都走光了,嘉靖的面色一下煞白煞白,软绵绵靠在软榻上,出了一头的汗,彻底虚脱了。

????休息了将近半个时辰,才恢复点点生气,他声音暗哑的问沈默道:“觉得自己表现如何?”

????“有负皇上所托。”沈默垂首道:“臣恳请处分……”他知道嘉靖恢复了清明,自己挨个审问拖延时间的举动,自然逃不过皇帝的法眼,索性坦诚相对。

????嘉靖今日却好像慈悲开了怀,竟大度的摇头道:“朕不怪你,国事如家事,会做媳妇两头瞒,凡事按着本分,顾着大局,不全听朕的话,也是对的。”如果沈默不拖过一夜,而是昨天就把问话的结果回报,仍然怒不可遏的嘉靖皇帝,说不定就会在冲动之下,做出什么不理智的决定来,金口一开覆水难收,想挽回就难了。

????沈默有些意外,他发现皇帝真像变了个人似的,就这么轻易原谅自己呢?

????“不光是你,朕连那些跪门的言官都能原谅,”嘉靖今天是打算把好人做到底,道:“甚至连那个上书的也海瑞,也并非一定不能饶恕!”

????“皇上宽厚……”沈默的马屁及时奉上:“实乃万民之福!”话虽如此,但他听得出来,嘉靖这是‘预先取之必先予之’,肯定有难以启齿的要求在后面。

????嘉靖却没有马上提出,而是把左右都支下去,就连黄锦也不例外。待大殿中,只剩下他们两个,嘉靖便让沈默坐下,望着这个沉稳可靠的年轻人,带着感情道:“你是朕最自豪的学生,十多年来,为朕披荆斩棘,从无怨言,朕心里是清楚的……若不是怕把你捧杀,就是个伯爵,朕也早给你了。”

????沈默也有些动情道:“臣还是那天的话,陛下对臣的恩典,臣永世不忘。”

????“朕知道你重感情,”嘉靖欣赏的点点头,道:“朕让你去查海瑞,他的死罪是逃不了的,你心里肯定要难受……”

????“微臣……”沈默想要辩解,却被嘉靖打断道:“朕看了记录,那海瑞进京几个月来,只有你数次与他来往……”

????“只因为他是微臣昔日的属下,见他过得清贫,家中又有八十老母与怀孕的妻子,”沈默轻声道:“微臣看不下去,所以才多方接济于他……”

????“可人家没领你的情。”提起海瑞,嘉靖的表情又扭曲了,恨恨道:“朕始终想不出,是什么样的凶煞之地,孕出这种无君无父的孽畜!竟写那样恶毒的奏章,将朕骂得一无是处!他想青史留名,乱的却是朕的江山!自个死不足惜,只可怜他老娘孕妻,也要跟着倒霉……不孝有三,他就占了两条,这种神鬼厌弃的东西,老天就该降雷把他殛了!”可见皇帝心里的怒火一点没消,只是出于某种目的,强自压下了。

????见嘉靖气得脸都白了,沈默赶紧端茶请皇帝消气,喝一口参茶,提了提神,嘉靖无力的愤愤道:“这种讪君卖直沽名钓誉之徒,也想学比干?真是笑话!朕岂能上了他的恶当?不会当这个纣王的!”

????“皇上英明。”沈默适时赞道.只要存在一点可能,他都要尽百分努力,救海瑞一命。

????“只要他公开向朕认一句错!”嘉靖道:“朕就当他一时糊涂,不予追究了……”

????沈默一下全明白了,原来皇帝打得这种算盘,但面上不动声色道:“皇上想让在下怎么做?”

????“你现在还是办案的钦差!”嘉靖突然烦躁起来道:“上天入地随你的便,若是这还要朕给你拿主意,这些年的官,都当到狗身上去了吗?”

????一句话的功夫,沈默已经想透了其中的利害,心便一点点往下沉。可皇帝这样,任谁也说不出半个不字来,只能无奈的应下。

????“你可以告诉他,”嘉靖的话说的愈发直白,显然对此事的渴望,已经超出了理智:“他认不认错,不仅关系到他一人一家,那些关在牢里的言官,朕暂时还没收拾他们,只要他认错,这些人朕都不予追究;否则,每人廷杖八十,能剩下几个,就看造化了。”说着有些凶狠的看沈默一眼道:“还有你,也别以为自己安枕无忧了!”

????“微臣知道了……”沈默又轻声应下。

????“唉……”见他答应了,嘉靖叹口气,语气软化道:“你须对他讲清楚,朕今病久安能视事?让他莫要道听途说,误会了朕。”这话也是实话也是屁话,因为这几年嘉靖确实病得不轻,国事尽托付于徐阶,但几年前,十几年前,皇帝可没病吧?还不是一样怠政修玄?

????但皇帝这近似恳求的语气,让沈默心中竟有些酸涩,虽然早就盼着这一天,可毕竟是一代极聪明刚愎的帝王,竟让个臣子逼到这份上,实在是让人不能不心生感慨……可当离开大殿,让冷风一吹,沈默打个激灵,就不管皇帝的心情,只为自己伤神了……很显然,嘉靖被海瑞这一通极谏,加上疾病缠身,估计是不再相信修炼长生的鬼话了。一旦正视现实,显然要考虑身后的光景了……嘉靖应该也知道,自己这些年人事儿没干多少,评价不会太高,加上海瑞亘古未有的一通臭骂,皇帝自知有沦为千古笑柄的危险。

????再说海瑞这篇奏疏,也着实太过惊人,即使沈默看来,也只能说是‘可见一片赤子之心,但无论如何,话不是这么个说法。’嘉靖是矜高的人,这辈子没被人指着鼻子痛斥过,又不会蠢到象胤老四对陆生楠那样,专门写文章一一驳斥。要不出了这口气,结果肯定窝囊死。

????就像嘉靖所说,杀了海瑞,只能成全他比干的名声,那皇帝可就跟纣王画上等号了,这是嘉靖万万不能接受的,他一定要海瑞认这个错,才能挽回一败涂地的圣名……可海瑞能低这个头吗?沈默虽然还没尝试,却也知道绝不可能——若有一丝动摇,他就不是海刚峰了。

????所以皇帝的任务,注定是无法完成的,但圣旨如山,岂容他讨价还价,所以明知是完不成,也得乖乖去做。

????在提刑司太监的陪伴下,沈默离开西苑,来到禁门前,他婉拒了宫里提供的轿子,登上了依然候在那里的马车。

????一上车,沈明臣便黑着脸告诉他三个不怎么好的消息:第一,京城戒严,九门紧闭,不放任何人进出!第二,皇帝急召三边总督杨博火速回京;第三,就在刚才,裕王将请求发落的奏疏递上后,便关闭王府大门,不放任何人进去。

????头一个和末一个消息,沈默都有心理准备,但中间一个对他的震动实在太大,沉默半天,方才喃喃道:“竟这时候把杨博调回来……”

????余寅低声道:“杨博此人文武双全心机深沉,年轻时便名震四海,几十年来在朝则居兵部出外则镇方面,在军方的威望之高,当世无人可敌……尤其是九边的军队,还有京城的禁军,都曾经是他的麾下,门生故将极多,其势力之于军方,正如徐阁老之于文臣,都是执牛耳的大佬。”余寅是天生的幕僚,什么时候该多说该少说不该说,拎得清清楚楚。

????“是啊,”提起杨博来,沈明臣也是一肚子话:“当年他随翟阁老巡边时,我曾见过他一面,的确是百年一见的人杰,不仅聪明绝顶,而且沉稳练达,且胆气颇豪……若是生在乱世,必是一方豪雄。”

????沈默登时想起那句‘治世之能臣乱世之枭雄’来了,好么,越说越玄乎,把姓杨的比成曹孟德了。但这样的评价,出自两大谋士之口,足以让沈默重视起来……其实不用他们说,沈默也不可能小觑了杨某人,毕竟是徐阁老推崇的能臣是山西帮的灵魂人物更是嘉靖在感到威胁时,首先想起的人。

????这种光景下,这样的人物回到京城,对局势的发展,又有怎样的影响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