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六零章 较量 (五)-官居一品 微信红包2元5包群大全

官居一品

七六零章 较量 (五)

七六零章 较量 (五)2017-11-9 15:2:27Ctrl+D 收藏本站

????老人总爱感叹人生之无常,因为他们明白命运的多变,也许上一刻你还是蟒袍玉带的堂上官,下一刻就成了锒铛入狱的阶下囚。正如沈默接下来的遭遇……当时那提刑太监负气而去,诏狱中乱成一团,一时无人理会仍关在牢房中沈大人。沈默起初并不着急,但等了许久,也不见提刑太监去而复返,沈默催促门口的番子把门打开,那些人却告诉他,牢房的钥匙在提刑太监手中,只能委屈沈大人等一等了。

????到这时候沈默也没当回事儿,心说总不能把他这个二品大员办案钦差给丢在里面不管了吧?

????谁知还真就不管了……黑狱之中不知时辰,但能把颇有定力的沈大人,等的心浮气躁,怎么也得有个把时辰了。可又等了一会儿,那死太监也没回来,沈默这下沉不住气了,勒令守门的番子要么把门打开,要么赶紧把那死太监找来!

????番子也觉着把个钦差大人关在里面不大像话,便乖乖出去找人,结果又过了与方才差不多的时间,才去而复返,且带回一个他怎么也想不到的答复——圣上有旨,先关着。

????“关谁?”沈默难以置信道。

????“倒没明说。”那番子小声道:“但公公不让开门,这倒说得很明白。”

????“把他叫来!”沈默感到被愚弄了,就是泥人也有三分土性,当即发火道:“给我拿上谕来验过!”

????“我们公公不见您,这位大人,您省省力气吧。”番子们的态度,明显大不如前,冷嘲热讽道:“千万别以为坐牢不费力气……”

????“放肆,你们知道我是谁吗?”十年来,沈默何曾受过这等侮辱,拍着牢门大声道。

????“不能换点新鲜的吗?每个刚进来的都这么喊,”番子们怪笑起来道:“结果呢?没几天全都成了鼻涕。”

????“你们……”沈默知道跟这些杂碎多费口舌,只能是自取其辱,遂重重的哼一声,不再说话。

????“识时务者为俊杰,这就对了……”番子们以为他服软了,张狂笑道:“到了咱们这一亩三分地里,是虎你得卧着是龙你得盘着,认清了形势,咱们都好过!”便浪笑着扬长而去。

????望着他们离去的身影,沈默的心头升起阵阵荒谬之感,怎么会这样呢?难道有人算计自己,来了一出‘请君入瓮’?旋即便自我否定,心说不可能,我好歹也是个钦差!就算对方是严世蕃再世,也不敢嚣张到这个地步——不夸张的说,全大明朝敢这样对他的,就不会有第二个人。

????那唯一的一个,正是大明第一人——嘉靖,也只有这个喜怒无常的皇帝,能干出这种荒唐事儿来。

????但不管多么的荒谬多么的不可思议,结果都一样,他,沈默,被关进东厂诏狱了。而且是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自然也毫无准备。看着黑黢黢的通道,你没法不真切的体会到,什么叫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你怎么也被关进来了?”海瑞的声音响起。虽然四下无人了,但他依然十分警醒,以防隔墙有耳。

????“我怎么知道?”沈默苦笑转回头来,好么,直接伸手不见五指,便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道:“不会是皇上真怒了吧?那些言官岂不危险?”

????海瑞沉默了,许久才压低声音道:“我刚才想过,皇上只是吓唬吓唬我,不可能动真格的。”

????“这么有把握?”既然一时出不去,沈默索性先放下,凑到海瑞身边,摸索着坐了下来。

????“往这边点,有稻草。”海瑞邀请道。

????“不打紧,我有得坐。”沈默不会告诉海瑞,此时他屁股底下,坐的是自己的二品官帽,因为是冬季制式的,所以外面是皮子,里面有翻毛,戴在头上十分的暖和,坐在腚下也同样的舒适……要是让海刚峰知道了,肯定会抓狂的。

????海瑞便不管他,把声音压得只有二人才能听见道:“皇上不想当纣王……”一下就点到问题的关键了——海瑞把皇帝都得罪到天上去了,嘉靖都不肯杀他,不就是因为不想落个昏暴的名声?又怎会用那么残忍的方式,对待罪责轻得多,人数更是多得多的言官们呢?

????“那我怎么被关进来了?”不替别人操心了,沈默开始考虑自己的问题。

????“这我就不知道了,”海瑞缓缓道:“难以置信不可思议。”

????“哎,既来之则安之吧……”沈默无奈的挪挪屁股,方才不小心一半沾了地,虽然隔着厚厚的裤子,还是感到一阵冰凉。

????“只能如此了。”海瑞低声道:“相信用不了多久,就知道为什么了。”

????“但愿如此吧……”沈默叹口气道,心说外面的人要急疯了,又想到今儿是老婆孩子回城的日子,自己却稀里糊涂蹲了大牢,歉疚之余更是浓浓的无奈……这年过的,真是无语了……东厂衙门外面马车上,炭盆里早没了火光,沈明臣和余寅脚对脚裹着被子靠坐在车厢壁上,昨儿个一天一夜,他们就是这样度过的,想不到今天还是不能解脱。余寅倒是沉得住气,捧着本书看的津津有味。

????沈明臣也拿着书,却看不进去,不停的掀开车帘向外张望,道:“怎么还没出来?”

????余寅起先不理他,但见天渐渐黑下来,终于也沉不住气道:“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我去看看。”沈明臣掀开被子,跳下车去,不一会儿去而复返,一脸震惊道:“和大人去问案的太监早就离开了,唯独大人到现在没出来。”

????余寅这下感到事态严重了,他知道大人交游广阔,但唯独不包括东厂,事实上一直以来,大人刻意与这帮人保持距离,根本不可能在这种节骨眼上,与这些人纠缠不清。

????“出事了。”寻思片刻,余寅一拍大腿道:“一定是出事了,我们快回去!”

????“回去?”外面的胡勇听到了,大声道:“大人还在里面呢!”

????“那你在这儿守着吧。”沈明臣直接坐在车夫位上,大声道:“我们先回去弄清楚情况!”说完便催动马车,疾驰而去。

????一路狂奔回王府,沈明臣跳下马车,风风火火往议事的书房跑去,一进去便上气不接下气的对王寅道:“大人……好像出事了!”

????王寅面色凝重的点点头道:“是的。”

????“什么情况?”对王寅的表现,沈明臣一点都不意外,因为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皇帝,只要有风吹草动,就会立刻传将出来,为神通广大者所知。

????“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为何扣押大人?”跟着进来的余寅也满脸焦急的问道:“难道皇上迁怒大人吗?”

????“这只是一方面的原因。”王寅沉声道:“是那帮道士把大人告了!”

????“道士……”沈明臣不信道:“他们有这本事?”

????“确实是不可思议。”王寅叹口气道:“也不知那些道士,哪来这么快的反应,早晨才有失宠的迹象,下午便找到了化解的方法?”

????“什么失宠化解?你说明白点!”沈明臣是急性子,受不了王寅这种泰山崩于前不变色的做派。

????“早晨皇帝拒绝服丹没有练功,这还是十多年来第一次,当然会引起那些道士的恐慌。”王寅从桌上拿起张纸,轻声念道:“宫里道士密布,消息很快传到王金耳中,他辰时便召集同伙,在陶世恩家密谋对策……具体内容不详……午时,其中一个叫申世文的道士独自离开,辰时返回,紧接着王金和陶世恩便进宫面圣,据眼线所见,在步入寝宫时,两人一个捧着个金色的木匣子,一个拿着个油布包,里面似乎包着本书。”

????“八成是什么狗屁九转金丹,还有什么修仙秘籍!”沈明臣咬牙道:“这糊涂皇帝,真比墙头草还差劲!”

????“后来呢……”余寅还能沉得住气。

????“这时,大人去诏狱的问话记录也送到圣寿宫了。”王寅道:“然后皇帝就雷霆大怒了!下旨意将大人也关起来。我这边也是刚刚接报,还没来得及通知你们,你们就回来了……”说着看看两人道:“经过大致就是这样,二位怎么看?”

????“会不会是那些太监告大人的状了?”沈明臣轻声道。

????“讲不通……”余寅直摇头道:“大人既然答应我们,不为海瑞强出头,就不会在诏狱里惹出事端,更不可能激怒皇帝,所以我觉着还是道士的可能性更大。”

????“可他们有这能耐吗?”沈明臣质疑道。

????“我也奇怪……”余寅点头道:“就算是金丹炼成,也不至于把大人赏给那些道士啊!”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