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六六章 宫车晏驾(下)-官居一品 微信红包2元5包群大全

官居一品

七六六章 宫车晏驾(下)

七六六章 宫车晏驾(下)2017-11-9 15:2:47Ctrl+D 收藏本站

????说话的是徐阁老。

????只见徐阶从袖中掏出一个薄薄的扁木匣子,双手奉给朱载垕道:“大行皇帝遗诏在此,嗣君看过之后,明日照章宣读即可。”

????太监把扁木匣接过来,用托盘送到朱载垕面前。众人的目光随着那托盘移动,紧盯着这突然冒出来的遗诏,心中充满了疑惑。

????朱载垕接过来,打开木匣,一张折叠整齐的黄绢,便显露出来。拿起黄绢,他便细看起来。

????此时养心殿中针落可闻,大臣们都屏住呼吸,紧盯着嗣君脸上的阴晴变幻,等待内容的公开。

????谁知朱载垕看完之后,并没有示之众人,而是重新放回盒中,直接收回袖子里,道:“孤知道了。”弄得众人一头雾水。

????见他没有给众臣看的意思,高拱心中一阵不痛快,便想问个明白,谁知徐阶抢先对朱载垕道:“还有一个时辰,就该颁读遗诏了,王爷不如先去后面歇息,稍养精神,明天还有很多仪式等着您呢。”

????裕王身子本来就不壮,从昨夜熬到今晨,早是在强撑了,听到徐阶的话,如蒙大赦道:“也好。”便起身朝众人点头道:“对了,还有一事,孤的年号,就随意点吧,我想好了,就叫隆庆吧。”说完也不待众人答话,拔腿便往后面走去,众大臣只好起身相送,高拱也只能把话憋回肚子里。

????但裕王一走,他立刻将矛头指向了徐阶,大声道:“遗诏之事非小,为何内阁事先毫不知情?”

????“我知道就是内阁知道。”徐阶淡淡道:“事关机密,没必要搞得天下皆知吧?”

????“事关先帝清誉,你虽是首辅,可也不能擅自独断!”高拱怒目而视道:“元辅大人,你有不臣之心!”

????“诏书曾经先帝御览,”托高拱的福,徐阶六七十岁学会吵架了,而且水平日进,冷笑连连道:“仆若不臣,早有先帝斩之!”

????“你!”徐阶搬出嘉靖来,这就叫死无对证,高拱已然无法翻盘,愤而拂袖道:“倒要看你如何诽谤先帝!”

????那边的郭朴也愤然起身道:“真是岂有此理!”便与他一道气哼哼的离去了。

????还剩下杨博,装睡着了;李春芳,一脸苦笑道:“元辅,他们也是忠心为国,您不要生气。”

????徐阶淡淡笑道:“不和他们一般见识。”便也闭目养神,静待时辰到来。

????什么是遗诏?为什么众人如此剑拔弩张?

????原来皇帝驾崩,按照惯例应当颁发《大行皇帝遗诏》,一方面是总结先帝的一生,检讨自己统治时期犯下的错误;一面又为新皇指明执政的方向,且因为是‘先帝之言’,对新皇具有较强的约束作用,所以意义十分重大。

????远得不说,以前朝《正德遗诏》为例,大力革除武宗皇帝的严重弊政,完全取缔他生平最得意的主张最主要的活动,对其荒淫荒唐的一生,进行了彻底的批判。

????这样的自我否定,虽然用的是正德皇帝的名义,且极像正德的腔调,但显然是由他人捉笔,强加在死皇帝头上的。事实上,上层的大人物都知道,遗诏名义上是大行皇帝的旨意,但往往由顾命大臣执笔,于大行皇帝弥留之际写就,大行皇帝是不会过问其内容的。

????历代皇帝之所以容忍这种强加,是因为这符合皇朝的根本利益——本朝皇帝大都荒怠放纵几无建树,统治的时间越长,给老百姓的印象也就越差。所以通过一道诚恳检讨并纠正过失的遗诏,远比虚夸谬赞更能起到收拾人心挽回印象的作用;二则,顾命大臣们可高举《遗诏》,以先帝末命行之,立即采取一系列措施,大刀阔斧的除旧布新拨乱反正,以大行皇帝的名义,扫大行皇帝时期的腐臭。

????而且,这其实也是为大行皇帝,进行最后一次欺世盗名,似乎在他临死前的一刻,尚有幡然悔改之心,尚有罪己自责的勇气,借以缓和长久积于臣民之间的愤懑,使其恢复对皇家继续统治的信心。

????所以老皇帝们默许《遗诏》由顾命大臣拟定,并不是因为他们有多大多,而是需要有人为他们擦屁股而已。再说,老子死了还有儿子,大臣不怕死,尽管把老子往死里骂,看看儿子会把你怎样!

????因此即使是批评,也是有限度有节制的,即使是否定,也是三七开,甚至二八开的……当然武宗皇帝是个例外,因为他没有儿子,连皇统都被人家占了,又有谁会管他被骂成什么样呢?加上他的人生,完全可用‘荒淫放荡’四个字形容,所以被骂得特别惨,也在情理之中。

????现在轮到嘉靖来被盖棺定论了,他可是有儿子的,也不知会颁布一道什么样的遗诏!

????就在无端的猜测和不安的等待中,第二天的太阳照常升起。天道恒常,并没有因为一位帝王的驾崩,而山河变色,日月无光。相反这天秋高气爽,艳阳高照,实乃难得的好日子。

????但北京城中,几乎是一夜间满城戴孝,家家户户挂起了哀悼大行皇帝的白幡白幅,老百姓是朴素的,不管这个君父多么的不称职,但终归是他们的君父,死了还是要为他送葬的。

????紫禁城,午门上的匾额已经用白布盖住,门前树满了灵幡白旗;幡与旗下,又都跪满了七品以上的京官,身有爵位的勋旧,身戴重孝,在那里一片嚎啕。

????差一刻辰时,两侧掖门开了,内阁大学士六部九卿,在京的公侯宗室,也都着戴孝,从里面出来,恭立在跸道午门的两侧;这是在等待午门大开,恭候新君颁读遗诏。

????紧接着,两个身穿黑色孝服的太监,从左右掖门出来,手中还各提着一条丈余长的响鞭,走到午门前,两人同时手一抖,两条长鞭刷得直直铺在地上。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那两根长鞭,知道马上就不用哭了,纷纷把声音调到最大。

????只见那两个太监将响鞭猛地抡起,两道浑圆的轨迹在空中交错,竟只发出一声脆响。

????哭声一下子停住。

????然后又是两声脆响,沉重的午门终于吱呀呀地,徐徐洞开了。

????此时正是辰时,钟鼓楼的钟响了,大佛寺的钟响了,白云观的钟也响了,京城所有的大钟齐名,宣示大明王朝的转折点到来了!

????无数人伸直了脖子,向那深深的城门洞中张望,却什么都没有看到。这时,徐阶率领着众公卿,突然朝着午门前的广场上跪拜下来。百官这才明白,原来新皇是从那边过来。便原地掉了个头,背对着午门跪下了。

????这次果然没有跪错,只见四队白衣白甲骑白马的大汉将军,持着白幡,整齐催动战马,从远处缓缓行来,再往后,又是是宫人,手持着罗盖旌旗,大伞提灯……当然无一例外,都糊上了白纸。

????当这些引导过去后,一具挂着孝布离地很高的巨大御辇出现在众人眼前。它被七十二名孝衣太监扛抬着,高高耸立在轿夫的头顶,以威严而庄重的方式,缓缓向着午门前进,后面又是御林军锦衣卫的卫队,冗长看不到尽头。

????待那先头仪仗行到眼前,徐阁老跪在地上,声音洪亮道:“百官恭迎新君圣驾!”

????“恭迎新君!”百官全都朝着御辇方向叩拜行礼。

????御辇缓缓行到百官面前,在距午门还有一段距离的地方停下来。

????御辇的门缓缓打开,跟在边上的马森,将个马凳摆在撵下,以供踏脚。

????百官屏息凝神,等待新君的驾临。

????便见个一身白衣的男子,踩着踏凳下了车,众人看到他,不由愣住了——竟然不是嗣君,而是被先帝关起来快一年的沈默沈江南。

????他看上去比原先还要沉稳,唇边蓄起了长须,目光无喜无悲,云淡风轻的站在那里,淡泊到让人可以忽略他的存在。

????众人的目光都落在沈默身上,沈默却望向御辇中,微微屈身,伸出了右手。

????一身重孝的朱载垕,这才在沈默的搀扶下,从御辇上下来。

????“万岁!万岁!万万岁!”这时不用任何人领呼,午门前响起了山呼声。

????听着山呼海啸的声音,望着眼前幽深的宫门,朱载垕感到有些紧张,看向身边的沈默,攥着他的手也一直没松开。

????沈默给他个鼓励的眼神,握了握新君手,恭声道:“请陛下入宫!”说着想要将手抽出,退回朝班。

????却被朱载垕紧紧握住,新君的目光中带着请求,小声道:“陪着朕……”

????沈默只好任由他拉着,慢慢踏着跸道,从午门进入紫禁城。

????待皇驾过后,百官便起身跟着仪仗,缓缓走进了午门,穿过长长的广场,最后在皇极殿前立定。

????待所有人按班站定,黄锦站到丹陛前,展开手中的黄绢,扯着公鸭嗓子高喊道:“宣读大行皇帝遗诏!”殿前广场上,所有人呼啦啦全部跪倒,聆听嘉靖最后的‘圣训’……“朕以宗人,入继大统,获奉宗庙四十五年。深惟享国久长,累朝未有,乃兹不起,夫复何恨!惟念朕远奉列圣家法,近承皇考身教,本惟敬天助民是务,只缘多病,过求长生,遂致奸人乘机诳惑,祷祠日举,土木岁兴,郊庙不亲,朝讲早废,既违成宪,亦负初心。迩尔天启朕衷,方图改辙,病已缠身,补过无缘。每一追思,惟增愧恨。”

????“皇子裕王可即皇帝位,勉修令德,勿过毁伤。丧礼如旧以日易月;祭用素馐,毋禁民间音乐嫁娶。宗室王亲藩屏为重;各省督抚地方攸系,不可擅去职守。卫所府州县并土官俱免进香。郊社等礼及朕祔葬祀享,各稽祖宗旧典,斟酌改正。”

????“自即位至今,建言得罪诸臣,存者召用,殁者恤录,见监者即先释放复职。方士人等,论厥情罪,各正刑典。斋蘸工作采买诸劳民事即行停止。于戏!子以继志述事并善为孝,臣以将顺匡救两尽为忠。尚体至怀,用钦未命,诏告天下,咸使闻知……”

????这道诏书短小精悍,但内容十分丰富;其用语虽然委婉,但拨乱反正的主导思想仍旗帜鲜明,它由嘉靖本人,用自我谴责的口吻,对自己即位以来,迄去世之前的怠政,以及各种荒诞作为,公开表示愧悔,给予彻底的否定,并为采取相应的善后措施,留下了广阔的空间。

????它意味着大明这条巨舰,将要面临大转舵,将出现大变局,并奠定了今后的政局走向!

????诏下,皇极殿前的千余名官员,一起发出嚎咷痛哭之声,这次是真心的……遗诏颁布之后,便由顺天府在京城宣读;去往各省的信使也奔行出京……消息传开,百姓虽在国丧期间,依然欣喜若狂,奔走相告,闻者无不额手相庆,甚至有人偷偷放起了鞭炮,显然《遗诏》深得人心……但问题是,大行皇帝尸骨未寒,大家笑得这么开心,让黄泉路上没走远的嘉靖帝,情何以堪?

????东厂诏狱。

????外面的一切都传不到幽深的地牢中。

????孤灯如豆,海瑞坐在桌前,全神贯注的看书。比起刚入牢的时候,他的处境已经好多了,有了床有了桌椅每天也有人送饭,这对他来说,已经足够了。只是对皇帝这么久还没杀自己,他觉得十分意外。

????他知道自己的老母和妻子,已经安全回到琼州,靠着十几亩薄田,在家乡可以安宁的生活。

????他已经了无牵挂,只求一死。

????看完一章,海瑞伸展一下酸痛的腰背,这时听到外面传来狱卒用大铁勺敲打牢门,放饭的声音,他便拿起桌上的木碗,搁到牢门边。然后坐回桌前继续看书。

????当他再抬起头来时,那敲打声已经远去了,可自己的饭碗依然空空如也。

????‘又忘了……’无奈的摇摇头,他准备继续看书,却见牢门被打开,牢头竟一手打着灯笼,一手提了好大食盒进来;也不像往日吆五喝六,而是朝他客气的笑笑道:“海老爷,请用饭。”许是整天凶神恶煞惯了,牢头的笑脸比哭还难看。

????‘早晚还是来了。’海瑞心中轻叹一声,把书本合上,整齐的搁到床头上,回身坐在桌边,表情已经恢复了严肃。

????那牢头想说点什么,但见海瑞无比严肃的表情,竟不敢开口。只好先把食盒里的好几盘大鱼大肉端出来摆在桌上,竟还有一壶酒。

????‘果然是……’海瑞又叹一下,但旋即恢复了豪气,对牢头道:“斟酒!”

????牢头倒也听话,给海瑞斟满了酒,海瑞端起来仰脖喝下去;他又给自己斟一杯,伸手却捞了个空……原来海瑞又端起来喝掉了。

????牢头尴尬的笑笑道:“您吃菜,别光喝酒……”

????“也好。”海瑞点点头,便举箸夹菜,送入口中慢慢咀嚼,他的神态十分严肃,动作无比端庄,就像在进行某种仪式一般。这并不是因为断头饭,就吃得特别庄重,而是他自幼家教如此,每一餐吃饭都是这样,早就成了习惯。

????牢头却不习惯,被他压抑的一声不敢吭,但干站着也不是个事儿,只好当起了续酒的小二,伺候海大人吃喝。

????一顿饭吃了约莫两刻钟,碗碟中已是空空如也,酒壶也空了,所有的酒菜都被海瑞收入腹中。牢头目瞪口呆,心说海大人瘦瘦小小的一个人,怎么比牛还能吃呢?那可是四个人的分量啊。

????海瑞端正的坐着,用衣袖擦擦嘴,觉着该感谢一下牢头,便道:“饭菜不错。”

????“当然不错,松鹤楼的外卖,要一两银子呢,”牢头讨好的笑道。

????“那你有心了,”海瑞微微点头道。

????听到他的赞许,牢头开心道:“您老可吃好了?若是不够,我再去叫一份。”

????“不用了,我吃好了。”海瑞摇头道:“上路吧。”

????“上路?”牢头一愣,道:“您再耐心等等,横竖没几日了。”

????海瑞奇道:“诏狱里,有提前吃断头饭的规矩吗?”

????“断断头饭?”牢头愕然,旋即一拍脑袋道:“怨我,怨我没说清楚,让大人误会了。”说着摇头笑道:“这不是断头饭。”

????“那这是?”海瑞奇怪的望向他,这也是第一次正眼瞧他,便看见他腰上系的白布条了,不由皱眉问道:“你给谁戴的孝?”

????“您老还不知道吧?”牢头凑近他身边,压低声音道:“龙驭宾天,遗诏开释谏言众臣,大人解脱牢狱,大用之日不远了。”说着恬着脸笑道:“我这是为您庆贺呢……”这才他发现海瑞的眼睛直了,脸也变得惨白,整个人像被施了定身法一般。

????牢头心说,大人这是高兴坏了,可千万别得失心疯啊。

????“大人大人……”他轻轻推了海瑞一下,便见海瑞身子一颤,手捂着胸口,慢慢弯下了腰,身子开始不停的抖动,眼泪噼里啪啦的便往下掉,抖得越来越厉害,接着哇的一声,将刚才吃下去的酒菜,不住地呕吐出来。

????待把吃下去的东西都吐干净,连苦胆都吐出来后,海瑞又嚎啕大哭,跪在地上,使劲拍打自己的面颊,不如此,无以缓解内心之痛苦万状。

????牢头都惊呆了,心说这是怎么了?听到自己出狱了,怎么哭成这样了?这可不是高兴的样子啊,便在边上劝。海瑞哪会理他,兀自哭得悲痛欲绝,到了最难自抑之时,他竟拿头撞向墙面,想要了解自己的性命。

????好在牢头怕他有个三长两短,一直没敢离去,一把把他拉住,海瑞才没死成。

????怕海瑞再寻死,牢头把他绑在椅子上,却不妨碍海瑞继续哭,几次哭得昏厥过去,醒了再哭,整整一天一夜,直到一点力气都没有。

????嘉靖皇帝在天有灵,如果他知道唯一真心为自己悲痛欲绝的,竟然是唯一敢上书骂自己的海瑞,不知会有何感想?

????无论如何。尘归尘土归土,逝者已矣,生者还要继续在这世间磨难……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