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七微信红包2元5包群大全 卷平冈 (下)-官居一品 微信红包2元5包群大全

官居一品

七七微信红包2元5包群大全 卷平冈 (下)

七七微信红包2元5包群大全 卷平冈 (下)2017-11-9 15:3:30Ctrl+D 收藏本站

????喧嚣暴戾的军营,因为一人出现而归于平静。

????杨博自身也深感畅快,这种被万人敬仰,令行禁止的感觉,实在太好了。可惜自回京以来,事事不顺,蝇营狗苟让人不快,都要快忘了自己曾经的尊严了。好一阵感慨之后,他的目光才缓缓从场中掠过,最后落在马芳那一身腱子肉道:“你燥热吗?”

????马芳天大的本事化为乌有,讪讪道:“不热……”

????“那大冷的天,为什么光着膀子?”杨博轻捋着手中的小牛皮鞭。

????“这……”马芳低头无语。

????“抬起头来!”杨博低喝一声。马芳应声抬头,就见老令公面含着怒气,高高举起了马鞭。

????‘啪’地一声,一鞭落下,在他的脖颈上,印下一道血痕。

????马芳反而把身子挺得更直了。

????杨博的怒气未消,鞭子接连落下,鞭鞭入肉,马芳却依然纹丝不动。

????一连抽了十几鞭,老杨博有些喘了,这才停下鞭,鞭梢指着马芳的鼻尖,破口大骂道:“越活越回去的狗东西!你是朝廷命官,不是响马头子!大同的骑兵,是朝廷的部队,不是你马芳的私产!”

????马芳高昂着头,一声不吭。

????“还敢煽动官兵分裂,你作死啊?”杨博继续训斥道:“王总督当场砍了你,都没人能给你说理去!”说着把手一挥道:“把他抓起来,明刑正法,绝不姑息!”

????马上有几个军士,要上前去拿马芳。马家健儿不干了,呼啦一片跪在杨博面前,高声道:“不关将军的事儿,是我们自己要跟他回山西,打鞑子去!”“令公,您要抓要杀,就朝我们来吧,千万不要怪罪我家将军……”

????求情声不绝于耳,杨博只是冷笑不停,这时沈默也适时出面讲情道:“这事儿,也怪我,没把圣旨传达清楚,才让马将军误会了。眼看大战在即,杀将不祥,朝廷又正是用人之际,不如给他个机会,让他戴罪立功吧。”

????杨博当然不会杀马芳,摆出这副样子,就是在等人求情,但人家苦主不松口可不行。于是他看向王之诰。

????王之诰心如明镜,他是知道老上司的脾气的,如果真要开杀戒,就不会费那个力气,打骂马芳了。之所以一上来又打又骂,其实是在给他出气,好让他大度一点。想到这,暗叹一下,王之诰低声道:“沈部堂说的是,马将军也是一片拳拳之心,还请老令公宽宥则个。”

????杨博闻言不住的点头,赞许的看看王之诰道:“王总督是识大体的,我很欣慰。”说着转向马芳道:“狗头权且寄在项上,你别高兴太早,要是这次打了败仗,回来连本带息,一起算账。滚起来把衣裳穿上。”

????马芳一阵狂喜道:“这么说,您同意我带人去了?”

????“我可没说。”杨博脸一板道:“宣大的兵归宣大总督管,我这个兵部尚书可管不着。”

????马芳这下心花怒放,一面接过衣裳往身上套,一面给王之诰赔不是。

????这种场合这种气氛之下,王之诰还能再说什么?也就哼哼哈哈,就坡下驴了。

????如果徐渭或张居正在这儿,肯定要对沈默顶礼膜拜的,原本明明是去给马芳撑腰,必然要跟杨博撕破脸,谁知让他这么一阵子翻云覆雨,竟把杨博感化成了说客,这份功力,已经到了大音若希的地步。

????杨博已经应承了沈默,要把马家军给他用,但他当然不能白做嫁衣,这个好人是要自己当的,于是朝满营官兵道:“家乡蒙难,石州遭劫,我这个山西人,夜不能寐,忧心如焚,恨不能提枪上马,回去和鞑子杀个你死我活!所以我理解你们的心情,也可以帮你们劝王总督放人。”此言一出,场中一片欢呼。

????“不要高兴太早……”杨博一抬手,示意众人安静,道:“有些话要和你们说在前头,俺答此次侵扰,与以往分散骚扰只为求财不同,这次他亲帅重兵,倾巢而来,所图必然不小。”顿一顿道:“以往我军不是没面对过这么多鞑虏,但都是以城池为依托,据险而守的。但这次,我们不得不在同等条件下,和他们交战。大伙儿都不是新丁,当然知道无险可守的情况下,面对数万蒙古铁骑,到底意味着什么。”

????“你们也不要有心理负担,这次出征只是志愿,留下的任务更加重大,保卫京城,这才是你们的本职,是压倒一切的重中之重。”杨博这番话,乃是为了给众人泼冷水……你们是来保卫京城的,不回去也没有责任,回去了却很可能马革裹尸,到底怎么选,相信人人都有自己的主意。

????场中更安静了,杨博的话,让已经冷静下来的官兵们,陷入了激烈的思想斗争中。出击还是留下?死还是生?这真的是个大问题。

????见效果达到,杨博朝王之诰点点头,又对沈默道:“老夫要去别的营地转转,沈大人是同去,还是留在这里呢?”

????“哦,下官还有些琐事要办。”沈默轻声道:“恕能奉陪老大人了。”

????“那好,你忙你的。”杨博颔首道:“明日没法相送,就等你们凯旋归来,咱们共饮庆功酒吧。”为了保密起见,大军出发时没有任何仪式,也没有任何人相送。当然,说保密只是个托词,真正的原因是,谁也对这次出征没底,生怕到时候一败涂地,颜面无存,所以一开始还是低调点好。

????一起送走了杨博,沈默再次向王之诰致歉,态度十分的诚恳。

????王之诰之前自然是怀恨的,现在沈默主动道歉,心里终于松缓多了,再加上虽然大家平级,可人家是礼部尚书,登阁拜相只在朝夕,自己却是个待罪的总督,有道是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对处于弱势的他来说,就不是留一线了,而是要留一大片一整面了。

????于是王总督很大度的表示,过去的事就过去了,至于现在和将来的,当然都听督帅大人安排了。要说他也是个狠角色,一旦下定决心,绝不拖泥带水,竟慷慨的对沈默道:“我这营中两万军队,都任他马芳挑选了,他就是全带走,我也认了!”倒把沈默弄得不好意思了。

????王之诰的算盘打得精,反正自己这总督也当不成了,何苦替继任精打细算呢?还不如做个人情送给沈默,要是能和他搭上关系,必然会对将来好处多多,也算因祸得福了。

????沈默看一眼马芳,点点头道:“王兄气量宽宏,深识国体,小弟佩服之极,将来若能侥幸得胜,必少不了您的帮扶之功。”王之诰闻言大喜,心说这沈大人果然上道,便热情相邀道:“外面天冷,我让人备好了酒菜,咱们进去,一边说话一边等吧。”

????“悉听尊便。”沈默颔首微笑,他得在这儿震着,时间紧迫,不能再出什么幺蛾子了。

????待两位大人离去,场子又归马芳了,但让杨博那么一搅合,已然没有开始的气势了。

????“老令公说的都对,但现在敌寇凶猛,避之必败,击之方有胜机。”马芳见状慨然道:“况身为朝廷之兵,即有卫国之责,何况守乡土乎?”

????结果是他多虑了,片刻的沉默之后,马家健儿站出来道:“大丈夫身受国恩多年,正当杀敌报国,纵是此役必败,拼得我等性命一条,却要叫敌寇知我大明兵威,虽死又何妨!”然后他们的手下也全都跟上,这时候谁也不肯认怂,紧接着全营将士都群情激昂争先从之。

????老杨博虽然经验老道,但他仍然低估了将士们勇气的和爱国心……当然,也不乏死要面子者。

????马芳是带兵之人,对将士们的心理十分明了,他不能带着缺乏十足勇气的将士上阵,必须再进行筛选。于是备述此战凶险,对三军反复放话,有兄弟同在军中的,弟弟留下,父子同在军中的,儿子留下,家中独子也不许出战。

????交代完一切,马芳拨马到了点将台上,等待真正的勇士到来。

????沈默和王之诰聊了很久,话题自然离不开此次战役,王总督是十几年的老边帅了,又满心想要和他搞好关系,所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让沈默受益匪浅。

????直到四更天,胡勇再次进来,在沈默的耳边轻声说了几句,沈默点点头,起身对王之诰道,有要事要办。

????王之诰知道大军马上要出发,哪里敢留,亲送沈默出了中军帐。

????两人来到教场上,马芳那里已经整军完毕,尽管反复筛选,还是有七千健儿愿意跟随,可见马王爷的号召力,确实非同凡响,连老杨博都拉住不。

????王之诰有些肉痛,他原先觉着,能有三四千跟着就不错了,没想到却翻了一番,几乎把他营中精锐拔净了。只是大话说在前头,哪好再反悔?只能默默承受这份内伤。

????马芳请督帅指示,沈默说有你马王爷在,我不担心士气,给你们一个时辰的时间打点行装,卯时到安定门前待命。

????马芳领命而去,让部下抓紧时间备好马匹武器粮秣,他是宿将了,这些自不消人操心。

????离开宣大军营,沈默沉声问道:“他在什么地方?”

????“三十里外的马河村。”胡勇回报道:“镇抚司出动全部人手寻找,把他能去的地方找遍了,最后才在那个旮旯里寻着他……据说那是他三房姨太的四舅老爷家,也不知去那干嘛。”

????“鬼知道。”沈默夹紧马腹道:“头前带路!”

????“驾!”一行人策马奔驰,官道平坦宽阔,跑得倒比白日还快些。

????天蒙蒙亮时,马河村到了,锦衣卫的早等在那,沈默看到了陆纶和朱十三,是的,正是陆炳的二公子,陆纲的弟弟陆纶。

????两人迎上来,恭敬的行礼。

????沈默扶住他们,道:“竟让你们忙了一夜。”

????“应该的。”陆纶一脸感激道:“要不是师叔你的神机妙算,我们陆家这次肯定要被清……”

????沈默一抬手,阻止他说下去,沉声道:“以后这种话烂在肚中,传出去大家都要完蛋。”

????陆纶咽口吐沫,小声道:“这不没别人吗?”

????“自言自语也不行。”沈默瞪他一眼,对朱十三道:“十三哥,哥哥们都各赴天南海北了,你得多提点他点儿,省得不知什么时候,祸从口出,连家也败了,咱们怎么跟我那老哥哥交代?”说着又瞪一眼陆纶道:“多跟你哥学学吧,他这几年,比你长进多了。”

????“大人息怒,二爷最近春风得意,您又是他世上最亲的人,难免有些大意。”朱十三连忙陪笑道:“对吧,二爷?”

????“是极,是极。”陆纶小鸡啄米的点头道:“我以后都注意。”

????“嗯……”沈默点点头,继续训话道:“别以为当上指挥使就了不起,这次把皇上的亲舅舅顶下来,你道他们能善罢甘休?还不夹起尾巴来做人。”

????听到这茬,陆纶的态度终于端正,默默点头,表示听进去了。

????是的,现在的锦衣卫指挥使不再是朱大,也不是陆纲,而是陆纶!这已是一系列复杂角斗后,能达到的最好效果了……众所周知,锦衣卫的头领人选必须忠心可靠,所以皇帝一般会选择自己最信任的近臣担当。哪怕隆庆这种甩手掌柜也不能免俗,登基之后必然要将原先的班子换个遍,安排上自己信赖的人手。

????这对陆纲和十三太保来说,无异于大难临头,作为知晓太多秘密的特务头子们,一旦离开本职,等待他们的不是退居二线,而是灭顶之灾。

????好在沈默早就未雨绸缪,陆炳一共两个儿子,陆纲是长子承袭父爵。陆纶虽是次子,但老子的地位太高,竟也有锦衣卫指挥佥事的荫职,按说也可以进镇抚司,但沈默偏偏要把他安排进裕王府,充当一名侍卫……当时景王和裕王之争,还没有分出胜负,裕王府还是个门可罗雀的冷衙门,哪有在镇抚司里当个肥差,一班叔叔大爷照应着快活?

????加上裕王一直讨厌特务,对陆炳更是深恶痛绝……因为在很长一段时间,陆炳奉命监视二王,在他们家宅中安插了很多眼线,随时把他们的一举一动报告皇帝……只要他们稍有非分之举,必然遭到皇帝的痛斥甚至惩罚,害得兄弟俩噤若寒蝉,连自己王妃都不信了。遭受这种非人折磨,当然就把陆炳当成罪魁恨上了。

????见沈默要送自己去裕王府,陆纶哭喊着跪在地上,抱着他的腿道:“您老杀了我也不去!”

????“起来。”沈默拿出当叔叔的威严,沉声道:“你当你爹还在世上?谁还看你撒泼打滚?”

????陆纶愣住了,想不到沈默说出这种绝情的话来,要不是父亲临死前,让他们发誓,像对待父亲一样对待沈默,他早就要翻脸了。虽然强压住火气,但仍把不快摆在脸上道:“叫侄儿到裕王府去当差,那还不是把侄儿往绝路上送吗!你不知道裕王恨我爹啊!”

????沈默冷冷道:“你也知道裕王恨你爹,看大明这气数,皇位迟早是裕王的,等他继承大统之时,就是你陆家家破人亡之日。”

????“那,那怎么办?”陆纶才一脸担忧道。

????“怎么办?置之死地而后生!你爹得罪了裕王,但那是奉命行事,换了谁都得这么做。可你爹后来,更是暗中保了裕王不知多少次,这可不是谁都会做的。裕王不知道,所以恨你爹。裕王很重情,趁着你爹去世,我把你爹为他做过的事儿说了,他已经知道自己误会你爹了,还问我能为你爹做点什么。我才把你推出来,说你爹希望能让你服侍裕王一辈子,以赎清当年的罪过。”

????“裕王其实是不太愿意的,但碍着我的面子,还是答应了。”沈默看着一脸若有所思的陆纶道:“你记住,去了要夹着尾巴做事,忠心不二,只听不说,真正让裕王和他府里的人重新看待你……别看你哥哥继承了你爹的官位,可等到裕王入主大内的那天,还要你来保护陆家,和你爹的那班老部下。”

????陆纶是个聪明孩子,听明白了师叔的话,可他仍然担心道:“我一个外来户,又是个不受待见的,怎能让王爷推心置腹?”

????“别忘了你是谁的弟弟……”沈默淡淡道:“裕王府上没有自己的势力,等于聋子和瞎子,一遇到事情就抓瞎,所以我才把你派过去。”

????“您的意思是,让我去给裕王当耳目?”陆纶瞪大眼道。

????“嗯。”沈默点点头道:“裕王这个人,心软,但是个明白人。只要你对他忠心耿耿,他必然会把你引为心腹。”

????“忠心?”陆纶道:“怎么个程度?”

????“他就是你的天。”沈默淡淡道:“关键时刻,我你哥哥,还有你那些叔叔伯伯,都可以出卖。”

????“使不得,使不得……”陆纶连连摆手道。

????“不然他怎会放心,把锦衣卫交到你手里?”沈默目光幽深,声音低沉道。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