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八一章 西风破 (上)-官居一品 微信红包2元5包群大全

官居一品

七八一章 西风破 (上)

七八一章 西风破 (上)2017-11-9 15:3:35Ctrl+D 收藏本站

????转眼间,敌人近了。

????三万蒙古骑兵在原野上摆开阵势,乌压压遮天蔽日。戚继光心内暗叹,果然壮观!非乌合之众的倭寇可比!乃平时未见之强敌!

????但是!他回过头来,看到自己的将士也严阵以待,数百辆偏厢车轻车辎重车组成一个坚实的车城,车上装载着佛朗机虎尊炮大将军,加起来足有三百余门。车城外是整齐列队的火枪兵,在其身后,则站满了手持狼筅长戟大棒等长兵器的官兵,后方不远处,还有精锐的骑兵部队,他们的任务只有一个,随时与迫近的敌人展开白刃战,阻止他们接近车城。

????我的部下也鸟枪换炮今非昔比了,咱们就看看,是你的矛利,还是我的盾坚吧!

????那边蒙古军队也看到了明军的阵势,与他们以往所见截然不同,一时摸不着头脑,但他们坚信‘骑克步’的真理,就像相信日升东边一样的坚定。‘怕什么,都是骗人的把戏!冲击!不信我三万铁骑奈何不了你这几个人!’辛爱咬牙切齿道:“冲啊!”一声令下,三万铁骑呼号着冲向戚家军!

????“开火!”这厢间,戚继光红色令旗一挥,顿时炮火连天,声震寰宇。战车上的大炮对着骑兵喷吐着火舌,一枚枚火红的炮弹,带着对侵略者的憎恨,呼啸着砸在敌军阵中。蒙古骑兵顿时乱作一团,无数马匹被炸倒,残肢断腿四处乱飞,鲜血混合着泥土,溅得人浑身生痛。若不是蒙古马品种优良处乱不惊,恐怕登时就要乱了套。

????饶是如此,蒙古军的突击也迅速减慢。在后方指挥的黄台吉,顾不上心疼,命人吹响变阵的号角。听到命令,蒙古骑兵马上分散开来,呈扇形向明军冲过来。

????看着要冲过危险地带,蒙古勇士们还没松口气,忽然天崩地裂,其前锋所到之处,一片火光连着爆炸声,竟从地里冒出火来,直接把马肚子炸开,马腿炸断,马背上的骑手也被掀翻在地,后面的骑兵刹不住车,硬生生把同袍践踏致死。

????辛爱这时候脑袋都要炸开了!真是见了鬼了!从来也没见过地里冒火啊!怎么连这种事儿碰上了?!

????世上哪儿有这么巧合的事,这是明军新研制的一种秘密武器,名叫‘自犯钢轮火’。顾名思义,你自己冒犯别人引来的钢铁爆炸。这玩意儿在普通官兵口中,还有个通俗易懂的名字,叫‘地雷’,当骑兵遇上地雷,那真是春光灿烂血色浪漫!

????尽管损失惨重,可是开弓没有回头箭,已经无法撤退了,只能咬着牙趟过去。冲在前面的蒙古骑兵,好歹发觉地上不喷火了,却见满地的铁蒺藜和成排的拒马挡住了去路,长生天啊,咋这么多花样?这叫人怎么打仗?!

????还没来得及感叹,就见远处的明军官兵,齐刷刷举起了手中的武器,这又是什么玩意儿啊?蒙古骑兵们依稀认识,这是明军的火铳,但样子又不太一样……其实鸟铳的样子,已经与沈默所熟悉的步枪,别无二致了。

????第一列的火枪手一齐射击,密集的枪声响起,便有大量的战马中弹……射人先射马,明军专朝着战马开火。但这还没完,只见在营官的统一号令之下,第一列的火枪手退到阵后,重新装填弹药,早等在他们身后的第二列,马上前进放铳,随之后退重新装填弹药,然后第三及四列前进听号声放火箭,随之后退重新装填火箭……这时第一列的火枪手已经完成装填,再次上前开火。同时战车上的枪手也在不间断的射击,铳声不绝于耳,火力延绵而密集。

????尽管战场上已是白烟密布,根本看不清对方,但明军数千支枪炮同时开火,射击精度已经不再重要,密集的弹雨泼洒之下,一排排蒙古骑兵,如割韭菜般的坠马,造成的损失,远远超过了蒙古人的预料……在这之前,他们不是没遇见过明军的火器,但每次只要咬咬牙,就能冲过去砍瓜切菜。可现在,前有拒马阻拦,后有如此密集的枪炮,竟让他们付出惨重的代价,也没法杀到明军阵前。

????这就是戚继光对抗骑兵,与之前最大的不同——其所恃全在火器与战车。车必籍火器以败贼,火器必籍车以拒马,二器之用实相须也!正是在这种思想指导下,戚继光将前代如鸡肋的战车上,装备了大量更多更先进的火器。当敌骑进攻,车列方营,鸟铳火箭佛郎机轮番施放。如敌不退,火箭车大将军车上的火器齐发。这众多威力较强的火器轮番施放,没有那支骑兵能承受得了。

????但蒙古骑兵毕竟数量太多,虽然正面进攻惨遭失败,但他们还是从明军两翼火力薄弱的地段杀过来,用绳索扯开拒马,逼近了明军车阵。

????这时负责两翼防卫的车营官兵,已经从车阵中列队而出,排成鸳鸯阵——藤牌手在前,狼筅兵掩护长枪手鸟铳手在后与敌人厮杀。在身后车阵中密集火力的支援下,竟可以堪堪敌住蒙古骑兵玩命的冲击。

????这时候,三个台吉也看出惨重损失不可避免,但他们更知道,如果数倍于敌军都赢不下来,那军心士气就彻底完了!绝对不能就此罢休,三人再也顾不上自己的小算盘,亲赴前线督阵,寻找着明军最薄弱的环节,试图突破这该死的车阵。

????蒙古军队毕竟是人多势众,在付出惨重代价后,逐渐清开了挡住去路的拒马阵,野兽般红着眼,吼叫着冲上来。明军也拼了,借着枪炮的烟雾,杀手队全面越过鸟铳队,迎着重逢过来的敌骑,摆开了鸳鸯连环阵——这支拥有戚家军优秀血统的精锐部队,与其它贪生怕死一盘散沙的明军完全不同,他们武艺高强战法高超,军纪严明,悍不畏死!尽管面对着滚滚铁骑,还是毫不畏惧的迎敌而上!

????阵势随着号令而动,第一声令响,所有官兵跟着大声呐喊,并往前推进一步,第二声响起,再大声呐喊一次再往前推进一步,这时双方已经近到能看见对方的鼻毛了!

????第三声号令响起,再大声呐喊一次后,不限阵形所有人等一拥而上与敌缠斗在一起,不理会伤亡直到你死我活为止。

????战场上炮声隆隆,枪声不断,刀光剑影,血肉横飞,喊杀声吼叫声哀嚎声混成一片,宛如身处修罗斗场!

????虽然同是鸳鸯阵,但对付蒙古骑兵比南方的倭寇要吃力多了,对方居高临下,冲击力十足,根本不是血肉之躯能挡住的,但明军悍不畏死,手中的武器也全都是用来克制骑兵的,他们用长枪狼筅钩镰等长兵器刺伤敌兵,用大棒专打马脸。而且因为双方高下有别,所以并不影响身后的鸟铳手火力支援,若不是战场上烟雾太大,影响了射击的精度,恐怕蒙古人早就支撑不住了。

????蒙古人是狼一样的性子,平时狡猾多疑,不会轻易投入战斗,但一旦厮杀开来,就凶相毕露,不死不休,尽管损失惨重,血流成河,却仍然派出一拨拨的骑兵,冲击着明军的阵地,就像潮水冲刷着礁石,就算那礁石再坚固,也难以抵挡潮水的侵蚀。

????戚家军出现了不小的伤亡,但他们严酷的连坐制度,让士兵只能死死的抵挡住敌军的铁骑,就算被践踏成泥,也不敢向后一步。

????戚继光肃立在中军,看到各线都有支撑不住的迹象,只能毫不犹豫的出动了战略预备队——车营打开数个门口,早就憋急了的杀手骑兵冲出去,像一支支利矛刺穿了蒙古人的前锋线,令其攻势也为之一滞。

????趁此良机,戚继光赶紧下令,命步营官兵撤回车城中休整,同时把所有的弹药,不计消耗的打出去,在火力压制与骑兵骚扰结合下,终于稳住了阵脚。

????看着眼前的场景,三个台吉的脸色差极了,虽然损失还无法统计,但仅凭目测,也能看出是从未有过的惨重。许多率军冲锋的将领,都在他们眼前坠马,就像拿刀子剜他们的心一样。

????“不能再打下去了!”丙兔两眼血红道:“马芳他们马上就到了,我们会被包围的!”

????“放屁!”布彦大吼道:“一定要把他们统统杀光!”

????辛爱阴沉着脸,望着前方厮杀成一团的两军,突然叹了口气,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处处被算计,终于被一步步逼进陷阱了。

????看一眼犹在争吵不休的兄弟,他声音低沉道:“我们中计了,马王爷须臾便至,到时候所有人都插翅难飞。”说着抽出自己缀满珠宝的金刀道:“都别藏着掖着了,拿出全部家底,拼死杀出条血路来吧!”他爆发出一声野兽的嘶吼道:“冲啊,长生天保佑我们!”便一夹马腹,率先冲了出去。

????布彦和丙兔面面相觑,知道大哥这下是玩命了,这才明白,已经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刻,相对着点点头,也率领亲卫中军投入了战团。

????看到三位台吉身先士卒,蒙古军队士气大振,对神机营的攻势也越来越猛烈,他们在前面伙伴的掩护下,纷纷张开硬弓,把复仇的箭支射入明军阵中。

????“御!”戚继光暴喝一声,马上有鼓点传令。盾牌手想也不想,立刻举起了桌面似的大盾,罩住了自己和身边的袍泽,‘噗噗噗噗’,羽箭雨点般射在车厢上盾牌上,但也有不少从空隙中,扎入了明军的身体。

????一阵欢呼声响起,蒙古骑兵便要趁他病要他命,一跃而上解决战斗。

????“刺!”戚继光又一声令下,鼓声一变,盾牌齐刷刷的撤下,千百条长枪斜刺出来,顿时把车阵变成了巨大的铁刺猬。

????而那些中箭的明军,也没有像蒙古人想象的那样,失去战斗力,而是咬着牙继续射击……这支精锐的部队,士兵皆身着坚韧的甲胄,能大大降低弓箭造成的伤害。这让蒙古骑兵猝不及防之下,又吃了闷亏。

????“冲!”戚继光再下令,重新整队的步营将士,再次从阵中杀出,一鼓作气,把逼近的敌兵又赶出一丈多远。双方就这样你进我退我退你进呈拉锯态势反复多次,蒙古骑兵已经拼了老命,但仍无法攻破明军的车阵,反而在其密集的火力面前损失惨重,许多人的脸上,都露出绝望的表情。

????但更让他们绝望的还在后头。就在三个台吉为破敌焦头烂额之时,便听外围一片惊恐骚乱之声,循声一看,原来是追兵出现了。

????“还是来了!”辛爱叹一声,看看自己的兄弟道:“那就战吧,不行就突围,好自为之吧……”

????两人的眼睛通红,点点头,各自去聚拢本部人手,准备应战。

????马芳和谭纶的追兵,其实没有表现出的那么菜,他们故意拖在后面,好让蒙古人麻痹大意,自己也好从容布阵。当他们兵分三路,从东南北三面包抄而来时,正好和戚继光的部队四面包围了蒙古人,口袋终于扎紧,伏击战变成了歼灭战!

????此时此刻,马芳终于释放出压抑已久的能量,他依旧身先士卒,率领马家健儿冲荡敌阵,但这次蒙古兵能明显感觉到,马家军攻势之凌厉,远远超过了之前交战时的水平,显然对方曾刻意隐藏了实力。大为吃惊之余,求生的**战胜了一切,蒙古人也顾不上害怕了,疯狂的冲杀着,做困兽犹斗!

????六万人马在旷阔的原野上团团厮杀,一场鏖战从下午一直打到黄昏时分,天空仿佛都被血染红了,被烟熏黑了,变成令人窒息的红黑色……马芳把十年的怨气,统统释放在这一场,他仿佛一头雄狮,率领自己的狮群,不知疲倦的反复冲杀,冲杀间竟然砍损三把马刀,浑身挂彩十余处,但仍然奋战不休。在他的激励下,马家军的将士也完全恢复了当年的雄风,所到之处无人可敌!

????那厢间,尹凤也不甘示弱,率领保定骑兵与敌军奋力厮杀,有马家军的榜样在前,将士们哪个都不敢贪生怕死,超水平发挥出了技战实力,与蒙古人猛冲猛打不落下风。

????谭纶则冷静的调动着,各勤王军中凑出来的部队,见哪里吃紧,便派一支人马过去支援,见包围圈有漏洞,又命一部人马赶紧过去堵住。明军已经完全打出了士气,这时候人人争先各个奋勇,尽管这些官兵来自不同的军镇,但谭纶依然可以如臂使指,指挥他们做出恰当的战术动作。

????月上中天,火把将战场照得亮如白昼。

????经一夜恶斗,骄横的蒙古骑兵终于倒在明军坚韧的精神面前,仓皇的扔下满战场的尸体拔马溃散。马芳已经杀红了眼,哪肯善罢甘休,毫不犹豫的率军追击;尹凤也不甘落后,追击;戚继光也把自己为数不多的骑兵派了出去,宜将剩勇追穷寇,不教胡马度阴山!

????战场上喊杀声渐去,只剩下哀嚎遍野。不能追击的步兵开始打扫战场救治死伤,戚继光则拨马和谭纶汇合。两位将领在月光下相视而笑,四天来的一幕幕浮现在眼前,出兵奔袭诱敌据守破敌,追杀……竟然仿佛过了很久很久。

????良久良久,谭纶才嘶声道:“元敬,我们赢了……”

????“大人,我们赢了!”戚继光抹一把眼角的泪水,笑起来道:“快向督帅大人报喜!我等不辱使命!”

????谭纶却面色一滞,脸上浮现浓重的忧虑,低声道:“知道俺答为何没来救他的儿子们吗?”

????“我正奇怪呢。”戚继光道:“按说以俺答的精明,断不会让两部分开太远,一定会寻求汇合的……”说着脸色一变,轻声道:“难道……”

????“不错……”谭纶点头道:“大人亲身作饵,进驻万全右卫,这才把俺答的人马吸引过去。”说着望向东北方向,满脸忧色道:“一天以前,便已经被蒙古人团团围住,也不知现在怎样了。”

????“荒唐,怎能让督帅大人的千金之躯,冒这种险呢?”戚继光愤怒道:“你也能答应!”

????“大人这是在两名态度,为了取胜,他愿意付出任何代价,”谭纶却目光坚定道:“所以才能让来源庞杂的将士们三军用命,我岂能辜负他的苦心!”

????“督帅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戚继光翻身上马,恨声道:“这一仗打得再漂亮,又有何用!”说着一甩马鞭道:“还不快快回援!”

????“马芳和尹凤他们已经去了。”谭纶淡淡一笑道:“再说,你也别小瞧了沈大人,俺答赢不了他!”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