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一一章 审(下)-官居一品 微信红包2元5包群大全

官居一品

八一一章 审(下)

八一一章 审(下)2017-11-9 15:5:19Ctrl+D 收藏本站

????此间事了,诸位大员纷纷回衙。其中三顶轿子,是奔东安门去的。

????几乎是前后脚,轿子在东安门落下。最先下轿的是陈以勤,长安街上风很大,把他的胡须吹得散乱,他用手把胡子压住,也不等那两个,便往长安街上走去。

????紧接着李春芳和张居正也下了轿,因为用了胡夹,所以两人并不怕吹。看到陈以勤已经走出去了,李春芳摇头道:“陈师傅总是这么着急。”说起来,当年李春芳和张居正春闱时,陈以勤是前者的房师,虽然不是什么正经师生关系,但温和有礼的李春芳总是这样称呼他。

????“哼……”张居正的面色冷峻,对李春芳并没有好脸,冷言冷语道:“他现在一心看戏,哪肯跟你我沾边。”

????“唉……”李春芳意义不明的叹口气,道:“现在才知道,能看戏也是种福分。”

????“羡慕他了?”张居正斜睥着他,眼中寒芒闪烁道:“要不是你画蛇添足,现在看戏的就是我们!”

????“你就别说了。”李春芳紧皱着眉头道:“人哪有前后眼,谁知道会搞成这样。”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张居正哼一声,便一甩袖子,大步向前。

????“唉……”李春芳又叹口气,在那里颓立片刻,也低着头往回走去。

????走了两步,没提防,竟一下撞到了张居正的背上,额头磕到了他的后脑勺,痛的李春芳捂着头道:“哎呦呦,你怎么停下了。”

????张居正也被撞得七荤八素,捂着后脑勺,呲牙裂嘴了半天,才恶狠狠道:“沈江南曾经说过‘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我怎么就昏了头,跟你合作呢。”

????“我早说过,我干这个不在行,是你非拉我入伙的,”李春芳无比郁闷道:“说起来还没完了。”

????“……”张居正使劲吐出一口浊气,冷声道:“那两个祸水不能再留,再留着他们会出大事的!黄光升已经按吩咐,将他们关在刑部大牢了。你赶紧让那些人,今晚便派人去,叫他俩自己在牢里了断了……”

????“你疯了,”李春芳赶紧看看四下,还好长安街上空无一人,压低声音道:“这么大的钦犯谁敢杀人灭口?”

????“蠢材!”张居正对这位同年的状元,已经没有任何尊敬,双目发红道:“人家都已经拼命了!你还在这木知橛也!”今天他去永定门这趟,一方面是为了以坦然示众,另一方面,也存了亲眼一见的心思……倒要看看有多少人捧场,倒要看看他能演出哪一出。

????结果令他毛骨悚然,倒不是被胡宗宪的惨相吓到了,而是他万万想不到,京城十八衙门,竟几乎全数到齐……虽然人死为大,官员们到场,也不意味着他们是支持沈默的。但至少能说明,他的影响力,已经大到令各方都要给三分面子,更不愿得罪的地步。

????在这天之前,张居正还一直有种错觉,就是沈默虽然比自己强大,但他是强在东南。而在北京朝堂这一亩三分地上,他并不比自己占多大优势,毕竟自己比他早达三科,还是老师全力培养的接班人,就算功绩上不如他,但论人脉总比他强吧。

????所以哪怕计谋被识破,遭到对手反制,局面陷入了被动,他也没有失去信心,而是愈挫愈勇,使出浑身解数,试图将局势重新拉回来:

????他相信就算胡宗宪已死,凭着刑部和大理寺在自己这边,也能将其罪行劣迹昭示天下,把他的尸体钉在耻辱柱上……只要把胡宗宪批倒批臭,那沈默的名声就不可能不受影响。这样只要后续派御史连番轰炸,就不难将其逼出内阁。只要沈默离开内阁,他就有信心让其再也回不来!

????于是他先说服冯保,让皇帝把案子交给刑部审理,虽然又加个大理寺,但大理寺杨豫树是自己的同年,无甚影响。

????出此之外,他还以极强的手段,重新凝聚了陷入混乱的言官队伍,使其一致枪口对外。这样只要对手稍给机会,便能发动不死不休的弹劾攻势。就算不给机会,也能靠着言官硬攻,把对手逼得方寸大乱,露出破绽!

????紧锣密鼓的准备之余,他也没有放松对异常现象的警惕,当他敏锐察觉到,京城舆论有神话胡宗宪的趋势时,便果断让巡城御史和顺天府尹,找了一大帮闲人无赖,以‘好色贪污通倭严党矫诏’为核心,编了无数段子,专门抹黑胡宗宪,效果确实不错……所有努力都看到了成效,局势在一点点向好发展。张居正的信心也逐渐强大起来,他相信自己一定能赢得这场巅峰之战!

????越是优秀的人,就越是骄傲,越是骄傲的人,就越难认清现实。尤其是你的对手,明明有十分强,却只肯展露一分,明明能一力降十会,却仍数年如一日,不带烟火气的捏绣花针,就算你招子再亮,也要被他晃瞎狗眼。

????张居正正是那种优秀而骄傲的人,又不幸遇上了这样的混蛋,只能说是遇人不淑命犯白虎了……一切错觉,都在今天在永定门下,被无情的戳破了。那一袭白衣而来,吐出一口嫣红鲜血的小师弟,竟是一头藏在水下的庞然大物,一旦当其偶露峥嵘,那巨大身形便遮天蔽日令人生畏。与其相比,自己是多么的弱而无力啊……当各大衙门的官员悉数到齐,他对胡宗宪的各种污蔑,老百姓都不会再相信,只要一句:‘要真是那样的人,那满京城的大人,岂不都是有眼无珠?’便让他的人无言以对。

????当胡宗宪惨不忍睹的遗体昭之众目,物伤其类之下,他给胡宗宪定罪的企图也不可能实现了……在中国的传统思想中,人死为大,其任何罪孽都会得到宽恕,何况惨死成这样?如果谁还要揪着不放,便是没人性,别有用心,会遭到群起而攻之。

????何况还有杨博那老东西,公然站出来声援,有谁会冒着得罪他俩的可能,再拿胡宗宪做文章?

????自己一番苦心谋划,便让沈默看似无心的化解掉了。但只要经历过那个场面的官员,都能感受到这里面蕴含能量,是多么的惊人!这一认知,让张居正通体冰凉,他终于意识到,自己醉心于跟沈默斗智斗勇,是多么的可笑……恐怕自己殚精竭虑的见招拆招,在人家眼里,就是一场好玩的游戏吧。

????如果真是这样,那自己这次超越底线就是找死了。他现在已经相信,这次惹恼了沈默,逼他用出全力,根本不是自己能承受的了的。

????不知不觉,他已是满身大汗,北风一吹,不禁打起了寒噤。

????永定门前的一场,让张居正意识到,随着沈默那一口嫣红的鲜血,自己在道义上舆论上支持上,已经都处于绝对劣势了。再这样玩下去的话,自己肯定会被活活玩死……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那是愚蠢的一根筋,真正的智慧者,是知道进退屈伸的。

????汹汹战意如滚汤浇雪,转眼便化为乌有。他现在已经不奢望取胜了,现在想的是自保,保住自己别在这场自己掀起的风潮中完蛋,已经是最现实的目标了。‘当断则断!’这是他在轿子里拿定的主意,便对李春芳道:“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像胡宗宪那样的疯子可不多,三木之下,万伦难免咬出王廷相,王廷相难免咬出你我……舆论风潮已成,到时候只需他一份口供,我俩就能沦为千夫所指,戍边三千里都是轻的!”

????李春芳被唬得变了脸色,连声道:“不能吧,王廷相都答应保密了。”

????“他要真是铁了心,前天为何去求见师相?”张居正冷冷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还指望别人舍己为你?做梦去吧!”

????李春芳被说服了,开始考虑实际行动,寻思片刻道:“找人灭口倒不难,只是这后果太严重了……”

????“你不会照方抓药!”张居正坚决道:“他们能把胡宗宪弄成自杀,你们就不能让他俩狱中自尽!”

????“你说胡宗宪是自杀?”李春芳的声音都发颤道。

????“否则哪会那么巧!”张居正哂笑一声道:“自杀好啊,干净方便不留后患。”说着压低声音道:“不只是狱里的两个,还有王廷相,也一起自杀吧。堂堂都御史,竟与东厂勾结,活着都是耻辱,死了才解脱!”

????李春芳瞪大眼睛望着张居正,仿佛同学二十多年,他今天才看清了,这是怎样一个狠辣的角色……“三个涉案官员自杀,”张居正没察觉到李春芳面色有异,犹在自顾自道:“谁还好意思再追查下去,这个案子就只能不了了之了,这是眼下唯一的出路!”说着一把抓住李春芳的手,恶狠狠道:“这次不要再搞砸了,否则就等着完蛋吧!”

????李春芳被他攥得生痛,赶紧点头道:“我知道了……”

????“哼……”张居正这才甩开他的手,大步往前走。

????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李春芳眼中寒芒一闪,便恢复了那副温吞吞的老好人的表情,自言自语道:“年纪轻轻竟然吐血了,看来是病的不轻,过午得去探视一下。”

????刑部大牢,关押着坑蒙拐骗杀人越货通奸强奸……等形形色色的重刑犯,但与一般省府县的大牢没什么区别,只是规模大很多。

????在地上一层的最深处一间,却不是关着囚犯,而是住着四个彪悍的狱卒,这四人正围在桌边吃酒,压低声音说着话:“今天可来了稀客……”

????“可是那佥都御史?”一人问道。

????“佥都御史有啥稀罕的,都御史也来住过。”另一人小声道:“我听说另一个,是东厂的珰头。”

????“真的假的?”另外几个不信道:“他们自己有监狱,犯了事儿也轮不着咱么刑部管吧。”

????“不知道了吧?”那人得意一笑道:“这次的大案,恐怕连厂督都要牵连进去,哪能把人犯往东厂送……”

????他正神采飞扬的说着,突然发现同伴都不说话了,心说不妙,赶紧回头一看,发现是送饭的老头,原来是虚惊一场。

????“操你娘的,老孙头。”他笑骂一声道:“走道不出声,要吓死我老人家。”

????那老孙头卑微的陪着笑道:“俺下次走到大声点。”

????“操你娘的。”狱卒一边骂着,一边拿钥匙打开牢门,问道:“对了,今儿不是该王瘸子来么?”

????“他家里有事儿,让我顶一天。”老孙头挑着两口木桶进来。

????另一个狱卒则走到牢房中间,用绞盘将一道沉重的铁门升起,随着‘嘎嘎嘎’的刺耳声,一个冒着湿寒之气的地牢口,便出现在众人眼前。

????“谁下去走一趟?”四个狱卒便划拳,最后由两个输了的,提着灯笼,骂骂咧咧的,领着送饭的老孙头下了地牢。

????“赶紧回来开牌!”上面人嘱咐着,缓缓关上了牢门。

????随着那大铁门重新扣上,地牢口一下暗多了,只有那火把的光芒所及,还能看到一点亮出。

????“什么鬼差事……”狱卒骂骂咧咧的扶着墙,点着了牢壁上插着的火炬,地牢中才重新亮起来。

????这竟是个十分宽广的地下空间,与地上的格局相仿,也是石壁栅栏甬道,关押的无不是比地上危险数倍的穷凶极恶之徒……还有就是那些朝廷钦犯。

????下来之后,两个狱卒也紧张了许多,一个打着火把,一个手持利刃,监视着老孙头挨个牢房送饭,待送完一圈后,便催促他赶紧上去,一刻也不愿在这鬼地方多待。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