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一五章 神仙们(下)-官居一品 微信红包2元5包群大全

官居一品

八一五章 神仙们(下)

八一五章 神仙们(下)2017-11-9 15:5:32Ctrl+D 收藏本站

????沈默亲去司礼监交了手本,没多长时间便从宫里出来了,然而就这短短的一会儿,却让不少大人物,今夜无法入眠了。

????文渊阁,西头第二间值房中,终于独占一屋的张居正辗转反侧,丝毫没有睡意。脑海中全是几经周折,才从冯保那里打探到的消息……据说沈默进了司礼监值房,本来说是递上手本就走的,谁知正碰上掌印太监陈宏,两人便在恭默室中交谈了几句,至于谈话内容外人不得而知。唯一能确定的是,从两人进去到出来,也就是一盏茶的时间!真要密谋的什么的话,刨去寒暄试探,怕是连正题都说不到!

????但如果只是无营养的闲聊,在外面说说就好了,又何必去恭默室里谈话呢?

????张居正百思不得其解,索性冥神细想起那陈宏的履历……陈老太监是正德五年净身入宫,嘉靖二年便干到了内官监的管事太监,后来献邸旧人集体抢班夺权,他自知不敌,便主动退到极冷僻的钟鼓司,才得以幸免。

????后来裕王和景王同时出宫开府,因为当时太子还在,裕王生母杜康妃也不为嘉靖所喜。在大太监们看来,去裕王府上当差,绝对是个无出头之日的苦差事,所以景王府的管事太监都定下来半个月,到了最后期限时,裕王府这边的管事还空着。

????倒是有人想临时提拔个低品级的太监去顶杠,然而当时的内官监太监黄锦却不答应。他说:‘从无到有,千头万绪,非老成持重经验丰富之辈才能胜任。何况亲王开府的规制在那里,必须从二十四衙门的管事太监中出!’

????推来推去,闹得不可开交时,已经在钟鼓司待了二十多年的陈宏,终于主动接下了这差事,卷铺盖跟着朱载垕出宫,成为裕王府的首任总管太监。据说是殚精竭虑的操持王府,深得裕王的信赖,将他与高拱并称为左膀右臂。

????这些消息,都是在陈宏成为司礼监掌印后,张居正千方百计从犄角旮旯中打探出来的。因为在他进裕王府教书前,这陈宏便因为替裕王在宫里打探消息,被抓进了慎刑司……幸亏当时的东厂提督黄锦是个厚道人,念在当初是自个把他派去的,没有让下面人为难他。

????虽然捡了一条命,但王府是待不下去了,陈宏只好离开京城,到京郊皇庄,打理属于裕王府的‘籽粒田’,杳无音讯十几年。一直到今年正月,高拱炮轰太监横征暴敛后,皇帝请他重新出山,掌印司礼监整顿大内风气!

????当时宫里宫外都不看好他,一个百病缠身的棺材瓤子,多少年没回京了,哪能跟那些年富力强根深蒂固的太监斗。起先的事态也确实如此,在上台后大半年的时间里,他都不显山不露水,一副知趣养天年的模样。就在大太监们认为他不足为据,放松警惕后,他却暗中布置连施辣手,不动声色中,便一举将滕祥孟冲拿下,那些依附两人的太监,也被他或逐或降,分而处之,彻底取得了内廷的控制权。

????直到此时,人们才猛然意识到,这老太监原来是位深藏不露的绝世高手!

????张居正有证据显示,在陈宏回京之前,一直过着被世人遗忘的日子,不可能有人会想起他。在其回宫后,又一直深居简出,跟外廷几乎没有联系……而沈默在入阁之后,爱惜羽毛,又不再和太监走动,待其老相识如黄锦马森之流或卒或退后,更是几乎和内廷断了联系。

????综合各方面情况,反复思量之后,张居正自觉有理由相信,沈默和那陈太监之间并无交情,更不可能是同谋……‘但为什么要进恭默室呢,有话不能在外面说吗!’张居正几欲抓狂,一宿也想不出个究竟!

????乌纱胡同,一座门脸排场的五进大宅子,高大的门洞中,悬挂着一对白底黑字的大灯笼,每盏上面都是个‘李’字,这里正是内阁次辅中极殿大学士李春芳的府邸。

????回家之后,他也没有跟家人多说什么,便和府上幕僚王先生,关在书房中合计起来。

????“我这次是凶多吉少了。”李春芳除下官服换上便装,变成了一副学究模样,他面前摊开着个几乎空白的手本,只在抬头写着‘自辩状’三字。然而纵使状元之才,要做这样一篇文章,还是无比艰难。李春芳搁下笔,一副愁苦模样道:“能全身而退都要烧高香了。”

????“这棋才下到中盘,后面还有很多变数,”王先生轻声安慰道:“东翁莫要太过悲观,说不定会柳暗花明的。”

????“那也得有人肯帮忙才行!”李春芳有些着恼道:“说起来,他们和张太岳是一丘之貉,都把老夫当成马桶,用完了就丢得越远越好,唯恐被我的臭气熏到!”

????这还是多年以来,王先生第一次听东翁说这种不雅之言,显然他快要顶不住巨大的压力,已然失态了。

????“还是再联系一下蒲州公吧……”王先生轻声道。

????“没用的。”李春芳摇摇头道:“他现在正和沈拙言蜜里调油,万不会为了给我出头,以致前功尽弃的。”

????“东翁可是为了他……”王先生面现不忿道。

????“这也不能怪他,要以大局为重。”李春芳喟叹一声道:“换了我,也会这样做的。”

????“那就去找找徐阁老。”王先生道:“说起来,张太岳才是主谋,大家都是是徐阁老的学生,他总不能让您一个人背黑锅吧?!”

????“他就是这么偏心!”提起徐阶来,李春芳一脸的不齿道:“首辅大人桃李满天下,但亲生的只有张太岳一个!你没看到他是怎么对沈拙言的,现在让我一人背这个黑锅,又有什么稀奇的?”

????“不妨跟他明说,”王先生气道:“他要是坐视不管,咱们也不讲什么同门情谊,把张居正一遭拉下水!”

????“唉,别说气话了……”李春芳摇下头,疲惫的闭上眼睛道。除非皇帝有旨意,否则法司不可能,仅凭那万伦的一面之词,就传唤他这个内阁大臣堂堂次辅,更无法给他定罪。但是谁都知道,这不过是为了维护内阁的尊严罢了!

????然而尽管法司不会追究,但只要无法自证清白,或者有足够分量的人担保他的清白,他就不得不引咎辞职了……但绝不会承认是罪有应得,而回以老病养亲之类的理由致仕,只是谁都知道,那不过是掩盖丑闻的遮羞布而已。

????可要是没了这层遮羞布,他就真的一丝不挂,只能将罪恶**裸的昭之于众,遭受道德与法律的审判了。所以为了这层遮羞布,他也必须终生保持沉默,也不可能将任何人咬出来……正是算准了,他只能吃这个哑巴亏,张居正师徒才敢肆无忌惮的,将所有责任都推到他身上。

????“算了,算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和那王先生说了半天话,虽然还是一筹莫展,但至少心里不那么发堵了,李春芳轻吁口气道:“我本渔樵盂诸野,宁堪作吏风尘下。既然朝廷待不下去,就回老家尽享三月烟花吧……”

????“也是,扬州那地方,养人!”王先生笑起来道:“上午皮包水,下午水包皮,晚上皮压皮,那真是给个皇帝也不换。”

????“呵呵……”李春芳被这句荤话逗乐了,振作精神道:“是啊,不如归去!不如归去!”便将面前的‘自辩状’团成一团,扔到纸篓中,再换一张手本,重写题目道:‘乞还乡养亲疏’,这次不用给自己辩解什么,只消说自己家中老母已经八十了,自出仕以来二十余年,竟未尽一天孝道,每每念此,便食不甘味夜不能寐。然后再说,现在隆庆新朝海晏河清,朝廷也用不着我了,请皇帝放我回去,给老娘尽孝云云。

????这种毫无难度的应景文章,对李春芳来说,自然是信手拈来,不一会儿便做得一篇,轻轻吹干墨迹,拿起来就着灯光又默读几遍……看着看着,竟掉下泪来,忙一边擦拭,一边不好意思道:“悚然发现,我真是不孝啊不孝……”

????王先生连忙劝慰,心中却暗笑道:‘不是想起了老娘,而是舍不得官位吧!’不过也可以理解,辛辛苦苦半辈子,终于就差一步便登上首辅宝座,现在却不得不放弃,换成谁都会受不了的。

????将写完的奏疏,装在信封中用火漆封好,李春芳叫来自己的长随,吩咐道:“明儿一早,把这个送到……通政司去。”

????长随不知发生了何事,便双手去接那信封,谁知主人竟紧紧攥着不撒手,一时间松手也不是,使劲也不是,弄得他不知所措。

????“唉……”李春芳这才神色落寞的松了手,摆摆手道:“快走吧。”

????“是。”长随把信贴身收好,刚要出去,又一拍脑袋转身道:“瞧俺这记性,差点把大事儿忘了。”说着低声禀报道:“方才宫里捎信过来,说沈阁老下午去了司礼监。”

????“去干什么?”李春芳阴着脸道。

????“说是递奏疏来着。”长随道:“因为没赶上内阁统一递送,就单独跑了一趟。”

????“扯……”王先生摇头道:“堂堂大学士,哪有亲自干这种事的?他肯定有阴谋!”

????“嗯……”李春芳缓缓点头道:“没说那奏疏什么内容?”

????“当场就让陈公公收起来了。”长随道:“谁也不知道,上面写了啥。”

????见那长随话说完了,李春芳挥挥手让他出去。

????“这下糟了,”门一关,王先生便跌足道:“他肯定要非难东翁的!”

????李春芳也慌了神,喃喃道:“凭他跟皇帝的交情,很可能真请了圣旨要法办我……”便跌坐在椅子上,陷入了深深的恐惧中。

????徐府书房中,也是洞烛高照。

????还像早先一样,徐阶微闭着眼睛靠坐在躺椅上,李翔坐在一边的圆凳上。但两人的表情,却都严峻起来……沈默进宫的消息,第一时间就传到了相府中,也让徐阶好生猜测一番。然而他的能量,终究是那两个学生不能比拟的,到了掌灯时分,有人辗转将沈默奏疏的抄本,并陈宏的口信带来了:‘沈阁老是皇上的亲信之臣,咱家也不能扣他的奏疏,只能在皇上看的时候,尽量给他拆台了。’

????看了那奏疏后,饶是心如铁石的徐阁老,也不禁动容道:“真是我的好学生啊!要跟老夫斗到底了!”说到后面,他已是须发飘扬,怒气勃发了!

????“吩咐下去,明天张太岳过来,”徐阶沉声对李翔道:“不要再阻拦了!”

????李翔一愣,小声问道:“元翁,您老人家白天可刚吩咐过,还得再晾他一段时间呢。”

????“可别人不讲规矩呀,我的好学生竟然又去求助皇帝!”徐阶虚望着上房道:“那老夫也不能再客气了……”

????“是。”李翔沉声应道,心说还没见元翁这么紧张过呢。

????李翔出去后,书房中便只剩下徐阁老一个,他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心思却飞快的转动……沈默出这一招,大大出乎他的意料,这下八成要把张居正牵扯进来了,彻底超出了他的底线。

????龙有逆鳞,他堂堂宰相的尊严,同样不容侵犯!

????接下来,只能不再留手,彻底发动攻势,将那不听话的学生赶出朝堂了!

????至于后果非议什么的,不是现在该考虑的问题……唯一所虑的是,那老太监陈宏到底可不可靠?如果他没问题,那一切都没问题!否则就是坑爹了……徐阁老心中千回百转,整整一宿都在想这个问题……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