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零六章 茶馆 (下)-官居一品 微信红包2元5包群大全

官居一品

九零六章 茶馆 (下)

九零六章 茶馆 (下)2017-11-9 15:10:48Ctrl+D 收藏本站

????-????“侬个俗人不懂了吧。”陈官人捻须一笑,神态自傲道:“这叫超凡脱俗,是名流雅士们的爱好。”

????“吓。”侯掌柜咋舌道:“什么时候作买卖的,成了雅事了?”

????“不知道了吧,叫你多看看报纸你不看,光知道卖你的布头。”陈官人道:“现在都讲‘百姓日用皆是道,愚夫愚妇可成圣’。江南才子顾祝明,故意在雪中行乞,唱莲花落,讨来的钱,用来买酒,大醉方休。我上海的名流王尹,常穿‘五常服”,怪诞不经,经常用谎言,耸人听闻。看似放荡不羁,实则是在体验疯丐的心境。故而不仅不会被嘲笑,反而让人肃然起敬。”

????“这么说,秦老板也是在体验茶楼老板的心境?”侯掌柜瞪大眼道。

????“不好说,但肯定有个意味在里头。”陈官人嘴角朝楼下努努,压低声音道。

????侯掌柜也是眼观六路之人,看到沈默从门外进来,便闭了嘴。

????沈默进来,与楼下的客人一一寒暄,便上楼与陈官人几位打招呼:“诸位这是聊什么?”

????“啊……”侯掌柜做贼心虚的笑笑道:“预备给陈大哥纳个小呢。”

????“别污我正人君子的名声。”陈官人瞪他一眼道:“是你想趁着好时候再做新郎了。”

????“别听他们胡说八道,”周老头挪个地方,请沈默坐下道:“他们几个老不正经的,看见楼下那么多说媒拉纤的,色心大动了。”

????“方才我也觉着奇怪,”沈默坐下,端起茶壶给在座诸位续水道:“今儿才初六,咋刘寡妇裴麻子他们就忙上了?”

????“起航赶上顺船风,机不可失呗。”马六爷掏出鼻烟壶,倒烟给沈默道:“您试试这个!刚装来的,地道的南亨造,又细又纯!”

????“多谢,”沈默摇摇头,敬谢不敏道:“消受不了。”

????“报纸上说皇帝选秀的事儿,成了真的。知府大人已经接到北京的谕令,说要配合宫里来的天使。估计最多二月,钦差就该到了。”陈官人抖出内幕道:“其实按说,民间现在就该禁止嫁娶,但知府大人有怜悯之心,故而睁一眼闭一眼,本意是让那些已经订了婚的人家抢着把亲结了,谁知一传开,那些闺女还待字闺中的人家,竟然也着急了,都想赶在钦差到来之前,让闺女把婚结了。”

????周老头叹口气道:“这是什么世道,前朝都是争着抢着把闺女往宫里送,现在倒好,宁肯凑合着许个人家,也不愿意去当娘娘。”

????“你是闺女都嫁人了,在这儿说风凉话。宫里上万粉黛,当上娘娘的能有几个,绝大多数都得孤独终老,谁愿意把闺女往火坑里推?”马六爷大摇其头道。

????“不过话说回来,对你们老爷们儿来说,可是千载难逢的良机啊。”一个拖着长腔女声插话道,不用看,众人也知道是刘寡妇上来了:“诸位大官人要是有这个念想,一切包在老身身上,不管是年轻漂亮的,还是娘家丰厚的,都没问题!”

????“你不妨再大声点,让小秦掌柜把你轰出去。”马六爷就不喜欢这些嘴滑心黑之徒,黑着脸诈唬道。

????都是店里的老客了,谁不知道小秦掌柜就是老板娘,谁没见过她大战流氓阿飞的英姿?刘寡妇缩缩脖子,恬着脸道:“您老行行好,老身也是一片好心,怕几位光顾着聊天,错过了利市嘛。”

????“那你也得分人啊。”周老头道:“这一桌上都是有家室的,谁敢休了原配,娶你的黄花大闺女?”

????“您那是老黄历了,”刘寡妇笑道:“现在是什么行情?男人金贵啊。庙后街的金相公今儿怎么没来,因为他昨儿个让三家同时拉住,最后被人多势众的一家抢了回去。他本人倒有几分骨气,趁人不备就爬墙逃走,可刚落地没多久,就又被另一家抢了回去。不过也不是随便哪个男人都金贵,金相公那样有才有钱又未婚的金龟婿少之又少。谁也不希望自家闺女跟个苦哈哈过日子,所以就便宜了你们这些有钱有身份的大老爷了。好多家都说了,只要能真心待人家闺女好,就是做偏房也没问题。”

????此言一出,除了沈默之外,其余几个都有些心生向往,就连棺材瓤子周老头,也是身不能至心生向往。

????“呔,你个老贱种!”听了这话,邻桌的茶客却破口大骂道:“拿着我们的锥心事儿在这里幸灾乐祸!我们家闺女就那么贱,哭着喊着给人家当小妾?”气极了,把个茶杯丢在地上,摔得粉碎。

????刘寡妇也是得意忘形,才发现这里竟有女方的家长在,赶忙赔笑道:“周老哥您听岔了吧,老身何曾说过这种话,!”

????“你个老贱种的声音比老鸹还聒噪,一个字也听不差!”那周姓茶客说着便要劈手去抓刘寡妇,他身边的茶客赶紧拉住道:“大过年的,别跟个老贱妇一般见识。”

????“您指定是误会了,老身先下去,您消消气,消消气。”刘寡妇也没脸待在这儿了,赶紧屁滚尿流的下去。

????那周姓茶客气急败坏还在骂,马六爷几个可不乐意了,粗声道:“老周,要骂追下去骂,咱们坐着闲聊,可没招惹你。”

????“没说几位,”其实他们几个说话,老周就听到了,只是不敢得罪这几位,所以一直憋着气。现在从刘寡妇身上把气出了,他也见好就收,对沈默道:“今儿个气极了,多有得罪,茶杯的钱我赔。”

????“一个茶杯而已。”沈默笑着摇摇头,吩咐小二道:“给周爷上壶菊花茶败败火。”

????“不用。”老周叹口气道:“这一肚子火气,就是用冰坨子也败不下去,我出去透透气。诸位,失陪了”说完草草一拱手,蹬蹬蹬下楼去了。

????初六茶馆这一出,只是这场大闹剧的一个起点,整个正月里,上海城算是彻底乱了套。有闺女的人家除了尽快结亲之外,就是把女儿送去外地的亲戚家里躲避。不少人为了保险期间,甚至举家迁往南洋,准备等风头过了再回来。

????刚出正月,北京来的钦差太监到了……因为大运河还没通航,他们是从海上来的,所以上海是第一站。当听说苏州知府孙鑛啥也没干后,太监们怒了,这下江南的头一炮要是打不响,后面的苏州杭州南京之类的怎么啃?

????不过不要紧,这正给了他们下手的借口,宫里的老祖宗们还指望着趁此机会大捞一笔呢!

????太监们便强行征用了上海城最豪华的江南饭店,也不用苏州府衙的人,他们不是孤身而来,随行的还有一千东厂番子。而且早就有东厂的人,把上海富户的情况摸了个大概,写成厚厚的册子,只需按图索骥,一家家的上门拿人即可。

????这个阶段的万历朝太监,虽然已经气焰嚣张,但毕竟才刚翻身,还有些心虚,真正的豪门大户他们也不敢惹,就专找那些没什么根基的‘暴发户’……他们这次出来是给皇帝选秀女没错,但那并非主要目的。谁不知道东南富甲天下,家财的十万不算巨富,衬万两白银的多如牛毛,不好好敲诈勒索一番,怎么对得起太监这个行业的光荣传统?

????整个城市鸡飞狗跳,富人们被敲诈的苦不堪言,但为了孩子的幸福,只好忍痛掏钱。连带那些刚刚娶到媳妇的家庭也跟着不肃静,非得出一笔钱才能消灾。这样弄下去,终于毫不意外的出了大乱子——终于有个把闺女送走的市民不堪其扰,上吊自杀了。他送去乡下的闺女听说后,跳了河。留下一个孤婆子,伤心过度也死了。

????一家人在七天之内死了个满门,自然引起了报纸的强烈关注,很快就将事情的始末公诸于众:

????那死去的市民叫杜丁,十年前从苏南移民上海,在织场当了十年织工,终于有了积蓄,也开了个小小的织厂。但因为老实巴交,不善经营,已经濒临破产的边缘……东厂的情报也不是那么准,他们把目标放在开工场的老板身上,可开工场的也不是家家有钱,总有些债台高筑,揭不开锅的。

????这杜丁夫妇,膝下只有一女云秀,十五岁。生得娇娇滴滴,出水芙蓉一般,可以说是杜丁唯一的安慰了。杜丁也把她视作掌上明珠,真个是含在嘴里怕融了,托在手上怕飞了,实指望着将来能招个称心如意的女婿,让家里咸鱼翻生。但天有不测风云,皇帝竟要在江南选秀女,云秀越漂亮,杜丁夫妇就越担心,唯恐她被选了去,一辈子毁在宫里。夫妻俩一商量,最后决定由妻子带着女儿,去苏南老家躲一躲。

????杜丁本以为这就能躲过一劫,却低估了太监们的阴险程度。才送走老婆女儿不久,便有东厂的人上门拿人,自然扑了个空。

????领头的太监翻看随身带来的册簿,问道:“你就是杜丁?”

????“是的。”杜丁满脸堆笑点头应承。

????“你有一个闺女叫云秀?”

????“是有一个。”

????“人呢?”

????“已经嫁人了。”

????“嫁人了?”太监脸上表情一狞道:“嫁给谁了?是嫁给风还是嫁给雨,你给我交待清楚。”太监怒了,他今天没少碰到这样的事儿。果然说的没错,吴中出刁民啊!真是不拿圣旨当盘菜啊!

????“实不相瞒,俺闺女八岁上就订了亲,今年过罢春节,她婆家就把她接过去了。”杜丁心里紧张,强自镇定道。

????“嫁哪里去了?”

????“吕宋。”杜丁咽口吐沫道。

????太监不言声,抿了口杜家的盖碗茶抿,半晌才幽幽道:“姓杜的,你是不是没听过东厂的厉害?告诉你,爷爷们连你有几根**毛都知道,你还敢糊弄咱们,不要命了!”

????杜丁赔着小心道:“小人纵然吃下十颗豹子胆,也不敢糊弄公公。”

????“别他娘的猪鼻子上插葱,装象了!我问你,你既然嫁闺女,啥时候办过喜事?”太监一双眼,毒蛇般盯着杜丁道。

????“这……”杜丁一时语塞,小声道:“家里太穷了,就免了。”

????“穷个**毛,”见他挡得滴水不漏,太监粗鲁地骂了一句,拿起手中的揭帖道:“这上面的字,你可认得?”

????“认得。”杜丁看了一眼道。

????“认得就好,”太监双手往后一剪,一边踱步,一边说道:“皇上选秀女,这是钦命,你女儿应该老老实实在家等着征选,你却把女儿藏起来,这就是违抗钦命。违抗钦命是多大的罪,你知道么?!”

????“小人知道违抗君命可以杀头。但小人并没有违抗君命。”杜丁从怀中哆哆嗦嗦掏出一个荷包道:“这是小人的一点诚心,请公公不要嫌少。”

????太监的脸色稍霁,但打开荷包一看,又变了脸色,狠狠扔到地上,一口啐到杜丁脸上道:“你这刁钻小民,不给点厉害给你看看,你就不相信颈是豆腐刀是铁,来人!”

????“在!”众番子也看到锦囊里的钱,还不到五十两银子,这简直就是把咱们当傻子耍么!

????“把这刁民锁了。”

????“是!”

????立刻几个番子上前扭住杜丁,沉重的枷锁扣在他头上。

????“为什么要拿我!”杜丁惊惶叫道。

????太监恶狠狠道:“你个刁民少在这装傻充愣。今儿个爷爷也不要钱了,就要杀了你这只瘟鸡,儆一儆这满上海滩的猴子!”说着重重一挥手道:“把他装进木笼子里,游街示众!”

????杜丁就真被用囚车装着,在繁华的上海滩上走街串巷,然后投到牢里,当天就不堪羞辱,上吊自杀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