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一三章 金融之战(上)-官居一品 微信红包2元5包群大全

官居一品

九一三章 金融之战(上)

九一三章 金融之战(上)2017-11-9 15:11:10Ctrl+D 收藏本站

????-????“在我们的先秦时期,东西方都在集权与分权中反复游移,数百寒暑,最终分道扬镳,演进出了各自的历史。”沈默的两眼中,分明闪烁着千年历史的浮光掠影,只听他语带自豪道:“仔细去考量比较东西方的历史,只要是实事求是的人,都会承认,面对来自自然和外部的挑战,皇权的优势很明显……而这在很长的历史时期内,是决定性的。”

????“无情的生存铁则,让西欧一直到我们明朝时期,都不敢以家庭对抗自然。我们唐宋时期小农围炉夜话的时候,欧洲还在海盗的侵扰下胆战心惊。城堡领主成为小势力对抗外敌和自然的主要角色,落后的农业生产根本维持不了一支常备军,所以战争像儿戏一样。十万人等级的战斗,只发生在传说中的雅典罗马时期。即使到文艺复兴,欧洲文明也没有恢复到雅典城邦时代的水平,始终在贫穷蒙昧的中世纪徘徊,与他们无法集权有直接的关系。

????“反观我们华夏,以举国之力来对抗天灾外敌,百姓才得以安享太平。谁也不知道放弃皇权后还能不能活下来,也许选择了分权,很快被草原上的敌人消灭,至少汉唐盛世两宋文明是不会出现的。可以说,选择皇权本身就是理性的……就像你说的,谁也不能以落后否定先进。”

????张居正凝神听着,认真的想着,不断的缓缓点头。

????“但是集权有集权的害处,最大的害处就是缺乏竞争。处于权力顶层的人,是这个社会的上帝,没有任何竞争,可以用任何手段攫取资源。既然没有制约,那掠夺就必然毫无止境,一旦掠夺超出了底层的生存极限,便会爆发不可逆转的暴力——反抗皇权,目标不是为了维护自身利益,而是为了成为另一个皇权。”沈默沉痛道:“由此,华夏文明开始周而复始的长循环。你会很清楚的发现,在这种毫无意义的朝代更替中,我们的华夏文明也早到了瓶颈,至今我们也没有唐朝强大没有宋朝富庶,也像欧洲中世纪一样,开始了原地踏步走。”

????“至少我们在踏步走之前,已经领先他们很远了。”张居正沉声道。

????“难道你没有发现,他们已经走出了循环,开始大踏步的前进了么!”沈默轻叹一声道:“而我们大明朝,却被宗藩兵制财税驿递漕运……这些娘胎里带出来的痼疾,折磨成了百病缠身药石难医的东方病人。东西方文明,在先秦之后,还从未像今天这样迅速接近。但悲哀的是,这是由我们的衰弱和他们的飞跃带来的。”

????“他们为何能率先走出怪圈?”张居正问道。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正是由于欧洲的落后,才使它不得不走上了一条不断试错的路径。在地域封建割据的框架下,领主乃至王国之间不存在统一的王权,因此各地区可以独立进行经济试验。于是,我们在欧洲看到了各种图景:皇权的西班牙分权的英国**的法国自治的荷兰……一件很有趣的事情正在那里发生,你所称赞的皇权西班牙,正面临着弱小英国的挑战,为了争夺海权,双方必有一战。西班牙号称拥有无敌舰队,而英国只有些海盗流寇,如果让你下注,会买哪家胜?”

????“这还用问么,终归还是实力说话。”张居正笑道:“我选西班牙。”

????“我和你恰恰相反。”沈默淡淡道:“我们不妨打个赌。”

????“赌什么?”

????“如果你赢了,我愿意按照你的意志做任何事。”沈默微笑道:“反之亦然。”

????“……”张居正看着沈默诚恳的脸,不禁回想起自己一次次灰头土脸的失败,心头生气一丝明悟,自己恐怕会输的。但他觉着这样的结局似乎也不坏,便点头道:“一言为定。”

????“你输定了。”沈默自信的笑道:“英国的胜利对西欧将是决定性的。基督教使得整个西欧在民族文化上具备统一性,它成功的政治体制和生产方式,都将在整个欧洲传播。从此欧洲将一跃跳过原始的家庭生产,开始工业组织与市场制度的大变革,市场交易成为经济活动的基础,生产力极大发展,最终使西方社会,摆脱生存经济恶性循环。人类文明持续数千年后,分权制的优越性,将第一次体现出来!”

????“你我很清楚,我们大明也在发生着一场千古未有的变革。在传统的政治和生产关系腐朽的躯体上,新的生产关系新的思想新的工商业市镇新的市民阶层产生了,并飞速的成长着。旧的秩序已经岌岌可危,新的秩序未见雏形,可以说,大明已经到了一个希望与毁灭共存的紧要时刻。如果走好了,我们的国家将突破千年的桎梏,继续笑傲世界之林,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如果走不好,就会被这一时期的混乱与虚弱毁灭,被西方彻底的甩开!”

????“你怎么知道,西方的分权就适合我们?”

????“我从没这样说过,也绝不这样认为。”沈默沉声道:“像我之前所说的,每个国家选择怎样的制度,都是由其历史社会经济地理等客观条件共同决定的。像我们这样的超级大国,不能采取大破大立的疗法,在交通通讯还很原始的今天,贸然废除集权,采取分权,只会导致国家陷入混乱和分裂!”

????“那么说,你不反对集权?”

????“我反对的是**,不是集权!集权对维护统一稳定,增强国家竞争力,有不可比拟的优越性,过去是这样,将来亦如此。”说话太久,沈默声音有些嘶哑,但他的语气愈发坚定道:“但我们不能将国家的命运,系于一人之身。所有帝国的创建者能在群雄逐鹿中问鼎成功,无疑在军事才能和政治胸襟方面都是最优秀的,他们可以为了国家的长治久安放弃眼前的享受和利益。但是,没有任何体制可以保证继任者能够继承这些优点,低能的继任者早晚都会出现,这是**独裁的宿命!”

????“我们华夏已经用无数历史证明了这一点,而且如果不出现外敌入侵毁灭文明这样的意外,废除**独裁的日子,一定不远了!”沈默长长一叹,无比笃定道。

????“反**不反集权……”张居正微微皱眉,咀嚼这几个字的意思,问道:“能说说你理想中的制度是什么样的?”

????“包括皇帝在内,所有的权力者都只有有限的权力,都要受到体系的监督和制衡。”沈默沉声道:“皇帝有军政人事的否决权,但不处理任何具体事务。国家的日常政务,仍有内阁率领六部处理。但军国大事应由廷议决策,参加廷议者,不应局限于六部九卿,还应该有科道言官,以及各省民选的代表。由廷议做出的决策,就是连皇帝也不能反对的。”

????“除了皇帝是终身世袭的,包括首相在内的文官,都采取任期制,比如首辅五年一个任期,不得连任两届。”沈默继续提出他的构想道:“官员依然由科举选拔,但科举考试必须改革,四书五经之外,还得考察实用之学,且不同的部门有不同的考试科目……”

????“军队的效忠对象是国家。一般军官任免,由兵部负责。粮饷由户部提供,武器由工部生产。开战停战则必须由廷议授权。军官的职责是管理军队训练和作战,其余的事情一概不得过问。军队擅自离开防区,视同叛国造反。”

????“终于明白了,原来你推行的万历新政,都是为了这了政体在做实验。”听了沈默的话,张居正面色复杂道:“真是处心积虑啊!”说着他冷笑一声道:“但是有一个人不答应,你准备的再好也白搭。”张居正冷笑道:“皇帝是不会妥协的,他站住大义的名分,手里有蛮横的强权。任你花样百出,我只出此一招,就让你没有胜算。除非你敢造反,但那样你就是逆贼……”

????“有人说,秀才造反,十年不成,那是因为秀才准备的时间长,只要给秀才十几二十年,他要是还敢造反,成功率肯定高,而且不会有那么多的后遗症。”马原端上茶,沈默喝一口,轻松笑道:“不信咱们走着瞧。”

????“咱们再打个赌……”张居正话说到一半,就听到‘噔噔噔’地上楼声。他止住话头,见一个满头大汗的卫士跑上来。

????那卫士在沈默耳边低语几句,沈默脸上登时血色全无,望着江面久久说不出话来。

????张居正不好发问,便安静的等着。

????沈默没让他等多久,便双目通红道:“何先生,就义了。”

????“啊……”张居正一惊,也是一片黯然。再怎么说,那也是他的故友,而且还刚刚一起喝过酒。

????“新仇旧恨,不报非人!”沈默把手中的茶杯摔得粉碎道:“传我的命令,汇联号与户部的谈判,中止!”

????“你别冲动。”对于这个谈判,张居正是知道的。他悚然道:“否则立见奇祸啊!”

????“汇联号不会有事的。”沈默淡淡一句,拿过自己的斗笠道:“我接下来不回湖北了,你是想跟我走呢,还是回原先的别墅。”

????“客随主便。”张居正撇撇嘴,这种选择不做也罢。

????“那就跟我走吧。”沈默道:“什么看不顺眼你就说,只要有道理,我肯定听。”

????“我不会客气的。”两人说着话,下了楼,先去江边祭了何心隐,便乘船入长江,东去上海。

????北京,天顺楼酒店三楼。

????在这家关系深厚的酒楼中,户部与汇联号的谈判,已经持续了一个月。

????却说进入万历十一年,皇帝亲政的第三个年头,大明的财政危机便凸现出来。一方面是因为年轻的皇帝好大喜功,花销无度。另一方面,沈默在位时,将国库存银始终控制在千万两以下,除了给各部和各省的预算,其余的钱都买了粮食……这是一条鞭法推行初期,必须要采取的措施。可是平抑了粮价,却使国家一旦有计划外的支出就要头大。

????沈默的办法是,以国家税收作保证,定向发行国债。因为他当政的时期,一条鞭法已经巩固下来,考成法的也见成效,税源和税收都是有保证的。故而汇联号和日升隆都是争着抢着认购国债。

????因为国债是长期的,在短期内,只需要定期付息即可,朝廷自然很爽。因此这么多年下来,有困难找银行,都已经是户部的习惯了。后来渐渐的形成惯例,每年都会举行会商,决定这一年发行多少国债。

????但今年的谈判有些特殊,因为最早的一批十年期,总额一千一百万两的国债,到期了。以朝廷如今入不敷出的窘况,支付利息尚且需要先举新债,又从哪里搞钱还旧债呢?

????户部的意思是,希望能将国债减免一部分最好,或者再延期十年。但两家银行表示,需要考察户部的账目,以评估风险。

????考察账目是每年发售国债之前的例行公事,但今年户部不敢给汇联号和日升隆看……入不敷出加上皇帝侵占,户部的账目已是惨不忍睹,这要是给看了,还能有个好?

????所以这次的谈判十分艰难。户部左侍郎宋纁右侍郎杨俊民分头攻坚,前者负责汇联号,后者负责日升隆,无论如何,磨豆腐也要把谈判磨成。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