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二一章 君(上)-官居一品 微信红包2元5包群大全

官居一品

九二一章 君(上)

九二一章 君(上)2017-11-9 15:11:36Ctrl+D 收藏本站

????-????内阁所拟的旨意很快传开,得悉为害天下的矿税之祸终将弭止,想必天下亦将恢复太平,朝臣们如释重负,相互传告:‘咱们终于能过个安稳年了。’

????下午时分,拟好的诏书送去司礼监批红。太监们看了这道草诏,自然大惊失色,这是要把我们在宫外连根拔起啊!当然不能答应。于是几个在皇帝面前有头有脸的大太监,联合起来去万历那里哭诉。说我们的弟兄们,是奉了钦命去地方开矿监税,才刚动了九牛一毛,东南鬼国的士绅便煽动暴民,打死了我们那么多人。明明苦主是我们,他们却叫起了苦,竟然要趁机把制造烧造采木买办也一股脑停了,他们这时要让皇上绑住脖子,喝西北风啊!”

????听他们说话的功夫,客用给万历连递了三根烟,这是他们事先商量好的,因为他们早察觉了,在吸了这种特制的‘福寿烟’之后,万历就会变得暴躁易怒,正是告状的好时候。

????果然万历红着眼睛怒骂道:“要不是你们这帮不成器的东西搞砸了,朕能这么被动么?!”

????“我们确实不成器,可是我们都凭着一颗忠心,有十分劲儿,使出十二分了,”……”太监们委屈大了,抽泣道:“商税要是好收,怎么之前百多年,从来没人收?就是那帮为富不仁的刁民蛮横大了。都说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现在只是收他们几两银子,天经地义的事情,他们就敢揭竿造反!我们硬着头皮为皇上办差,不强硬点还不被他们欺负死?”

????“皇上,您可不能听他们一面之词,就把奴婢们给废了啊……”太监们哭成一团道:“不然那些人非得蹬鼻子上脸,把您也给欺负了!”

????“他们欺负朕还少么?!”万历怒气冲冲道:“你们权且等着,待朕身子好些了,自然会收拾他们!”

????“那现在呢,这旨意要是发出去,可什么都晚了。”

????“什么旨意,朕批了红才算旨意……”万历脸色涨红,表情都扭曲了道:“此事休要再提。”去年一年,新解进宫来的金银,便达三千万两之巨。能为他掠进如此多的财宝,他自然也就不愿将分派各地的矿税使撤回。

????太监们这才心满意足的退下。

????客用服侍着困倦已极的万历睡下,也离开了寝宫,回到自己的住处。

????那几个大太监正在他这里喝茶等着,见他进来,把门关上后,众太监笑道:“今日你可是首功,把皇上的脾性摸得太准了,几根烟就解决问题。”

????“其实不用我刻意给,皇上一天就要抽六十多根烟,”客用却笑不出来,面色忧虑道:“几乎是一根接一根,甚至晚上睡着睡着觉,都得起来抽……”

????众太监也担忧起来,见过烟瘾大的,可这也太离谱了。

????“而且,我们这些外行都知道,皇上亢燥,就是抽这种烟所致,可太医愣是不承认。”客用道:“而且愣是诊断为肾虚火旺,需要泻火,便给皇上开了一副药性很强的泻药。结果,皇上服药之后,一昼夜连泻三四十次,支离于床缛之间,几近衰竭。这几日才刚见好。”

????“这有什么稀奇的。”孙海撇撇嘴道:“皇上吸这种烟,已经有三年了吧?那个崔太医,给皇上诊脉也有四年多了吧?这么长时间,他却没发现这烟有害。现在说出来的话,第一个下诏狱的就是他!”

????“不会让皇上戒了么。”一个老太监道:“我原先也抽过一阵子,后来咳嗽的难受,就不抽了,也没多想啊。”

????“说得轻巧,”孙海撇撇嘴道:“你是没见过皇上烟瘾发作,只要一时接不上,就浑身打摆子,鼻涕眼泪的往下流。再拖一会儿,就拿头撞墙,乱踢乱咬,太恐怖了。”

????“那该怎么办啊?”客用愁容满面道:“我看皇上的样子,可真是揪心。哥哥们,咱们可都是皇上的老人了,说句不吉利的话,一旦要是……一朝天子一朝臣,咱们这些人全都得靠边站。”

????“想辙呗,”司礼监的一个秉笔道:“到处打听打听,看看有没有方子,能让皇上戒了这个烟,要么身子骨能好起来也行。咱们不妨放出风去,我想肯定有的是,想要立这个功。”

????“只能如此了……”这也是客用的目的。

????两天后,内阁便接到了谕旨,曰:“朕前日头晕目眩,召卿面谕之事,难免有欠周详之处。且矿税等项,因边墙寿宫未完,帑藏空虚,权宜采用。见今国用不敷,难以停止,还着照旧行,待大工完成,该部题请停止。其余卿再酌量当行者拟旨来……”

????一切变故,都发生在短短的两天内,三位阁臣仿佛是作了一场春梦,醒过来又回到了比地狱还残酷的现实中。他们当然不能这么算了,马上具折奏道:‘前恭奉圣谕,顷刻之间,四海已播。成命既下,反复非宜,惟望皇上三思以全圣德!’

????万历很快写条子出来,只有五个字道:‘朕所言何者?’

????“……”阁臣们彻底绝望,是啊,一切都是我们意会,皇上可没言传啊。

????再要求见,万历都以病重为由拒绝,传旨让他们等圣体稍安再说。

????三人只好失魂落魄的转回。

????万历皇帝的言而无信,出尔反尔,像一盆无情的冰水,将朝臣心中刚刚萌生的一丝希望,浇个透心凉。官员们愤怒了,不仅指责皇帝,更对没什么错处的内阁大臣横加指责。

????内阁诸位的压力大极了,都不敢回家,连日宿在内阁值房中。

????接下来几日,内阁接连接到各起义府州县城发来的请罢矿税公疏,各省督抚巡按也前后交章为地方请命。至腊月二十日,共收到五百一十七份这样的请愿书,每一份都比书本还厚。

????其实正文只有薄薄的一页纸,其余九成九的厚度,都是请愿的士绅商人乃至普通民众的签名,每个签名上,都按了鲜红的指印,看起来密密麻麻,触目惊心。

????每一本奏疏,就是一处的民心啊!五百一十七份奏疏,就是全国一半城市的民心啊!

????民心尽丧,就在眼前了……三位阁臣当场失声痛哭起来。

????哭完了,他们让人抬着这些奏疏,到皇极门前递牌子求见。

????守门太监不耐烦道:“皇上吩咐了,除非有旨,外臣不得觐见。”

????“你看看这个!”王家屏是个暴脾气,双目通红的指着身后道:“这每一本奏章,皆是大明一个府县的民心,稍有闪失,民心顿失,皇上便失其民失其土,难道你们帮人也敢拦着?!”

????守门太监果然被唬住了,说诸位大人值房喝茶,奴婢这就去通禀。

????一直等到过午,才等到皇帝的召见,但只是见首辅申时行一人。二位王阁老看着申时行,目光中的意蕴再明显不过。

????“放心吧,这次不成功,我就死在里头。”申时行整整衣冠,一脸决然而去。

????这次面圣,万历的精神要稍好些。

????大礼参拜之后,申时行便静静等着皇帝的下文。

????在他和皇帝之间,摆着那两口装奏章的箱子。

????“怎么会搞成这样子?”万历脸上的震惊不似作伪,他简单翻看了那奏疏,尽管知道南方再闹,却没想过竟然闹得这样不可收拾:“真是触目惊心啊!”

????“难道皇上之前竟不知道?”申时行抬头望向万历。

????“……”万历的目光中闪出愤怒,但他想到昨夜太监们的哭诉,遂强压住怒火道:“这些日子,朕病得厉害。”

????“亡羊补牢为时不晚啊!”申时行突然昂起了头,激昂道:“皇上,臣有肺腑之诚沥血上奏!”

????“说……”

????“老子云,治大国如烹小鲜。哪怕是看到问题,方法对路,也得一点点抽丝剥茧,万万操切不得。我大明两京一十五省疆域万里子民百兆,皇上肩负祖宗社稷,行事更是要处处以大局为重,有时候不可避免要忍让要憋闷,不能只图一时痛快。”申时行痛心疾首道:“今天的局面无以复加,实乃陛下用力太猛所致。”

????“只因一个何心隐,一本大逆不道之书。您就取缔了泰州派,禁毁天下书院,把读书人给得罪光了!”申时行平日日号称‘绵羊阁老’,但值此危难之际,也顾不得藏拙了,峥嵘毕露道:“只因为拒绝国债延期,您就把汇联号取缔了。然后引起了全国范围的挤兑,市面上的金银很快消失不见,就像一个人全身血液干涸,焉能不轰然倒下?”

????“这种时候,想尽办法拯救金融是对的,但万万不该以征敛的方式应对危机!老子曰:‘民之饥,以其上食税之多,是以饥’。征税权包含有毁灭的力量,当这种关系民生至要的国之重器被滥用,所至肆虐,民不聊生,则会随地生变。”申时行接着道:“危机之下,民生困顿已极,朝廷的任何政策,都当以体恤民生,安抚民心为主,这时候再以矿监税使重创之,就只能导致今天的局面!”

????申时行没有控诉太监们的累累罪行,因为他知道,那一车车金银,最终的归宿还是宫里。皇帝可以承认失误,但绝对不会认罪,所以连提都不要提,只从道理上讲万历为政的错失,效果反而更好。

????沉默良久,万历的目光中没有了平日的自负,他带着责备的望着申时行道:“这些道理,你怎么平时从不跟朕讲?”

????“平时面圣,匆匆一晤,国事尚且不得尽奏……”申时行叹口气道:“其实这都是老道理,以皇上的圣明睿智,在孩提时就明白。”

????“是啊……”万历萧索道:“怎么年纪都活到狗身上了呢?”

????‘因为你变得膨胀自大狂妄极度自私……’申时行心中回答着,面上却平静道:“皇上,亡羊补牢为时不晚,恳请皇上将臣等所拟的那道旨意,批了吧!”

????万历想了好久,好久转向今日当值的秉笔太监张诚道:“知道什么叫公忠体国了吗?这就叫公忠体国。”

????“是……”张诚低着头,声若蚊蝇的应道。

????“先生的话,朕受益匪浅,颇有悔…悟……”万历说着,又打起摆子,脸色变得苍白,客用赶紧给他点上烟,连抽了两根才又好些。

????“皇上……”看到万历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申时行终于忍不住劝谏道:“还是戒了吧。”

????“……”万历沉默良久,一脸挫败道:“戒不掉的……”

????君臣没头没脑的对话,源于他们之间的秘密。申时行在察觉到皇帝的异常后,曾经派人偷偷弄到几根专供万历的‘福寿烟’,然后遍寻医家辨认。最后终于有人,找到了万历成瘾的原因——那就是‘福寿烟’中,除了正常的烟草之外,里面还混有‘乌香’。

????所谓‘乌香’,又叫‘阿芙蓉’,乃是由暹罗缅甸等国进贡皇室的珍贵药品,中医认为,其具有镇痛麻醉等广泛的医疗效果,因此称之为‘神药’。因为其过于昂贵,人们往往只在病入膏肓的贵人身上使用,所以有什么副作用也被病痛掩盖,几乎所有的医生都不知道这东西能上瘾。

????毕竟像万历皇帝这样年轻轻好端端的,就开始日日不辍吸这玩意儿的,在之前二百年里都是仅见的。

????然而最近这些年,随着东南生活方式的纸醉金迷,一些最求刺激的富贵子弟,开始流行用阿芙蓉来享受极乐,寻找刺激,许多人因此倾家荡产。这才引起了医者的注意,发现它有一旦成瘾,就几乎无法戒除的副作用。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