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二四章 夺魁 (下)-官居一品 微信红包2元5包群大全

官居一品

一二四章 夺魁 (下)

一二四章 夺魁 (下)2017-11-9 14:49:2Ctrl+D 收藏本站

????沈默早就知道,绍兴府衙和会稽山阴两县的县衙中间,相距不过百丈。

????等姚大叔把他送到府衙前时,太阳已经快落山了,金黄色的光辉下,知府衙门显得分外壮观。从规制上讲,一府衙门肯定要比一县的高上两个档次,体现在建筑上,便是更大更美更浪费……只见府前广场上照壁比会稽县衙的长了两丈,足有五丈长。照壁东西各有一座闳壮的四柱牌楼,其石础径达六尺,汉白玉制成,厚重高贵;楼柱高二丈有余,金丝楠木制成,矗立云表。

????自然也少不了旌善亭申明亭之类,但时间太紧不容细看,沈默瞥一眼便匆匆往府衙正门走去,递上请柬后,门子便引他进去,进去后衙门里分三路,中路是知府衙门,左侧是同知府,右侧是通判府。

????沈默跟着门子从正路直入二门,进到府前大院,里面依然是对应六部类似六房的办事机构,穿过去才到了与正门一模一样的仪门。

????进去仪门是大堂,过了大堂是二堂,知府大人便在二堂设宴。

????沈默进去时,发现另外四位童年早就到了,正拘谨的坐在偏厅里,等候知府大人的到来。除了陶同学外,还有两个长得很像的,一个个头很矮的。

????一见他进来,陶虞臣便起身笑道:“三位同年,我那传奇师兄来了。”三人起身相应,双方客客气气的序了齿,又自我介绍一番,原来那两个模样相仿的乃是余姚县的一对兄弟,年长的二十七岁,叫孙鑨字文中,小他三岁的叫孙铤字文和。另一个矮个子乃是萧山县人,名唤陈寿年,字松龄,却是几人中最大的一个,有三十好几岁的样子。

????又是一番见礼,双方便按照县试成绩和年齿叙了座,孙鑨是余姚案首年齿最大,坐了上位;沈默也是案首,但年纪小,只能坐次席;孙铤和陶虞臣都是二魁,便按长幼坐了三四位,那年纪最大的陈寿年因为是萧山四魁,也只能末座。

????虽然马上就要重排座次,但就这一会儿却也马虎不得。

????五人坐下后,沈默对陶虞臣笑道:“方才听你说,我是什么传奇师兄?”

????陶虞臣刚要说话,那孙铤却抢先笑道:“是在下早就听闻拙言兄的轶事,一直仰慕的紧,这才向虞臣兄问到的,还请拙言兄恕罪。”他的举止从容优雅,即使道歉也如清风明月一般……不是刻意装出来的,而是仿佛天生如此,若不这样反倒才让人奇怪。

????‘有道是三代出一个贵族,不知这孙家是个什么光景。’沈默心中暗道,面上笑容和煦道:“文和兄哪里话,小弟高兴还来不及呢。”说着惭愧的笑笑道:“只是小弟庸碌,除了小时候几次胡闹之外,也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了。”

????陈寿年插言笑道:“拙言兄过谦了,别处我不知道,单说我们萧山县,你‘瓶里镀金’‘河中除树’还有‘隔瓶断绳’的掌故,便是妇孺皆知,都把你当成曹冲,文彦博那样的神童了。”士子之间先看成绩再序齿,所以陈同学得管每个人叫哥。

????沈默情形的笑道:“好在没把我看成仲永孔融。”

????他谦和的态度让众人好感顿生,气氛也逐渐热络起来,沈默暗暗观察他们三个……发现那兄弟俩虽然长得像,性格却截然不同。孙铤一副浊世佳公子做派,说起话来让人如沐春风;乃兄孙鑨则面色严肃,沉默寡言,只有非说不可的时候,才会迸出几个字来,却每每一语中的,让人十分佩服。

????至于那陈寿年可能是年纪大阅历足的缘故,能说会道,圆滑自如,反倒让沈默颇为不喜,只是他皮里阳秋,面上根本看不出来爱憎来。

????正说着热闹呢,便听有仆役高声道:“知府大人到。”

????五人赶紧起身相迎,只见一身便服的唐知府,在两个同样便服的官员陪伴下,施施然到了厅前。

????一番见礼后,五人才知道,那两人原来是本府的同知和教官。

????既然府尊大人到了,便有仆役轻声问道:“大人,可以开席了吗?”

????唐知府颔首笑道:“可以。”便领着众人来到正厅。

????正厅里已经摆好了席面,桌上皆是些寻常菜肴,量不大数也不多。餐具也都是普通的白瓷所制,十分的朴素。

????见众生眼中的吃惊之情,那同知大人一脸感慨的笑道:“咱们府尊大人不喜铺张浪费,实乃我等的榜样啊。”显然已经到了马屁不假思索的地步,距离成为终极屁精只差一步之遥了。

????唐顺之淡淡笑道:“华服美食谁不爱,只是会消磨意志。”一边招呼五个考生坐下,一边微笑道:“你们若是吃不惯,可以叫厨房加餐。”沈默是看透了,这家伙总是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实际上骨子里坏透了。

????几人自然连连摇头,那陈寿年还谦卑道:“大人教导如醍醐灌顶,学生回去后定然卧薪尝胆,以磨练自己的意志。”

????“那倒不必。”唐顺之依旧淡淡笑道:“诸位先用饭,咱们待会再说正事。”便举箸夹一筷子菜。

????五个考生这才开动,只是心中揣着小鹿,怦怦直跳,吃什么都像味同嚼蜡。

????沈默倒不紧张,但他吃饭一贯斯文,看起来跟那些人一样没食欲。

????唐知府略略用了些饭,见他们如此紧张,便温和笑道:“看来这顿饭不对大家胃口啊。”

????众人赶紧摇头道:“太好吃了。”那孙铤又加一句道:“只是一肚子紧张,装不进饭菜去。”引得唐知府哈哈大笑,众人也陪着笑了起来。

????“好吧,先办正事后吃饭!”唐知府拿过手巾擦擦手,微笑道:“本次府试全案已定,本官已从五千名考生中取中三百位,作为参加院试的人选。而你们五位功底俱深,文笔并佳,可为本届的五魁……”说着微微一叹道:“绍兴府果然人杰地灵,你们五位的文章,春兰秋菊各擅胜场,皆有荣登案首的资格,这可难坏了本官。”

????五人顾不上高兴,都屏息听知府大人道:“所以本官决定,今日为尔等加试一场,总要排出个名次来。”说着轻啜口茶水道:“但作文时间太长,作诗又不是科举正道,所以不如本官考你们破题吧。”又看一眼那府学教官道:“老教授意下如何?”

????那白发苍苍的儒学教授笑道:“卑职看过几位俊彦的文章,基础都极为扎实,相信只要破得题来,作一篇好文章是不在话下的。”说着朝唐知府竖起大拇指道:“府尊大人这法子切中要害,实在是高明啊!”原来这才是顶级屁精。

????唐知府笑笑道:“那好,就这么办了。”唯一沉吟,便捻须笑道:“几位都是破题千万的老手了,寻常句子自然不在话下,但本官这个,你们肯定没破过。”说着便提起笔来,在一边早已备好的白纸上,画了一个圈。

????众人凝神静气,等他下一步动作,却见知府大人搁下了笔,灿烂笑道:“破吧。”

????所有人的嘴巴都像那个圈一样,那老教授更是咳嗽起来道:“大人,似乎题目应该从四书五经上出吧。”屁精也有屁精的坚持,一触到祖宗家法,就只能把知府大人排在第二位了。

????可唐知府是什么人,那绝对是智商过剩之人,他让人拿来一本论语,翻开那老教授看道:“看吧,每一页都有啊。”

????原来这时候的书籍,都在每一章的开头先印一个‘〇’,表示与上一章隔开,所有的印刷都采用这种格式,四书五经自然也不例外。

????老教官嘴唇翕动几下,擦擦满头的大汗道:“我需要冷静一下。”却也不再阻拦。

????在这里知府大人是老大,他让你破‘〇’,你就得破‘〇’。

????五人便开始绞尽脑汁,各自拿着笔在纸上画来画去寻找灵感。

????唐知府端着茶碗,一边喝茶一边笑眯眯看着五个童生,补充一句道:“忘了说了,限时一炷香,现在已经烧了一寸了。”

????众人这才注意到,方才仆役端上来的是香炉不是砂锅,心说‘不当官能行吗?不当官就老官被玩。’便一个个憋红了脸,使劲寻思起来,恨不得把头发都揪下来……一炷香的功夫转瞬即到,五个俊彦各自有了答案。

????唐知府看沈默破的是‘圣贤立言之先,得天象也。’

????孙鑨的破题目是:“夫子未言之先,空空如也。”

????陈寿年的破题是:‘圣贤立言之先,无方体也。’

????孙铤的破题是:“先行有言,仲尼日月也。”

????陶大临的是:“圣人未言之先,浑然一太极也。”

????阅后沉思良久,他终于为本次府试排定了名次:

????五魁者陈寿年也。

????四魁者孙铤也。

????三魁者孙鑨也。

????二魁者陶虞臣也。

????案首者会稽沈默也。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