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九二章 凯旋之后-官居一品 微信红包2元5包群大全

官居一品

一九二章 凯旋之后

一九二章 凯旋之后2017-11-9 14:50:17Ctrl+D 收藏本站

????沈默与戚继光在战场上并骑而行,满眼都是相拥欢庆的各族士兵,意气风发的各级将领。沈默第一次发现,血腥的战场也会如此令人身心愉悦,他忍不住大笑道:“痛快啊,痛快,我跟着上了这么多次战场,就属这次看的最痛快。”

????戚继光也笑起来,只是笑容中还含着些许失落:“是啊,此战过后,东南的抗倭局势将实现大转折,两军攻守易位,胜利终于可以期待了。”

????沈默能体会这位年轻将军的心情,拍拍他的马头,轻声道:“王直徐海的老巢都在海里,要想消灭他们,路还长着呢。”说着笑笑道:“今天就尽情欢庆吧,让同僚看看你戚元敬的风度。”

????戚继光呵呵一笑道:“你明明比我小十岁,却总是一副大哥做派。”

????沈默摇头笑笑,没有说话,因为他看到张部堂的帅旗了。

????两人赶紧过去,翻身下马行礼,齐声道:“贺喜部堂大人,立此不世奇功!”张经淡淡笑道:“多谢。”听声音却不甚欢愉。

????沈默抬头一看,如果说戚继光的笑容只是掺杂着一点失落的话,那张总督的笑容就像强装出来的一般。

????“拙言,陪老夫走走。”张经也下了马,往远处的草荡子上走去。

????沈默拍拍戚继光的胳膊,便快步跟了上去。一直走到江边,张经才负手站住,望着水流滚滚的江面,久久不言。

????沈默安静的等着,心说:‘早晚是要说话的。’谁知张经在江边足足立了两刻钟才回过头来,深深的看他一眼,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我相信你。”便大步往回走去。

????沈默眼尖,看到了张部堂两眼通红,似乎是刚哭过,心中不由惊骇莫名。

????王江泾大捷的消息,仿佛插上翅膀一般,飞快的传向大江南北。东南军民得知无不欢欣鼓舞,喜极而泣,无论官绅贫富,一律张灯结彩,彻夜庆祝,以至于南货店中的香烛彩灯烟花爆竹全部一夜告罄。

????身处水深火热中的东南民众,盼着一天实在是盼得太苦了,所以此刻他们心中兴奋之情,与那些凯旋而归的将士别无两致。但凡王师所到之处,百姓无不箪食壶浆,夹道欢迎,又有乡绅富豪,奉上数不清的酒肉金银,犒赏大军……且完全是自发的。

????这种待遇是所有人都没享受过的,不要说沈默和戚继光这种新嫩了,就连领兵打仗半辈子的张经也不例外,一次次看着望不到头的欢迎队伍,他的眼眶也一次次被湿润着,战后有些佝偻的脊背也渐渐挺直起来,就这样昂首挺胸的领军回到杭州城。

????庆祝活动在杭州达到了**,百姓们出城四十里,披星戴月的迎接张大帅和他的胜利之师,地上用黄土铺过,净水撒过,一路上鞭炮锣鼓齐鸣,就是过大年也没这么热闹的。

????杭州城内外谁不想看看张大帅凯旋的风光排场?扯开嗓子大喊一声:“好样的!”

????日近午时,城门楼上突然响起了三声大炮。钟鼓楼上紧接着钟鼓齐鸣,城内的寺庙道观也一齐响应,遥相唱和。几乎是同时,一路两边画角齐鸣,军乐奏起了胜利班师的军乐声。

????便有五百名头戴檐盔,身穿罩甲,背挂披风的引路骑兵,反握着腰刀驾驭着骏马,挺胸腆肚的从远处行来,五百匹骏马两千个马蹄密集的点在地上,把新用黄土垫成的大路踩得一震一颤。

????老百姓们仰起头来,目不转睛地盯着看,只见骑兵一过,大军仪仗便出现了。八十名彪形大汉,手持着军旗曲盖金锁卧瓜,等五花八门的仪仗开过来,看得人眼花缭乱……老百姓只知道拍掌叫好,也不知道那都是干什么的。

????当仪仗过去后,十六名身着山文甲的千总军官,护着一辆沉重的纛车走了过来。车中的纛旗足有两丈多高,室蓝底色绯红流苏,在烈日下猎猎飘扬,上书九个斗大的黄字:“钦命东南军务总督张!”

????便有识字的高声念出来,这下大家都明白了,没有任何人指挥,自发的朝着那面大旗大礼参拜。

????在一众文武官员的簇拥下,身着二品大红官服的张总督,面色呈现一种不正常的红润。他放眼前望,战旗蔽日;环顾左右,金戈辉煌。此时此刻,千乘万骑都跟在他的身后,簇拥着他,护卫着他。四周的人山人海像麦田一样倒伏向他,五体投地,不敢仰视。

????香花醴酒,望尘拜舞,这风光,这排场,这非同寻常的荣耀,自古以来的文臣,谁曾有过?

????虽然周围嘈杂无比,但他仍能清晰听到自己剧烈的心跳,一直以来盘踞在心头的阴霾终于驱散,心中长啸一声道:‘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良辰美景虚设!’大丈夫今生能有此一会,死又何憾?

????想到这里他便展颜一笑,朝着众人团团饱受,长声笑道:“诸位抬爱了,快快请起吧!”便率领着队伍纵马入城去了。

????凯旋的队伍还在浩浩荡荡的入城,人群也在尽情的欢呼庆祝着,谁也没有注意到几个虽然衣着普通,却浑身散发着阴冷气息的男子,悄悄离开了旁观的队伍。一直行到人声渐小处,其中一个阴测测的声音道:“张总督真是好风光啊。”

????“只怕是坐在火炉上风光。”一个年轻人操一口字正腔圆的北京话道,问中间首领模样的锦衣人道:“九爷,现在咱们怎么办,要不要抓人?”

????那九爷是个身材普通的男子,见远离了人群,就摘下斗笠,露出一张白皙干净的脸。若不是眼角到嘴边的那一道可怖伤疤,便与私塾里的教书先生别无二致。他双目低垂,低声道:“还是再等等吧,张总督得了一场数年未有的大胜仗,谁知道是不是救命的稻草,解渴的甘霖呢?”

????众人纷纷点头道:“是啊,万一咱们这边刚把人枷了,那边封赏圣旨再来了,咱们可就小寡妇改嫁,里外不是人了。”他们虽然横行无忌令人闻风丧胆,但只要张经没倒,对付他们就跟捏死只蚂蚁一样简单。

????九爷缓缓带上斗笠,沉声道:“相信督公很快会有指示下达的。”便带着几个手下从另一侧入城去了。

????有道是几家欢喜几家愁,有高兴的就一定有失落的,比如说赵文华赵侍郎,此刻本应该率留守官员,在城门外迎接大军凯旋,现在却浑身无力的躺在床上,额头上还搭着方湿毛巾。

????那清秀的罗龙文坐在一边,伸手摸一摸那毛巾,发现已经被张文华额头烫热了,便从水盆中又捞出一条,给他换上。

????冰凉的感觉刺激了赵文华的脑壳一下,他悠悠睁开眼睛,双目满是血丝和眼屎,声音嘶哑无比道:“这个时辰,他们该摆庆功宴了吧?”

????罗龙文心中一沉,强笑道:“或许吧。”

????“他们没问我这个监军,怎么没去?”赵文华幽幽问道。

????其实人家是没问的,这大喜的日子,谁也不愿让一只苍蝇添堵。罗龙文只好撒谎道:“问过了,我说大人您卧床不起,没法参加了。”

????“哈哈……”赵文华无力的笑道:“他们肯定以为……我是在撒谎,我姓赵的没脸去了……”因为情绪有些激动,竟然剧烈的咳嗽起来。

????罗龙文赶紧给赵侍郎顺气,口中还安慰道:“胜败乃兵家常事,日后还有的是机会。”

????赵文华仰面躺在枕头上,大口喘息道:“要是这次让张经坐稳了,他腾出手来第一个收拾的就是我!”说着双目圆睁,竟然支撑着爬起来,指着门外道:“去,把胡汝贞叫回来,不管他在干什么,都要让他回来!”

????罗龙文酸酸道:“胡大人可是这次的大功臣,现在说不得正被人簇拥着飘飘然呢,还是等宴席散了再去吧。”

????赵文华被激怒了,他将枕头被子毛巾统统丢到地上,嘶声尖叫道:“你去告诉他,现在不会来,就永远都别回来了!”

????话音未落,便听门外管家禀报道:“老爷,胡大人来了。”

????赵文华如闻仙音,仿佛病一下子就好了。他也不穿鞋,就这么光着脚跑出去,抱住风尘仆仆赶回来的胡宗宪哈哈大笑道:“汝贞啊汝贞,我赵文华这辈子都不会负你的。”

????胡宗宪不着痕迹的把他推开,轻声道:“小弟听说兄长病了,赶紧回来看看。”

????赵文华点头笑道:“本来快要病死了,但你一回来,我就全好了。”

????胡宗宪挤出一丝微笑道:“兄长不必担心张部堂,小弟这次立下了些许微功,总要设法周全于你。”

????赵文华却摇头冷笑道:“北京还没有圣旨到,鹿死谁手就未可知呢!”说这句话时,他心中浮现出一张独眼胖脸,心说‘东楼兄啊,东楼兄,能不能颠倒乾坤,最后翻盘,就看你的本事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