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零五章 涮!涮!涮!-官居一品 微信红包2元5包群大全

官居一品

二零五章 涮!涮!涮!

二零五章 涮!涮!涮!2017-11-9 14:50:32Ctrl+D 收藏本站

????在长子家吃过一顿食不知味的午饭后,沈默便告辞匆匆回家,一看几个亲兵在春花的指挥下,挂灯笼贴窗花,嘻嘻哈哈,一派喜气洋洋的节庆气氛。

????见沈默进来,众人连忙停下手中活计,向大人请安。沈默拉着脸点点头,便把春花叫进了后院书房。

????众人心说下船的时候还挺好,怎么回来就这样了,便拉住沈安询问,却被他没好气的骂道:“咸吃萝卜淡操心,贴你们的窗花吧!”

????后院书房内没有点火盆,如冰窟一般寒冷。沈默却感觉浑身燥热,瞪着瑟瑟发抖的春花道:“我爹到底是什么态度?”

????春花低着头,小声哼哼道:“老爷的意思是,这事儿还得看少爷您的意思……”

????“那还弄到这般田地?”沈默端起茶盏,想要喝一口,却好像舔到烙铁傻瓜一般,痛得他‘哎呦’一声,便把那景德镇的上好茶盏摔了个粉碎,茶水还溅了他一身,不由恼火的骂道:“你是怎么干活的!这水烫脚正合适!”原先柔娘端上的茶水,总是可以直接喝的。

????春花委屈道:“您不会等凉一会再喝吗……”

????沈默这才想起,她是个粗使丫鬟,哪能跟柔娘相比。便叹一口气,不再发作道:“既然我爹都那么说了,怎么还搞到这一步呢?”

????春花咬着嘴唇小声道:“外面传言是老爷主动提亲,那是不对的。其实是吕太爷亲自找老爷,说要结成儿女亲家的。因为他还找了唐知府帮着说合,所以老爷也不好一口回绝。”说起这些八卦来,她倒是头头是道:“便说等着少爷回来再说。唐知县便说,那先看看两人的八字合不合吧,要是犯冲的话,就别再费劲了。”

????“后来呢?”听说不是老爹把自己卖了,沈默心里便好过许多。

????“老爷是实在人,便信了二位大人的话,结果找城里最有名的周半仙一看,”春花一脸肃穆道:“少爷您和那位吕小姐竟然是……”

????“‘金玉良缘天作之合’是吧?”沈默没好气道:“算命的话能信,母猪也能上树。”

????“不是不是,”春花连忙摇头道:“周半仙说,少爷您的命格既是显贵又是险诡,也可能官居一品大富大贵,也可能身败名裂祸及子孙,还劝吕太爷要慎重考虑呢。”

????沈默心说,但凡混官场的,除了为数居多的庸碌之辈,大抵都逃不脱这两种命运吧……算命的果然深谙蒙人之道。便听春花继续道:“听老爷说,当时吕太爷就不太高兴了,还是唐知府说‘还是再看看吕小姐的八字吧。’然后周半仙便掐算一阵,把个吕小姐的命格夸得没变了,说她是宜男宜家的贵人,如果少爷您娶了她,必然可以遇难呈祥,风风光光一辈子。”

????沈默听了,气极反笑道:“然后我爹就信了?”

????“老爷那天已经喝多了,又被那算命的吓慌了神。一听说少爷非得去了吕小姐,方能遇难成祥,就改变了主意,反过来央着吕太爷,结成这门亲事。”

????沈默无奈的闭上眼睛,他知道自己那憨实的老爹,被吕县令甚至还有唐顺之给耍了。人家找个算命先生,配合着耍个花腔,便让他倒过来求着要结亲……‘也是在公门里混了好几年的人了,怎么就这么好糊弄呢?’沈默心中无力的呻吟起来,他发现自己已是被动之极,狠狠突出一口闷气,站起身大声道:“大不了老子出家,当个真和尚,我看看谁还能再算计我!”

????整个一下午,沈默都把自己关在屋里,一直到了掌灯时分,沈安叫吃完饭时才出来,黑着脸问道:“老爷还没回来吗?”

????“老爷捎信回来,”沈安陪笑道:“衙门里公务忙,他今天就不回来了。”

????“今天中午都放假了,还忙什么忙?”沈默没好气道:“备车,去府衙。”

????沈安知道这时候万不能触少爷的霉头,赶紧到后面张罗着备车,不一会儿便载着沈默往府前街去了。

????临近年根,街上人马稀少,车跑得极快,不到一刻钟便到了府衙门前。亲兵上前敲门,好半天才有个老役打开侧门。沈默自报家门后,那看门老头笑道:“小沈大人可算来了,老沈大人就在门房里,非要拉着小老儿喝酒,让我连家都回不了。”

????沈默笑笑道:“我这就领他回去。”便跟着看门老头进去,推开房门一看,只见里面热气腾腾,还没看清楚人呢,就听到沈贺的声音道:“你再不回来肉都老了……”

????沈默一抬手,让那老头和亲兵都退下,自个却一拖长凳,在沈贺面前坐下。

????沈贺听出异常,这才从那白气缭绕的火锅子后面探过头来,一看是他,立马‘哎哟’一声,两手捂住老脸。

????沈默气极反笑道:“这是您老心学的隐身法吗?”

????沈贺也感到自己动作的幼稚,不由讪讪笑道:“我这不是怕见你吗。”

????“我有那么可怕吗?”沈默没好气道:“能吓得老爹您大过年的不回家,跑来和看门老头吃火锅。”说着有些气恼:“若是让旁人知道了,还指不定怎么戳我的脊梁骨呢。”

????“我不是要躲着你。”沈贺赔笑道:“我就是先想点事,想好了就回家。”

????“是不是觉着没法交代?”沈默冷笑道:“全城人都知道,还有什么好交代的?”

????沈贺叹口气道:“儿啊,这事就怨爹爹一时糊涂,可回头就醒悟过来了,”说着拍拍胸脯道:“这不一直拖着,连聘礼都没下么?就是为了等你回来再说。”

????“是么?”沈默似笑非笑道:“孩儿怎么听说,是因为吕县令执意要我本人去山阴下聘,所以才一直拖到现在呢?”

????沈贺老脸一红道:“原来你都打听清楚了……”说着小声道:“拙言啊,你要是生气就骂爹爹一顿吧,可不能再离家出走了。”

????看着老爹一脸惶急的样子,沈默叹息一声道:“离家出走能解决问题的话,我早就有多远跑多远了!”

????沈贺在那里愁眉不展,沈默却拿一副干净碗筷,从火锅里捞出满满一碗羊肉,蘸着韭花酱大吃起来。沈贺一看,急忙道:“这些老了,我再给你下点新鲜的。”

????沈默却浑不在意,低头一个劲儿的猛吃,在炭火的映照下,面目竟还有些狰狞,将平日的风度全都丢到爪哇国去了。

????见儿子吃得开怀,沈贺索性也丢下满腔烦心事,跟他对着猛涮猛吃起来,父子俩吃得这叫一个痛快啊,那真是‘红铜釜,汤沸肉鲜轻煮。小料虾油红腐乳,汗淋漓箸舞。’

????一阵饕餮之后,沈默的肚子里便装满了涮羊肉片子,此外还有不少鱼丸子虾丸子,海螺肉鲜蘑菇。他一直压抑着的愤怒,便被饱胀的感觉给麻木了,看来‘化悲愤为食欲’,果然是有人间至理。人只要吃饱吃好了,愤怒就钝化了……可如果再喝点酒,就会变成‘酒后吐真言’了。而沈默恰恰在饭间还喝了一小坛老酒,脸色便渐渐红润起来,两眼开始也放光了,嘴巴里的话也渐渐多起来:“朝堂里有人算计张部堂,那是为了夺下东南的控制权,得到更大的权势;可他‘绿豆蝇’为什么要算计咱爷俩?难道他闺女嫁不出去了,非得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才行?”

????沈贺也有点醉了,闻言嘿嘿笑道:“这说明我儿子抢手啊,他们都想先占先得,跟着你沾光呗?”

????“沾光?做梦去吧!”沈默哈哈大笑道:“连当朝首牧张部堂,都能在一夜之间垮台,险些连性命都不保。这大明朝的官啊,简直是没劲至极!”显然张总督的倒台,对沈默的信念造成了很大的冲击。

????沈贺听出儿子语气中的萧索之意,关切问道:“你打算怎么办?”

????“不玩了,不玩了。”沈默摇摇头道:“这大明朝的官场太险了,尤其是现在的东南,成了朝中大员角力的战场,荣辱兴衰根本不是自己能左右的……”说着一声叹息道:“这次我看似得利,谁知下次地震时,到底是生是死?”

????沈贺对儿子本身的关心,远胜过传宗接代和光宗耀祖,闻言连声道:“那过完年咱就回府学报道,好好准备科举,等着高中进士,跳出东南这个破地方。”

????至少在这一刻,沈默深以为然。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