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五二章 京报连登黄甲-官居一品 微信红包2元5包群大全

官居一品

二五二章 京报连登黄甲

二五二章 京报连登黄甲2017-11-9 14:51:24Ctrl+D 收藏本站

????考过三场之后,沈默几个已经是彻底虚脱,身子比较弱的几个还病倒了,老实在家里静养几日才复原。

????等待放榜的日子十分难捱,直感觉心里火烧火燎的,吃什么都没味,睡觉也睡不着。把着指头数日子吧,平素里白驹过隙的时日,却仿佛折了腿的老马,慢吞吞的能把人急死。

????几人也无心出去,因为现在满杭州城都是等待放榜的考生,碰上了难免要问,问了还真不好回答。纵使不问,见到一张张焦灼的脸,心里也不舒服,索性便关起门来找乐子。

????但沈默是要出去的,因为他有更好的乐子可找——好容易考完了乡试,可以放松几天,对于热恋中的小男女,实在是太珍贵了。

????当然他已经是个名人了,在杭州城里很容易被认出来,两人便干脆离开杭州城,去湖州游玩。为什么要去湖州呢?因为这地方就紧挨着杭州,文人们都说‘人生只合住湖州’,不去看看实在是说不过去,而且俞大猷正在太湖操练水军,所以安全有保证。

????到了个没人认识的地方,殷小姐终于放下矜持,与沈默如胶似漆,形影不离。不是在碧浪湖边,相对白鸥眠,腻在一起呢喃私语,便是流览湖州的绮丽风光——他们同乘一辆油壁车,去城南下菰欣赏蔓草苍烟,雨后登上道场山观满眼清晖,天晴去弁山感受迢迢爽气,黄昏到西塞山前去看白鹭飞,或者去郊外横山看落日半隐。或者去黄龙洞的云端见笙鹤起舞,或者感叹那状似青瑶簪的金盖山,根本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

????对沈默来说,这简直是两辈子至今最幸福的一段时光,惟一稍有遗憾的是,殷小姐总是不让他突破那道防线,至今两人还保持着纯纯的恋人关系。好在沈默善解人意,知道此时的女子与彼时不同,都是到洞房花烛夜才缴械的,便不再强求。

????殷小姐见他老实了,又怕他恼了,也把尺度悄悄放宽,让沈默占可以一些小便宜,便把他哄得重新兴高采烈,玩得开开心心。

????直到有一天,两人在湖上看星星,发现月亮已经变成极细的月牙了。这才猛然醒悟,马上就要月底了,赶紧收拾东西,回去杭州城,等抵达杭州城,已经是三十日的半夜了,在城外等到天亮,九月才进了城。

????而张榜日,乃是八月三十。

????沈默终是没有赶在放榜前回去,但更令人惊奇的事情还在后头……三十号放榜这天,所有的考生都早早去贡院外看榜。在焦急等待放榜的时候,众人才发现,琼林社的七位老兄,竟然一个都没来!

????起初还猜测纷纷,但当桂榜放出来,考生们的钦佩之情,便如滔滔江水奔涌不觉,全都众口一词道:“看看什么叫高手?这就是高手!人家根本不来开,便已经心中有数了!”

????实际上是谬赞了,因为那六位老兄,正在西溪别墅中,杀得昏天黑地,完全忘了今日放榜这档子事……能让人如此忘我的,唯有马吊而已。

????自从沈默走的那一天开牌,六人便围着牌桌战起来了。当然马吊是四人打,还得有两个作壁上观出谋划策排队等候的,更给战事增添了许多激烈程度。且因为轮流作战,持久性特别好,除了吃饭睡觉,牌桌上就没空过。

????不过几位心里还是挂着放榜的,也时常叨念,可不能耽误了。便取一大大的黄历,挂在醒目处,每日撕去一张,直等着三十号一到便去看榜。

????但二十六日这一天,战局格外激烈,把六个人的注意力全部吸引进去,竟然就忘了在熄灯前死掉那一页。

????结果到了放榜日,这几位老兄的日历上,才是二十九日。都觉着过了今天,到会试之前都不会有机会再玩了,便展开最后的疯狂,战事无比的激烈。下人们也不知道具体的放榜日子,自然没法提醒。

????等到了辰时左右,水平稍差的孙铤和陶虞臣被挤下来,两人只好在边上瞎出主意,只等有人输光筹码,好上去顶上一阵。

????战局正到关键时刻,突然便听外面‘当当当’响起了一片锣声,诸大绶随口问道:“出什么事了?”

????“抓贼吧。”孙铤紧盯着牌面道,说着打出一张牌。

????“不像,这锣声听着挺喜庆。”徐渭摇头道:“抓贼的锣声又急又乱。”这时候锣声越来越近,已经到了门前。

????“看来有什么事儿。”孙鑨收起牌道:“出去看看吧。”

????“少来,快输了就想耍赖。”孙铤按住他哥,有道是牌场无父子,更别说兄弟了。

????正说话间,便听到人嘶马叫,几匹马停在门口,一片高声叫道:“快请徐老爷出来,恭喜高中了!”

????屋里众人登时愤愤道:“明天才放榜,现在报哪门子喜?莫非未卜先知?”孙铤便撺掇道:“文长兄,快出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人想要作弄你?”

????徐渭翻翻白眼道:“想调虎离山,你好接班?跟我耍心眼,你还嫩点呢。”孙铤嘿嘿直笑。

????这时府中管事的也急匆匆跑进来,朝徐渭磕头道:“恭喜徐爷高中,贺喜徐爷高中,小人向您讨套彩头了。”

????徐渭哂笑道:“怎么你也被骗了?”

????管事的赶紧道:“报喜的就在外头,那报子就是我们巡抚衙门的兵,我不会认错的。”

????众人这下终于把注意力从牌桌上转开,问那管事道:“今天几号?”

????“八月三十啊。”那管事有些不确定道:“这屋里的黄历上怎么才二十九,难道小的记错了?”

????众人呆住了,他们都是聪明人,立刻想到不是管事的记错了,而是自己忘撕日历了。一齐丢下牌,不无懊恼道:“玩物丧志,太误事了!”但很快便意识到,这次徐渭是真的中了,都齐刷刷的望向他。

????却见徐渭仍然攥着一手牌,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变成泥塑一般。大家都知道徐渭的历程——自小便被称为神童,名声比巡抚还大,却屡屡科场失意,再加上人生蹉跎,竟然十几年不得中第。这种名声和成绩上的差距,会造成多大的痛苦,众人不得而知。但只要想想足以把人磨成鬼的九天乡试,便能体会到被磨了好几次的徐才子,现在会是个什么心情。

????却也不能让报喜的久等,众人便把徐渭拉起来,簇拥着往前院去了,那管事的屁颠屁颠赶在前面,扯开嗓子道:“好了,新贵人回来了!”一众报喜人赶紧朝着出声方向跪下,口中道:“恭喜贺喜徐老爷。”

????平生第一次听人叫自己‘老爷’,徐渭这才从魂不附体的状态中回过神来,他茫然望着四下,目光一下子被堂中一个大红色的竖匾吸引住,只见上面赫然写着:‘捷报山阴老爷徐讳渭,高中浙江乡试第十六名亚元。京报连登黄甲。”反复看了几遍,念了几遍,他的眼眶里便全是泪水,擦也擦不干。

????好在报子的都不是头一年报喜,见多了这些新科举人的失态,也就不稀奇了……其实徐渭这表现已经很克制了,有些年纪大点的新老爷中举后直接中风,乐极生悲了事。

????报子们便向旁人讨喜,孙铤忙掏出银子散了,府里的下人们也来讨要喜钱,大家正簇拥着喧哗呢。又听到一阵锣声,又是几匹马由远而近,那管事的激动道:“噫,看来是梅开二度,不知哪位老爷又中了。”一众下人便跑出去观看。

????除了徐渭之外,五人紧张的互相张望,都没有能笑出来的。终于听到外面一嗓子道:“快请吴老爷出来,恭喜高中了。”

????吴兑高兴的出去,剩下几位刚想跟出去,又听到一阵锣响,不由伫足下来,紧张的快要晕倒过去了。

????就听又有一嗓子高声道:“快请孙老爷出来,恭喜高中了。”

????“哪个孙老爷?”孙家兄弟齐声问道,说完对视一眼,都有些不好意思,便联袂出去。

????走到门口,便见门口已经堆满了人,下人们簇拥着两群报子进来,前面一个报子手中高举着一个竖匾,上书:‘捷报会稽老爷吴讳兑,高中浙江乡试第九名亚元,京报连登黄甲’。再看后一个上,则写着‘捷报余姚老爷孙讳铤,高中浙江乡试第五名亚元。京报连登黄甲’!

????孙鑨使劲拍一下兄弟的后背,真心高兴道::“好样的!位列五魁啊!”

????孙铤乐得嘿嘿直笑,却也没忘了安慰他道:“看来大哥至少是前四了。”

????孙鑨却笑不出来,因为沈默诸大绶和陶虞臣都比他强,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除非他们四个大四喜,他才有可能取中。

????大四喜,有可能吗?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