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九一章 世上最强的功夫!-官居一品 微信红包2元5包群大全

官居一品

二九一章 世上最强的功夫!

二九一章 世上最强的功夫!2017-11-9 14:52:6Ctrl+D 收藏本站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三碗之后,沈默醉眼迷离了,俯身跪倒在老夫面前,突然小声道:“爹,我有话要跟你说。”

????不知爷俩要交流什么,众人赶紧退后,让他俩单独说话。

????沈贺弯下腰,小声道:“你说吧,我听着呢。”

????沈默深吸口气道:“我要是……我是说万一,回不来了,您可千万要想开。””你这孩子,胡说什么呢……“沈贺急道:“呸呸,乌鸦嘴。”

????沈默摇头笑笑,继续道:“甭管别人怎么说,你都找个合适的娶了吧,一来咱家还得传宗接代,二来,”沈默深深望着自己老夫道:“你不寂寞了,也就不会太想我和我娘了……”

????沈贺又红了眼,怒道:“小子你给我听着,若是你会不来了,我就找根绳子吊死,去找你娘俩完聚,总胜过一个人孤单遭罪!”

????“那样我会不瞑目的,”沈默郁闷道。

????“你管不着。”沈贺突然抱住自己的儿子,失声哭道:“若是不想让老爹死,你就好生活着回来,听见了么臭小子!”

????沈默被老爹说的一阵难受,眼泪也跟着掉下来,但他不想哭,便擦擦泪道:“还有个事儿……”

????“啊,你说。”沈贺也擦擦泪。

????“万一我要是回不来,”沈默的目光飘向远处,那里立着他的未婚妻,心里一阵锥心刺骨,却强忍着痛道:“爹爹便想法子让若菡再嫁吧……她才二九年华,日子还长着呢,可不能为了那狗屁贞节牌坊,把一辈子都葬送了。”他听了不知多少关于‘贞节牌坊’的故事,一想起来便不寒而栗,无论如何也不想让心爱的女孩,也坠入那样的无色地狱中。

????“这个我也没法答应你。”沈贺叹口气道:“殷家也是有头有面的人家,岂能让女儿再嫁……”

????“这个简单,”沈默轻声道:“我听人说,大户人家遇到这种情况,都会过两年把闺女远嫁外省,对内只说伤心死了,还赚个牌坊立着。”

????“就算万一……”沈贺道:“我觉着若菡不是那种姑娘,她不会同意的。”

????“过些日子就好了,”沈默淡淡道:“时间会冲淡一切的。”方才若菡若无其事的表情,让他觉着很自伤,竟说出这种混账话来。

????“别胡思乱想了。”沈贺叹口气道:“你肯定能回来的!”

????“是啊,我一定能回来的!”沈默强笑一声,只是这笑声中,透露着无法掩饰的彷徨,父子相对无语。

????一直到双方分开,若菡都没有过去与沈默说一句话,这让他那看似坚强无比的小心灵,着实受了些刺激,回去见几个锦衣卫时,还有些萎靡不振。

????那些锦衣卫却出人意料的和善,几人还纷纷安慰他,要把心放宽……他们拿人惯了,自然知道生离死别乃是最让人**的事情。

????沈默知道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他深知‘悲惨的人生更要认真经营吗,否则没有最悲惨,只有更悲惨’的道理,便强打起精神道:“多谢十三爷和几位兄弟,在下无事了。”

????“没事就好。”朱十三端量他片刻,拍拍屁股起身道:“那咱们回驿馆吧,这鸟地方曲曲折折,看着就憋屈。”

????沈默还是头一次听人给予这‘西溪别墅’负面评价,本想为其鸣一鸣冤,可转念一想,这里禁锢了自己四十余天,可不是鸟地方吗!便很解气道:“走吧,离开这鸟地方!”

????对于解元郎也爆粗口,锦衣卫们大感快活,嘻嘻哈哈笑一阵,双方便熟络许多。

????等离开西溪,到了驿站里安顿下来,已经是过午了。朱十三和一干手下换了便装,对沈默笑道:“该吃饭了,咱们相聚是缘,我请解元郎出去撮一顿!”

????沈默哈哈笑道:“瞧十三爷这话说的,我这个地主不坐庄,反要你们远道而来的请客,传出去会让人笑话我们浙江人不当人子的。”

????朱十三乃是典型的北方汉子,闻言高兴笑道:“算我失言了,待会自罚三碗,等出了浙江地面我再回请。”众人便有说有笑往西湖边去了。

????虽然沈默是地主,可吃饭的地方却是朱十三选的,有道是‘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北方人来到杭州,肯定是要拜会一下楼外楼的,就算锦衣卫这样的武人也不例外。

????沈默便领着他们,也不乘车骑马,就这样徒步往西湖边上的楼外楼走去。一路上所过景点无数,他都用很直白的话语,将其妙处典故娓娓道来,让朱十三四个听得如痴如醉,兴致盎然,恨不能将西湖都游遍……当然是在沈解元的带领下了。

????不知不觉便到了那三层画栋的楼外楼外,朱十三奇怪道:“看着这楼比北京城的四大楼可差远了,怎么就这么有名呢?”

????沈默指一指周围的精致道:“楼固然不出奇,但四周的景致却是世上仅有,坐在楼上便可揽最美的湖光山色,这是北方没法比的。”

????“那南方有山有水的地方多了,怎么别的酒楼就没这般名气呢?”朱十三已经彻底折服在沈默的学识谈吐之下,便如个好奇宝宝一般问这问那。

????“那是因为别处美则美矣,却没有这么多的底蕴,这么多的传说,”沈默呵呵笑道:“比如你在楼上喝酒,便会想到苏东坡也曾对着这美景引颈高歌。心里必然会与有荣焉,喝的很自豪。待畅饮之后,酒助游兴,到断桥上走走,便会想能遇见一位白娘子那样的美人。哪怕只是远远地看一眼,也足够了……这是在别处饮酒,万万体会不到的。”

????朱十三们便一齐感慨道:“西湖啊西湖,什么时候能让我———圆一把当许仙的梦?”

????惹得沈默哈哈大笑道:“所以说,杭州的姑娘,是从来不穿白裙子的。”

????“为什么?”众人笑问道。

????“就怕你们这些远道而来的,想入非非,唐突佳人呗。”沈默诙谐笑道,惹得几个锦衣卫捧腹大笑起来。笑完之后,却都十分佩服他……在一个时辰前沈解元还满是伤怀,这么快便恢复了乐观,可见其神经之粗大,绝非常人可比拟。

????说笑着引众人进去,此刻已经过了饭点,酒楼里空位颇多,众人便找了个临湖的雅座坐下,沈默随口叫了几个佐酒小菜和招牌菜,便将菜谱递给朱十三,让他随意点菜。

????北方人果然是喜欢‘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沈默听他点的主菜尽是什么‘大骨龟背’‘烂蒸大片’‘鼎煮羊’‘八糙鹅鸭’之类,尽显豪迈本色。

????点完菜后,众锦衣卫笑道:“今日真可大快朵颐,一饱口福啦!”

????沈默笑道:“有好菜还得有好酒相配,”便问小二道:“这里有什么酒?”

????“婺州的‘错认水’,湖州的‘六客堂’,扬州的‘琼华露’,吴府的‘蓝桥风月’,还有咱们杭州的‘一江山水’,应有尽有,客官您点哪一样?”小二唱歌似的报出酒名道。

????“这么多酒,听都听晕了。”朱十三咋舌道:“咱们喝哪一样?”

????沈默便道:“咱们喝‘一江山水’!”

????“有什么讲究么?”众人笑问道:“为什么不选那几样?”

????沈默便笑着为几人介绍道:“那‘错认水’入口清淡如水,但片刻功夫酒劲儿上来,却又能把刚猛汉子一下子摞倒,这酒犹似表面柔和但骨子里凶残狠毒的笑面虎,惹人讨嫌,喝起来也不舒服。”

????众人摇头道:“喝酒的好处全没有,坏处却占齐了,这酒真讨厌!”

????“那‘六客堂’又太过清雅,是文人用来点缀诗词文赋的,喝起来不过瘾。至于‘琼华露’‘蓝桥风月’之类的,苦辣不足,甜香有余,是女子的最爱,却不是男儿杯中之物。”最后才拎起那坛子‘一江山水’道:“至于这酒,虽嫌冷冽,但味道醇厚,入口后余香绵绵,令人回味无穷,像是徜徉在壮丽如画的美境之中,正适合用来醉卧沙场!”

????一众锦衣卫哈哈笑道:“今日才知道喝酒还是这么多讲究,看来原先十几年都白喝了。”

????“是啊,”沈默点头笑道:“这喝酒嘛,讲究‘人要投机,酒要够味儿’,方能开怀畅饮,一醉方休!”

????“说的太好了!就喝一江山水吧!”众人大声喝彩道,那朱十三更是笑道:“解元郎是读书人,不如喝那‘六客堂’?”

????沈默豪气道:“说什么话呢?朋友相交贵在一个‘诚’字,我虽然酒量不好,却也不能拈轻怕重,应付了事!”说着一拍桌子道:“这次豁出去了,舍命陪君子!”

????“好!太够意思了!”几个锦衣卫情绪无比高亢道:“沈解元太够意思!”

????就在雅座里气氛爆棚时,一个极不和谐的声音响起道:“沈默,谁把你放出来的!”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