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九八章 天教吩咐点酥娘-官居一品 微信红包2元5包群大全

官居一品

二九八章 天教吩咐点酥娘

二九八章 天教吩咐点酥娘2017-11-9 14:52:14Ctrl+D 收藏本站

????沈默的目光一下移向那辆马车,却听边上的赌鬼道:“里面没人。”

????沈默又看向铁柱,却见他笑眯眯的伸伸手,指向来路的方向。只见两个布裙荆钗却难掩婀娜,未施粉黛但更显丽质的女子,看上去像是一主一仆,就这样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他的面前。

????望着那映入眼帘的倩影,沈默的心跳一下子停住,全身的仿佛仿佛凝滞一般,使劲揉揉眼,不由自主的喃喃道:“我不是在做梦吧?”

????朱十三几个也看傻了眼,他们从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女子,仿佛从画里走出来的两个仙女一样,让也算是见过世面的四位锦衣卫,嘴巴都合拢不上。

????正当他们睁大眼睛,想要大饱眼福时,铁柱却带人围了上来,把四个人的视线挡得严严实实。只见铁柱一脸诚恳道:“还要请教诸位,如何进行跟踪反跟踪呢。”

????朱十三自然知道他什么意思,只好怏怏道“走,咱们去那边谈,不在这碍眼了。”

????“多谢多谢。”铁柱们感激笑道,便簇拥着四人躲得远远地,将空间留给大人。

????古道边,荒草连天,却因佳人俏立而生机勃勃起来。

????那跟在后面的女子也想回避,却被站在前面的拉住,微笑道:“妹妹你去哪?”

????沈默看看边上的女子,不由一愣,心说怎么会是她呢?但这时候老婆第一,赶紧轻声道:“若菡,你怎么来了?”

????站在前面的女子正是他的未婚妻,殷若菡。昨日匆匆一晤,又当着二位老爹的面,她没能好好看看朝思暮想的未婚夫,此刻终于可以仔细端详他那明显瘦削的脸了……他一定吃了不少的苦,若菡如是想道,便忍不住泪眼迷蒙。

????听得到沈默的问话,她擦擦泪道:“妾身跟相公去北京。”

????“这是说什么呢?”赶紧接着道:“我这又不是新官上任,不兴带家眷的。”

????若菡让他逗得扑哧笑一声,但想到边上还有个人,赶紧重新严肃起来道:“相公此去数千里之外,没个亲人朝夕看觑,叫妾身怎生放心的下?妾身情愿蓬首垢面,一路伏侍官人前行。一来官人免致寂寞,二来也替公公分得些忧念。”怕沈默怪罪,她又道:“至于家里,公公已经答应与我爹爹同住在西溪梅墅,两位老人相互照应,又有奴仆丫鬟十数人,相公尽管放心。”

????沈默听着这个别扭啊,他心说,别扭在哪呢?先是称呼上,他与若菡早就约定,相互称呼或是直呼其名,或是用你我代替,却不用这等‘相公’‘妾身’的,平白让人起一身鸡皮疙瘩。再就是说话语气上,两人的关系亲昵无间,说话向来随便,却从不这般一板一眼。

????转念一想,眼睛便不由飘到边上那柔柔弱弱的女子身上,他便明白了若菡的心思,只好也陪着她用斯文话道:“此去孤单寂寞,得个亲人做伴,我自然欢喜的劲;但此去一来辛苦艰难,二来凶吉未测,怎忍心累你跟我受罪呢?”

????若菡摇头道:“相公这话说的,你我夫妻本是一体,自当同甘共苦,休戚与共……而且京里情况复杂,人心叵测,相公又不得自由,若无人在外面照应,难免又凶险几分。还是让妾身跟去,帮着相公到官申辩也好请托周旋也罢,总能有所裨益。”便有些黯然道:“就使相公下狱,还留妾身在外,尚好照管。”说完展颜一笑,拉过边上静悄悄水灵灵的女子,终忍不住露出本来面目,笑嘻嘻道:“再说也不是我自己,还有点酥娘做伴呢。”

????沈默一阵乱翻白眼,他从若菡的最后一句话中,听出了隐藏很深的醋味。作为着名的‘识大体顾大局’之人,他自然知道这时候该如何表现,朝那女子很客气的笑笑道:“柔娘,你好,好久不见了。”说完便暗骂自己一句:‘说的这是人话么?’

????好在柔娘被若菡拽出来后,便一直紧张的咬着下唇,小脑袋嗡嗡直响,只看到沈默朝自己张嘴,却什么也没听见。直到沈默又叫一声,她才回过神来,慌忙道:“奴婢先走开一下。”却被若菡一把拉住道:“你哪也不要去。”

????沈默面带央求道:“就让她先回避一下,我们先说会话,好吧?”

????他都说出来了,若菡当然不好违逆,便对柔娘道:“妹妹先去车里等我,待会再找你说话。”

????柔娘乖巧的点点头,向他俩分别一礼,就乖乖走到那停在道边的马车边,拿下个墩子踩着上了车,紧紧关上了门……望着那扇门紧紧关上,沈默不禁暗叹一声道:‘哭一场是免不了的,不过我都是泥菩萨过河,只能在精神上表示歉意了。’当若菡带着柔娘一出现,沈默就有一种正室夫人带着小三来讨伐自己的感觉……所以他一直对柔娘故作冷淡,也是为了尽量减少若菡对她的敌意。

????这绝不是自我安慰,因为世上没有哪个女人,愿意和别人分享自己的老公,就像没有哪个男人愿意将老婆给大家共享一样,这都是人之常情,无可厚非,也不能免俗的。而且这年代妻子的地位和权威,要远高于后世所谓的‘男女平等’时代,那是可以决定小三生死的……沈默就时常听说,谁谁谁家里的大老婆虐待小妾,逼死小妾,将小妾赶出家门,甚至转卖,却从没听过谁家的小妾骑到大老婆头上去了。

????好吧,他承认,自从再见到柔娘,就没想过再让她回去,所以更要为她的将来做打算……这充分证明,他是一个外表冷漠,内心闷骚的家伙。

????但他却小瞧了人家若菡,有道是宰相肚里能撑船,若菡的胸怀气度也不比宰相差,她既然带着柔娘来了,就绝计不会难为她,欺负她。而且她也有自己的打算……画屏最终还是希望能堂堂正正的成为一个妻子,生着不用看大妇的脸色,死了也可以进祖坟树墓碑,不至于人死无名。这也是她一直以来所期望的。

????画屏想得清楚:虽然如果跟了沈默,若菡不会欺负她,但大家都会有儿子的,自己一辈子比小姐矮一头就罢了,凭什么生出的儿子也要比人矮一头?所以她虽然很舍不得小姐,也对沈默有一段难以放下的单恋,却依然告诉自己‘长痛不如短痛’,毅然作出了选择。

????殷小姐同样不舍得她,但更尊重好姐妹的选择,所以在与父亲商量后,将日进斗金的‘义合源’当铺,划在了画屏的名下,这样不管将来如何,她都会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

????只是这样一来,若菡身边便没有个体己之人,能帮着她一起看住自己的男人了。若菡可不是那种懵懵懂懂的小姑娘,她十三岁就开始打点家里的生意,到现在整六年,心智已经十分成熟了。自然知道沈默这种相貌人品学识前途无一不是顶尖的男人,身边永远不会缺少狂蜂浪蝶的……虽然现在两人正是蜜里调油的时候,担心有点过早。但岁月无情斩人的刀,过得十年二十年,谁又知道是什么光景?

????所以虽然心里酸酸,但她还是很欢迎柔娘的……按下那不足为外人道哉的想法,若菡对沈默道:“人家柔娘情深意重,公公生病时便一直是她照顾的,现在又要跟着你北上,可不能那么跟她说话。”

????沈默讪讪笑道:“您教训的是。”有道是理亏气就短,他对自己老婆竟不自觉的用上了敬称。

????若菡千娇百媚的白他一眼道:“怎么,心虚了?”

????沈默义正言辞道:“不,我们是清白的,事无不可对人言,怎么会心虚呢?”说着还要向她介绍一下,两人之间的来龙去脉。

????若菡又白他一眼道:“柔娘妹妹已经都跟我说了,你这人心也太狠了,不就是家里多双筷子添个碗吗?干嘛要拒人千里啊。”这话说的大度,可说话的语气,却总带着丝丝的醋味……即使心里已经接受了柔娘,却也要让他感受到自己的不满,这是为了儆效尤,并不是耍脾气。

????沈默当然知道若菡心里不可能没有疙瘩,态度更加谦和起来道:“这不是还没取得你同意么……”一不留神,把心里话给说出来了,赶紧改口道:“哦不,哦不,我是不想耽搁柔娘,对,不想耽搁她。”

????若菡哭笑不得道:“好了好了,下不为例,好吗?”

????沈默登时两眼放光,忙不迭保证道:“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