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百章 一路向北-官居一品 微信红包2元5包群大全

官居一品

三百章 一路向北

三百章 一路向北2017-11-9 14:52:16Ctrl+D 收藏本站

????沈默一行五十人,八十七匹马,六辆大车,十一月二十四从杭州出发,两日后到湖州,再两日至苏州,等到了镇江时,已经进入腊月了。

????再过三天,终于抵达扬州城下,连续赶路十多天,都有些吃不消,朱十三便提议在城内歇两天再上路,沈默自然求之不得。本来还想在城里好生转转,谁知一歇下来,浑身就像灌了铅一样,在驿馆中死猪似的睡了两天,等恢复过精神来,又该上路了。

????直到出城时,沈默还不停的摇头叹息,众人都以为他是为错过‘二十四桥明月夜’而惋惜,殊不知解元郎是想起了唐解元和王解元二位前辈,想必伯虎兄和动少都体会过‘玉人何处教吹箫’的**吧……一念至此,真是心不能至,心向往之啊。

????同时也暗暗立下宏愿,决不能让二位前辈独美于前,哼哼,有朝一日,老子发达了,也要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

????但这种好心情没有持续多久,因为从扬州往北,过了淮河以后,道路便越来越颠簸难行,原先在淮河以南行驶颇为平稳的马车,已经变得一蹦一蹦,能把人的肠子都颠断了。

????自此,那温暖舒适的大车,便只能装一装东西,坐人是不行了。沈默只好和二女下车,改为骑马赶路……给冰冷的马鞍垫上柔软的坐垫,沈默将若菡扶上马背,自己也翻身上马,坐在她的背后。感到自己腰肢被他搂住,若菡一下红了脸,偷偷掐他一下,小声道:“光天化日的,快下去……”

????沈默一脸无辜道:“你会骑马?”

????若菡无奈的摇摇头,笑笑道:“你去帮柔娘吧,我学得快,肯定能跟上。”

????“可人家柔娘不用学……”沈默指一指身后,若菡探过小脑袋去,只见柔娘已经端坐在另一匹马背上,手挽着马缰神态自若,显然是有练过的。

????“就我一个笨蛋……”若菡无奈的垂下小脑袋。

????“不笨不笨。”沈默哈哈一笑,双腿一夹马腹,拥着美人往前行进……若菡起先还有些害羞,但时间一长也就习惯了,倚在沈默温暖的怀抱里,感觉无比舒服,这才小心翼翼睁开眼睛,看见柔娘操着骏马,不疾不徐的跟在左侧不远处,看上去英姿飒爽,很是让人羡慕。

????她好奇的小声问道:“柔娘怎么会骑马呢?”

????“好像小时候学的。”沈默轻声道:“但她不愿提及往事,咱也不好问。”

????“哦……”若菡乖巧的点点头,便不再说话。

????当所有人都骑上马,行进速度终于快了一截,腊月初六这天过了淮安。又行了五天,快到徐州时,天色便阴沉起来。不久就开始零零散散飘下细碎的雪花。若菡和柔娘生长在江南,很少见下雪,都有些的兴奋,还伸出小手去接雪花玩。

????但男人们却紧皱起了眉头,朱十三低声咒骂一句,怏怏道:“我说这天怎么一直反常的暖和,原来是要下雪了。”

????看看天上阴沉的乌云,沈默点头道:“是啊,看来这雪还不小哩。”

????“下了雪这路就更难走了。”朱十三狠狠一抽马鞭道:“年前是回不去了!”他是京都人氏,自然想在春节前回去,好全家团聚。

????沈默问道:“对了,咱们走了一半路了么?”

????“哪有?”朱十三摇头道:“刚过三分之一,如果正常的话,还得二十多天,可要是遇上刮风下雪啥的,再耽误多少天都不稀奇。”

????“下雪不冷化雪冷,咱们紧点赶路吧。”沈默笑道:“说不定到了徐州就不下了呢。”

????“嗯!但愿如此!”虽然明知道这场降雪可能覆盖好几个省,但朱十三还是抱着侥幸道:“到了徐州肯定就是大晴天了。”

????但老天爷这次偏偏要和他们作对,那星星点点的雪花,不久便成了滚滚团团漫天洒落的大片鹅毛,铺天盖地而下。将远近的山峦,河流,道路,村舍,都变成迷迷茫茫的一片混沌。

????等到傍晚时分,雪仍然铺天盖地的下着,还起了风,气温一下子降了下来。卫士们早已经从大车上,取下皮袄,皮帽带上,又用厚厚的围巾裹住脖子和脸,只露出两只眼睛,费劲的辨别着方向……其实把眼睛瞪得再圆也没用,因为四面八方一片白茫茫,根本辨不清东西南北。

????沈默穿一件貂皮大氅,将若菡整个裹在怀里,一手操着自己的马,一手还拉着柔娘的马缰,在这严酷的环境中,他觉着自己必须给女孩子们安全感,哪怕是象征性的。

????铁柱艰难的过来,向他大声吼道:“大人,弄不好咱么已经迷路了!”沈默闻言四外了望一下,简直分不清哪是道路,哪是沟壑……这么走下去可不行,便道:“让队伍先停下,再派几个人去探探路。”

????“好!”铁柱便招呼队伍停了下来,自己亲自带着十多人跑到前边去打探路径。朱十三几个却懒得动弹,翻身下马,躲到一块避风的石头后面,不断哀叹道:“完了,完了,这回得在外面过年了。”

????沈默也把若菡放下地,翻身下马,仰望着渐渐黑下来的天色,长长叹一口道:“跟我受罪了。”

????若菡一边跳着酸麻的双脚,一边给沈默拍着身上的雪花,笑道:“千里行来年愈少,微笑。笑时犹带雪花香。试问北地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那边柔娘早羞红了脸,不依道:“姐姐,你又取笑于我。”半个月的路程走下来,两人早已经情同姐妹,却没有起先那种生分了。

????沈默一边搓手,一边笑呵呵的看着两个女孩笑闹,过了好一会儿,探路的人回来了,待将所有的情况汇总一下,铁柱面色凝重的过来道:“真走到绝路上来了,这前面五六十里大概也难找到人烟了,只有不远处有个断了香火的破庙。请大人示下,今晚是不是就去那里宿营?”

????沈默朝凑过来的朱十三道:“十三爷,您看呢?”毕竟人家是押解自己进京的官差……虽然大伙似乎都忘了这茬,但沈默却牢牢记得,一直谨守着‘人敬我一尺,我让人一丈’的分寸,一路上是走是停,皆听朱十三发落。

????朱十三笑道:“当然依沈兄弟的了,你再这么见外,我可要不高兴了。”有道是花花轿子众人抬,你来我往才热乎。

????一行人便跟着铁柱,往西北行出二里,果然见到一个风雪中的寺庙,看起来已经十分破败了。

????在院里端详一下那大殿,黑皮突然笑道:“这里面没人久了,肯定有野鸟栖着,众位把弹弓拿出来,咱们的饭辙有着落了。”长时间的野外行路,弹弓弓箭都是必备的。

????大伙抱着‘宁可信其有’的想法,纷纷从腰间取下弹弓,挂上石子,便见黑皮捡起两片破瓦,绕到相反的方向,扬手扔进大殿里。

????便听‘咔嚓’碎响之后,又是‘呼’地一下,果然从大殿里扑飞出一片野鸟,朝众人迎头飞了过来。众人的弹弓噼里啪啦响作一团,待一阵鸡飞狗跳后,地上便落下了一片各色野鸟。

????侍卫们捡起来,数了数,大小竟有十一只。铁柱笑说:“就是瘦小了点,烤着吃还不够塞牙缝呢。”

????“熬汤吧。”沈默笑道:“再加点参片枸杞什么的,给大家补补身子。”便翻身下马,打量一下四下的环境,只见这寺院颇为轩敞,正殿之外还有东西配殿,也不知是哪路神仙的府邸,心中默念一声‘得罪了!’便吩咐道:“咱们都住正殿,你们把廊沿下的栏杆还有两个配殿的门窗都拆下来烤火。”

????沈默站在廊檐下等待,大伙便开始忙碌的打扫起来,过一会儿将大殿草草收拾出来,又用收集的木头生起了篝火,这才请他进去。

????沈默领着两个女孩进去,借着熊熊燃烧的火光一看,里面倒没有怎么破坏,大殿的梁柱上的油漆还发着亮呢,只是殿里的陈设却早被洗劫一空,只留下一尊落满灰尘的神像,已经看不出本来面目了。只有两边立柱上的一幅对联,还能勉强看清字迹,只见上联是‘天为帐幕地为毡,日月星晨伴我眠。’下联是‘夜间不敢长伸脚,恐踏山河社稷穿。’

????但看清这诗句后,他不禁满头大汗,心说:‘我得那个乖乖呀,原来是他老爷子……’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