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四七章 是的,我爱你!-官居一品 微信红包2元5包群大全

官居一品

三四七章 是的,我爱你!

三四七章 是的,我爱你!2017-11-9 14:53:9Ctrl+D 收藏本站

????下午时分,沈默又率领一众同科,在礼部恭候读卷大臣,銮仪卫使礼部尚书侍郎,以及受卷弥封收掌监试护军参领填榜印卷供给鸣赞等等,所有在进士路上为他们服务的大人们,拜谢拜谢再拜谢,然后是更盛大的筵席,一直到三更天才散。

????沈六首这个众矢之的,自然被灌得烂醉如泥,被铁柱死猪一样背回去。他所下榻的客店里,竟然没有人歇息,老板掌柜伙计厨子,还有各房的客人,甚至左右的邻居,都齐聚在大堂里,等待状元郎的归来。

????能有幸下榻过状元客店,已经是蓬荜生辉,可以夸耀百年了,现在开天辟地独一个的沈六首,便诞生在……哦不,下榻在他们的客栈里,这份荣耀足以让人幸福的眩晕过去。

????可以想见,从此以后,这件客栈将成为读书人瞻仰的圣地,沈六首将此店成为永远的金字招牌,店老板的子孙后代,算是得着个吃不败的长期金饭碗了。一想到这,店老板就兴奋的膀胱发胀,买了足足一百挂鞭,开流水席大宴宾朋,以示庆贺。

????一群人吃吃喝喝,胡吹海捧,有人遗憾道:“可惜我朝不兴状元尚公主,不然凭状元郎那‘潘安的貌子建的才’,圣上肯定会招他老人家为驸马的,到时候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才叫真的完美哩!”

????“嘘……”店里的掌柜恨不得掐死那多嘴的家伙,小心翼翼往里看看,呲牙咧嘴道:“不要命了,状元夫人可在里院呢!”

????“啊……”众人吃惊道:“状元郎果然人物风流啊,才来京城几天,就找到状元夫人了?”

????“狗屁!”一个伙计骂道:“人家娘子是从杭州,千里迢迢,不辞劳苦跟来的!”

????“这倒稀奇了,”有个大咧咧的汉子笑道:“只听说有父兄送考的,却没听说过娘子送考……”

????“别瞎说,状元公是文曲星下凡,背后说他老人家的坏话,是会下拔舌地狱的!”有老人马上喝止道,吓得那汉子连连摆手道:“当我放屁,放屁……”

????店掌柜却一脸钦佩道:“这事儿感天动地,不说才叫罪过!”便拿出说书人的架势道:“你们知道状元公是怎么进京的么?”

????“当然是走来的,不是坐船就是坐车。”众人笑道。

????“不是这个意思,”店掌柜神秘兮兮道:“你们万猜不到,他老人家是被锦衣卫秘密带进京来的。”

????一听‘锦衣卫’三个字,众人脑后一阵凉风,不信道:“既然是秘密拿进京,你怎么知道的,可不能编排状元郎啊!”

????“就是吃了雄心豹子胆,我也不敢啊!”店掌柜双手一摊道:“就在正月里,还没出十五呢……”

????“初九。”小二提醒道。

????“嗯,正月初九,有一伙风尘仆仆的劲装汉子,护着一辆马车来住店,马车上是一主一仆两个女子,那小姐仿佛还生着病。”店掌柜神秘兮兮道:“他们每天早出晚归,愁云惨淡,渐渐的我才知道,原来是相公蒙冤遭了官司,被锦衣卫拿了,他们千里相陪,进京打点来了。那小姐千金之身,却木钗布裙,一路上悉心照料他们相公,终于让他安安稳稳到了京城,自己却因为又累又冷……结果病倒了。”

????“状元公是世上无双,我却要说,状元夫人也不差!”掌柜的说着唏嘘道:“那小姐身子病着,却终日为丈夫奔走打点,若不是每日都有药渣子泼出来,谁都以为她身子好着呢。”

????众人已经入了戏,追问道:“后来呢……”虽然已经知道了结局,但大伙还是为两人的命运揪心。

????“有道是吉人自有天相,陛下亲自问案,为状元郎洗刷了冤屈,终于在春闱开始前两天重获自由,在最后的时刻报名,没有耽误了考试……”众人一阵欢呼,纷纷举起酒碗道:“为了及时赶上,干杯!”

????待众人热闹完了,掌柜的话锋一转道:“可状元夫人心神放松后,也终于病倒了……”又把众人的心紧紧揪起来,恨不得掐死掌柜的,竟然语带威胁道:“肯定是没事的,对吧?”

????“不对。”掌柜的摇头道:“等状元公回来时,他娘子已经病危了!状元公急坏了,连夜出动手下,请来了京城最有名的十八位大夫会诊,结果都治不了,还说只有三日的阳寿了。”

????“狗血啊狗血!”众人怒道:“要是状元夫人有个三长两短,我们就拆了你的破店!”

????吓得掌柜的赶紧连比划带说道:“但状元郎神通广大啊,虽然还没中状元,就能请动给皇上看病的太医来给娘子瞧病。”

????众人松口气道:“那定然有救了。”

????“不然,”掌柜的又犯老毛病道:“太医瞧了后,却也没法子,使劲解数也只能为其延寿十日……”

????“不行,我忍不住了!”有几个暴躁的撸袖子起身,就要削那可恶的掌柜,吓得他连连摆手道:“别急别急,有救有救啊!”

????“瞎说,太医都没治,还有谁能救?”撸袖子的瞪眼道。

????“医圣李时珍!”害怕皮肉之苦,掌柜的赶紧招供道,‘撸袖子’这才不瞪眼了,却听掌柜的又道:“当时他在陕西某地救灾,距离京师两千里……”

????‘呜呀呀!’怪叫一声,醋钵大的拳头抡起来了,掌柜的赶紧高喊道:“但状元郎十天之内,打了个来回,将李医圣请了回来,然后药到病除,还捎带着把他身上的病治好了,让状元郎可以精力充沛的考上状元,皆大欢喜,完了……哦不,是我的故事完了。”

????众人却不信道:“区区十天,怎么能奔行四千里?”

????“外行了吧,知道杨贵妃是如何吃上岭南的荔枝的么?‘换马不换人,六百里加急’吗!”掌柜的唏嘘道:“状元郎以文弱之身,为娘子延医奔波十昼夜,有情有义,感天动地啊!”

????才子佳人的故事,向来为老百姓最爱,尤其是才子中状元的完美结局,更是让听者深深代入,久久无法自拔,以至于夜深了还不肯散去,非要等着状元公回来,瞻仰一下这位注定载入史册的文魁星。

????但铁柱命马车径直进去院里,对翘首以盼的众人抱歉道:“状元郎在琼林宴上过量了,实在无法见大家,不过我家夫人有话吩咐下来,改日设宴回谢诸位,请务必赏光。”

????众人本有些失望,但听说状元郎会设宴请客,都十分的高兴,还想继续玩乐到通宵,店老板却赶人道:“状元公需要休息,都散了吧。”大伙只好乖乖回去。

????状元郎真的醉了,烂醉如泥的躺在炕上,难受的一直抓胸口,这让一直等他回来的若菡又心疼又气恼道:“那些人也真是的,就不能斯文点么?怎么学绿林好汉灌他呢!”

????柔娘轻声安慰道:“官场就这样,大人们让喝,爷不能不喝。况且爷要是没喝几杯就回来,可就太没面子了。”

????“妹妹倒是挺懂,”若菡笑笑道:“快把醒酒汤端来。”

????柔娘欲盖弥彰道:“都是在总督府学的。”便赶紧把温在锅里的陶罐取出来,舀一碗清亮亮的汤水,送到若菡手里。

????若菡接过来,试一下温度,舀一勺吹吹气,和柔娘合力,喂到沈默嘴里。这专门向李时珍求来的醒酒汤真是神奇,还没喝完一碗,沈默的表情就不那么痛苦了,脸色也好看了一些。

????觉着他能睡个安稳觉了,若菡便将碗递还给柔娘,小声道:“先去铺被子吧,我给他擦擦脸就回去。”

????柔娘点点头,便悄悄掩门出去了。

????若菡给沈默细心的擦了脸和脖子,想要给他脱下毡袜,把脚也擦一擦,却冷不防被他一把揽住腰肢,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趴在了他的怀里,若菡刚要惊呼,便被沈默稍显粗暴的吻住了嘴唇,惊呼声被呜呜阻在喉咙里,一吻就是足足的一刻钟。

????直到沈默自己都快喘不过气时,才将自己的未婚妻放开。若菡更是被憋得一阵阵眩晕,嗔怪的锤他一下道:“才醒了酒便要作怪……”

????沈默却不理会,他紧紧按住若菡的肩膀,与她深情的凝视道:“我想说的是,我爱你。”

????若菡一下子愣住了,跟了他这么长时间,从来只听他信誓旦旦说‘我会娶你的!’却从没听过‘我爱你’这句话。其实她等这句话很久很久了,其实她真想告诉他,从被他紧紧绑在背上,跳入水中的那一刻,自己就已经无可救药的爱上他了……从那天开始,无论是被人鸠占鹊巢,还是沈默吃了官司,被锦衣卫抓到京城,她都没有动摇过对这个值得信赖,可以依靠的男人的爱情。

????漫漫长路走来,是她的坚定付出,生死相随,终于收获了对等的爱情,若菡,何其幸哉?拙言,更是幸哉!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