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五四章 四只狼-官居一品 微信红包2元5包群大全

官居一品

三五四章 四只狼

三五四章 四只狼2017-11-9 14:53:17Ctrl+D 收藏本站

????送走师傅回来,沈默又投入到日复一日修史中,但这个初夏注定是不太平的。没过几日,竟有太监传来嘉靖口谕,命翰林修撰沈默兼任内阁司值郎,次日到西苑值庐报道。

????传旨太监一走,诸大绶和陶大林便过来道贺道:“恭喜拙言兄,超脱苦海,跻身内阁了。”如果说大学士是皇帝的秘书,那这‘司值郎’就是大学士的秘书,虽然也是从六品官,却比埋在故纸堆里的翰林修撰要显要多了,所以两位兄弟都像他道贺。

????“有什么好恭喜的?别说‘四只狼’,就算七匹狼进去内阁,也得给那些阁老们端茶倒水,小心伺候。”沈默苦笑道:“万一再有个看我不顺眼的,说不定哪天就寻趁了我。”

????两人知道他言不由衷,但换了谁也不可能实话实说‘能去内阁我很快乐,弟兄们继续在这受苦吧……’所以都没有再挤兑他。

????沈默去找实际上的掌院学士李春芳,对他说明情况,请求调几个人过去,帮着两个兄弟继续修订《元史》。见他才来了不到俩月,就须臾调入内阁,李春芳知道这小子炙手可热,当然不愿得罪他,便让他从庶吉士中挑两个过去。

????沈默想想便道:“那就徐渭和孙鑨吧。”有道是肥水不流外人田,现在《元史》修订已经理出个头绪,当然不能让别人捡了便宜。

????“徐渭肯定不行,”李春芳摇头笑道:“就在刚才,给你传旨的同时,也有太监给徐渭传旨去了,命其兼任中书舍人,于你一样入职内阁,明日西苑值庐报道。”中书舍人是从七品,与庶吉士同级,但其本质上,与‘四只狼’的差事没什么不同。

????“是么?”沈默暗喜道:“那就请吴兑替他吧。”

????“没问题。”李春芳笑容可掬道:“拙言啊,去了内阁以后,可别忘了咱们翰林院。”

????“当然不会。”沈默笑道:“可惜我一个小小的司直郎,也帮不上什么忙。”

????“当然能帮上了。”李春芳笑道:“你在阁老们耳边说对一句,就比我们下面人跑断腿,磨破嘴要强的多。”

????“如有机会,”沈默拱手道:“拙言义不容辞。”

????第二天一早,沈默便与徐渭一起,在西苑外等开门。两个好朋友可以同时进步,彼此都很兴奋。

????等到卯时钟响门开,两人便手持圣旨,向门禁卫道明来意。过了一刻多钟,有一个紫衣太监和一个青袍官员出来,对他俩笑道:“两位一起来的呀。”

????两人笑道:“门口碰上的。”

????官员便道:“沈修撰,请跟我来吧。”从这称呼也可以看出,翰林官虽然无权,但确实贵重,所以人家不称呼他‘四只狼’,还是叫他修撰。

????那太监也笑道:“徐庶常,请跟杂家来吧。”庶常是对庶吉士的称呼,庶吉士徐文长便尊称徐庶常。

????沈默和徐渭吃惊道:“我俩不是去一个地方么?”

????“当然不是,”官员笑道:“你是去无逸殿。”太监道:“徐庶常是紫宸殿。”

????徐渭当时便变了脸色,谁不知道无逸殿才是内阁值房所在,而紫宸殿则是陶仲文那个老牛鼻子炼丹作法的地方?

????沈默轻轻拉他一下,徐渭这才想起自己是在什么地方,怏怏的垂下头去。两人只好分开,各自跟着各自的领路人,去各自该去的地方。

????待走出一段距离,沈默对那引路的官员笑道:“还没请教大人台甫?”

????“什么大人不大人,咱们都是司直郎,以兄弟相称就是。”那官员望之与张居正年龄相仿,但身材不高,面容白皙,但一双眼睛炯炯有神,让人感觉十分亲切。笑道:“我叫张四维,字子维,山西蒲州人……”

????“哦?”沈默吃惊道:“你就是传说中‘山西一宝’的张四维?”

????听到这个称呼,张四维差点没有一跤跌在地上,苦笑道:“不消说,拙言你认识我那小舅舅。”

????“苏松知府王崇古是子维兄的舅舅?”这下轮到沈默吃惊了,他正是去年与俞大猷王崇古一干人吃饭时,才听说这个张四维很牛的。

????为什么说他牛呢?据说此人是个神童,年十五举秀才,取得小三元,山西提学刘凤甚为赏识,称其必为国家栋梁。而后二十四岁时,以第二名中举人。二十七岁,以第四名中嘉靖三十二年进士,入翰林院为第一名庶吉士,正好比沈默早一科。

????这份履历虽然比起沈默来失色不少,但已经足以让天下人大呼‘天才’了,所以王崇古才会时常挂在嘴边……有这么个天才外甥,确实是很有面子的。

????借着远在苏州的王崇古,一个山西人和一个浙江人,竟然涌起了他乡遇故知的感觉,再加之两人都是青年才俊,颇有些惺惺相惜的意思,待行到无逸殿所在的院子时,已经仿佛多年好友一般熟络。

????只听张四维指着无逸殿道:“这就是内阁大学士们办公的地方了,”又指着两边的配殿道:“那是大人们睡觉的地方,你也会有一间的。”

????望着那低矮的配殿,沈默难以置信道:“阁老们就在这儿就寝?”

????“是啊,”看出他脸上的不可思议,张四维苦笑道:“西苑值庐低洼狭隘,而且皆是东西房,夏日暴晒,冬日寒冷,在此办公可苦心志,劳筋骨,增益其所不能。”说着呵呵一笑道:“我说笑的。据阁老们说,这还是皇恩浩荡呢……据说原先皇上虽常居西苑,但从侍诸臣在此尚无固定住所,随召而至,日或再或三,夜分始退,都如家常便饭一般,这让大学士们苦不堪言。后来圣上慈悲,命将无逸殿左右厢房辟为‘值庐’,赐予侍值大臣居住办公,大人们这才免了疲于奔命之苦。”

????“不过首辅是不住这儿的。”张四维指着远处的一个小院子,不无羡慕道:“圣上怜爱严阁老,命人给他在那边新建了住处,虽然不大,但五房齐备,厅室皆南向,所以严阁老不用在这儿受苦了。”五房是指厨房书房卧房澡房和茅房,代表着基本的生活设施。

????“哦……”沈默点点头,跟着他进了正殿之中。

????进去后才发现偌大宫殿被分成了数个单间,最大的一个自然是严阁老的房间。

????张四维让沈默稍后,他则进去禀报一声,不一会儿掀开门帘道:“沈修撰,首辅请您进来。”

????沈默整整衣襟,抖擞精神进去,大礼参拜了严阁老,老态龙钟的严嵩竟然扶着桌子起来,亲自扶起沈默道:“状元郎何必多礼呢?老夫可不喜欢见外哦。”

????屋里又响起一个声音道:“就是啊,大家都是自己人,拙言不必多礼。”

????沈默抬头一看,只见一个身穿三品服色,身材如富家翁般肥胖,但眉宇间却带着,挥之不去的阴鹜与狠厉的中年男子,正扶着严嵩与自己说话。

????猜到对方的身份,但沈默依旧拱手问道:“敢问大人?”

????“我就是严世蕃,”那胖子笑容满面道:“叫我东楼兄吧,就是别叫我严大人,一叫就生分了。”

????“还是叫东楼公吧,”沈默在京里已经不是两日,对这家伙剽悍阴贼,飞扬跋扈的名声早有耳闻,自然不敢托大。

????“随你便。”严世蕃扶着严嵩坐下,呵呵笑道:“咱们虽然是初见,可已经神交良久了。胡汝贞几次三番来信,备述你在浙江与他的协力之功,对他的回护之恩,所以我和我爹早就想见见你了,对你亲口说道声谢。”

????虽然不知道严世蕃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沈默赶紧谦虚几句,说自己‘没干什么’云云。

????西苑另一头的紫宸殿中,徐渭换上宽大的道袍,已经开始在绿纸上用朱砂写青词了,边上还有个一嘴山东味的道士喋喋不休道:“你是沈相公的好兄弟吧?他是俺的恩公啊,那从此以后,你就是俺的兄弟了,你不会不认我这个兄弟吧?”

????徐渭本来就不爽现在的差事,脑袋一下有两个大,搁下笔骂道:“蓝道长,你再不住嘴,我可就写不完了。”

????“那俺不说了。”蓝道行赶紧噤声道:“快写快写,陛下还等着烧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