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六五章 意外的转折-官居一品 微信红包2元5包群大全

官居一品

三六五章 意外的转折

三六五章 意外的转折2017-11-9 14:53:29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份名单报上去仅仅三天之后,李本又以言官多‘浮躁不公’的罪名,主持对两京科道官进行考察,以不谨浮躁不及三类,提请罢免三十八名科道言官。

????如果说对大员剪除时还遮遮掩掩,那么对这些年轻敢言的科道官,就是**裸的清洗了,与李默过从甚密,曾经对严党进行弹劾的,如乌从善李幼滋孙濬夏栻王鸣臣等人皆在此列。

????除了报嘉靖废黜调任此三十八人外,还请对‘御史留用者仍各杖四十’,就是要杀仅科道官之威风!

????至此,此次临时京察,大臣之中凡是严党骨干人物皆得推为上等和中等,如吴鹏赵文华,严世蕃鄢懋卿等。反之,异己则以各种罪名斥罢,科道官中反严人物亦大都被清除。只要嘉靖帝批复下来,严党势力在朝中便会更加膨胀,严嵩地位也就固若金汤,从此后再无人敢挑战他的权威。

????而且不幸的是,看目前这个架势,这场席卷政坛的暴风雨,已是在所难免了。

????这下那些没有被波及到的官员也坐不住了,想安稳做官的,四处拜山头,请能遮风挡雨的大人物收列门下,以避灾祸;心中还存着正气的,则奔走呼号,希望有人能站出来拨乱反正,将这股逆流挡上一挡。

????“当今天下谁能做到?唯二王与存斋公!”一个面目俊朗的青年官员,在一位紧闭双目的老者面前慷慨陈词道:“二王或有顾忌,然老师您不能亦如此啊,否则谁来保大明朝正气长存?”

????青年官员是从六品翰林修撰张居正,老者是从一品太子少师兼内阁大学士徐阶。

????面对着张居正的咄咄之言,徐阶却一言不发,连看都不看他一眼。

????这让张居正从心底无限失望——在他看来,身为内阁次辅的老师,完全有资格有能力与严嵩掰一掰手腕,至少为那些正直的官员说几句话吧?

????可是让他万万想不到的是,自己寄以重望的老师,竟然是一只缩头乌龟!只顾自己的权势地位,竟不敢挺身而出!

????“老师,您倒是说句话啊!”张居正几近绝望道……这些日子,亲见自己身边好友同僚被吏部控制,不知多少青年俊彦危在旦夕,他已经是忧心如焚,方寸大乱了。

????过了一会儿,徐阶才睁开眼,却道:“你让我很失望。”

????张居正感觉快要爆炸了一般,难以置信的望着自己的老师,瞪大双眼道:“为何?”

????“在没有实力的时候,却想做力不能及的事情,这不是愚蠢是什么?”徐阶冷冷望着他道:“你要我害死大家?”

????“这……”张居正吐出一口浊气道:“好吧,既然老师这样想,那学生也就多说无益了。”说着正一正衣襟,向徐阶深深施礼道:“道不同不相为谋,学生去了。”

????“你要去干什么?”徐阶沉声问道。

????“上书,”张居正一脸决然道:“死谏!”

????‘啪’地一声,徐阶狠狠一拍桌案,须发皆张的愤怒道:“张太岳,你想害死裕王吗?!”

????张居正一下子呆住了,只见徐阶霍然起身,几步走到他的面前,冷冷盯着他道:“我敢打赌,你只要一上书,严嵩就会认定是裕王指示你这么干的!他一定会彻底倒向景王,帮着他一起把裕王撵出京城去,”说到这几乎是一字一句道:“你信不信?!”

????张居正的喉头剧烈的抖动着,面色数遍之后,终于颓然的低下了高昂的头颅,双目一片通红,嘶声道:“好吧,我不上书,不上书,我走我走。”朝老师草草一拱手,便踉跄着出门去了。

????望着他失魂落魄的背影,徐阶面上浮起深深的哀伤,他扶着门框,把额头轻轻的靠在上面,用只有自己的声音喃喃道:“小子,还是太嫩了……”

????从徐府行尸走肉般出来,车夫请他上车,张居正却理也不理,就那么低头往前走,也不知走了多远,突然听到后面有人叫他,回头一看,一身官服的沈默正在含笑立在那里。

????张居正站住脚,想朝他笑笑,但脸部表情已经僵硬,只能拱拱手问道:“拙言,君欲何往?”

????“我那老师兄病了,刚刚溜号去看了看他,”沈默笑道:“正准备回宫呢。”

????陆炳因为李默的事情,吐血晕厥过去,这事儿张居正也有所耳闻,便问道:“陆都督无甚大碍吧?”

????“练功的人,底子好。”沈默点头道:“反正面上看不出大碍来。”说着指指心脏道:“但这里的伤,可不是一两天能好呢。”

????张居正沉重的点一下头道:“国殇啊……”

????沈默面色一紧,旋即恢复常色,拉着他的胳膊道:“中午了,咱们喝酒去。”

????便不由分说,拽着张居正进了最近一家酒馆。

????安静的单间里,几个小炒,一坛花雕,满腔苦闷的张居正,向沈默倾诉自己的惆怅:“本来么,借考察之际而清除异己,乃当政者固有之伎俩,这一点,谁当权都不能免俗!”说着重重一顿道:“可如此大规模,而且明目张胆的铲除异己,就是刘瑾王振之流,也不敢如此吧?”

????沈默苦笑道:“确是闻所未闻。”

????“嚣张啊,太嚣张了!”张居正拍案长叹道:“奸臣当道,群邪盈朝,却无人敢说一句公道话。”说着大口灌下老酒,也不擦嘴,就那么癫狂道:“古之匹夫尚有高论于天子之前者,今之宰相,竟不敢出一言,何则?!非但如此,亦不许他人出言,又是何则?”

????沈默这才知道,原来这位老兄,在徐阶那碰了个大钉子,只好安慰道:“太岳兄,存斋公也是有难言之隐的。”不管张居正和朝臣们如何看待徐阶,沈默始终认为,那个不显山不露水的老头子,是个高手中的高手。

????会咬人的狗从来不叫。

????“难言之隐?”张居正摇头喟叹道:“我大明群邪当道,民不聊生,内忧外患,国势窘迫,如果这时候还没人出头,亡国之日不远矣!还有比这更严重的后果吗?”说着冷笑连连道:“所谓难言之隐,不过是舍不得乌纱玉带的一种托词罢了。”

????听他越说越放浪,沈默一把夺过他的酒杯道:“太岳兄,本来有些话,我是不便说的,但你数次于我有恩,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讲。”张居正双目迷蒙的望着沈默道。

????“现在李默死了,朝中能跟严阁老抗衡的,就只有你存斋公一人了,”沈默沉声道:“他自然被严党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但徐阁老是皇帝近臣,平日里谨慎自守,谁也别想抓住他的把柄,所以他们都奈何不了他,但你赵贞吉还有我们这些存斋公的学生,可没有那么高的地位,按说严党会毫不客气的剪除你们!可到现在为止,你们却没有损失分毫,想过这是为什么没有?”

????张居正光想着别人了,却忘了看自己,经沈默这一提醒,有些清醒过来,喃喃道:“是啊,没道理呀。”

????“怎么会没道理。是存斋公在为我们遮风挡雨,才让你我可以在这满朝风雨之中,泰然自若的喝黄酒,发牢骚。””沈默轻轻一锤桌面道:“对于正职来说,副职是他的天生敌人,严阁老处处提防着存斋公,压制排挤更是家常便饭,可存斋公却能在这么艰难的环境中,保护下我们这些人,要做出多大的牺牲,忍受多少责难,也就可想而知了。”说着重重叹一口气道:“你是他最欣赏的弟子,怎能这这时候,在他伤口上撒盐呢?”

????张居正的酒彻底醒了,呆呆坐在那里,咀嚼着沈默的话,过了一会儿,忽得起来道:“我去给老师道歉去。”

????沈默笑着拉住他道:“还是先吃完饭,彻底冷静一下再去吧。”

????“嗯。”张居正点点头,重新坐下,心不在焉的夹几筷子菜,轻声问道:“你说这满朝的风雨,咱们该如何自处?”

????沈默呵呵笑道:“你的心平静下来,就会告诉自己答案的。”

????“那说说你的选择吧?”张居正道。

????“我,”沈默嘿嘿一笑道:“我要回乡省亲,吏部就算再不近人情,婚假没道理不批吧。”

????“那结完婚呢?”张居正问道。

????“到时候再说,反正总能想到理由不回来的。”沈默面色有些低沉道:“现在这种局势,对于你我这种六七品的小官,实在是无能为力,还不如索性眼不见为净呢。”

????张居正沉思半晌,最后定定道:“我也请假。”

????“你也结婚?”沈默笑问道。

????“去你的,我儿子都八岁了。”张居正笑骂一声道:“我请病假。”

????“你有病?”沈默故意笑问道。

????“你才有病呢。”张居正被他插科打诨几句,竟然重新精神起来,笑道:“现在的掌院是李春芳,和我同科,应该会睁一眼闭一眼的……”说着有些黯然道:“人家都当上翰林学士了,我还是原地踏步走。”心说:‘可见跟着老二混有多惨。’

????“先行未必先达,”沈默低声道:“准备回去干什么?”

????“先回去孝顺孝顺老娘,教教儿子,这多年不见,该成野小子了。”张居正叹口气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我想到处走走看看,老是在京城里闭门造车,恐怕出门就不合辙。”

????“也好,”沈默点点头。说句实话,选择这个时候回家,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现在朝廷上一片歪风邪气腥风血雨,以张太岳这个脾气,想不卷进去都难。

????两人又坐了一会儿,沈默还得回去交差,张居正也急着去给徐老师道歉,便就此分开了。

????沈默回到值房时,这天是陛下游玩的日子,严阁老徐阁老都在家里休息,李本则到吏部衙门呼风唤雨去了。大佬们都不在,下面的司直郎们自然也无心办公,围坐一起大摆龙门阵。

????“诸位,知道那篇要命的文章,是谁最先揭发出来的么?”有人神秘兮兮道。

????“不是赵……吗?”众人问道。

????“不是,他又没考庶吉士考试,怎们会知道呢?”那包打听的司直郎道:“是上一科的状元唐汝辑,他参加阅卷时发现这要命一句的。”

????“就是那个‘人情状元’?”众人问道。

????“可不就是么。”包打听道:“他一直带着个难听的名声,憋着劲儿想立功呢,这下逮了这么大条鱼,据说严阁老很是欢喜,还许给他杭州知府呢。”

????“吓……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啊,去那里当个知府,给个巡抚都不换的。”啧啧的羡慕声响作一片。

????众人正在夸夸其谈,门口突然想起一声咳嗽,唬得众人齐齐往门口看。只见司礼监秉笔大太监陈洪,站在那里,目光扫一圈,看见沈默道:“沈修撰,接旨吧。”

????沈默赶紧过去行大礼。

????只听陈洪宣布嘉靖帝的圣旨道:

????“翰林院修撰兼内阁司直郎沈默,自入阁协理以来,办理事务甚多,自朝至夕,无片刻之暇,兢兢业业,谦逊肯学,当奖掖以励后进。特左迁为詹事府右中允,仍兼内阁司直郎,钦赐。”

????听到这样的圣旨,对仅任司直郎半年的沈默来说,简直是太意外了,一时竟有些发呆。

????还是陈洪呵呵笑道:“沈大人,还不谢恩?”

????沈默赶紧毕恭毕敬的谢恩之后,陈洪将他扶起来,拱手笑道:“恭喜沈大人,贺喜沈大人啊,小开坊后大开坊,实在是让人羡慕啊。”

????沈默谦逊几句,不着痕迹的递给他一张银票,将心满意足的陈公公送出去。回来后同僚都炸了锅,全都嚷嚷着要他请客。张四维更是满脸说不上羡慕还是感慨道:“行啊,拙言,不愧是连中六元之人,半年多就赶上兄弟我四年混的了。”话说他的官职,与沈默现在的一模一样,都是正六品的右中允兼司直郎!

????别看只有一级的晋升,其意义却十分重大!

????这个官职隶属于詹事府本是为教导辅佐太子所设,但成化以后,太子出阁的讲读之事都由其他官员充任,詹事府名实已不相符了……没有任何行政作用,但意义仍然重大,因为它变成为翰林官的迁转之阶!

????本朝制度,庶吉士选翰林官后,从最低级的翰林检讨,编修,升一级即为詹事府的中允,赞善等官,是升任中级官员的阶梯……因为跃迁毕竟不合常理,且容易引来非议,所以大部分翰林官想要连升数级,担任比原先品级高得多的职务,都会被安排为这等官职,把品级提上去,等待实授官职时,只要再升一级便可,看上去就不那么扎眼了。

????与之相对的,在担任一段任期的中层官员后,翰林出身的官员们,还会再次被授予詹事府的官职,左右谕德或左右庶子,为升任高级京职搭建阶梯。因为中允赞善谕德庶子,都属于詹事府下左右春坊的官职,所以被称为开坊,前两者是小开坊,后者是大开坊。但无论如何,都是迁围之阶没错的。

????换言之,恭喜你,等着随时再被提拔吧!

????虽然知道,李默一去,自己必然会出现一些转机,但沈默还是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

????众人正围着他笑闹,要他晚上就请客,却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又是一个太监出现在门口。

????“又有什么好事儿啊?”司直郎们笑问道:“不会是又有谁被提拔了吧?”

????那太监上气不接下气,扶着腰道:“阁老们呢?”

????“都不在。”张四维回话道。

????“快,快去找。”太监干咽吐沫道:“出大事儿了。”

????“什么大事儿?”众人齐声问道。

????“赵,赵部堂被抄家了。”太监缓过气来道:“陛下让阁老们见驾呢。”

????“赵部堂也被抓了?”众人大惊失色道:“看来徐阁老始终没法逃脱啊。”

????“徐阁老?”太监摇头道:“不是礼部尚书赵贞吉,是工部尚书赵文华!”

????屋里空气一下凝滞住,下一秒所有人的反应是:“你开玩笑吧。”还有人吓唬那太监道:“这可是军机重地,胡说八道也会被追究责任的。”

????“我和赵文华无冤无仇,干吗要造他的谣?”那太监跳脚道:“你们不去,我自己去!”说完便掉头跑掉了。

????众人面面相觑,想要笑却笑不出来,赶紧出去打听,是真是假。

????结果宫里已经传开了,是真的……众人彻底惊呆了,当然这其中,也有装作吃惊的,那就是沈默,因为他就是把赵文华玩死的。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