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九四章 敬酒-官居一品 微信红包2元5包群大全

官居一品

三九四章 敬酒

三九四章 敬酒2017-11-9 14:54:2Ctrl+D 收藏本站

????待众人回过味来,都望向高踞首位的府尊大人,不用问,这位才是幕后的黑手,这一出‘王婆骂鸡’的总编导。

????见众人的目光都望向自己,沈默也不避讳闪躲,朝他们坦然笑笑道:“诸位对震川公所说,可有什么异议?”

????众人交换一下眼神,最后由沈默身边的潘贵做代表,恭谨笑道:“大人,震川公言重了,实在是冤枉我们了。操纵粮价可是杀头的重罪,我们这些人都有家有业,谁家没有个几百口子?这种犯法的事儿是绝对不敢做的。”

????边上的王德彰也附和道:“是啊大人,犯法的事情,我们是绝对不会干的。”其余众人也纷纷喊冤。

????这就是沈默最大的不利,一切还都没在苏州城发生,他也没有证据指证这些人,但是情况紧迫,如果真要等到发生了有了证据的时候,恐怕今日繁华之苏州城,要变成不可收拾的烂摊子了!

????所以他必须说服这些人,哪怕只有一线希望也要尝试,想到这,沈默笑容和煦道:“大家不要太敏感,震川公并没有说是你们,”说着正色道:“但这并不代表他是子虚乌有的胡乱猜测,本官敢断定,一定存在这样的一股势力,想要破坏我们苏州的繁荣局面!”

????看着那猛然上扬的曲线,众人无法摇头,而且他们确实是听到了一点特别的风声,所以很是佩服府尊大人的推断力。

????“本官也好,诸位也罢,我们都是依附于苏州城而得享富贵之人,”只听沈默沉声道:“大家应该明白一个很浅显的道理,苏州越好,我们就越好,反之亦然,如果苏州城真的陷入动荡,我们的财富将会受损,地位将被动摇,更可悲的是,将会为满城百姓所唾弃,再也不能像原先那样受人尊敬!到那时候,就是铺上一千条路,修上一万座桥,也没法恢复名誉了,”说着语重心长道:“咱们还要在此繁衍生息下去,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后世子孙想想吧?如果让他们都引以为耻,不愿提及我们,就算这辈子积攒再多的财富,又有什么用呢?”

????听了府尊大人一席话,满席无不动容,众人沉默片刻,纷纷道:“大人您说的没错,吾乡吾亲是吾本,咱们不会眼看着苏州城乱起来的,更不会在背后捣这个乱!”

????“这就对了!”沈默稍稍松口气,拊掌笑道:“责任感,是高贵者最高贵的美德。只有具备社会责任感的人,才有资格享受财富和地位。”说着起身激昂道:“现在,就让我们群策群力,度过这个难关的考验吧!”

????众人被他说得都有些激动,纷纷叫嚷道:“请大人吩咐吧!”

????“好!”沈默沉声道:“有这份儿觉悟,苏州城就有救,咱们大家就都有救!”走到黑板边上,写下一个大大的‘券’字道:“今天咱们就来说说这个‘券’!”

????一听这个字,稍显骚乱的花厅中登时鸦雀无声,他们几乎将全部的资金都换成了券,可承受不起政策上的恶化,便不敢再分神,唯恐漏听了哪句。

????沈默的目光扫过众人,淡淡道:“虽然大家都入了魔一样玩这个券,但你们真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众人有些不服,窃窃私语一阵,王德彰道:“这个‘券’的意思,就是用钱买下东西的购买权,然后兑不兑现,何时兑现,都是买主说了算,无论将来价格如何变化,商家都必须无条件兑换。”说着微微得意道:“大人,我说的对吗?”

????“还有呢?”沈默微笑问道。

????“还有?”王德彰挠挠头道:“因为丰年和荒年价格波动大,一些精明的人便在丰年时买下券,攒在家里,等荒年涨价时再卖给人家。还有性子急的,等不及这样守株待兔,他们通过赌来年的收成,专做买空卖空,若果猜来年是丰年,现在券就跌价;倘若来年是荒年,现在的券就涨价,谁预测准了,谁就赚了……赚的就是预测相反的一方赔得钱。”

????听着这些人侃侃而谈,沈默真要刮目相看了。他原本以为,他们对票券的认识,应该是很幼稚的,但事实恰恰相反,这些精明的商人,已经掌握了这个杠杆工具,脱离了现货交易的范畴,具备了期货市场的雏形。

????在沈默印象中,似乎在同一年代,英国成立了世界上第一家期货市场。原来在大明朝,也存在同样的可能,只是原先运气没有那么好……“诸位当家的好见识。”沈默轻轻鼓掌,面上的表情却冷峻起来道:“但我要说,你们看问题太片面了!”虽然有领先世界的理念,但他们无疑会失败掉!因为期货市场建立的基础,是每一笔交易,都对应着真是货物的,虽然同样是远期才能兑现的,但可以确定的是,有多少单据,就有多少实物!所以虽然同样存在风险,却不会被动摇根基。

????可苏州城现在正上演的,却是建立在商家根本无力兑现的票券基础上。如果风平浪静时,大家买空卖空不亦乐乎,倒也罢了,但一旦出现价格剧烈波动,引起挤兑风潮的话,原本还买来卖去宝贝似的东西,就将变成没有任何价值的废纸,红火热闹的市场将轰然倒塌。

????“所以说,你们目前的表现再好,都是空中楼阁泥脚巨人,随时可能轰然崩塌,万劫不复!”将自己的分析鞭辟入里说出来,沈默下定结语道。

????他强大的自信,缜密的分析,合理的预言,都让在座众人无法不相信!

????汗水出现在众人的额头上,他们开始紧张的不停喝水,竟是越想越害怕!那些原本香饽饽似的票券,现在变成了烫手的山芋,一个个都想赶紧处理掉。

????沈默敏锐捕捉到他们心思的变化,冷冷不留情道:“休想把这笔烂帐转嫁到老百姓头上。”煞那间,强大的气场笼盖全厅,只听他一字一句道:“如果让我察觉到谁偷偷低价出券,只要有一笔!本官就将这个现在还算秘密的真相,公诸于众!”说着‘啪’地一声,重重一拍那黑板:“到时候大把的票据烂在手里,可别怪本官无情!”

????众人被吓了个激灵,心中刚冒出的坏水也被吓了回去,他们手中所持的巨额票券,根本不可能短时间内处理掉,而且要卖给老百姓,就不可能不走漏风声,如果真到鱼死网破那一天,他们非得把裤子都赔掉了,还得让人家戳脊梁骨骂一辈子!

????方才就庙里长草的东家们,这下彻底慌了神,再没有起先表现出的组织纪律,七嘴八舌的保证道:“大人,我们肯定不会那么干,也请您老高抬贵手,千万帮我们保守这个秘密。”

????沈默轻叹一声,走回座位上,轻抚着潘贵和王德彰的肩膀道:“其实你们好,本官才会好,你们若是不好,本官就更糟糕。”见众人都点头,他便沉声道:“所以各位,让我们和衷共济,一起将这个难关度过去,好不好?”

????“好!”众人一齐高声回应道。

????沈默终于长舒口气,端起茶盏喝一口,清清嗓子道:“其实现在咱们进行的‘买空卖空’……”顿一顿道:“还是叫期货交易吧,是很好,很有前途的。要解决的,是滥用信用造成的无法兑换现象,而这种交易本身,却是应该被保护才对。”

????“那该如何解决?”潘贵傻傻问道。

????“又该如何保护呢?”王德彰呆呆问道。

????“其实有些危机,”沈默淡淡一笑,希望将自信尽量传递给被他吓麻了爪的众人,道:“只要处理得当,不仅不会为害,还会促进规范,有利于长远发展。”

????众人一听说有辄,都很激动道:“大人请讲?!”

????“首先,由官府牵头,众位推举出最诚实可信的一些士绅,我们共同成立一个票券管理委员会,将市场上流通的所有票券,按照其数量与商家的偿付能力以及发展前景,分门别类,定出每个商家应该承担的总债务。”

????“然后成立一家专门的银号,命每个商家都存入其总债务的一半金额作为保证金……他们寅吃卯粮得来的钱,其实是各位的,是老百姓的,让他们只拿出一半来解决债务危机,已经是极大的优待了。”沈默沉声道:“然后由新成立的委员会,负责对所有缴存的资金进行集中管理。这些钱将用来集中调配,平抑物价。当已缴存商户出现兑现困难时,用其保证金偿还,如果其保证金还不够,可以用其有价资产作抵押,动用共同款项代为垫付,但必须事后及时补缴,否则资产将被没收。”

????“并且加入的商户,若新发行票券,必须经委员会审批,并交足保证金。”沈默接着道:“委员会只对商户如实注册缴存的债务负责,除此之外不予负责。”

????“如此共同承担,便将风险分散,除非全面爆发危机,一半以上发行票券的商号同时面临倒闭危险,否则这些票券就是安全可信的,也是有价值的。”沈默沉声道:“事实上,有官府和诸位的通力调控,这种情况是不会发生的。如此,诸位资产的安全性便大大提高,且不用诸位花额外的钱,诸位意下如何?”

????众人交头接耳,感觉这法子颇为可行,前景十分光明,但是如此重大的事情,是不可能一下子答应下来的,都纷纷道:“我们都觉着很好,但还得回去跟家里人商量商量,尽快给您答复。”

????沈默知道不可能一次达成,点点头道:“不要忘了,时间不等人。”便让王用汲将他拟定的‘委员会说明书’,每人发了三份,让他们回去尽快商量。

????知道大人这是送客了,众人纷纷起身告辞,但言谈举止间,还是掩不住的失落……原先笃定发财的东西,竟然如泡影一般虚幻易碎,虽然有了大人的补救法子,但还不知道中不中用,让人怎能不揪心?

????王用汲和归有光代替他出去送客,沈默则目送着所有人离去,待看不到人影后,他便如掏空了一般,一屁股坐在门槛上。其实压力最大的一个,就是他!而不是那些还懵懵懂懂的财主们……正所谓众人皆醉我独醒,没有人能帮他分担,所有的压力都只能一人扛着,实在是太累心了……摘下头上的乌纱,才发现头发已经被汗水浸湿,沈默将帽子搁在面前的地上,便呆呆的在那出神,直到送客的王用汲和归有光回来,还看到大人一脸木然的坐在那里。

????两人赶紧上前弯腰慰问道:“大人,您怎么了?”

????沈默没有看他们,而是愣愣望着远方,声音低沉的问道:“你们说,这一关我要是过不去,是不是我的梦想就全完了?”

????两人面面相觑,心说还真是这么回事儿,当然不会如实回答,而是轻声安慰道:“大人今天的表现十分精彩,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没有谁不能接受,所以肯定可以成功。”

????“不见得啊。”沈默自己却没自信的摇摇头道:“我现在说的再逼真,也还没有成为现实,而人这种东西,往往都是要亲自吃过苦头,才会悔不当初的。”说着拍一拍左右道:“都坐吧,站在那儿和门神似的。”

????两人呵呵一笑,便坐在沈默左右两边,也将乌纱摘下来,搁在面前,与沈默的帽子整齐排成一行。

????三人坐在门槛上,正好将一个门框坐满,下人们都很伶俐,看到如此另类的一幕,全都无声息的散去,整个二堂里静悄悄的,便只剩下三位大人。

????寻思片刻,归有光道:“大人,第二遍听您讲了‘委员会’的构思,越发觉着您的思虑之深远,何止超越年龄,简直超越时代,除了天才没法形容了。”

????王用汲深表赞同道:“确实。”

????沈默被他俩逗笑了,骂一声道:“少拍马屁,我吃多少干粮,自己最清楚了。”

????归有光呵呵一笑,马屁拍完了,自然要说点正经的:“但是光把这些人说服了,恐怕还不保险,”说着压低声音道:“真想解决问题的话,还得把他们后面的那些贵官家说服了。”

????“虽然大家都知道两者脱不了干系,但那些人自欺欺人的遮遮掩掩,打死也不会承认的。”王用汲郁闷道:“归根结底,书香门第用得了银钱,问不得铜臭,所以跟他们说也白说。”

????“这不是又想当婊子又要立牌坊么?”沈默苦笑一声道:“但该说还是得说,明天我去彭家王家,后天去陆家潘家,尽人事听天命吧。”大明朝对私人财产的尊重和保护……当然是官绅家的……甚至是沈默那个时代也不能企及的,无缘无故的抄家,会遭到上下一齐反对,最终反受其害的!所以即使金刚护体,不惧水火的沈六首,也只能耐下性子,一家家说服,而没法简单粗暴的直接下令。

????一想到要面对那些盘根错觉的老家贼,沈默就感到一阵阵凄凉,长叹一声道:“咦,微斯人,吾谁与归?”

????“下官。”归有光呵呵笑道。

????“还有下官。”王用汲也笑道。

????沈默看看左边的老归,见他一脸的坦诚,再看看右边的小王,见他满眼的坚定,自己却摇头笑笑道:“太危险了,还是跟我划清界限吧。”

????“大人,您千好百好,就这一点不好。”归有光摇头晃脑道。

????“哪一点?”沈默问道。

????“明明心里已经千肯百肯了,”王用汲也接话道:“嘴上却还要推辞。”

????“大胆,敢诽谤本大人!”沈默笑骂一声,正色道:“我是真不想让太多的人牵连进来,如果真要完蛋,就让我一个人完吧。”说着拍拍两人的肩膀道:“你们两个难得的好官,跟着折了是苏州老百姓的损失。”

????王用汲也正色道:“大人,此话差矣,一个沈拙言能顶五十个归有光,一百个王用汲,如果要折的话,还是折了我们俩吧。”

????归有光点头道:“是的,方才我们俩在外面合计过了,这件事由我们出面去做,事后责任由我们来担,万一有什么麻烦,不能让大人您折在这一场。”

????“放屁!”沈默竟然骂起来道:“臭不可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