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一零章 图穷匕见!-官居一品 微信红包2元5包群大全

官居一品

四一零章 图穷匕见!

四一零章 图穷匕见!2017-11-9 14:54:21Ctrl+D 收藏本站

????粮食虽然恢复了供应,但老百姓的恐慌性饥渴,却没有减缓的迹象。因为每次的供应太少,不仅量少,卖粮的窗口也少,平均要排三天的队,才能买到大米。

????弄得很多懒汉,干脆不买米了,都去灾民那里吃救济,虽然清汤寡水找不到米粒,但总能混个水饱,还是免费的不是?

????而且运河码头的粮食供应,也是时断时续。府尊大人总是会找出各种理由停售,比如说庆祝嘉靖皇帝诞辰庆祝嘉靖皇帝登基庆祝大明建国庆祝某场抗倭战斗的胜利,反正想出个点子就少卖几天。

????这种拖拖拉拉淋漓不尽的做法,更显得他是在欲盖弥彰,似乎想要掩盖事实的真相。

????如此做法,自然让城中谣言漫天,有那不事劳作的闲汉,专门鼓噪官府缺粮说,就连酒馆戏楼中,都开始频繁上演‘檀道济唱筹量沙’的戏码,更加激得人心惶惶,对官府的外强中干深信不疑。

????所以老百姓全家轮番上阵,夜以继日的排队购粮;还有些别有用心的大户,也派出所有的家丁仆人参与进来。在这种疯狂的抢购下,即使每人每次只能购三斤,一天下来,还是要卖出五十万斤粮食。

????如此恐怖的销量,让所有人都相信官府坚持不了多久了,苏州城断粮的日子,就在眼前了。因此由于粮船抵达,而跌落到六两的粮价,开始重新攀升,迅速回到八两的历史最高点,并轻松突破十两,每天打着滚的往上翻,到了五月份中旬,已经达到十六两,并且涨势强劲,丝毫没有放缓的意思。

????其实这种上涨,已经完全脱离了价值与价格的关联关系,变成一种疯狂的炒作,只是老百姓不懂。在这场疯狂的游戏中,他们就像暴怒大海上的一叶小舟,身不由己,随波逐流,被那些隐在幕后的炒手所利用着……“这个月能涨到多少?”码头对面,一栋临街的三层酒楼上,一身白衣的陆绩站在窗前,注视着码头上乌压压的人头。

????但那声音嘶哑难听,仿佛铁片摩擦一般,让人浑身汗毛直竖,显然不是水一样的陆子玉,能发出来的。

????说话的是一个落在角落里,浑身笼罩在黑暗中的男子。

????陆绩已经习惯了他的声音,没有丝毫不适道:“二十两应该没问题。”

????“太慢了!”那黑影道:“拖得越久,对我们就越不利。”想一会儿,吩咐道:“徐家的银子先不要给了。”

????“可是……”陆绩的声音柔和动听,竟是地地道道的女声:“按照约定,要一个月内付清的,现在还有不到十天。”

????“顾不了那么多了。”黑影嘶声道:“先集中所有的银子,把这边打上去,等到把粮价和券价全部炒到二十五两,我们就把粮食出货,兑换成现银离场!”说着微微点头道:“二十五两,足够把徐家的窟窿补上了。”

????“啊,不管那些苏州大户了吗?”陆绩低呼一声道,他们原先约定的是,价格不到三十两,谁也不准出货。

????“通过这么长时间的较量。”黑影缓缓道:“你早该知道那沈默是个多聪明的人,如果时间久了,他有可能会耍出什么花样来,那样我们就麻烦了。”

????“还是通知一下那些大户吧,”陆绩轻声道:“如果咱们先退了,他们就得全折在里头。”

????“不要告诉他们,让他们继续托着吧,没有他们那些傻瓜,我们怎么把价格炒上去?”黑影桀桀道:“还想跟我分享苏州城,简直是白日做梦!”说着呲牙一笑,露出森白的牙齿道:“苏州城全是我的,没有任何人的份儿!”

????“这么说,你决定改变计划了。”陆绩轻声问道。

????“没有什么不能变的。”黑影道:“我问你,我们的目的是什么?”

????“阻止苏州开埠,将沈默赶下台,把苏州城握在手里。”陆绩轻声道。

????“只要达成目的,管他走得那条路了。”黑影沙哑道:“我们把官府逼得山穷水尽是一条路,让苏州城陷入大乱又是一条路,现在前者的风险已经太大,所以我决定改走后者!”因为对方是自己的代言人,所以他只得耐着性子解释道:“这也是我为什么只让你全力收粮,而让那些苏州大户只收购券的原因……”

????“只要我们把囤在手中的粮食一抛出去,物价必然大幅回落。苏州城的老百姓,已经在高价中煎熬了四五个月,早就成了惊弓之鸟。虽然看到物价下跌,但肯定会害怕再次上涨,所以一定会把手里攒着的大量票券,拿去商铺要求兑换。”说着桀桀一笑道:“你不是已经调查过了么?苏州城的商铺这几个月都把资金抽调出起来,投机粮券去了么?他们哪里还有钱进货呢?一旦没法兑现,肯定会引起大规模的挤兑,到时候苏州城的店铺全得倒闭,老百姓也不会善罢甘休,打砸烧抢一样都不会少!咳咳……吕窦印可还在驿馆里等着呢!到时候就是大罗金仙,也救不了他沈拙言!”他越说越激动,竟然兴奋的咳嗽连连。

????陆绩面上闪过一丝关切,走过两步去,却被他恶狠狠的喝止道:“不要过来!”便拉风箱一般的喘息起来。

????陆绩幽幽叹一口气道:“我又不是没见过你的样子,何必还要避着我呢?”

????“我什么样子?我很好!”黑影一下子变得怒气冲冲道:“不要拿出怜悯对我,我陆绩生而俯瞰终生,纵横天下无敌。只有我怜悯别人,没有别人怜悯我!”好么,他也叫陆绩。

????那个站着的陆子玉,绝美的脸上闪过一丝伤痛,双目一阵氤氲,涩声道:“你本来就是最优秀的,最俊美的,谁都羡慕的陆家宠儿,所有人都只能仰望你……”

????“知道就好!”坐着的陆绩哼一声道:“去吧。”

????站着的陆绩幽幽一叹,点头道:“好吧。”便黯然退了出去。

????他走出门去,便听到里面乒乒乓乓的摔东西声,陆子玉一下子变得软弱无力,靠在门边偷偷的饮泣起来,就像一朵雨中的水莲花……与此同时,码头的知府大船上。

????沈默安静的坐在桌边,看着妻子持笔伏案计算。桌上的珐琅炉中,点着西洋舶来的迷迭香,据说可以提神清脑,加强记忆力,总之是可以帮助动脑的。

????安静的等若菡算完,他才轻声问道:“怎么样,还能坚持几天?”说着递上手里的香茗。

????“八天。”若菡接过茶盏,朝他甜甜一笑,而后正色道:“二十万石粮食,竟然连一个月都没支撑下去,对方的疯狂抢购,大大超乎我们的想象了。”

????沈默问道:“现在手中有多少银子了?”

????“一千三百万两,”若菡马上报出数字道:“全是出售粮券所得。”

????“这么多了……”沈默微微皱眉道:“你原先说,他们最多能拿出两千万两,对不对?”

????“差不多,”若菡颔首道:“考虑到他们还在粮食上投入了上千万两的银子,这个数应该是他们的极限了。”

????“嗯……”沈默下意识的点点头,起身负手,眯着眼睛沉思起来。若菡也像他方才那样,没有再说话,静静的让他思考。

????过了好一会儿,沈默才站住脚,长长呼出一口浊气道:“我觉着,我们不能再拖下去了,应该提前收网了。”

????“不再等等了么?”若菡轻声道:“粮价明显还会涨,这个月底应该就能涨到二十两。”说着有些惋惜道:“而且我估计,他们八成会把粮价炒到二十五两以上,不然不足以填平被徐家坑得那一下。”不愧是久负盛名的商业天才,她竟然一下猜中了陆家的线。

????她的思维是商业式的,而沈默却更多从政治的角度考虑问题。他轻声道:“我担心,如果再晚点,我们会没法收场。”说着为妻子轻声解释道:“你说过,粮价每上涨一两,到时候那些人就得多损失一百万两,即使现在收网,那些人也得损失上千万两,这下子已经够他们受得了。”便不无忧虑的摸着妻子光滑的脸蛋道:“如果再任由粮价上涨,我看他们全得破产,这并不符合我们的利益。”

????归根结底,这个苏州城还是大户们的苏州城,如果把大户都消灭掉,还叫吗苏州城吗?沈默更担忧的是,如果自己赶紧杀绝,会引起江南士绅的震动,以致朝野的反感,将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美好形象毁于一旦……这件事到目前为止,他一直扮演苦情角色,江南士绅也好,朝中官员也罢,都对独力对抗海商集团的状元郎,充满了敬意,当然更多的是同情。尤其是那些科道言官,清流大臣们,都在他身上看到了当初朱纨的影子,纷纷上书声援沈默,要求朝廷调集粮草,打击不法,帮他度过这个难关。

????但九大家的势力岂容小觑?虽然他们一方,不能站出来明目张胆的攻击沈默,但终究是占据了上层建筑,压制住声援的声音,双方僵持起来,倒也分不出胜负。

????只是做官做人,都讲究个分寸,倘若是过了,就会招人厌。辣手无情的名声,虽然听起来不算太差,但事是官场上的大忌讳。因为这个官场讲究的是宽仁,是花花轿子众人抬,若是老把人逼的没活路了,自己往往走着走着也就没了路。

????这是沈默两世从政的经验,他愿意照此行事。

????“你是当家的,当然听你的了。”若菡也不问沈默具体的原因,既然他说了要早些发动,那就早些发动吧,便微笑着依偎到他的怀里。

????轻轻揽住妻子柔若无骨的肩头,沈默轻声吩咐道:“从明天起,你吩咐古润东他们,不要再磨磨蹭蹭了,偷偷加快出货的速度。我这就下令戚继光和王用汲,将咱们藏在太湖里的货,开始分批起运苏州!”

????第二天,运河码头虽然表面上仍是老样子,但购粮的百姓明显感觉到,卖粮的伙计们不再磨蹭,他们买到粮食的速度明显快多了,虽然不明就里,但显然是个好事儿。

????当天下午,经过一天一夜的狂奔,铁柱终于抵达了苏州城西南百里外的太湖之滨,跳上东山码头的一艘快船,行出不到半个时辰,便抵达一座三峰相连的大岛。

????这个景色秀丽的岛,名唤三山岛,原先是有人居住的,但自从闹倭寇后,便搬空回城了,按说应该是杳无人迹才对。

????但铁柱的快船还没靠近小岛,便被一只响箭射中船舷,几艘小艇从芦苇荡中划出来,一群手持弓箭火铳的,穿着杂七杂八,却仍然看上去很齐整的汉子,将他团团围在其中。

????铁柱赶紧一举手中的令旗道:“府尊大人使者,快带我去见你们将军!”

????那些人便收起了武器,变换队形,护着他靠近岛上,从一个戒备森严的葫芦口似的港口进去,便见落日的余晖下,无数艘粮船静静停泊在那里,一眼望不到边……小船靠了岸,岸上同样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这些官兵军容十分整齐,肃穆而安静,与大明其它军队的散漫无序形成鲜明对比。

????就连铁柱也被这种气氛所感染,不由挺起胸膛,昂首阔步跟着引路的人走了过去。

????在一座港口边的小屋子里,他见到了久违的王用汲,更加久违的戚继光,并将沈默的命令传达给两位大人。

????戚继光看完命令,递给王用汲道:“润莲兄,你一个多月来的辛苦奔波,今日终于要派上用场了,这第一波的二十船粮食,就由你来押运吧。”

????一个多月不见,王用汲面容消瘦了很多,但精神健旺,儒雅的脸上满是兴奋之色道:“戚将军客气了,这可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若没有您的部下和漕帮,咱们怎么也不会干的这么漂亮!”

????戚继光笑道:“不过归根结底,还是府尊大人有本事啊!”说着一脸叹服道:“面子大,关系深,路子广,谁能钳制的住?”

????“是呀,有道是一个好汉三个帮,一个篱笆三个桩,”王用汲深有感触的点头道:“此言不虚啊。”

????外面的码头里,共有一百艘粮船,三十万石粮食!

????其中有沈默的师叔,绍兴知府唐顺之,支持的五万石;那位惺惺相惜的台州知府谭纶,支持的三万石粮食,这些粮食确实是被浙江巡抚阮鹗扣下了。但沈默写一封亲笔信,请他的同年加下属嘉定知县阮自嵩,带过去向阮鹗求情。

????阮自嵩是阮鹗的亲侄子,见到他自然毫无困难,将沈默的信交给阮鹗过目。信上没有任何托请,只是备述嘉靖三十四年秋闱,阮中丞……当时还是提学副使,担任浙江主考官,点中绍兴五魁,让他们七子共同登科,才有了后来七人金榜题名,琼林社天下闻名的佳话。

????看到这封文采洋溢,气息清新的来信,阮鹗一下子从沙场与政坛的昏天黑地中摆脱出来,他这才意识到,沈默虽然跟胡宗宪关系不错,但更是自己亲笔点中的解元!换言之,大三元中第一元,就是自己给他的!这种关系可非同小可啊!

????“沈默在你那帮同年中,是个什么地位?”阮鹗问道。

????“这个个人少年老成,讲义气,重情义。”阮自嵩道:“不光那帮绍兴的,连我们都很服他。”

????“你说……”听了侄子的话,阮鹗又问道:“如果我和胡宗宪起了冲突,他会帮谁呢?”

????阮自嵩笑道:“若是您帮他这次,那还用问么?”

????“呵呵……”阮鹗突然发现,自己是当局者迷,不由展演笑道:“你说的不错,既然如此,我就把那八万石粮食还给他吧。”说着又大笔一挥道:“好人做到底,再给他两万石,凑个整数吧!”

????阮自嵩笑道:“我替拙言谢谢大伯了。”

????“少客套!”阮鹗挥挥手道:“即刻发运吧!”

????“拙言还嘱咐我。”阮自嵩道:“如果您要是给的话,希望能以拨付俞家军军粮的名义,从水路送到太湖去。”俞大猷的水军正在太湖休整,这倒是个好理由。

????“这个没问题,本来就是都在船上的。”阮鹗说完笑道:“看来你那位贵同年,是想狠狠他们摆一道啊。”说着沉声道:“他也不怕我不答应,给他告了密?”

????阮自嵩呵呵笑道:“侄子可是打了保票的,您老可不能害我。”

????“你个臭小子啊……”阮鹗不禁失笑道。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