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一三章 跪在地上唱征服-官居一品 微信红包2元5包群大全

官居一品

四一三章 跪在地上唱征服

四一三章 跪在地上唱征服2017-11-9 14:54:24Ctrl+D 收藏本站

????消息很快传回寒山寺,众人都傻了眼,纷纷道:“这个沈默怎么这么不守规矩?”

????“呵呵,”陆鼎笑道:“看清形势吧各位,再这样傲慢下去,那些票券真要变成废纸了。”

????这是他们无论如何也承受不起的,上千万两银子一旦打了水漂,日子怎么过下去?工场怎么开工?怎么还人家银子?更可怕的是,一旦开埠之后,那些实力雄厚的商帮涌进来,如果无力抵御的话,肯定是要被取而代之的。

????就像扬州城,虽然号称富甲天下,却没有一个本地的盐商,全被山西人包圆了……当然借着胡宗宪的关系,徽州商人也开始进入扬州,抢走了一些生意,但无论如何,都没有本地人的事儿。

????一想到将来苏州城也会如此,这帮大户登时汗如浆下,如坐针毡,再也顾不上什么体面了,纷纷起身道:“得赶紧去找他。”

????“慢着!最初提议要去的陆鼎,却出声阻拦道:“到时候该怎么让步,什么不能让步,现在就得拿出个章程来,不然到时候怎么谈?肯定是要吃亏的。”

????“说的有理。”众人纷纷道。

????“诸位在庙里住得开心?”当他们回到苏州城,登门求见时,沈默第一句便是这个。

????缙绅们好不尴尬,吭吭哧哧的说不出话来,还是陆鼎道:“回大人的话,我们都是生于斯长于斯的苏州人,打心眼里愿意本城开埠。”说着叹口气道:“但是九大家淫威太重,他们威胁我们,若是不合作,便将倭寇徐海引来,涂炭我家乡父老。”

????“徐海?”沈默微微皱眉道。

????“是的,徐海,”陆鼎点头道:“他们说,徐海与他们有联系,只要出一大笔钱,便可以将他买到这里来……而且徐海对富庶的苏州早就垂涎三尺,肯定不会拒绝这个提议的。”

????“为了让我们相信,他向我们透露,徐海将会在三月底攻击浙江的桐乡一带。”王子让接话道:“结果时间地点一点不差,由不得我们不信。”

????“而且有他们九大家的配合,”彭玺也接话道:“倭寇对我们的兵力虚实了若指掌,自然可以避实就虚进退自如,如果双方真的勾结起来,打到我们苏州来,完全是有可能的。”

????又由潘庹总结道:“我们是苏州城的望族,得为全城父老着想,可不能让几万凶残的倭寇打过来,所以……”说着有些不好意思道:“我们就妥协了。”

????“但实在不忍心与大人作对,便躲到外面去,任由他们折腾去了。”四人最后一起道:“这件事是我们错了,但请大人念在我们也是为父老着想的份儿上,能够宽恕则个。”

????“好一个避实就虚啊。”沈默似笑非笑道:“看来你们是忍辱负重的英雄,本官不仅不该怪罪,还得一人给你们颁一朵大红花才对。”

????“大人……”众人支吾道:“我们没功有过,但情有可原,其情可悯,还请大人宽恕。”

????“宽恕?”沈默起身笑道:“还没有说准备怎么赎罪,就先要求宽恕,你们自己说说,这是个认罪的态度吗?”说完丢下一句话道:“好好想想吧,想不通就不送了。”便拂袖离去了,只留下一屋子人面面相觑。

????“看来我们的底线不是人家的底线。”待沈默走了,几人小声嘀咕道。原来在来之前,他们商量着,在具体谈判之前,无论如何得让沈默答应不追究这几个月的事情才行,但现在看来,显然是一厢情愿了。

????“现在怎么办?”众人望向陆鼎,虽然都对他的姓氏很不爽,但毕竟已经习惯了由他拿主意。

????“这样吧,我们认罪,让他处罚!”陆鼎毕竟是老于世故,思索片刻,笃定道:“将皮球踢还给他,难道他还真能把我们往死里整不成?”这是自信不是狂妄,因为他们这些大家族,主导着苏州城的方方面面,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就是苏州城,苏州城就是他们。

????所以他们相信,沈默这个苏州府尊,只能保护他们,没法打击他们,这就是传说中的‘大国无赖精神’。

????但他们太小看沈默的决心了,这次不把他们摆成十八般模样,是绝对不会罢休的。

????当他们好说歹说,又一次把他请来,态度‘诚恳’的向他表示,甘愿接受任何处罚时,沈默表情依旧不善道:“大明律载有明文,欺行霸市囤积居奇者,应杖一百,徙三千里,没收全部财产,你们也愿意接受吗?”

????众人哪能点头,纷纷苦笑道:“大人请饶命。”他们自然能听出,沈默说的是气话。

????沈默冷笑道:“没有承担罪责的勇气,就不要把话说的太满。”

????众人讪讪笑着说不出话来。

????“这次的罪责,一定要有人承担。”沈默沉声道:“这件事情闹得朝野皆知,陛下和内阁都等着我回话……”说着看看众人道:“我也等着你们回话,这个奏章该怎么上?诸位拿个主意吧。”

????“大人……”王子让道:“只不过是一次物价上涨,商人们的事情而已,朝中大人们,是不会在意的吧。”他毕竟是朝堂上出来的,明白自视清高的士大夫,是瞧不起做生意的,不会因为这种下里巴人的事情,而大动干戈的。

????“呵呵,”沈默淡淡笑道:“如果是勾结倭寇呢?”

????“啊……”众人登时变了脸色,纷纷道:“大人,我们可从来没有跟倭寇,有哪怕一点瓜葛啊,跟倭寇有联系的,是那九大家!”

????“这个你们可以自己跟三法司辩解,”沈默正色道:“胡部堂已经将这次倭寇攻击浙江,和苏州的粮食危机联系起来,称之为‘两个战场,两种方式,但目的是相同的,都是为搅乱朝廷开埠,以维持某些集团的利益’。”

????一直勉强维持风度的缙绅们,这下终于惊慌失措了,站起身来弓下腰去,一脸难堪道:“大人,您可不能把我们往绝路上逼啊!”

????“当初你们可曾想过,给本官活路?”沈默阴着脸,针锋相对道:“我挨家挨户的拜访,请你们以大局为重,不吝伸手相助,你们呢?却躲起来不见我,还操纵旗下的当铺票号哄抬物价,制造事端……”

????“我们没有哄抬……”众人委屈道。

????“没有个屁!”沈默一拍桌子道:“如果不是你们一面疯狂收购粮食券;一面大放印子钱,让老百姓也来抢购,物价怎么会无休止的攀高?!”

????众人哑口无言……“醒醒吧,夜郎自大的家伙。”沈默语带戏谑道:“你们已经被九大家放弃了,成为平息朝廷怒火的替罪羊了,却还自以为矫矫不群,无人敢动是吗?”

????“都见过壁虎断尾吧?看上去他们的尾巴和身体同气连枝,成为一体,但一遇到危险,它们便会甩掉尾巴,用那活蹦乱跳的小东西,吸引敌人的注意力,然后自己逃之夭夭。”说着一指众人道:“你们,就是那可怜的小尾巴。”

????众人全都面如土色,汗如浆下。

????一直以来,他们坐井观天,在苏州这一亩三分地上称王称霸,觉着自己很强大,即使九大家也得卖几分面子,所以从没正眼瞧过沈默这个五品同知一眼,哪怕他是状元郎。

????但现在一语惊醒梦中人,他们终于发现一直以来都是被九大家利用,现在又被人家放弃了,却还如壁虎尾巴一般活灵活现,嚣张跋扈,可怜可悲无过于此!

????等他们回过神来,沈默已经又一次离开了,望着空荡荡的座位,众人一下慌了神,赶紧往后院去找他,仿佛沈默成了他们的安神香救命草一般。

????却被归有光挡驾了:“诸位,大人说,你们现在心情激荡,做什么说什么都是不理智的,还是先回去冷静冷静,然后再来进见吧。”

????说完,衙役们便把后院的大门关上了。

????望着那缓缓闭上的大门,众位缙绅的心也跟着往下沉,等到彻底关上,他们也魂不守舍了,互相看看,都从对方的面上看到了恐惧与绝望。

????“众位,我们回去合计合计吧……”陆鼎出声道。

????众人很不友好的看着他,陆鼎奇道:“看着我干什么?”

????潘庹冷笑道:“别装了,你这个叛徒!”

????彭玺也站出来道:“就是,姓陆的本来就是蛇鼠一窝,你分明就和他们是一伙的!一直以来,你都在帮着他们说话,明着是给我们出主意,实则就是不想让我们跟官府和解,好让苏州得不着安宁,开不起埠!”

????“就是,就是,你这个叛徒!”众人也将陆鼎团团围住,纷纷指责道:“口口声声为我们好,其实只想把我们往死路上领!”

????“一派胡言!”陆鼎大声喝斥着昔日的小弟们,就像他往常所作,在他看来,今天并没有什么不同:“我向来是为大伙儿考虑的,何时胳膊肘子往外拐过!”

????众人却越骂越生气,连日来的憋屈与惊惧,仿佛也找到宣泄口,一下子奔涌出来,一发不可收拾。偏偏陆鼎平日里作主惯了,受不得半点委屈,也怒不可遏起来,大声道:“不识好赖的东西们,我再不管你们去死了!”说着拨开众人,就要往外走。

????突然,有人大喝一声道:“打死你这个败类!”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头发已经被狠狠地抓住,被人一把拽了个趔趄。

????动手的是潘庹,此人脾气暴躁,见他死不认账还敢如此嚣张,不由得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冲上前去,抓住陆鼎的头发,大巴掌劈头盖脸地向他揍去。愤怒冲昏了潘庹的头脑,展开一手八十八路王八拳,斗大的拳头,如雨点般落在陆鼎身上的每一处。一边打一边还骂骂咧咧道:“叫你老小子再嚣张!”

????边上人也愣了,大家都是体面人,长这么大别说打架,就是骂人也从没有过的,一下子愣在那里,不知该怎么办好。

????再说那陆鼎,起初被打懵了,但潘庹毕竟养尊处优,又是六十好几,体虚无力,打着打着,竟让陆鼎缓过神来。死死抱着他的身体,感受到背上仿佛被捶鼓一样。陆鼎心里的怒火已经淹没了理智,竟然张开大嘴,一口咬在潘庹的耳朵上,伴着一声惨叫,登时血流不止!

????王八拳对飞禽咬!门里门外的人,彻底的惊呆了。

????这时彭玺不干了,他跟潘庹的关系最好,一看自己老兄弟流血了,怒道:“你个老王八,敢咬人!”便撸着袖子上前,要帮着揍陆鼎。

????但王子让跟陆鼎关系好,自然不好不插手,便挡住彭玺道:“你瞎掺合什么……”话音未落,便被彭玺的大巴掌抽上了,他也急了,同样展开村妇拳,跟彭玺战做一团。

????这是众人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心说这是干什么啊?还能更丢人吗?便赶紧上前,将两对四人拉开,不让他们再打下去。

????潘庹捂着被咬了半边的耳朵,彻底发疯道:“你们放开我,今天我不把老东西的蛋黄挤出来,我就是他养的!”

????陆鼎一擦满嘴鲜血,双眼通红道:“你要是我养的,生出来时就该把你掐死!”

????这跟泼妇有什么区别?看他们已经彻底失去理智,众人赶紧拉着潘庹先走,除了王子让,却没人再管陆鼎。

????人一走干净,场面安静了,陆鼎也冷静下来,回想起方才的一幕,羞愤欲死,掩面道:“此生休矣!”便朝王子让深鞠一躬,萧索如落叶一般,失魂落魄的离去了。

????场中只剩下一个王子让,他回望一下漆黑的大门,虽然看不见里面的人,却能清晰的感受到无尽的嘲笑,灰心的摇摇头,也步陆鼎的后尘离去了……从门缝里看完这一幕,归有光不禁叹息一声,暗道:‘本来多么强势的一群人啊,只因为一步走错,便落到这般田地,真是可怕啊。’

????回到签押房里,他将看到一幕禀报给大人,沈默表情依然如故,淡淡道:“震川公是不是觉着,我把他们逼得太狠了?”

????“瞒不过大人。”归有光对沈默的畏惧,已经深植在骨子里,所以干脆有甚说甚,什么也不瞒他:“卑职担心,他们即使屈从了,也会有心病的。”

????“本就没打算让他们心悦诚服。”沈默沉声道:“近百年来,对士族的优待太过了,让他们变得自私自利,愚蠢跋扈,只以为荣华富贵是他们应得的,却从不想为大明尽一点义务,承担任何责任!大明落到这般田地,他们要负主要责任!”说着紧紧攥拳道:“这样的蠢物,牵着不走打着倒退,好言好语就蹬鼻子上脸,非得给他们点教训,才知道上下尊卑!”

????归有光也严肃起来,他这一生见惯了那些官员的嘴脸,搞不明白为什么明明饱读圣人之书,怎么做了官就骄慢贪婪不思报效,反而成了国家的蠹虫呢?想到这,他问出了自己苦求不得其解的问题:“为什么会是这样?”

????“是科举害人啊!”沈默沉声道:“对寻常人家来说,要三代积累,风调雨顺,到第四代才能让一人不事生产,专门读书;即使豪门大族,也要花大价钱延请名师,士子本人也非得寒窗数十载,抛却尊严,历尽艰辛,方能从层层‘磨成鬼’的考试中,博得一顶乌纱帽上头。只认为功名是家族花钱培养,自己苦熬而得,有何感戴朝廷之意?纵使多少荣华富贵,高官显爵,所感激的,不过是家族和自己罢了。”说着冷笑一声道:“可见如此用人,本来就不显朝廷待士之恩,而朝廷却责其报效,指望其为民着想,不是痴人说梦吗?”

????“那该如何应对呢?”归有光面色沉重的问道。

????“给他们一盆凉水,让他们清醒清醒!”沈默苦笑道:“目前我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这是他的戒条。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