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二五章 都卖的什么药?-官居一品 微信红包2元5包群大全

官居一品

四二五章 都卖的什么药?

四二五章 都卖的什么药?2017-11-9 14:54:38Ctrl+D 收藏本站

????见老者一脸懊丧,海瑞安慰道:“老丈你放心,我是个外乡人,明天就要走了,今天这话只当是长夜无聊,我俩解闷用的,明天我就全忘了。”

????“真的?”老者问道。

????“那当然了,”海瑞点头道:“你好心留宿我,我怎么会害你呢?”

????老者这才放了心,便点点头,喝口水,道:“罢了,既然你都知道了,那咱们就说道说道吧。”将憋在心里直痒痒的秘密,一点不留的讲了出来。

????他说魏家确实因为田地被冒献,而与沈五结下梁子,并打跑了前来收地的人,结果引来了沈五的报复,他们雇请巡检司的官差卷土重来,将魏家的三个儿子打伤,强行占了他们家的地,并扬言魏家要是敢再胡闹,就要了他们全家的命!

????有道是祸不单行,魏家正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呢,雪上加霜的事情发生了——魏有田的二儿子因为后脑勺被打伤,没几天就一命呜呼了。

????悲愤之余,老大和老三决定进城告状,谁知状没告成,人却被县太爷给下了大狱。魏有田又去讨个说法,结果被撵出县城,由官差盯着驱逐出境,他老婆本就身体不好,又连遭打击,竟然也死了……魏家的悲惨遭遇,引起了乡亲们的义愤,原先觉着县太爷还不错,现在才知道天下乌鸦一般黑,昆山县也不例外……事出之后,巡检司的人数次下来,威胁他们不许跟任何人提及此事,否则就如何如何云云。

????听完他的讲述,海瑞已经是怒发冲冠了,重重一拍桌面道:“这真是岂有此理!”唬得老汉一屁股坐在地上,礼物里睡觉的小孙孙,也哇哇大哭起来。

????第二天,辞别了老汉一家,海瑞吩咐跟班速速去府城报信,自己却没有离开,而是挨门串户,开始打听魏有田的事儿,谁知闻者变色闭门掩户,纷纷避之不及。

????海瑞并不气馁,一家家继续敲下去,谁知事儿没问出来,还反把狼给招来了。

????“就是他!”本村里正带着巡检司的人,从远处跑过来,对着孤身一人大喊大叫道:“就是他到处打听魏有田的事儿!”

????巡检司的官差围住海瑞,先上下打量一番,只见他衣着普通,面色黝黑,一看就不像什么人物,不由放心问道:“你是什么人?”

????“路见不平的人。”海瑞淡淡笑道。

????“跟我们走一趟吧!”头目冷笑道。

????“为什么?”海瑞问道:“我犯了哪条王法?”

????“在这里我们就是王法!”头目鬼笑一声道:“带走!”便有如狼似虎的官差上前,要将他用链子锁了。

????海瑞一摆手道:“不用锁,我自己会走!”

????还没说完,便听人道:“哪来那么多屁话!”被用铁链捆了上身,拖着往村外去了。

????那留宿他的老汉看了,吓得面无人色,赶紧把门紧紧关上,祈求佛祖保佑,不要牵连到自己。

????且说那跟班急匆匆回到苏州城,手持着海瑞的亲笔信,直接进了府衙,见到了值守的归有光。

????归有光大惊失色,赶紧去签押房找沈默。

????看了那封信,沈默面色变得很难看,皱着眉头不发一言。

????“大人,得赶紧派人去找海大人啊!”归有光着急道:“万一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咱们的麻烦可就大了!”

????“现在的麻烦就够大的了!”沈默阴着脸道:“祝乾寿骗了我,海刚峰又决意插一杠,这件事只能摆在台面上来了,不管最终结果如何,我这张脸算是丢尽了!”

????“大人,”归有光顿一顿道:“赶紧把海大人找回来,还是可以将这件事压下去的。”

????“不可能了,他为什么把手下都支走,自己一个人在那里?”沈默摇头道:“就是想给那些人机会,让他们对付他,好把事情闹大,逼得省里甚至朝廷,不得不过问此案!”说着重重叹一声道:“那个祝乾寿,官声向来是不错的,怎么也干这种官匪一家的缺德事?还有那个海瑞,我都把他发配去管河工了,就不能少管闲事吗!”

????“大人息怒。”归有光赶紧劝道:“无论如何,现在得先把海大人找回来吧。”

????“现在的麻烦就够大的了!”沈默阴着脸,点点头道:“你赶紧带人去吧,我随后就到!”

????“去吧。”沈默终于点头道:“你拿我的令牌,赶紧把海瑞找到,然后将他和祝乾寿都控制住!”

????归有光赶到昆山县时,已经是下午时分了,跟着那随从,到了出事的村子里,询问海瑞的下落。

????有了海瑞的教训,都支支吾吾不敢说话。归有光是老刑名,立刻看出其中有蹊跷,冷声道:“不妨告诉你们,那人是长洲县令,因事路过你们村,如果有个三长两短,你们全都得偿命!”当然不至于,但就得这么吓唬。

????果然吓得人慌了神,赶紧招认道:“被巡检司的人带走了……”

????“糟糕!”归有光自然知道那些人有多恶劣,赶紧率众而去,直奔五里外的巡检司驻地……巡检司虽然隶属于县衙,但因为负责县城以外地区的治安,所以都在乡镇上办公。

????当到了地头,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巡检司的院子也大门紧密。

????“开门!开门!”毫不客气,直接砸门。

????“什么人?”院子里的响起了难听的咒骂声:“不想活了吗!”

????“我们是苏州府衙的!”外面的官差高声道:“再晚开一刻,活不成的就是你们了!”

????“啊……”里面人一片慌乱,赶紧跑过来打开门。

????门一打开,里面人便被府衙官差制住,看清确实是上面来人,还有个穿着从六品服色的官员,昆山县的官差哪敢反抗,全都束手就擒。

????“你们今天抓到的人呢?”天色黑,归有光的脸色更黑:“就是那个里正带你们去抓的。”

????“送到县里去了。”昆山巡检赶紧道:“我们县尊说了,凡是我们抓到的人,都得立刻交给县里关押,不得私下询问。”

????“真的?”

????“就是给小得个胆子,也不敢骗您老呀!”昆山巡检陪笑道。

????“跟我去县城!”归有光翻身上马,两个府衙官差,便将那昆山巡检绑在马上,牵着往外走去。

????当一行人到了县城,天才蒙蒙亮,又等了好一会儿城门才开,归有光一行人进了苏州城,直奔县衙而去。

????到了一问,衙门的人却说县尊大人出城去了,仍然未有归来。

????归有光顾不得那么多,手持沈默的令牌,命昆山典史将巡检司抓的人送过来。

????典史却说,县尊大人有命,没有他的命令,天王老子也不能提走那人。

????归有光一听,冷笑道:“你就把你家县尊害死吧!”

????典史面色数变,斟酌一下道:“还是等堂尊回来再说吧。”

????见诈唬无效,光天化日的,归有光也不能大闹府衙,只能命人将大牢看紧了,自己气哼哼的坐在县衙等祝乾寿回来。

????等到中午时,沈默来了,但他没有穿官服,没有带仪仗,只是由铁柱几个护卫着,站在县衙门口看热闹……既然事情闹大已经不可避免,自己就得将其办得漂漂亮亮,万万不能再揣着原先那种蒙混过关的想法,不然就算面上过去了,自己的名声可也全毁了。

????要来一场‘短平快’,就得谋定而后动,先让各路神仙都现了原形,自己才好出场,快刀斩乱麻,牛刀杀小鸡……至少他是这样想的。

????大概到了午时初,祝乾寿终于回来了,他没有坐轿子,而是骑着马,且有些灰头土脸,还汗湿衣襟,看上去十分的狼狈,随从的官差也个个掩不住的疲倦,脚步都有些踉跄。

????‘怎么跟遭了倭寇似的?’沈默暗暗奇怪道,但是人家一进了县衙,他这个‘路人甲’就没法跟进去了,只好在外面苦等归有光出来。

????话分两头,先不理被挡在门外的沈大人,我们跟着祝县令进去……一进城,祝乾寿便已经听说府里来人了,所以他毫不惊慌,见到归有光后,拱手道:“原来是震川公,您来敝处所为何事?”

????归有光阴着脸道:“祝大人管教的好手下,我凭着府尊大人的命令,都提不出人来!”

????祝乾寿微微一笑道:“他们就知道惟命是从,您别跟他们一般见识,下官给您赔不是了。”说着一挥手道:“去把归大人要的人提来。”又朝归有光拱拱手道:“震川公稍待片刻,下官去换下这身脏衣服来。”

????“我的衣服也脏了。”归有光冷声道:“咱俩一块去吧。”

????摆明了怕我耍花样啊!这引得自命清高的祝乾寿颇为不快,哼一声道:“悉听尊便。”便甩手去了后堂。

????归有光果然跟在后面,两人一起进了厢房,祝乾寿也明白过来,挥手斥退侍女道:“都下去吧,不用伺候了。”

????待所有人都出去,归有光劈头一句:“好一个祝健卿啊,竟然连跟你同级的七品县令也敢抓!”便将祝乾寿一下子打蒙道:“这话什么意思?”

????“你可知监牢里关的是谁?”归有光冷笑道:“是海瑞海刚峰!”

????“不可能……”祝乾寿做出第一反应后,才想到归有光不可能拿这事儿开玩笑,不由变了脸色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归有光便将海瑞在魏家村被抓的事情,简单讲给他听。

????一听‘魏家村’三个字,祝乾寿就明白了三分,面色阴晴变换一阵,竟然恢复镇静道:“呵呵,一场误会啊,待会得向海大人当面赔罪。”

????看他若无其事的样子,归有光暗暗生气道:‘你是不见黄河心不死啊!那就待会走着瞧。’

????待两人洗刷更衣完毕,回到二堂时,那被巡检司抓到又扭送县衙的老兄,已经站在了堂前。

????两人一看,可不就是海瑞吗!只见他衣衫破碎不能遮体,脚上还少了一只鞋,面上有擦伤,胳膊上带淤青,一看就是受过一番‘礼遇’,好在精神尚好,双眼有神,显然还没有被折腾过头。

????一时间,堂上气氛有些诡异,因为不止三位大人相互熟识,就连不少昆山县的衙役,也是见过海瑞的……大伙心里都哀嚎道:‘这下可怎么收场?’面上还得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好在海瑞表现的很淡定,他拢了拢散乱的头发,对边上一个官差道:“你脚臭吗?”

????那官差愣了片刻,才赶紧道:“不丑不丑,今早晨才换得干净鞋。”

????“脱下来。”海瑞沉声道。

????“啊……”官差不禁叫一声,但这种环境下,他不得不妥协,乖乖脱了鞋。

????海瑞把自己的破布鞋一甩,吧嗒一声落在堂中,接着穿上那官差脱下来的鞋,看看两位大人,便背着手往后堂走去。

????归有光和祝乾寿只好赶紧跟上。

????待进了签押房,没了外人,海瑞当仁不让的坐在大案后,冷冷的注视着后进来的祝乾寿,仿佛忘了这是人家昆山县衙,以为是自己长洲县的衙门似的。

????这让祝乾寿很恼火……话说他真的很容易恼火……便一屁股坐在对面,毫不相让的与海瑞对视着。

????看着这两个斗鸡似的家伙,归有光知道自己又得当‘和事老’了,伸手在视线交汇处挥一挥,切断两人的目光,问海瑞道:“海大人,你的身体没事吧。”说着笑笑道:“看你一路走来,四平八稳,应该是没事儿的。”

????“错。”海瑞一点不像开玩笑的,悠悠道:“我受了严重的内伤,大去之期不远矣,明天就上本吏部,请求致仕。”

????归有光苦笑道:“刚峰老弟,莫要开玩笑么。”

????海瑞依旧板着脸道:“批不批是吏部说了算,归大人似乎还无权定性吧。”

????“这个……”归有光气结语塞,但还是得和稀泥啊,谁让他是沈默的人呢?又看向祝乾寿道:“祝大人,海大人这是有气啊,你快赔个不是,请他不要生气啦。”

????归有光满心以为他肯定会答应,因为事情闹大了,肯定没他好果子吃。谁知祝乾寿竟然慢悠悠的点头道:“海大人既然受了内伤,就该好好调养,在担任繁重的政务,就太不人道了,我支持你上本致仕……”不理归有光的下巴快掉到地上,他继续道:“如果有必要的话,我可以为海大人开验伤证明。”

????海瑞也有些糊涂了,他两眼圆睁,不转瞬的瞪着祝乾寿,想从他脸上看出哪怕一丁点慌乱……在海瑞看来,这些官民勾结贪赃枉法的罪人,最怕跟别人对视,因为那样会泄露他的色厉内荏。

????然而他失望了,因为在祝乾寿的眼中,除了镇定之外,竟还有跟他一样的坚定,就是没有哪怕一丝慌乱。

????‘还真是个难缠的家伙啊!’海瑞心中奇怪道:‘他到底什么意思?’便决定单刀直入:“魏有田的案子你知情吗?”

????“知情。”祝乾寿淡淡道。

????“你怎么看?”海瑞接着问道。

????“无可奉告!”祝乾寿依旧不咸不淡道。

????“那兄弟俩呢?他们是被你害死了,还是继续收监?”海瑞沉声问道。

????“无可奉告。”祝乾寿道:“海大人,你是赶紧上书请求致仕吧,在这之前,谁问我都不会说的。”

????海瑞审视他半晌,突然心有所悟,竟收起愤怒道:“好吧。”

????归有光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不受待见,不管是海瑞还是祝乾寿,都不跟他主动说话,这让他很很郁闷,便道:“海大人,如果没有别的事,请跟我回去吧,府尊大人还等着你回话呢。”

????“哦,”海瑞道:“请归大人回去告诉府尊,我海刚峰受了内伤,正在静养,等身体稍好些,马上回去复命。”

????祝乾寿也点头道:“是啊,伤者不宜移动的,大人‘通情达理’,肯定会体谅的。”转眼间,两人竟好似成了战友,这让归有光很郁闷,尤其是‘通情达理’四个字,明显加了重音,这让他听着像是挑衅。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