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三七章 夫人,就是一大人-官居一品 微信红包2元5包群大全

官居一品

四三七章 夫人,就是一大人

四三七章 夫人,就是一大人2017-11-9 14:54:51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十一篇第三十七章至宝“在这里。”三尺走到墙角,拎起一把铜水壶道:“把碗拿来。”

????“哦,哦,”毛海峰四下看看,有些慌乱道:“碗也找不到啊。”

????“在桌上。”三尺自己走到大案边,看一眼凌乱的桌子道:“不是我防着你,这里事关机要,最好不要乱走动。”

????“是你让我送人来的!”毛海峰委屈道:“怎么倒头来又这样说我?怎么像林教头误入白虎堂啊。”

????“没怨你,”三尺只好道:“是我一时思虑不周,咱们赶紧给大人喂水,然后就出去吧。”说着压低声音道:“千万别让人知道这事儿,不是信不过你,实在是为了……”

????“避嫌,我知道。”毛海峰因为去了大心病,心情大好,自然不跟他计较。

????两人服侍着沈默喝了水,便将那灯摆在内室的桌上,然后退出去,三尺道:“你回去休息吧,我得在这守着,值夜的家伙偷懒,不知跑到哪去眯着了。”

????“哎,我们船上值夜的,也是老溜号,真是烦人。”毛海峰感同深受,说完便回去睡觉了。

????毛海峰彻底放心了,他回到屋里,脱了衣服躺到床上,却怎么也合不上眼……没办法,实在太兴奋了。翻来覆去睡不着,只好起身坐到桌前,将今天看到的东西写下来,以免忘记了。

????当然他并不知道,就在他奋笔疾书的时候,那间签押房里,也发生了一些事情……三尺站在签押房门外,听到有沉稳的脚步声,从毛海峰消失的方向传来,他没有问是谁,只是一脸笑意的朝着那个方向。

????黑暗中浮现出铁柱的面孔,从毛海峰背着沈默进去签押房开始,他便在暗处观察其一举一动,事实上,他比毛海峰还要紧张——如果这家伙笨得翻不到,大家折腾这一晚上,大人还喝得烂醉如泥,就全都白瞎了。

????好在傍晚布置现场时,他认真琢磨了那两封信的摆放位置,毛海峰虽然有些二,却依然不费力的找到了。待其一将两封信看完,便通知三尺出场,以免毛海峰再胡乱翻……虽然已经将机密收起来了,桌上全是些寻常的文件,但谁知其中是否有什么内容,是不该让他看到的。

????“那小子睡了?”三尺笑着问道。

????“兴奋过头了,正在奋笔疾书呢。”铁柱站在他身边,轻声道:“去给大人解酒吧。”

????“好。”三尺应一声,便转身进去,将一年多以前,李时珍给的丹药化在水里,送给大人服下。

????可能时间太久了,药有些失效,沈默用了比往常多一倍的时间才醒来,且头疼无比,浑没有原先那种醒了就是醒了的感觉。

????喝几口水,清清火烧似的喉咙,沈默用手支着突突直跳的太阳穴,低声骂道:“他妈的,早知道这么难受,就不喝这么多了。”

????三尺听大人难得骂人,便知他肯定是难受坏了,赶紧报喜道:“大人神机妙算,那毛海峰果然是上当了!”说着不无后怕道:“当时毛海峰说出‘林教头误入白虎堂’,吓得我一脑门子汗,心说这小子都知道《水浒》,大概也看过《三国演义》,万一想起‘蒋干盗书’的典故,我们该怎么办?”

????“哦……”沈默缓缓点头道:“正因为担心弄巧成拙,我才一直没发动,非得等着他请客……”今日的约会是毛海峰主动提起的,且行程由他安排,沈默也是被他灌醉的,其警惕性自然一降再降,再拿出这个道道,他才可能上当。

????“放心吧,人人都以为自己是周瑜,却不会发觉其实成了蒋干的。”沈默缓缓合上眼道,他是连赵文华都能阴死的阴谋家,摆弄个直脾气的小毛,简直是太安逸了。

????当天夜里,沈默便睡在了签押房,等醒来时,已经是日上三竿了,他摇一摇快要裂开的脑袋,不由叹口气道:“以后要少喝了。”便撑着床沿起身,摇摇晃晃的去拿杯子喝水。

????待将满满一杯凉水喝下肚子,再用袖子一擦嘴,却闻到一股刺鼻的酸臭味道,这令体面惯了的沈大人颇为不悦,四下找了个遍,也没找到污染源,最后才在铜镜里,看到了自己身上的污渍……那是昨天的呕吐,留在他身上的纪念品。

????“哎,指望男人照顾……”沈默无奈的摇摇头,往常宿醉之后,他醒来必然穿着干净舒适的衣裳,只因昨日是三尺服侍,自己便落到了这般田地。

????“看来男人的一半是女人,这话真正确。”沈默跟自己说一句,便出了签押房,朝通向后院的垂花门去了。

????远远便见柔娘在月门洞下张望,一看到沈默,她竟如释重负道:“爷,您可算回来了。”女眷不能迈出垂花门,到衙门的办公区域,这是死规矩。

????见柔娘两眼发红,眼圈发乌,似乎一夜未睡一般,沈默心里一紧道:“怎么了?”

????“夫人等了您一夜,到现在还没合眼呢。”柔娘小声道:“您就别跟她生气了。”

????“我生什么气了?”沈默奇怪道:“莫名其妙。”便加紧脚步,走进去屋里,掀开门帘。

????若菡坐在床边,听到响动,便飞快的望过去,一看是沈默,眼圈就红了,赶紧扭过身去,别着劲儿不看他。

????“嘿嘿……”沈默嬉皮笑脸的过去,摸一把她的头发道:“夫人这是跟谁生气呢?”

????若菡紧绷着小脸,不跟他说话。

????“哎呀呀,看来本人不受欢迎啊。”沈默笑道:“那我只好回避了。”

????若菡还是不说话。

????“真的走了啊。”沈默重重的倒退几步,见若菡的娇躯明显一紧,他便站住不动,一声也不出。

????双方就这样可笑的对峙了一会儿,若菡终于忍不住道:“不是说要走吗?”沈默不吱声。

????“哼哼,你唬不了我!”若菡冷笑道:“身上那么重的味,闻得清清楚楚,”说着便转回头去,要看看他尴尬的模样。

????却见沈默一脸痛苦的捂着心脏,垂手站在那里。

????“你怎么了?”若菡登时吓得花容失色,赶紧两步过去,看沈默的脸色。

????只见他使劲揉着胸口,一脸痛苦道:“心痛。”

????“怎么会心痛呢?”若菡赶紧扶着他在椅子上坐下,便要叫柔娘去喊大夫。

????“不用,”沈默叹口气道:“我这是心病。”

????“心病……”若菡奇怪道。

????“对,心病还须心药医,”沈默终于绷不住,咧嘴笑道:“你理我了,我就不疼了。”

????“讨厌……”若菡扭着小身子,就要不理他,却被沈默一下揽住腰肢道:“不要让儿子看到咱们闹别捏。”

????若菡的脸一下红了,拧他一把道:“才两个月呢,你怎么知道是儿子?万一是个闺女呢?”

????“闺女就更不应该了,”沈默笑道:“你要教她做淑女嘛。”

????“坏死了。”若菡扭他一把道:“我问你,昨天晚上去哪了?”

????“嘿嘿,没去哪。”沈默笑道:“毛海峰请我吃饭,不是跟你说过吗。”

????“吃饭就去酒楼,去青楼干什么呢。”若菡撅起小嘴道。

????“你怎么知道的?”沈默吃惊道。

????“苏州城里,就没有我不知道的事儿。”若菡眯眼笑道。

????沈默不禁毛骨悚然,他终于体会到,一个掌控‘汇联’和交易所的女强人的手段。

????看他面露骇然,若菡给他轻轻除下外衣,道:“也不是我问的,是他们告诉我的。”含糊的说法,有利于保持对坏分子的震慑力。

????沈默知道她决计不会说的,不由呵呵笑道:“那你也该知道,我洁身自好,守身如玉了吧?”说着挠挠头道:“昨晚不到亥时就回来了。”

????便如一阵春风吹过,若菡的笑容绽放开来,在他腮边印下一吻道:“那位苏雪姑娘都没把相公留下,可见相公是真君子。”

????沈默心说这监控太有力了吧,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便把我去了哪见了谁搞得清清楚楚,这以后要想偷个情养个小啥的,岂不是随时都会被抄了窝?

????这时,外面传来柔娘的声音道:“夫人,水烧好了。”

????“去洗洗吧。”若菡拉拉沈默的衣袖,沈默赶紧诚惶诚恐的起身道:“遵命……”

????这一个动作,就让若菡的心沉下来,她轻咬下唇道:“真的不是要查你,只是昨天你也没带护卫,就和三尺两个去赴宴,我怕那毛海峰终究是海盗出身,会对你不利;又怕那陆家阴魂不散,出了什么意外,便让人打听你在哪……”

????“不用解释了,”沈默呵呵一笑道:“我知道你是什么人。”

????若菡的小脸却更苦了,眼圈通红道:“你还是怪我了……”

????“没有,”沈默苦笑道:“让我怎么说你才相信?”

????“看,你不耐烦了……”若菡憋着小嘴,竟然吧嗒吧嗒掉下泪来,揪着衣襟,抽泣道:“我是对你有信心的,可听说那苏雪是江南第一名妓,那种女人最会勾引男人了,没有把持得住的,呜呜……她现在主动找你,就是要对你下手了……”说着竟呜呜哭起来。

????沈默这个晕啊,赶紧揽住若菡的肩膀,让她坐在腿上,假装打自己两下道:“夫人啊,你可是我三媒六聘的结发妻子,吏部在册,跟我同级同俸的五品宜人,那真好比是铁打的江山,铜铸的天,这天下谁能耐你何?”说着刮刮她的鼻子道:“这么大个领导,还跟个……不知从哪来的妓女吃醋,真是太掉价了。”

????“别瞎说,人家是名妓……”虽然这样说,若菡脸上分明已经浮现笑意。

????“不过是个噱头罢了,”沈默笑笑道:“生张熟魏,朝秦暮楚,有什么真感情?”说着拍胸脯保证道:“既然夫人不喜欢,那我就不见她了。”

????“见倒无妨,只是别来真的,”若菡小声道,说着又赶紧解释道:“不是我嫉妒,只是公公嘱咐过,咱们沈家书香门第,什么时候都是名声最重要……你要是找个良家女子,我一点都不反对,只是别要苏姑娘那样的。”

????怀孕的女人真的是,没办法啊……沈默苦笑道:“你放心吧,我沈默说过的话,是万万不会反悔的,当初在山神庙底下,既然对你允诺,除了柔娘,我不会再收任何妾室,那就一辈子都不会反悔。”

????若菡舒服的靠在他的肩膀上,柔声道:“那倒无所谓,你看着谁好,只要愿意就收了呗,也省得人家说我不容人。”却有些得了便宜卖乖的小意思。

????“要那么多媳妇干什么?”沈默大摇其头道:“有道是三个女人一台戏,我要是再弄一个,你们正好凑一台戏,整天打打杀杀吵吵闹闹,还让我清净不?我才不那么傻呢。”他这话是真的,在外面逢场作戏便已经足够爽了,干嘛还要弄回家管饭呢?

????“那,把柔娘收了吧……”若菡小声道:“等过一阵子,我身子沉了,就不能那个了……”

????“这个嘛?”沈默寻思一下道:“再等等吧,我还没做好分心的准备。”但其实,他对柔娘的身份始终存着顾虑,这才是迟迟没有动手的原因。

????洗过澡,换上干净的衣衫,吃一顿美味的早餐,或者说是午饭,然后端着柔娘沏的茶,沈默舒服的哼哼道:“生活啊,怎么就这么美……”

????柔娘掩嘴轻笑道:“爷,您也太容易满足了。”

????“知足常乐。”沈默呵呵一笑道:“这样才能进退自如,宠辱不惊。”

????说话间,外面传来三尺的声音道:“大人,毛海峰求见。”

????“哎,这个小毛,真是沉不住气。”沈默苦笑一声道:“我这就过去。”

????回到签押房,便见到满面春风的毛海峰:“大人,您没事了吧?”

????“哪有什么事儿?只是我酒量欠佳,扰了海峰兄的雅兴了。”沈默呵呵笑道:“坐。”他也没有回大案后就坐,而是与毛海峰一起,坐在那一溜太师椅上。

????上茶后,沈默笑道:“海峰兄,我说话算话,咱们现在就谈正事儿。”

????毛海峰也笑道:“那太好了。”说着肃容道:“我原先对朝廷的态度,还是存着疑虑的,但跟大人相处下来,便彻底不再怀疑。”说着一拍胸脯道:“一句话,我信你沈大人了!”

????沈默正色道:“感谢兄弟的信任,”说着也轻轻一捧道:“看来感觉真是相互的,我也通过海峰兄,感受到了老船主的诚意拳拳,兄弟你放心,有什么问题尽管提,我能答应的都答应,解决不了的,也想办法解决!”

????毛海峰激动道:“大人,您做人,没的说!”说着从怀中掏出一封信道:“这是我义父的亲笔信,请您过目。”

????沈默肃容,用白巾擦了双手,才郑重接过,当着毛海峰的,撕开火漆,拿出信纸,读了起来:‘带罪犯人汪直,即汪五峰,南直隶徽州府歙县民,奏为陈悃报国,以靖边疆,以弭群凶事:窃臣觅利商海,卖货浙福,与人同利,为国扞边,绝无勾引贼党侵扰情事,此天地神人所共知者。夫何屡立微功,蒙蔽不能上达,反遭藉没家产,举家监禁之厄,臣心实有不甘。’看到这里,沈默心中冷笑道:‘这个老东西真能撇清,却与那些名妓无异……’王直的罪状,在总督衙门堆了满满一屋子,用罄竹难书形容,一点都不过分。

????然后是对倭情的介绍:‘连年倭贼犯边,为浙直等处患,皆贼众所掳奸民,反为响导,劫掠满载,致使来贼闻风仿效,纷至沓来,致成中国大患。旧年四月,贼船大小千余,盟誓复行深入,分途抢掠;幸我朝福德格天,海神默佑,反风阻滞,久泊食尽,遂劫本国五岛地方,纵烧庐舍,自相吞噬。’

????“有这样自相残杀的事情?”沈默问毛海峰道:“消息没有传过来。”

????“这肯定是真的,”毛海峰斩钉截铁道:“后来那帮倭寇被本国人撵下海,成了丧家之犬,最后投到徐海门下……哦,对,他们的首领就叫辛五郎。”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