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五三章 秘战法-官居一品 微信红包2元5包群大全

官居一品

四五三章 秘战法

四五三章 秘战法2017-11-9 14:55:8Ctrl+D 收藏本站

????“俞将军为人刚直,于复杂的官场上总有疏漏的地方,”沈默轻声道:“我会尽量暗中帮衬着他的。”

????听出他似乎话外有话,长子一惊道:“怎么,难道有人要对我们将军不利?”

????“我也是捕风捉影,”沈默想一想,还是决定实话实说道:“那个上本参部堂的尚维持,与俞将军是同乡,现在部堂大人如日中天,难免有一二宵小会诬告邀功,俞将军还是不得不防啊。”

????长子是知道沈默的,一个吐沫一颗星,从来不打诳语,便正色道:“你的意思是,让我转告我们将军?”

????“嗯,”沈默点点头道:“我原本想写封信,隐晦的提点一下,但现在你来了,捎个口信是最好的。”

????“我知道了。”长子重重点头道。

????相聚时光太匆匆,兄弟俩还没说够话,外面的军士便道:“巴拉维要启程了。”长子只好起身,与沈默饮下最后一杯酒,便挂上佩剑披风,抱着官帽出去了。

????沈默将他送了又送,一直送到码头,才依依不舍的分开,临行前小声叮嘱道:“要多记航道,争取早日也能独立通航。”

????长子重重点头,记下了兄弟的重托。

????虽然仅是短暂的一晤,但送走长子后,沈默仍然好几天怅然若失,若菡笑他道:“跟徐渭他们分开,也没见你这样掉了魂似的。”

????沈默摇摇头,低声道:“他们是我的朋友,而长子和沈京,是我的兄弟。”

????饶是若菡聪颖无双,却也无法理解男人对感情的分级,便不再去想,转而认真的缝制婴儿衣服去了……随着腹中的孩儿一天天发育,若菡的母性也越来越强烈,终于不再专注于她的事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未出世的孩子身上。

????在边上看了一会儿,沈默觉着怪无聊的,便起身道:“我去前面看看。”若菡点点头,笑道:“去吧。”两眼却没离开手中的针线。

????沈默大感无趣,便出了门,走到院子里,对正在晾衣服的柔娘道:“你说,在女人心里,是自己的男人重要,还是孩子重要?”

????柔娘一呆,低下头,咬着嘴唇小声道:“奴婢都没有,奴婢不知道……”沈默想不到自己随口一问,竟引得她怨气冲天而起,只好败退道:“不要急哈,都会有的,都会有的。”便不顾身份的一溜烟跑掉了。

????回到签押房处理一会儿公文,三尺匆匆进来,向他展示一张小纸条道:“这是今早苏姑娘院里发现的。”

????沈默看一眼,只见上面写着‘今日午夜,枫桥夜泊,举火为号,不见不散。’

????“看来他们终于坐不住了。”沈默沉声道:“就算对这颗棋子的可靠性产生了怀疑,也要再试一试。”

????“大人,我们要提前设围吗?”三尺问道。

????“他们之所以约在城外,又是情况复杂的码头。”沈默微微皱眉道:“就是怕被我们包了饺子……”说着沉吟道:“这次须得一击必中,显然那里并不合适,得设法把那家伙引进我们的包围圈。”

????“大人的意思是?”三尺问道。

????“要沉得住气。”沈默轻声道:“让苏雪出去和他们接头,先联系上再说。”

????“是。”三尺应下,又小声问道:“大人,如果真把那陆绩抓住了,您准备如何处置?”

????“地牢就是他下半辈子的家。”沈默冷笑道:“我管的起饭。”

????“啊……”三尺轻声道:“大人,您不怕北京那位?”

????“哼,那些人之所以敢跟我一而再再而三的作对,无非就是仗着陆炳在,算准了我不敢下死手。”冷厉之色划过面庞,沈默沉声道:“他们没猜错,陆炳在一天,我就没法痛下杀手,那我就把他们关到陆炳不在的那一天!”

????“然后再杀了他们?”三尺咬牙切齿道。

????“球,我们是官府,不是黑社会,”沈默冷笑一声道:“只要陆炳一完蛋,他们就会明白一个道理,死亡永远不是世上最可怕的事,被人从云端狠狠推到烂泥里,千人踩万人踏,永无超生之日,那才是最爽的事情哩。”

????泥人尚有三分土性,何况沈默乎?被陆家人一次次的算计,沈默的恨意,终于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

????当日夜里,几个护卫陪着苏雪出城,经过一番曲折拐弯,终于见到了人,却既不是陆绩,也不是那个轮椅男,而只是他们的一个仆人……世家子弟终归是怕死的,在那次犁庭扫穴的搜捕后,便不敢再轻易露头。

????那人也不废话,让护卫退后,才靠上来,直接告诉苏雪,还有最后七天,她的弟弟妹妹就要魂归西天了。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苏雪还是差点痛晕过去,强忍着悲怆道:“他们若是死了,对你们没有半分好处,想来你也不单是好心报信的,说出你主子的条件吧。”

????被她抢白一阵,那人有些挂不住道:“你到底有没有给那家伙下蛊?”

????“当然了。”苏雪面色微红道:“……否则他怎会听我的,帮着我救回弟弟妹妹呢?”好在天黑看不清脸色,她接着道:只要你把我们姐弟的毒解了,我还可以让他不计前嫌,再跟你们主子合作。”

????“臭女人!”那人骂一声道:“果然是你反了水!”

????“那又怎样?”苏雪冷笑道:“跟你们这些恶棍,还要讲仁义吗?”

????双方有一些僵,那人调整了好半天,才道:“好吧,你把他叫出来,我们谈谈。”

????“可以。”苏雪点头道。

????“地点等我们通知。”那人恶狠狠的威胁道:“别耍花样,不然就给你弟弟妹妹收尸吧!”便转身消失在码头边,无数夜泊的船只中。

????当苏雪被护卫着从城外回来,发现沈大人等在潇湘楼里,已经把她的弟弟妹妹哄睡了,赶紧行礼道:“见过大人。”

????“不必多礼。”沈默温和笑道:“看到你没事儿,我也就放心了。”

????“劳大人挂念了。”苏雪苦涩的心中,滋润着丝丝甘甜道。

????“呵呵……”沈默笑笑道:“天不早了,咱们长话短说,见到陆家人了么,具体什么情况?”苏雪便事情复述一遍,轻声道:“大人身负重任,万不必以我们姐弟为念……”

????“话不能这么说,”沈默缓缓摇头道:“你们姐弟三人,都是因我之故,才遭此无妄,我不能不管。”说着起身温声道:“他们这几天还会联系你,你只管答应,然后通知我就好。”

????苏雪点点头,竟鬼使神差的问道:“大人……要走吗?”

????“是啊,天不早了,你也该歇着了,”沈默笑笑道:“你放心吧,院里院外都有护卫,安全不会有问题的。”

????苏雪木然的点点头,强笑道:“我送大人。”

????“留步。”沈默一挥手,便飘然离去了,只留下怅然若失的苏雪姑娘,站在那里顾影自怜。

????仅仅过了两天,苏雪传来消息,说对方让她约他去周庄。

????“大人,您不能去,”三尺和铁柱一起劝道:“这分明是个陷阱,可不能往里跳。”

????“我知道,但我得先露露面,等对方确认无误了才行。”沈默道:“放心吧,有你们护卫,我会出什么事情?”

????“万一他们要您上他们的船呢?”两人问道。

????沈默笑骂一声道:“我中的是情蛊,不是怕蛊,还不至于人家说什么是什么吧?”说着冷笑一声道:“最大的可能,是他们把我们引到某处绝地,展开伏击;至于光天化日之下,强袭苏州知府,他们还没那本事,也没那胆量。”

????第二天,一艘气派的三层画舫,便载着知府大人与苏雪大家,从水门出城去了,很多江上过往的船只,都见到两人在顶层琴瑟相合,宛若神仙眷侣一般……船上的沈默,装模作样的奏着瑟,轻叹一声道:“这下说不清了……”

????苏雪听了心中苦笑,暗道:‘早就说不清了……’现在人们无不把她视为知府大人的禁脔,潇湘楼里也不指望她赚钱了,全当供奉菩萨一样容着她。

????画舫行了一段时间,已经离城挺远了,但江上往来的船只仍然络绎不绝,给苏州增添了无比的热闹,也破坏了原先的田园美景,这都是开埠所赐。

????沈默也不会奏瑟,滥竽充数挺无聊的,终于忍不住问道:“你说那些人会怎么跟你联系,还不让我发觉?”

????苏雪本已经有些享受这段旅程,让他一下拉回现实,不由意兴阑珊,强笑道:“其实也没啥,就是跟我约定了暗号,待会有个打着‘张家熟货’幌子的船经过,我买一只卤鸡回来,命令就在鸡肚子里。”

????“卤鸡?陆绩?”沈默不由失笑道:“还挺有自嘲精神的。”

????过不多时,果然有只小船,打着个‘张家熟货’的幌子经过,苏雪将船叫住,抛钱下去,买一只卤鸡上来,撕开一看,只见两个字‘周庄’。

????“呵呵,”沈默笑道:“那可是个好地方。”

????初冬的淫威不放过世上任何一个角落,就算世外桃源般的周庄不例外,没了花红柳绿的掩映,那些黛瓦十分肃杀,那些白墙有些肃杀,让人隐隐有些不安。

????画舫靠岸时,天才黄昏,小镇上却已经人影稀疏,只有袅袅升起的炊烟,才能让人稍稍感到一些生机。

????沈默与苏雪下了船,好容易找人问明路,在一众卫士的护卫下,往镇上唯一一家客栈加酒楼走去……‘沈家酒楼’的幌子无力的低垂着,胖掌柜无精打采的趴在柜台上,听见有脚步声传来,抬头望去便看见了沈默,虽然已经大半年没见了,可这小地方多少年也没那样的贵人光临,所以掌柜的一眼便认出了他。

????沈默朝他笑,他却臭着脸道:“住店还是吃饭?”

????沈默微微奇怪,笑道:“先吃饭,后住店。”便与苏雪进去,对坐在雅间了,道:“贵店有什么特色菜?”

????“穷乡僻壤有什么好吃的。”掌柜的没好气道:“只有粗茶淡饭,爱吃不吃。”

????“我可听说周庄的‘万三猪蹄’很有名气,才慕名而来的。”沈默问道:“你这个叫沈家酒楼,肯定有吧?”

????“没有。”掌柜的一边擦桌子,一边在旁人无法察觉的角度,给他个眼色道:“得杀了猪才有。”

????沈默恍然,无奈道:“好吧,你随便上点菜吧。”

????果然是一桌很潦草的饭,吃的沈默意兴阑珊,草草几口,便要掌柜的开房睡觉。

????掌柜的将他们一行人,安排在一个跨院里,苏雪与沈默睡正屋,护卫们在周围的房间歇着。

????上半夜无话,到了下半夜,便有投石问路的声音,和衣而卧的卫士们立刻起身,警惕的注视着院子里,过了一会儿,果然见有一队黑衣人,虾米似的贴着墙根,悄无声息的向主屋摸去!

????那些身材矮小的黑衣人到了主屋下,刚想打开窗户,却被从里面伸出的根根钢枪,扎了个正着!不少人登时被洞穿,凄惨的叫声终于划破了安静的夜!

????卫士们立刻踹开门冲出去,与守卫在主屋的卫士,合围这些身法诡异的黑衣人……他们身手敏捷动作极快出招狠辣,直击要害!好在沈默的卫队也已经今非昔比了,他们不仅各个身手高强,而且长短兵器配合娴熟,虽然很不适应对手古怪的进攻,却仍然高接低挡,方寸不乱,寸步不让!

????双方激战正酣,尖利的唿哨声响起,便有越来越多黑衣人从四面八方涌过来,一下子有吞没这个小小院落的势头!

????看到形势不妙,铁柱暴喝一声道:“变阵!”随着他一声令下,身着精良铠甲的六十六个亲兵,便放弃了一字长蛇阵,乱糟糟的分散开来。

????那些围攻的黑衣人见状大喜,自以为对方已经乱了阵脚,便要一鼓作气,结束这场战斗!

????但如果他们仔细观察,便会发现,那些看似慌乱分散的明军,却都有着相同的人数——十一个!分明是一种新的阵型!

????这便是沈默只身诱敌的倚仗所在,出自他师叔唐顺之那本《武》的‘秘战法’!

????它是一个近乎完美的战斗队列,有着无可挑剔的站位组合与武器装备——最前排是队长和两个刀牌手;第二排两个狼筅兵,手持一丈三的长柄铁扫帚似的狼筅,护住刀牌;第三和第四排各两名长枪手各护住一牌一筅,刀牌手则又反过来可以防止长枪劲老,最后又有两名亲兵携带‘镋钯’……那是一种长七八尺山字形的铁制武器,顶端的凹下处放置火箭,即系有助推火药的箭,点燃后可以直冲敌阵。发射完了,镋钯又可以当成九齿钉耙,游走在两翼掠阵。

????可以说,这是一个毫无弱点的阵型,十一个人互相配合,互相掩护,构成一个完美的杀阵,竟然让四处涌来的黑衣人,无从下手。

????情况大致就是这样,凭着这古往今来最牛的杀阵,沈默的亲兵们顽强敌住了十倍的敌人,还有余地分出一支小分队,环卫在他的身边,保护他的安全。

????对方这么多人,却如老虎啃刺猬一般,久久不能得手,指挥之人不由焦躁起来,催动着手下拼命攻上去,却只是徒增伤亡,不能寸进。

????正当他一筹莫展之时,在外围望风的喽啰慌张张跑过来道:“少爷,大事不好了,我们被包围了!”

????“慌什么?”那人沉声道:“多少人?”

????“成千上万,把这个镇子围得水泄不通!”喽啰惊慌失措道。

????那人终于明白了,啐一声道:“被那女人骗了!”一着急,把本声露出来了,正是那假陆绩真陆绣!

????如同往常任何一次,都是陆绩在幕后策划,陆绣台前执行。陆绩在事先信誓旦旦告诉她,五百日本忍者,在一盏茶功夫,便可以消灭掉沈默的卫队,就算外面有接应的部队,也来不及搭救,所以才有了今晚的行动。

????但那古怪阵型的出现,让她根本不得寸进,听着四处而起的喊杀声,她明白,今天是彻底栽了……也好,终于解脱了……【本卷终】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