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六三章 故人-官居一品 微信红包2元5包群大全

官居一品

四六三章 故人

四六三章 故人2017-11-9 14:55:20Ctrl+D 收藏本站

????面对沈默的夸奖,戚继光却显得异常冷静,他摇摇头道:“大人谬赞了,经过实战的检验,我发现新军还有很大的问题。”

????“哦,说来听听。”沈默坐在戚继光对面道。

????“您可记得,方才作战的时候,倭寇一压迫,他们的阵型便收缩成一团。”戚继光面色发青道。

????“哦,”沈默想起来了,是那种四个鸳鸯阵背靠背对敌的阵型,便道:“那样的效果还不错啊,有什么问题吗?”

????“是的。”戚继光点头道:“其实他们不必担心背后——鸳鸯阵的弱点在尾侧不假,但在面对面的交锋中,背后的弱点无关紧要,只要时刻保持面对敌人的姿态,又怎会被攻击到身后呢?”说着叹口气道:“他们却非要保证自身处于绝对安全,才敢与敌人厮杀,便自发的组成那种‘乌龟阵’,倒是把两翼和身后护好了……却丧失了移动能力。”

????“呵呵,其实效果还不错。”沈默笑道:“我看着那些倭寇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次没办法,不代表下次也没有。”戚继光却摇头道:“这个弱点太明显了,倭寇不会注意不到,如果他们下次多带弓箭火铳,我们就要吃大亏了。”

????“那就改改,”沈默道:“下次不让他们这样了。”

????“谈何容易,”戚继光摇头叹道:“虽然我已经尽力操练,严格军法了,但有些东西是没法改变的。”

????“什么?”沈默问道。

????“我军中多数是处州兵和绍兴兵。”戚继光道:“这两地的士兵各有优点——处州兵作战勇猛,一往无前;绍兴兵吃苦耐劳,听从命令。”

????“这不很好吗?”沈默奇怪道:“作战勇猛听从命令的士兵,难道还不是好士兵吗?”

????“作战勇猛听从命令这两种品质集于一身,当然是完美的士兵。”戚继光一脸苦笑道:“可问题是,他们都只占了一半。”说着为沈默分解道:“处州兵作战勇猛不错,可他们太有主见了……作战前,我必须告知他们,敌人的数量构成,以及我的作战计划,然后他们中的‘军头’会凑在一起商量,这一仗打还是不打,如果打的话,要求赏银水平是多少……比如剿匪作战时,一个人头要价三两,而这次,一个二十两。”

????“这么贵?”沈默惊奇道,他的第一反应是,这个钱不会要自己买单吧?当然现在不能说。

????“能开价就是好的。”戚继光叹口气道:“就怕他们连价都不开,那就说明他们不愿意打这一仗,即使用军法把他们撵到战场上,他们也绝对出工不出力。”

????沈默这个汗啊,干咳两声道:“绍兴兵应该没这个毛病,绍兴人还是老实听话的……”

????“是啊,”戚继光附和道:“比起处州兵来,绍兴兵的服从性要更好,不跟处州兵那样讲条件,可是……我宁肯手下全是处州兵。”

????“这个……”沈默脸上挂不住,讪讪笑道:“为什么呢?”

????“因为绍兴兵比较怕死,不能指望他们攻坚阻击等,任何伤亡过大的仗……”戚继光道:“不知大人注意看了没,方才战场上的阵型龟缩,就是由绍兴兵带头的……总而言之,绍兴兵关键时刻实在靠不住。”

????“我看元敬兄你军法森严,为什么没法约束他们呢?”沈默问道。

????“俗话说,江山易改禀性难移。”戚继光郁闷的搓搓脸道:“还有句俗话说,穷山恶水出刁民青山秀水多秀才,这种骨子里的东西,我也改不了。”

????沈默明白戚继光的意思了,他是说,处州多山,经济落后,且少数民族聚居,使那里的人性格比较强硬,而且民风彪悍;绍兴经济倒是发达,人民生活富裕,可正因为这样,才没人愿意刀口上讨生活,挣那两个玩命钱,也就养成了‘安全第一’的性格。

????听完戚继光的话,沈默只能安慰道:“没事儿,你已经做得比别人都好了,不要要求太高……还是想办法扬长避短吧。”

????“也只能先凑合了。”戚继光点头道:“但是根据最新情报,倭寇此次全面入侵,人数达到三万之众,如果他们用主力攻打苏州,仅凭着我们的三千人,是无论如何也挡不住的。”

????“是吗?”沈默有些失望,他看到戚家军今日大发神威,还以为这次能把倭寇打退呢。

????“是的,大人。”戚继光沉声道:“除非有那种把两样品质合二为一的兵员,不然我做不到这一点。

????“日后一定会找到的,”沈默有些心不在焉道,如果戚继光没法把倭寇挡住,那这个局面又该如何应付呢?

????其实他着实期望过度了……看到这一仗打好了,便把戚继光当成了救命稻草,当稻草告诉他,自己浮力不够时,失望在所难免。

????只听戚继光又道:“末将想过这个问题,正要向大人请示呢。”大明朝以文御武,虽然他比沈默品级高,虽然沈默十分尊重他,可他的任何军事行动,都必须得先经过沈默批准,才能付诸实际。

????“请讲。”沈默点头道。

????“末将想,等苏州城解围后,我便不进城了,而是领着部下在周边几个县游弋……”

????“为何?”沈默听了当时就不太爽,但面上仍然不动声色道。

????戚继光道:“这样做一来可以为几个县城减少压力;二来为防止被攻击后路,让倭寇反而不敢全力进攻苏州城;三来,寻找敌人有生力量予以歼灭,才是震慑敌胆消灭敌人的正确方法。”

????沈默没有马上答复,而是问道:“你说,胡部堂能指望上吗?”

????“援军……”戚继光轻声道:“会有的,但是不知什么时候。”说着用更低的声音道:“部堂的性格,您比我更清楚。”

????沈默点点头,喟叹一声道:“是啊,阮鹗骂他‘以邻为壑,见死不救’,这话说的……虽不中亦不远矣。”

????戚继光也叹口气道:“求人不如求己,非得先自救,才能有人救。”

????经过一番讨论,沈默不得不承认,戚继光的法子,可以将他们唯一一支部队的效用,达到最大化。尽管如此一来,他将没有士兵守卫苏州城,但从全局考虑,他毕竟是苏州府的知府,下辖一州七县,而不是单单一个苏州城的城主,所以他还是答应了戚继光的看法。

????这就是沈默与一般官员的最大不同——那些人肯定会力保府城,因为农村遭了殃,甚至个把县城出了问题,在省里京里看来,总归不是大事,可要是苏州城出了问题,就算天王老子也保不住他的乌纱了,所以绝大多数官员,一定会选择全力防守苏州,‘战略’放弃其他地方。

????关键时刻,能真正分得清孰轻孰重,才无愧于父母官这三个字……至少沈默是这样认为。

????苏州城。戚夫人凭着‘空城计’坚持了两天,到第三天,援兵终于到了。

????看着远处杀来的‘沈’‘戚’两面大旗,在城外喝了两天风的辛五郎彻底郁闷了,但此时此刻,他还没接到徐洪大败的消息,只以为那家伙一时大意,没有拦到沈默的军队呢。

????“要西……”最初的慌乱之后,他一摸两撇胡子道:“这样也好,就让徐家兄弟见识见识,谁才是真正的主力。”便指挥麾下发动了逆袭。

????毫无戒备的蝴蝶阵,对越来越熟练的鸳鸯阵,几个回合下来,便乱了阵脚。这时城内的戚夫人看准时机,带着挑选出来的五百勇士,骑着马从城内冲出来……其实还是虚张声势,战斗力根本没多少,但倭寇不知底细,还以为真是骑兵呢,吓得再也坚持不住,溃败而逃了。

????戚继光看一眼英姿飒爽的夫人,王氏却把视线移到了一边,他暗叹一声,策马扬鞭,率军掩杀出去,很快便不见了踪影。

????王氏自然不会追,非不愿,实是无能为力尔。

????沈默已经听说了王氏挺身而出,守卫苏州城的事情,过来到她身边,拱手笑道:“多谢嫂夫人仗义挺身,才让苏州城免遭了大难。”

????“甭谢我。”戚夫人看他一眼,语气有些冲道:“我可不是为了帮你,要真是你自己的事,我才不管呢。”

????沈默稍一错愕,知道她是怨自己帮着戚继光对付她,说不定还以为,自己男人学坏了,是因为跟他这个‘风流太守’接触太多了呢。

????这真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沈默苦笑连连道:“我代苏州城的父老乡亲,谢谢嫂夫人,这总行了吧?”

????“这个行。”戚夫人点头道:“等戚继光回来,我这个临时指挥也该卸任了,所幸还坚持到你们班师。”

????“这个……”沈默陪笑道:“城防的事情,还要继续偏劳嫂嫂。”

????“为什么?”戚夫人柳眉微皱道:“你让我领导戚继光吗?那倒不错。”

????“那倒不是,”沈默这个汗啊,赶紧解释道:“戚将军将在外围游击作战,无暇顾及城防……所以只能请嫂嫂代劳,当然他还给我们留了五百人。”

????“是这样啊……”戚夫人根本没听到他最后一句,她的目光不由飘向丈夫消失的方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沈默以为她还是不愿为自己干活,赶紧换个说法道:“不是我求嫂嫂,而是苏州城的父老乡亲求你……”

????“你说什么?”戚夫人这才回过神来。

????沈默这个汗啊,只好重复一遍方才的话。

????“好的。”戚夫人点点头道:“还有什么事儿?”

????“还有……没了。”这个高个女人的压迫感太强,沈默站在她面前,总有想逃跑的感觉,不由深深同情,一辈子都逃不掉的戚将军。

????回到苏州城,顾不得回府,沈默便马上去锦衣卫的据点,找到了朱十三的副手……朱十三送俞大猷去北京了,现在苏州的锦衣卫千户所,由这个叫马全的负责。

????“马兄弟,现在是存亡之际,我需要你的帮助,”沈默紧紧盯着他道。

????“大人请放心。”马全笑道:“十三爷北上前,便嘱咐过小的,让我一切听您的安排。”

????“那好,我也不跟你客气了。”沈默握握他的手道:“请把你知道的最新局面告诉我。”

????“好的。”马全行伍出身,干脆利索,便为沈默讲解起当前的形势来:“目前侦知的情况,是倭酋徐海叶麻辛五郎联合一万多日本本土的军队,发动的此次入侵,也是历年最大的一次。”

????“那一万日本倭寇,从北新关登陆攻打杭州城。”马全接着道:“徐海率领一万人,攻打松江城,应该是想抢占桥头堡;辛五郎和徐洪不必说了,至于叶麻,则率领五千人马,阻挡刘显……哦,不,应该是俞总兵的部队。”

????“消息可靠吗?”沈默问道。

????“这是刚刚接到的消息,”马全羞愧道:“不过倭寇围城,咱们的消息也断了,解围后才传进来的。”他对锦衣卫提供过期变质消息,很是感到羞耻,不等沈默提要求,便主动道:“我会马上派人搜集情报的,把最新的消息,尽快传给大人。”

????“很好,麻烦马兄弟了。”沈默感激笑笑道:“还有一件事,请你帮帮忙。”

????“大人请讲。”马全赶紧道。

????“现在苏州城许进不许出,但终究不是个事儿……”万一倭寇几个月不走,还能让人几个月不出城了?所以沈默道:“我想请马兄弟,动用你的力量,排查一下可疑分子,也好给城防减轻一下压力。”

????“这是职责所在,没问题。”马全痛快答应道:“其实这件事,我们锦衣卫已经在做了,这三天一共抓了一百多号奸细……我们这里也没监牢,还请大人把府县的监狱清一座出来,好把这些人装下。”

????“这个没问题,”沈默道:“随时可以把他们押过去。”

????非常时期,事不宜迟,马全便将一百来号嫌犯用牛筋绳串起来,由沈默的卫队和锦衣卫的人,共同押解送往府衙。

????沈默骑着马在边上冷眼旁观,他想看看这些奸细的样子,看看值得注意的人物,谁知还真找到一个……看着那个唯一用铁链子锁住的络腮胡子皮肤粗粝黝黑相貌平淡无奇的中年男子,沈默不由有些激动。暗暗道:‘好家伙,你果然出现了!’若不是最近几天,对这人的思念,都到了朝思暮想的地步,他还真认不出他来。

????马全顺着沈默的目光,也看到了那男子,轻声为沈默解释道:“这个得重点盘问,抓他可费了老大劲儿。”

????那人似乎感到有人在看他,回过头来,见是沈默两个,便默然的回过头去,继续被牵着往前走。

????见大人果然对那人感兴趣,马全便详细介绍道:“这个人原先面生的很,但在围城那天起,每天都坐在府衙对面的茶馆里喝茶,却不知那里是我们兄弟,为保护大人设的据点。”话说得好听,其实那茶馆,是锦衣卫按惯例,监视主要官员的地方;但也不能算错,因为朱十三与沈默关系铁,所以这里的功能转化为了隐形门卫。

????那人显然不懂这些,还以为自己长得很低调,没人注意到呢。结果被人在茶水里下了锦衣卫的强效蒙汗药,直接被放倒抓住了。

????回想起那日抓捕的过程,马全还心有余悸道:“这人可太厉害了,吃了我们的蒙汗药,连老虎都能睡半天,他却只用了一个多时辰便醒过来,绷断了指头粗的麻绳,若不是我们弟兄渔网使得好,竟又要让他逃脱了。”

????“可对他用刑?”沈默关切问道。

????“还未曾审讯,”马全道:“弟兄们准备先磨磨他的性子再说。”

????沈默明显的松口气。道:“到了府衙,我立刻提审他。”

????“还是让弟兄们先给他松松骨吧。”马全道:“这家伙是个练家子,骨头硬得很,不把他整得死去活来,是不会轻易招供的。”

????“不必了。”沈默摇头道:“我自有主张。”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