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七一章 谁上谁的船-官居一品 微信红包2元5包群大全

官居一品

四七一章 谁上谁的船

四七一章 谁上谁的船2017-11-9 14:55:28Ctrl+D 收藏本站

????见王锡爵从徐海营中出来,等在外面的另一个书生赶紧迎上去道:“元驭兄,他们没难为你吧?”

????“这不好好的吗?”王锡爵笑道:“我得赶紧去上海了,请汝默兄马上回去,将徐海的回话转告给老师。”

????那被称作汝默的,是王锡爵的同窗,叫徐时行,他俩是沈默最欣赏的两位学生,不仅书读得好,还都热心参与政事,这次苏州城保卫战,两人便忙前跑后,出力不少,这次又主动请缨,担任这个送信的任务……只是到了徐海寨门口,徐时行有些打怵,所以王锡爵让他在外面等着,自己进去。

????现在见他又要去下个地方,徐时行脸上有些挂不住,道:“还是我去吧。”

????“还是我吧,一回生二回熟,也知道怎么跟这些人打交道了。”王锡爵翻身上马道:“赶快回去吧,老师还等着信呢。”

????“那好吧……”徐时行想一想,还真是没勇气面对那些恶匪,便应下道:“元驭兄保重!”

????王锡爵往上海去,徐时行则回到了苏州城,将徐海的话转告给了沈默。

????在场众官员闻言大惊失色道:“大人,您可万万不可只身犯险啊!那徐海乃是身手高绝的巨寇,您只身与他会面,实在是太危险了。”

????沈默却浑不在意的笑笑道:“都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何况还不是去徐海的土匪巢。”

????“大人,如果非要有人去的话,那还是让属下去吧。”归有光起身道。

????“你去管什么用?”沈默摇摇头道:“这次的整个计划,都是以总督大人的名义进行,我一个知府做代表还说得过去,要是官位再低些,徐海会买账吗?”

????“那就把他请到苏州城来,最多我们保证不伤害他。”归有光又道。

????“他不会答应的。”沈默摇摇头道:“如果他真来苏州城的话,我肯定会把他逮起来的。”

????“那至少也得带上护卫吧?”铁柱忍不住出声道:“我们誓死保护大人平安!”

????“你是猪脑子吗?”沈默终于烦的不耐了,没好气道:“第一,徐海跟官府打交道多少年了,他能不知道我大明是如何对待被俘虏的官员吗?连皇帝北狩了,都会马上换一个新的,他抓我有什么用?”沈默说的是当年英宗在土木堡之变中,被蒙古人俘虏,蒙古人以为奇货可居,能用他要挟明朝干点什么。谁知于谦那伙人,马上把景泰帝扶上皇位,宣布英宗为太上皇,拒绝蒙古人的一切要求……最后逼得也先没办法,只好自己贴钱,把英宗送了回来。

????明朝这种特质,来自于他们的创始人朱元璋,说好听点叫宁折不弯,说难听点,就是泼皮无赖……你在位时是皇帝丞相,大家怕你敬你听你的;可一旦被俘虏了,对不起,最好找块石头碰死吧,省得丢了祖宗朝廷的脸。

????倭寇不是没干过抓到官员索要赎金或者要求开城门的事儿,可愣是从来没得逞过……所以海瑞被抓去已经快一个月了,也没有任何人来苏州城联系过。

????抓到官员还不如抓个富户有油水,这已经是共识了。

????“第二,你们把我当回事儿,徐海不会,在他眼里总督巡抚才是跟他对等的官,我这个小小的知府还不够看,”沈默笑道:“所以他不会想到,我是在扯虎皮做大旗,只会把我当成谈判代表,所以我并不担心被他扣下。”说着正色道:“诸位不必再说了,我心意已决,明日一早便出发。”

????当天过午,王锡爵抵达了上海城,还算顺利的见到了叶麻子,这次按照沈默的要求,直接把王直那封信给他看。

????不出所料,叶麻看了也暗暗惊慌,心说‘连老船主都要投降,看来形势确实不妙……’但他不是被吓大的,当然不会就此收兵,心说:‘反正徐海才是老大,把责任推到他身上就是了。’便一脸为难道:“如果我能做主,当然马上就退兵,可是这种事儿,得我们大当家的说了算。”说着指指西南边道:“我们大当家的是差天平海大将军徐海。”

????王锡爵缓缓的点点头,不紧不慢道:“我就是从徐海那里来,他已经答应了,就看叶当家您的了。”

????这好比平地一声惊雷起,劈得叶麻外焦里嫩,心肝乱跳,虽然跟徐海有隙,可现在大敌当前,他还是得指望那堵遮风挡雨的墙,但照这个王秀才所说,莫非徐海真的准备接受招安?

????叶麻是越想越慌张,便要信口答应什么,却听帷幕后面传来一声咳嗽,才勉强稳住神道:“带王秀才去后面休息,等我考虑一下再说。”手下人便把王锡爵带下去,随着帷幕后轻微的吱呀声,一具轮椅出现在叶麻面前。

????“陆公子怎么看这件事?”叶麻沉声问道。

????“沈默的话能信吗?”陆绩桀桀笑道:“他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恶棍,定然是要算计你们。”说起来,还是最恨他的人最了解他,只是叶麻并不太信陆绩的话,因为他觉着这个满心报仇的家伙,肯定不愿意自己与官府妥协,能拼到底才是最好呢。

????“从公子的立场,当然是不死不休了。”叶麻缓缓道:“可我得为手下几千号弟兄着想,若是形势不好,那我们还是早日退兵的好。”

????对于叶麻表现出来的动摇,陆绩很不爽,便道:“当家的不妨派人去徐海那里,直接问个明白!何苦要在这里瞎寻思呢?”

????“也是,”叶麻点头道:“我这就派人连夜过去,要是那王秀才敢骗我,我就把他活剐了下酒!”

????陆绩阴阴一笑道:“放心吧,徐海再不济,也是与王直齐名的巨头,不可能说投降便投降的,就算真说过这样的话,那也是耍着官府玩,顶多就是想捞点好处什么的。”

????叶麻点点头,深吸口气道:“但愿如此吧……”便将自己的弟弟叶南叫来,命他连夜往徐海那里问个究竟。

????叶南是个听话的好弟弟,接到命令便带着几个护卫,披星戴月的往徐海那里去了,一路紧赶慢赶,终于在次日早晨抵达了徐海驻扎的同里镇。

????一到地头,便被徐海的哨兵发现……话说戚继光的骚扰也不全是坏处,至少小的们警惕性大大加强,都快到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地步了。

????“哎呦,这不是叶二爷,”带队的小校没好气道:“不在上海城享福,跑我们这穷乡僻壤的来作甚?”叶麻一伙人的见死不救,让徐海军中很是不忿,加上平日便积怨过多,现在哪有好气对他。

????叶南眉头一皱道:“没没……没工夫跟你扯淡,我我……要见你们大大……大将军。”原来这位老兄是个结巴,也不知叶麻为啥会选他来问话。

????“嘿嘿,真不巧。”小校故意取笑他道:“我们……大大将军出去了。”

????“去去……去什么地方了?”叶南眉头皱成雏菊道。

????“那我可不知道了,我们大将军出去,又不用跟我汇报。”小校一耸膀子笑道。

????“你们二二二当家呢?”叶南艰难问道。

????“也不在,陪着大当家出去了。”小校道。

????“那谁在?”这句说得倒顺溜。

????“三当家。”小校道。

????“他,他也成。”叶南便要往里走,却被小校拦住道:“怎么这么没规矩,等着我通禀去。”

????“贱贱……贱货。”叶南骂一声,但在对方的地盘,他也不敢撒野……这正是叶麻让他来的原因,要是换个脾气暴的,没事儿都能弄出点事儿来,不利于团结的大方向。

????可人家就是欺负他脾气好,磨磨蹭蹭进去,足足半个时辰才出来道:“进去吧。”

????“怎么……这这么长时间?”泥人也有三分土性,何况叶南乎。

????“我们三爷在听曲儿,不到终了谁敢打扰。”小校一闪身道:“爱进不进。”

????“我我……找你们三爷评理去。”叶南愤懑的进去,在中军帐里见到了何心隐……徐洪老二他老三,所以被称为三爷。

????何心隐的态度一样恶劣,直接用鼻子对着叶南,一脸不耐烦道:“有什么事儿吗?”

????叶南一看他这副态度,要求道歉的话也憋了回去,闷闷的直入主题道:“我哥让我问问……你你你你们真的跟官军和谈了?”

????何心隐当然毫不犹豫道:“是啊,我们也没瞒着你们呀。”

????“你你们怎么能这这样呢?”叶南皱着苦大仇深的眉头道:“跟官府合作,那不是与与虎……谋皮吗?”

????何心隐撇撇嘴道:“我们大嫂快要生了,老大想过几天安稳日子,所以要带着弟兄们换身皮穿穿。”

????“那有什么好的?”叶南大摇其头道:“哪有咱们想抢就抢,想杀就杀来的过瘾?”

????“睁睁眼吧,叶巴子,”何心隐不屑道:“还当现在是那些年?你也不想想,如果这行还有前途,老船主为什么要向官府投降?”

????“啊,为为什么呀?”叶南问道。

????“告诉你,现在海禁开了,正正经经做生意,比当倭寇要强多了。”何心隐道:“这就是大势,打砸抢的时代过了,早归顺的话,朝廷还得用着打个倭寇什么的,那肯定是要给官当让领兵的,弄好了封妻荫子也不在话下。”说着直勾勾的看叶南一眼道:“要是不识时务,或者慢别人半拍,那就只有被清剿的份儿了!”

????这话太有学问了,让叶南一听,好似是在劝自己,但越想越不对劲儿……这分明是徐海与官府已经达成协议,准备剿灭他们向朝廷邀功啊!

????叶南不由出了一身冷汗,竟然不结巴道:“那么说,你们要接受招安了?”

????“实话跟你说吧!”何心隐沉声道:“今天我们大当家和二当家,就是去见苏州知府了,你说还能干什么?”

????叶南的脸都白了,他现在一刻都不愿多待,如坐针毡的起身道:“好吧,我我把你们的意思,给大哥讲讲,看看他什么意意思。”

????“这就要走,”何心隐笑道:“吃了饭再走吧?”

????“不不了,不饿。”叶南唯恐何心隐将自己扣下,逃也似的往外走。

????何心隐当然不会留他,嘴角挂着冷冷的笑,目送着叶南离去了。

????何心隐虽然满嘴胡扯,但至少徐海和徐洪的行踪是说对了,他兄弟俩带着亲卫,乘着几艘快船,出现在淀山湖的芦苇荡中……这一眼望不到边际的青纱帐,正是他们敢来见沈默的倚仗……如果一旦发现异常,把船往芦苇荡中一划,保准多少人都没法找。

????但即使是这样,徐海也不敢掉以轻心,拿着西洋人的千里镜,小心翼翼的观察湖面上,除了湖心处一艘游船,便什么也没看见。

????“似乎一切正常。”徐洪轻声道:“大哥,我过去看看,要是没问题的话,您再出去。”

????“屁,”徐海可是个体面人,闷声道:“万一那沈默要是就在船上,岂不会笑话我胆小?”说着紧一紧腰带道:“你忘了我当年‘浑江小白龙’的绰号了?要是有问题,我就跳水,谁也甭想抓住我。”

????“那大哥小心。”徐洪对徐海的崇拜,那可是十分盲目的,只要大哥说行,那就一定行。

????徐海便真的只带一个扮成船夫的高手,划着一叶扁舟过去了。

????那艘游船也不大,舱前端坐着个正在钓鱼的白面书生,舱后站着个铁塔似的船夫,船舱四面敞亮,以示再无别人。

????此时湖面上静悄悄的,只听到徐海的船桨打水声。两船不一时靠的进了,徐海刚要招牌似的放声大笑,却见沈默转过头来,食指竖在唇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徐海只好把笑声闷了回去,便见沈默双手猛地一提,便将一尾一尺半长的大鲈鱼钓了上来。

????“哈哈哈,明山兄果然是贵人啊,一来便有大鱼上钩。”沈默一语双关道,可惜只有他自己能听懂。说着潇洒的一甩杆,便将那条鱼甩到舱后,铁柱轻描淡写的便接住,听大人吩咐道:“做个鲈鱼两吃。”

????铁柱应一声,便挽起袖子忙活去了,他是渔民出身,做鱼自然不在话下。

????沈默将鱼竿搁在船边,这才起身抱拳笑道:“明山兄,久仰大名,如雷贯耳啊。”他这人亲和力很强,总给人以如沐春风的感觉,不管是谁在他面前,总会不自觉的斯文起来,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人格魅力?

????徐海也不例外,他抱拳笑道:“沈六首的名气,可比区区在下大多了。”

????“那咱们也都算是名人了,”沈默呵呵笑道:“更应该坐下来好好聊聊了。”说着微微一笑道:“是我到你的船上去,还是来我的船上?”

????“还是来我的船上吧,来前带了些酒菜,现成不用再忙活。”徐海呵呵笑道,他就要看看沈默有没有这个胆量,敢上他的贼船……确实是货真价实的贼船。

????让他颇为意外的是,沈默毫不犹豫的答应道:“好吧。”便稳稳跳到了他的船上。

????见沈默干脆利索的上了船,徐海心里不禁对他高看一眼,伸出胳膊道:“里面请!”便将沈默请进船舱,两人对坐,置酒款待。

????那船夫将准备好的几个食盒打开,将菜肴一碟碟端上来,沈默一看,果然应了草莽大盗‘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说法,什么整鸡整鸭整鹅猪头牛腿羊后肘,还有一个大王八,一桌子全是大鱼大肉,尽显其粗豪本色。

????徐海又拿出一篮子酒道:“山西的汾酒秦川的西凤四川的剑南春,还有我们徽州的古井贡,应有尽有,沈大人请随意挑选吧。‘没有想到沈默却摇摇头,道:“这些酒不符合咱俩的气质,不喝也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