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一二章 李贽、陆光祖……-官居一品 微信红包2元5包群大全

官居一品

五一二章 李贽、陆光祖……

五一二章 李贽、陆光祖……2017-11-9 14:56:16Ctrl+D 收藏本站

????既然下了决定,自然不能再拖拉,隔一天沈默便去上了轿子,往紫禁城西的吏部衙门去了。

????到了街口,他下了轿子,让三尺拿名帖去通禀,自己则背着手,慢悠悠的走过去,路上还买了个黄橙橙的大鸭梨,一边走一边啃,一点都不着急。

????因为自古衙门就是越高越难进,高到顶便是六部的衙门……内阁级别倒是高,但人家在西苑里呢,你想进也进不去。所以天下的衙门,数六部最难进,其中又以掌握百官任免升降的吏部最甚,等四五品的官员来了,还得先递红包再通禀,然后人家让你啥时候进,你啥时候才能进。

????到了衙门前数丈的地方,便见墙根下搭着一溜凉棚。凉棚底下站着少说几十号官员……大多是青袍,也有一些蓝袍的夹杂其中。沈默知道,这是在衙门前排队候缺的。在队伍末尾,一个老吏正与个身材瘦削的青袍官员争执,周围人面无表情的看着,不知是不感兴趣,还是不敢感兴趣。

????沈默倒没有看热闹的心思,只是毒辣辣的日头底下根本没法站人,见三尺迟迟不出来,他便往凉棚走下,想要躲躲日晒。却那个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皂衣老吏拦住,从争执中抽身出来,对沈默道:“交钱了吗,就往里闯?”

????“交钱?”沈默奇怪道:“交什么钱?”

????“长眼睛是喘气的吗?”那老吏用脚踢一踢地上的牌子,沈默才看到几行字道:‘五十文入棚,加五十文看座,加五十文供凉茶,加一百文吃酸梅汤。’

????看完后,沈默问那老吏道:“衙门门前做生意,这是谁的主意?”

????“怎么着?”老吏根本不怕他胸前的白鹇。这些人见过的官儿太多了,已经对红袍一下一律免疫,瞪着一对老鼠眼对沈默道:“吏部的生意你也要管管?”

????沈默自然不会跟这种看门狗一般见识,淡淡一笑道:“我不过是随便问问……既然是吏部的营生,当然没意见了。”

????“没意见就好,”老吏不耐烦道:“到底进不进去?嫌贵就说声,太阳底下站着去。”

????“不贵,价钱公道着呢。”沈默呵呵一笑,却想起自己浑身上下没有一文钱,就连方才买鸭梨,都是侍卫掏的钱,便回头去找自己的轿子。

????那老吏却以为沈默兜里没钱,死要面子,便冷笑道:“没有钱就早说声,去太阳底下站着也不丢人。”说着对沈默和那个男子,说了一个字道:“滚……”

????沈默的脸登时拉下来,他虽然正处在低调期,却不代表好欺负,此时竟被一个小吏给如此侮辱,是可忍孰不可忍?这时他也看到自己的护卫了,招招手让他们过来,准备收拾一下丫挺的。

????但假他人之手,总是没有亲自动手快,他的护卫们还没上来,那个被一起‘滚’的男子先爆发了,猛地飞起一脚,一招传说中的‘撩阴腿’,正中那老吏脐下三分处,只听‘嗷’得一声,那老吏就像个虾米似的,捧着小腹跪在地上。

????那男子却浑不解气,揪住那老吏的头发,便大耳光子左右招呼,一边打还一边骂道:“塞您母诶大餐吧,个歹嘴看人无!”竟是一嘴闽南话。

????沈默见那男子虽干瘦无肉,劲道却足得很,两巴掌就把那老吏的后槽牙给打掉了,登时披头散发满口是血,没人声的狼嚎起来。

????声音很快把衙门口的官差给招来了,一见自己人被打了,官差们登时火冒三丈,大叫道:“大胆!快住手!”“别让他跑了!”便抽出兵刃冲过来,想要阻止那人继续殴打。

????沈默递个眼色,护卫们便排众而出,挡在吏部官差前面。他们也不拔兵刃,仅靠目光中的杀气,便让那些欺软怕硬的三脚猫全都变成了软脚虾,这就是上过战场的勇士,与圈养在城里的看门狗的差别。

????这边沈默的护卫,将救驾的吏部官差挡住了,那边那青袍男子,却不放过那老吏,已经把他打得妈妈都认不出来了,还一直不肯收手,看那架势,非要将其捣成肉酱不可。

????周围那些排队的官员就那么看着,也没个上去拉一拉的,看来平时被那老吏勒索惨了,恨不得上来揍他几下才过瘾。

????还是沈默看不过去,走过去小心戳一下那官员道:“这位兄台,再打就要出人命了。”

????那官员闻言又狠狠踹了烂泥似的老吏两脚,这才回头看一眼沈默……他是一个极为清秀的青年男子,只是面有菜色,目光桀骜,一看就是那种又穷又硬的不怕死。

????沈默脑海中,兀然浮现起徐海那些人的形象,虽然他是官他们是匪,但气质上绝对有共通的地方。

????意识到长时间的注视,是不礼貌的行为,沈默拱手道:“敢问兄台高姓大名?”他看着这小个子年纪应该在三十左右,便如此称呼。

????那人却冷笑道:“放心吧,我不会跑的,没你什么责任,不用急着问我叫什么。”

????听他如此戒备,沈默摇头苦笑道:“非也非也,兄台误会在下了,”说着指指瘫在地上的老吏道:“这厮也辱骂于我,方才要不是兄台动手快,我也饶不了他。”而后又出人意表道:“江湖上人都讲,砍人的不背锅,背锅的不砍人。你快走吧,这里的责任我担着。”

????“这个……”那官员没料到他会这么说,顿一顿,不由笑道:“你这人有点意思。”

????“你更有意思。”沈默笑道:“兄台,再不走来不及了。”因为他看到,顺天府的官兵已经出现在街口了,出警速度可真够快的。

????那人却纹丝不动,笑道:“道上还说,一人做事一人当哩,你就别搀和了,他们抓我好了,反正我受够了鸟气,正好不想干了。”

????“那又何必呢?”沈默道:“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这跟你没关系,别掺和好不好?”那人苦笑着求他道:“我可不领你情。”

????“用不着。”沈默也苦笑一声道:“这下谁也不用走了,我们被包围了。”原来说话间,顺天府的官兵已经包抄到位,就等上面下令抓人了……毕竟行凶的是官员,那不是说拿就能拿的。

????顺天府的官兵在附近巡逻,所以才能这么快赶到事发地点,但他府尹大人可不巡逻,所以带队的捕头得跑回府衙去请示,这一来一去,就是七八里的路程,可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回来的。

????看一看周围的顺天府兵,沈默摸摸鼻子笑道:“这时候你最想说句什么?”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那人咬牙切齿道,顿时唬得官兵脸色一变。他呲牙一笑,反问沈默道:“你呢,你想说句什么?”

????“我没那么多感慨,”沈默笑眯眯道:“如果非要说,就问问你到底叫什么?”

????“你还真执着呢。”那人笑道:“这有什么好打听的,我叫李贽,字宏甫,福建泉州人。”

????“李贽?”沈默眼前一亮道:“名师李贽?”

????“名师谈不上,”李贽对他知道自己的名气,丝毫不觉意外,只是淡淡道:“只是教书混口饭吃罢了。”

????这李贽的名气十分之大,以至于人们不知道福建巡抚是哪位,对他的大名却如雷贯耳……当然,这个‘人们’仅限于读书人,而不是寻常老百姓。

????几乎每个准备科举的仕子,手中都有一册这位李贽编写的‘乡试应试宝典’,其中收集了许多篇精品八股,专为制艺第一题所准备。据说近几次闽浙乡试的试题,均被他的‘秘籍’押中!

????考生们都说,自从有了‘李贽宝典’,再也不用挖空心思猜题,逐字逐句的读书,便能轻松上阵了。因为李老师押中的概率极高,只要将‘李贽宝典’背过了,便可以细细研墨,慢慢提笔,悠哉游哉把李老师的经典范文,以最高水平的书法默写下来。然后回家该吃吃该喝喝,淡然的等着报喜吧。

????一切就是这么简单。

????但不服不行,人家的学生就是录取率高!沈默又那么好的生源,费心尽力的自己教找人教,都比不了李贽在海边搭得草台班子……哦,补充一句,李老师的最高学历是举人,从没考过进士。注意,是没参加过会试,而不是落榜。

????让沈默尤其嫉妒的是,他在苏州的很多学生,甚至不远千里去福建听李贽的课,回来还告诉沈默说:“就算题猜得没那么准,他的课也是值得一听的。讲课有激情,浅显易懂,生动活泼,让人听了都不想回来……”

????后来的两次乡试,高中的考生不知道先感谢国家,感谢自己的授业恩师,而是异口同声的说:“《李贽宝典》太厉害了!只要肯下苦功,就一定能高中!”

????这位横空出世的李老师,以超强的押题能力,将大明朝的科举考试,从脑力劳动直接转变为体力劳动。你笨点愚点不要紧,只要头悬梁锥刺股,简单听话照着做,下上九分九的牛力,再加一点点运气,就一定能成功!

????但在考生们将李老师视为灯塔视为舵手时,那些早从科举中过关反过来掌握着科举大权的大人们,却视他为洪水猛兽,恨不得诛之而后快。

????因为这个可恶的家伙,用他的实际行动,拆穿了‘什么八股文阐述圣人微言大义’的鬼话,玷污了科举考试的神圣与庄严,让天下人明白,所谓的‘科举’,不过是一场猫戏老鼠游戏,其实与学识无关,与才智也无关……沈默一直想见见这位同行,他深切的怀疑此人也许与自己来历相同,都是从四五百年后穿越来的,甚至连此人穿越前的身份都想好了——高考或研究生入学考试的超级辅导老师!不然这家伙哪来的那么高的押题应试本领?

????想不到今日一见,这位李老师竟然彪悍的出人意料,这更加让沈默笃定——老子不是唯一的,这李贽也是穿越来的!

????‘如果是那样,可就太好了,只要他是中国人,就一定会跟我志同道合的。’沈默如是想到,但他生性谨慎,不会贸然相认的,而是抛出个问题试探道:“李老师怎么理解圣人之言?”在卫士的护卫圈子里小声说话,不担心别人听到。

????“不过是一个人生失败,又不甘心的老头的胡言乱语,”李贽不屑道:“闲来无事当做杂书看看还行,若真以为那是微言大义,当做行为准则,不是脑袋被门挤了,就是胡萝卜吃多了。”

????沈默这下更加相信自己的判断了,若非跟自己一样穿来的,大明朝谁敢这么叛逆?跟刚见过一面的人,大谈孔夫子没什么了不起,就算徐渭徐大胆也是不敢的。

????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沈默按捺住喜悦的心情,心说无论如何也要保住他,便一面死死盯着他的眼睛,一面意味深长道:“冰箱彩电洗衣机……”这就相当于土匪的黑话,地下党的暗号了。

????李贽却奇怪的回望着沈默道:“什么意思?什么是兵饷?菜店?蜥蜴鸡?一道菜名吗?”

????见他神情不似作伪,沈默心说难道是五六十年代的前辈穿越……那样更好,又红又专,杂念还少。便又发送暗号道:“收音机手电缝纫机。”

????“手印鸡?疯人鸡?这又是什么鸡?”李贽茫然问道。

????沈默不禁哀叹道:‘难道是民国穿越来的?’但转念一想,不对呀,似乎民国那会儿不兴应试教育吧?难道竟会是老外穿越来的?

????这时,沈默见三尺带着自己要找的人,从衙门里出来了,只好停下胡思乱想,决定等事后找个机会,直截了当的问个清楚。

????从衙门里走出来的官员,望之也就是三十来岁,生得英俊儒雅,简直就是年轻文士版的陆炳。

????这当然不是巧合,因为他也姓陆,名光祖,浙江平湖人,与陆炳乃是本家近亲,也是最给陆炳张脸,最讨他喜欢的子弟了。

????若是以为豪门大阀尽出些纨绔二世祖,那就大错特错了,关键还要看家教如何。像陆光祖这一脉,他的爷爷和父亲都是进士,称得上是书香门第了。在这种良好的家庭环境中寒窗十载,他以弱冠之年便金榜题名,成为了嘉靖二十六年黄金一代中的一员。

????但与张居正李春芳殷士瞻这些走清华路线的翰林不同,他是从基层干起的,先当县令再当通判,一直干到知府,无论在什么地方,都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深受朝野上下的好评。

????打拼了十几年后,去岁他终于完成了在地方上的历练,擢升为吏部文选司郎中——虽然品级上亏了一级,却是实实在在的大飞跃。满朝谁不知道?吏部的文选司兵部的武选司,一个管着文官的升降;一个管着武将的升降,是平级中最重最紧要的两个位置,不仅肥的流油,且有很大机会晋升侍郎尚书,前途不可限量。

????所以他一出来,那些候缺的官员们,便像见了亲娘一样,呼啦一声围上去,陆大人长陆大人短的讨好起来。也不怪他们人穷志短,毕竟只要这位陆大人点个头,自己的缺就齐活了,再不用整天排队,受这份活罪了。

????但陆光祖并不是为他们来的,他客气的朝众人拱拱手道:“诸位大人,待下官处理了那边的事故,再来和你们说话。”

????大伙儿不敢误了陆大人的事儿,虽然依依不舍,也只好乖乖让开。

????只见陆光祖走到那些顺天府兵的面前,轻声说了几句,那些人便乖乖收队,不再管这里的烂摊子了。

????陆光祖又走到沈默身边,朝他笑笑,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对左右道:“把老侯送回家去,先让他将养着,什么事儿等好了再说。”

????左右也没有异议,便将仍然昏迷不醒的侯姓老吏,用门板抬走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