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二五章 吃鱼-官居一品 微信红包2元5包群大全

官居一品

五二五章 吃鱼

五二五章 吃鱼2017-11-9 14:56:30Ctrl+D 收藏本站

????当蓝神仙悠悠醒来。发现已经身在自己的房间,徒子徒孙围成一圈,正在关切的望着自己。

????一见他醒过来,徒子徒孙们争先恐后的表达着他们的欣喜之情,道:“谢天谢地,谢谢太上老君,您老可算没事儿了。”

????蓝道行使劲回想一下,自己好像是在参观炼丹,然后发生了爆炸,好像皇帝也在其中,不由吓得浑身筛糠道:“哎呦俺得娘来,皇上他老人家没事吧?”

????“瞧您说的,圣上洪福齐天,有金刚护体,怎么会有事儿呢,”一个尖细的声音响起,众人赶紧闪开空,只见大太监陈洪出现在床前。

????蓝道行的脸变得煞白道:“陈公公,您老不是来抓俺地吧?”

????“抓你?”陈洪呵呵一笑,慢悠悠道:“国师真会开玩笑,就是借杂家个胆儿。也是不敢啊。”说着笑眯眯的一拱手道:“恭喜蓝神仙,贺喜蓝神仙,陛下的金丹大成,您老可是居功甚伟,陛下定有封赏啊!”

????“什么?金丹大成了?”蓝道行大瞪着眼睛道:“俺怎么记着爆了呢?”

????“是爆了。”边上人道:“当场还砸死两个,伤了好几个呢……可从废墟里一找,好家伙,一百多颗金灿灿的仙丹呢!”

????“我滴娘哎,这个全真教还真是下血本呢,连命都不顾了。”蓝道行不由感叹道。

????“您老先先别感叹了,”陈洪道:“看看还能不能走,陛下那边着急见您呢。”

????“俺试试啊。”蓝道行强撑着起身,便听到浑身一阵噼里啪啦,左右赶紧扶住,慢慢下地走两步,发现除了有些一瘸一拐,没有什么大碍,便道;“走,咱们见皇上去。”

????玉熙宫里,嘉靖帝正坐在蒲团上调息,李芳跪在他身后,用剃刀小心的将他烧焦的头发搁下,盛在边上太监托着的小盘里。口中还心疼道:“主子,咱以后可不能玩这个了,太危险了,您瞧您的龙颜都受损了。”

????他这一说,嘉靖便感到面颊上那道浅浅的伤口。一阵阵火辣辣的痛,他却丝毫不以为意,反而满脸兴奋道:“值了,真值了,这次能炼出金丹,朕终于大道可期,吃点苦头又算得了什么呢?!”

????见皇上如此兴致高昂,李芳自己不能扫兴,陪笑道:“是啊,这次的仙丹不比往常,原先都是红的绿的,却没有这次这样的金黄。”

????“金丹金丹,不金黄怎么叫金丹?”嘉靖伸手打开身边的景泰蓝罐子,便见几粒黄橙橙的丹药静静躺在里面,他看了又看,不住赞道:“真美啊……”

????他正在这边陶醉,外面传来陈洪的声音道:“主子,蓝神仙来了。”

????“快快请进。”嘉靖这才小心合上盖子,正襟危坐起来。

????蓝道行趋布进来,山呼万岁之后,嘉靖帝没有让他马上起来。而是下旨道:“着,全真教忠贞神通,有大功,合教晋为护国阐教,一切待遇与天师道同;封掌门丘机子为‘靖微妙济守静神通真人’,牺牲二位道长为‘忠贞献国真人’……”说着看蓝道行一眼道:“蓝神仙鞠躬甚伟,封少傅,赐蟒袍玉印食双俸,荫一子为太常寺丞,钦赐!”

????“谢主隆恩……”蓝道行赶紧代替全真教,也替自己谢谢皇上的恩典。

????待他起身后,嘉靖赐坐,一脸感慨的对他道:“当初多亏你一番话,才有了今天的收获,如今大道可期,实在可喜可贺。”

????“皇上过誉了。”蓝道行赶紧逊谢,又十分关切道:“不知服了丹药没?感觉如何?”

????“还未曾。”嘉靖摇摇头道:“按丘真人的意思,朕得先辟谷七七四十九日,排除体内杂质,而后才能用丹,方可有所成效。”

????“哦……”蓝道行对丹道一窍不通,只能随声附和几句,便问道:“不知陛下唤俺有何贵干?”

????“哦,有件事儿,朕一直拿不定主意,”嘉靖挥挥手,让吕方清场,淡淡道:“还得劳烦你问一问紫姑神,看看朕该如何决断?”

????蓝道行点点头。道:“遵旨。”于是开坛设法,嘉靖也在那写好了问题,密封进信封中,让李芳递给蓝道行。

????蓝道行手法纯熟的调包了信封,将个空的烧掉,又趁着神鬼乱舞的当口,悄悄打开他藏起来的那个一看,只见上面有六个大字道:‘如意当近裕王乎?’这话搁一般人是整不明白的,但蓝道行就是吃装神弄鬼这碗饭的,整天都在揣测嘉靖的言行,却能猜到这‘如意’就是那柄‘黄玉如意’,指的便是他的恩公沈默。

????他马上想到,徐渭前几天告诉自己,说翰林院推举沈默和另一人,入裕王府讲学,记得当时徐渭明确告诉他,沈默很想得到这个职位。

????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好说的呢?他便抽风似的抖抖手,那乩笔立刻竖起来,在沙盘上写下两个字道:‘大善’!

????“大善?”嘉靖微微皱眉,缓缓问道:“为何?”

????‘裕王,孝子也,当得贤德者教之。’蓝道行抖出一行字道。

????“哦……”嘉靖缓缓点头。不再说话。

????第二天,嘉靖帝的手诏到了翰林院,选司经局洗马兼国子监司业沈默,为裕王府侍讲,专讲《孟子》……当然是节本了。

????收到谕旨之后,高拱和张居正十分高兴,非要给沈默庆贺庆贺,难得祭酒大人组织一次饭局,沈默哪能不赏光呢?于是下班后,便与张居正一道,往高拱家去了。

????高拱住在西直门外。一处普通的四合院内,家里人不多,除了他和老伴,便只有三两个下人,倒不是他刻意低调,实在是京都米贵,又从未掌权,仅凭那点俸禄,还有裕王的一点赏赐过日子,能养活一家人就不错了,哪还有钱摆排场?

????所以他没有去酒楼饭馆请客,而是设了家宴,即亲热又实惠,还能省钱……在天井里,高大的老槐树下,一张大圆桌上摆满了高拱老伴精心烹制的豫菜,这来自河南大地的美食,让沈默与张居正两个南方人,感到十分的好奇。

????高拱换上了便装,指着桌上的盘盘碗碗介绍道:“这个是‘炸八块’,我们那里堂倌包菜都唱:‘一只鸡子剁八瓣,又香又嫩又好看’的唱词便是其一。这八瓣之鸡就是叫响了二百余年的炸八块。炸的外脆里嫩,再蘸点椒盐酱油,及其爽口。”还有什么葱烧海参卤煮黄香管酸辣乌鱼蛋汤,等等等等,虽然卖相一般,但味道十分鲜美,沈默两个吃得十分痛快。

????只是这高拱有个习惯,那就是吃饭的时候不谈事儿,沈默和张居正两个,见他一直光吃饭不说话,只好陪着一直闷头吃下去。如此一来,不一会儿就感到饱了,再看高拱还在那大口大口吃得香甜,无奈相视苦笑,一边喝汤一边等着。

????足足过了一刻钟,高拱才抬起头来。看他俩早就停筷,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吃好了么?”

????“很好很好了。”两人笑着答道:“一点都吃不下了。”

????“那可不行,”高拱摇头道:“还有一道压轴的,无论如何,你们都要尝一尝的。”

????看看桌上的菜肴,不过才动了三四分,沈默想说‘别浪费了’,但张居正已经好奇道:“什么菜肴足以压轴?”只好闭上了嘴。

????“听说过一句话,生在苏杭,死于北邙吗?”高拱笑道。

????“那当然了。”张居正笑道:“据说是幸福人生的写照。”生在苏杭自不必说了,那是人间的天堂。可死于邙山与幸福何干?盖因邙山风水好,葬身于此,可以荫庇后代,让子孙一代代的出大官,有大出息,是人人向往的埋骨处所。

????“不过这与美食有什么关系?”张居正不解道。

????“我河南境内有龙门,黄河上的鲤鱼,一生皆要跳一次龙门,跳过去就变会被天火烧尾,化作天龙而去。”高拱意味深长道:“这邙山便在龙门的下游,鲤鱼们在此觅食养憩,间或操练,以健体魄,为跳龙门做最后的准备。所以,这里的黄河鲤鱼,都极其肥硕健壮,堪称一绝。”

????沈默两个闻之心驰神往,但转念一想,却又道:“这么远的路,怎么请得来?”

????“渔民将其捉了,用笼子仍养在水里,五天五夜送到京城来,鱼仍然是活的!”高拱一脸唏嘘道:“这样的一条,要二两银子呢,若不是你们来了,我是不会买的。”

????这番话激起两人的好奇心,便要去观赏一下,那欲跃龙门而未遂的黄河鲤鱼,高拱欣然答应,带他俩去后厨考察,见盆中养着一条鲤鱼,果然很长很大,但沈默眼尖,发现其腰尾已有鳞脱落,似乎已经失却大河激情。不过他自然不会扫兴,还夸赞了几句呢。

????被看过之后,这条志向远大的鲤鱼,便到了生命的尽头,被高夫人拎出来开膛破肚,去掉鳞片抽掉腥线,下锅烹饪起来。

????三人谨遵孔夫子远离厨房的教诲,此时天已经黑下来,蚊子也上班了,天井里是不能呆了,高拱便让小厮帮着移席厅内,点了灯,跟他俩一边小酌一边说话。

????不一会儿,高拱夫人已经将那北邙鲤鱼端上来了,沈默一看,却是红烧的。虽然红烧鱼吃了许多,但高氏红烧还是初次领教,它是在鱼背上划花,裹以面粉用油炸了,再勾芡,略焖,搁置盘中,作鱼跃状,仿佛至死不忘跳龙门的大业。

????高拱用筷子点着鱼,笑道:“这是鱼跃龙门,好彩头啊。”说着不动声色的将盘子一拨,那原先冲着他的鱼头,便朝向了沈默。

????沈默前世是干什么的?怎会不知这饭局上,再没有比鱼的内涵更丰富的东西了,高拱显然是要用这鱼,表达一些什么。

????一杯鱼头酒下肚,官大表准,这时候两个副校长,只能听正校长的。只听高拱笑笑道:“有人说,看一个人吃鱼,就看的出来他的家庭出身,如果这第一筷子就夹鱼肚或鱼尾,就是小家出身……因为光认大去了;若是夹鱼背就表明他家可能是大户,因为鱼身上最嫩的肉在背上。”

????“大人高论。”沈默笑道,心中却腹诽道:‘看来什么年代的领导,都是一个样,都有批讲‘鱼文化’的雅兴,连高拱这种人,也不能免俗啊。

????好在高拱性子急,不喜欢拐弯抹角,伸筷子夹出鱼眼和鱼唇道:“不过我却觉着,这鱼唇和鱼唇却是最好吃的,”说着搁到沈默碗里道:“不信,拙言你尝尝?”

????沈默心中好笑,他两辈子都在酒场上搏杀,哪能不知道这鱼的各部分,其实是有丰富含义的。一般来说,拥有分鱼权力的是在坐的官位最高者,他会把鱼眼剔出来,呈送给主客,曰‘高看一眼’;把鱼骨头剔出来,赠给另一位贵客,曰‘中流砥柱’。然后,若分配鱼嘴巴,叫做‘唇齿相依’,分配鱼尾巴,叫做‘委以重任’,分配鱼翅膀,叫做‘展翅高飞’,分配鱼肚子,叫做‘推心置腹’。甚至还有高手能一筷子找准鱼腚。分给座中不怎么得意的一位,此谓之‘定有后福’也……沈默即被分过鱼,也操过分鱼的权柄,他不乏恶意的揣测,最先发明这个高人,定然是个极爱吃鱼的贪食者,不然怎会将鱼身上的杂碎,都搭配着各种好听的名目送出去,最好的鱼肉反留给自己呢?

????现在看到高拱分鱼,沈默不仅感叹,中华文明果然源远流长,不是西夷可比,看看吧,我们三百多年前进行的活动,三百多年后仍然在乐此不彼的继续着……不过是换了一茬又一茬的分鱼人罢了……比起来,那些洋鬼子可就太数典忘祖了,哪里还能看到一点传统的影子,真是可悲可鄙啊……想到这,淡淡的嘲讽的笑,便不禁挂在脸上,高拱敏感地瞥见他脸上余波荡漾的微笑,不禁皱眉道:“怎么,不爱吃吗?”

????沈默这下回归过神来,赶紧摇头道:“大人误会了,属下实在是欢喜得不能自禁了……”

????高拱没法体会沈默的真实感观,只以为他明白了自己‘高看一眼,唇齿相依’的暗示,便欣慰的笑了起来。

????一边的张居正半真半假的笑道:“大人这是有了新人忘了旧人,光顾着江南了,下官碗里可还空着呢。”

????“少不了你的。”高拱便将鱼骨头剔出来,鱼肚子夹出来,送到张居正碗里道:“这下满意了吧。”

????张居正嘿嘿一笑道:“其实我是喜欢吃鱼背的。”对于‘中流砥柱’‘推心置腹’的暗示,他还是很满意的。

????“哈哈,光知道自己吃,”高拱笑道:“老匹夫的碗里也空着呢,你两个年轻人还不也给我夹一块?”

????沈默心说,这倒有趣,还来了双向表达了呢,便将鱼翅夹下来,送到高拱碗里道:“祝大人展翅高飞。”

????“那我就给大人夹尾巴吧。”张居正说着将鱼尾送到高拱碗里道:“恭祝大人被圣上委以重任,将来入阁为相,匡扶社稷,建立千秋不朽之功业!”

????高拱知道他俩完全懂了自己的意思,便正色道:“我观二位,皆是难得栋梁之才,大明明日之股肱,现在国家战事稍定,却满目疮痍,百废待兴,正是我辈读书人,建功立业济世救民的好时候,我愿与二位义结金兰,共同辅佐明主,创一番大业!何如!”

????张居正看看沈默,沈默也看看他,两人均从对方眼中看到了询问之色,这老小子想要彻底收编咱俩,你看怎么办?对于张居正来说,他是徐阶最亲爱的学生,这种举动似乎有背叛之嫌;而对于沈默来说,他早打定主意,跟着张居正走一段再说,所以只看他的反应,你答应我就答应,你不答应我也不答应。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