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二七章 相投-官居一品 微信红包2元5包群大全

官居一品

五二七章 相投

五二七章 相投2017-11-9 14:56:32Ctrl+D 收藏本站

????将自己顺利推销,谋求到一个理想的职位只是第一步,如果不思进取,或者方法不对,是没法取代原先的老资格,成为老板眼中不可或缺的顶梁柱的。

????那么如何成为顶梁柱呢?沈默根据前生今世的经验,总结出三条思路:

????其一,以一技之长吸引老板,也就是比起别人来,你得有他们没有的本事,这样才不会在老板眼中泯然众人矣。要记住,只有吸引住别人的眼球,才能让自己的表现事半功倍,不至于浪费感情……当然,这是说给那些真有本事的人听的,你要是自认凡人,还是踏踏实实不声不响来的好些。

????其二,老板有危难时要挺身而出,就算失败也会得到老板的另眼相看,至少你的忠心是有目共睹的。所以要做就做雪中送炭的,光往锦上添花是没用的。

????其三,要做老板想做而没法做的事儿,即维护老板名声,又要解决老板的实际问题。

????对于大老板嘉靖皇帝,沈默就奉行这信条从不动摇。比如他紧紧抓住国库空虚,嘉靖快穷疯了这一点,写了一篇‘生财有大道’,登时紧紧抓住了皇帝的眼球,又主动请缨到南方去,为国家开海禁搞外贸,赚取大量的银钱,解决了皇帝的大问题,所以才一直被嘉靖帝谨记在心,视为心腹重臣,未来股肱……虽然现在混的惨了点,不过那也是他拒任户部侍郎,让皇帝不快,给他点颜色看看,纯属自作自受的。

????现在,来到裕王这个正处于创业期的二老板身边,沈默依然恪守着自己的法则,急老板之所急,解老板之所需,让裕王爷离不开自己,从而达到迅速上位的目的,以在未来论功行赏时,获得一个比较靠前的身位。

????裕王爷的需求很简单,他需要一个儿子,来巩固自己的地位。如果沈默能帮他生一个……哦不,是想办法帮他解决这个难题,将获取丰厚的报酬。

????沈默虽然满嘴天命啊,注定啊什么的,可他压根不信那一套,他知道裕王生不出孩子来,是身体生了病,所以要想生出孩子来,就得先把病治好。

????这当然是大夫的工作范畴了,而身位天下第一名医,且曾经为裕王治疗过的李时珍,自然是最好的人选。

????这个裕王也知道,可他托尽了关系,高拱那些人也拼命寻找,就是找不到这位名医的下落,好像失踪了一般,所以听到沈默说‘他知道李时珍的下落’时,裕王简直要欣喜若狂了,紧紧抓着沈默的手臂道:“他在哪?为什么我们都找不到他?”

????沈默没想到他劲儿还挺大,被握得有些生疼,面上还得带着微笑道:“他为了实现毕生的理想,四处云游考察去了,此刻也许在哪座名山大川餐风饮露,也许在哪个穷乡僻壤艰苦跋涉。”

????“什么理想?”裕王的手稍微松一些,问道:“成仙吗?”

????沈默这个汗啊,就不能高尚点吗?便摇摇头,轻声道:“他要写一本书,一本大功德的书。”

????沈默跟李时珍,当年因为若菡的病相识。为了将爱人从鬼门关拉回,他曾被李时珍狠狠敲了十几万两银子,虽说是为了地震灾民,责无旁贷,但这种方式这种金额的付出,还是让他想起来肉痛。

????我们知道,除了嘉靖外,这世上能占沈默便宜的不多,就算一时占了去,早晚也得变本加厉还回来,妙手仁心的李时珍也不例外。

????于是乎,不论走到哪里,李时珍都会收到沈默的问候,当然单纯问候之外,还有要求为若菡复查的约请,李时珍明知道这家伙是‘挂羊头卖狗肉’,但他实指望着从沈大财主那里敲诈些钱财出来,好接济穷苦百姓,所以虽然每次都不给他好脸,但总会应邀而至,为他诊治疑难杂症,实则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事实证明,李时珍不愧神医的称号,虽然诊费太贵,但包治百病,就连疑难不孕也是行家里手。这些年里。,沈默请他去苏州为戚继光的夫人去南京为海瑞的夫人诊治,经过他的调养,现如今戚夫人已经顺利诞下子嗣,而海瑞的老婆也连生了两个闺女,虽然还没生出儿子来,但总算有希望,继续耕耘下去便是。

????所以沈默对李时珍能帮助裕王得子,还是抱有很大希望的。只是在一年前最后一次见面时,李时珍对沈默说,他要去完成一件大事,希望不要再找他了。

????沈默心中一动,问他什么大事儿。

????李时珍道:“我几十年来钻研医道,虽不敢说便览天下医书,但有名无名的医家典籍,涉猎了不下数千,发现从上古先秦至今,经久远年代之后,许多药物有同物不同名的,有同名不同物的,有难以辨识的,有些分类不对的,有些药物有毒却和那些无毒的药形态相似,到底哪种东西治什么病,连大夫都搞不清楚。如此一来,被乱治胡吃害死的人,每年不知有多少。”

????沈默心中一动,轻声问道:“先生要写《本草纲目》吗?”

????“《本草纲目》?”李时珍眼前一亮道:“好名字,简单直接。一看就懂,”说着抚掌道:“我就是要写一本《本草纲目》,把天下的药材分门别类,详细准确的记载下来,给医者一个参考。”

????沈默肃然道:“此乃万世大功德,默不敢不倾力相助,愿派护卫一队,为先生鞍前马后披荆斩棘,也算是在下为此尽一份心力了。”

????“不必如此。”李时珍道:“我一个大夫,独自跋涉惯了,没必要兴师动众的。”

????沈默却道:“这不是为了先生,而是为了那《本草纲目》,这本书写成之后,我会全力帮先生推广,甚至请求皇上,特诏儒臣补注,成昭代之典,让全天下的医生人手一本,使本草学真正树立起来,这可是事关千秋万代的大事啊!现在世道这么乱,到处有山贼流民,万一您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谁来完成这份事业?”

????听他这样说,李时珍便不再坚持,在沈默派出的一支小分队的护送下,开始了全国寻药之旅,至今已经快两年了。

????所以说,别人找不到李时珍,沈默却一定可以找到,而且他还知道,李时珍大概在年初前去了关外,应该也快回来了。

????听说沈默有把握尽快找到李时珍,裕王十分的高兴,留下沈默吃饭。也许是看到了希望,裕王殿下心怀大开,食欲大振,话也多起来——两人本就年纪相仿,同龄人之间很容易找到共同的话题,自然比跟老夫子们相处要轻松惬意的多。沈默这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家伙又曲意奉承,一聊起来便很快合拍,投机的不得了。

????裕王从小被禁锢在深宫里,姥姥不疼舅舅不爱,加上师傅们一个个古板的很,弄得他跟个小老头似的暮气深重,其实他不过是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一样对外面的世界无比好奇,对丰富多彩的生活充满向往,只是师傅们紧紧关着这扇门,让他始终看不到罢了。

????现在同样年轻的沈默一出现,仿佛在他昏暗的房间中打开了一扇窗,让他终于可以了解外面多姿多彩的世界。他听沈默描述江南的花红柳绿,各地的美食美味,今古的奇闻怪谈,甚至南北美女的差别,任何一个话题,都让裕王感到兴致勃勃,觉着自己这二十多年,全都白活了。

????见裕王听得兴浓,沈默也没法停下来,好在他肚子里货多,也不怕讲完了。不知不觉便到了掌灯时分,已经看不清沈默的脸时,裕王才猛然发现:“呀,已经天黑了,时间过的可真快啊!”便吩咐宫人掌灯上饭,要跟沈默一边吃,一边秉烛夜谈。

????沈默苦笑道:“不急于今日吧,高师傅跟我嘱咐过,一定要在掌灯前离开王府,以使无暗地之谋……”

????裕王当然知道这个规矩,只是方才性质太高,没顾上而已,便依依不舍道:“那你明早再过来。”

????“遵命。”沈默点头笑道。

????裕王又起身,亲自将他送到大门口,还不忘嘱咐道:“明天早些来啊,孤等着你。”一直看着沈默的轿子消失在街口,才转身回去。

????回到后邸,他见正院西角落的香堂里已经亮起了灯,知道自己的正妃陈氏已经开始念佛,不由暗暗叹口气,又或者是松口气,便抬脚往东厢跨院走去。

????还没进屋,门先开了,一个十七八岁的窈窕女子迎了出来,乍一看她穿着普通宫装,但仔细端详又会发现,却又别的宫女不一样,她的服饰搭配得既淡雅,又别致;裙边一二寸宽的地方,还滚了大红的花边,仿佛蕴着火一样的热情,若是一般宫女敢这样穿,早被教习嬷嬷打得妈妈都认不出来了。

????小小跨远里,只有裕王和她两个人,那女子显得有些紧张,微垂着白腻如玉的鸭蛋脸,只让他看到一个梳裹得整齐的插梳扁髻,轻声细语道:“王爷,您回来了。”这女子是裕王的女人,却不是他的妃子,现在的身份,也不过是裕王府的一名宫女。

????裕王爷虽然生活乏味,却也跟所有男人有着一样的爱好,那就是喜欢女人。一次酒后兴起,便拉着这刚进王府的宫女荒唐了一会儿。说实在的,这女子很美,却也不算绝色,但没想到这一回之后,裕王便再也离不开她了。因为这位容貌温婉可人的女子,身上有一股非凡吸引力,陪他说话能让他满心喜悦,感受到被崇拜的快乐,在床上又能让他**无比,找到男人的自信。自从有了她之后,裕王便在灰暗的人生中找到了乐子,几乎每晚都住在她这儿。只是不受老爹待见,也不敢提纳妃的事儿,只能先这么靠着,日后再说。

????裕王点头笑笑,便拉着她柔腻的小手进了屋,屋里面掌着灯,灯下的桌上,摆着三四样精致的小菜,还烫着一壶老酒。

????女子为裕王宽衣解带,换上便装,又打来温水给他擦脸净手,服侍的无微不至,让本就心情愉快的裕王,感到愈加舒畅。

????夹一筷子酱猪肚,端着小酒喝两口,他眯眼笑道:“这日子啊,真好。”

????女子掩口笑道:“王爷今儿遇到什么好事儿了,怎么乐成这样?”

????裕王便将今天的事情,跟她眉飞色舞的讲了一遍,开心笑道:“若能把李太医请来,孤的世子何愁?你也可以名正言顺的给我当妃子了?”

????女子脸上一片绯红,但掩不住的喜上眉梢,声如蚊鸣道:“那位沈大人可真厉害。”

????“不止厉害,还很有趣呢。”裕王开心笑道:“孤王这些年来,就没遇到过这么个谈得投机的同龄人,他好像有数不清的新鲜话题,让人想不开怀都难。”说着想起什么似的笑道:“给你讲个笑话吧。”

????“王爷请讲。”女子点点头道。

????“说从前有个人,很怕自己老婆。有一天,他趁老婆不在家的时候偷吃了一盒年糕。晚上被老婆发现了,把他狠狠骂了一通,又罚跪三更才准许睡觉。第二天,他越想越想不通,不知自己的命为什么这样不好,便到街上找算命先生给自己算算命。”裕王笑道:“算命先生便问他:‘请问贵庚多少?’他赶忙回答:‘没有跪多久,只跪到三更。’算命先生只好再问道:‘我不是问这个,我是问你年高几何?’他一下字脸都白了,说:‘我还敢偷吃几盒?我只吃了一盒,再吃岂不要连命都送掉?’

????言毕,他自己先笑趴在桌子上,那女子也笑的擦着眼泪道:“太好笑了,这为沈大人也太滑稽了吧。”

????两人笑一阵,裕王又讲一个,又笑一阵,再讲一个,再笑一阵,不知不觉夜已深了。看着灯下的女子娇俏可人,裕王心中一动,笑道:“还有一个,你要不要听。”

????女子闻言点头道:“要的。”她进来宫里这么长时间,却也没如此开怀过了。

????裕王便嘿嘿笑道:“有个道学先生嫁女出门,至半夜,尚在厅前徘徊踱索。夫人问他:‘相公,夜深请睡罢。’先生顿足怒道:‘你不晓得。小畜生此时正在那里放肆了!’”说着就色咪咪的望着那女子,见她早就羞红了脸,红艳艳的仿佛要滴下水来一般,他的声音变得沙哑道:“爱妃,也到咱们放肆的时候咯……”

????女子娇羞的点了点头,任由他扶着进去内力,被浪翻红,**苦短,自不消提。

????第二天,沈默早早起来,若菡奇怪问他:“怎么比往常还要早呢?”

????沈默叹口气道:“你老公我现在上两份班,自然要辛苦一点了。我得先去国子监应卯,再到裕王府上课。”

????若菡心疼道:“可忙坏了吧?”

????“我就是个劳碌命,”沈默笑道:“忙点好啊,闲着让人心慌。”便跟妻子吻别,去国子监才发现,自己还不是最早的一个。

????高拱已经在那,把他叫进屋子里,问他昨日跟殿下相处的如何,沈默道殿下很随和,我们相处的很愉快。

????“那就好。”高拱点头道:“至于去王府上课的时间,你和张居正商量去吧,留一个在国子监的,另一个就去裕王府,交替着来就成。”

????沈默原以为能摆脱国子监的俗务呢,没想到还是少不了,心说您老可真会人尽其用啊,便拱手出去。走到门口时。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道:“对了,大人,那个李贽没给您惹麻烦吧?”

????“唔……暂时没有。”高拱摇摇头道:“不过他的讲课实在是有够离经叛道,若不是为了这次大比,我是不会用他的。”这老小子倒坦诚。

????沈默知道多说无益,便点点头,出门去了。

????跟张居正一商量,他俩上下午轮班,半天在监里,半天在王府,这样两边都不耽误,只是要辛苦一些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