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二八章 授课-官居一品 微信红包2元5包群大全

官居一品

五二八章 授课

五二八章 授课2017-11-9 14:56:33Ctrl+D 收藏本站

????今儿上午,却是沈默的课,他离开国子监,到了裕王府时,才刚过卯时,可见出门之早。

????门房一看是新来的沈师傅,二话不说便放他进去,不一会儿,昨日去请他的太监冯保笑着迎出来,道:“哎呦沈大人,您来的可真早。”

????沈默颔首笑笑道:“在高大人麾下混饭吃,由不得人不早啊。”

????冯保闻言深有感触道:“是啊,当初高师傅在府上讲学时,弄得阖府上下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大家全都紧张的不得了。”

????沈默奇怪道:“你们紧张什么?他教的是王爷,又不教你们。”

????“谁说不教我们?”冯保郁闷道:“一般的宫人他不教,可我们这些原本就识字的,他也要我们背孝经,知廉耻,守信义,稍有违逆就要把我们从王爷身边赶走,整天担惊受怕,日子苦的不得了。”

????“提高点修养好啊。”沈默笑笑道:“高师傅的苦心,早晚你们会体会到的。”

????说话间,冯保把他领到正堂,又上了茶水点心,小声道:“王爷还没起呢,先生您先在这儿喝点茶,吃点东西等等。”

????“好说好说。”沈默笑道:“冯公公有事儿先去忙,没事儿的话,咱们就聊聊。”

????冯保闻言这个受宠若惊啊,像他这种阉人,清流们向来避之不及,比如方才这句话,若是高拱或者陈以勤说,定然只有前半句‘有事儿先去忙’,不会有后半句‘没事儿咱们聊聊’的。得到沈默如此礼遇,冯保心里十分的激动,重重点头道:“中!杂家就陪沈师傅说会话!”

????于是两人便聊开了,一开始自然是互相询问:‘冯公公祖籍哪里啊?’‘杂家是北直隶真定府深州人,字永亭,号双林。’

????沈默暗暗吃惊,他跟太监接触不少,却没听到哪个有字号的……因为太监这行当,实在是太给祖宗丢脸了,就算干到司礼大珰也一样,所以太监们往往在进宫后连名带姓一遭改了,更不会用什么字号。

????对他们来说,名字只是个让主子记住的代号,其余意义全都可以消灭掉。

????但这个冯保不仅有字还有号,实在是出人意表。但更吃惊的还在后头呢,随着谈话的深入,沈默发现这冯保是个非常奇特的太监——奇特得都不像个太监了。

????根据他对以往接触太监的了解,这些人虽然一般由于出身贫寒,文化素质普遍不高,虽然后来上了宫里的识字班,也不过是粗通文墨,根本就是一群半文盲。

????跟着些人比起来,这冯保简直是鹤立鸡群了,沈默发现他不但精通经史,说起话来头头是道;而且还擅长演奏多种乐器,此外还喜欢绘画,戏曲,单就多才多艺来讲,就连他这个状元郎也要甘拜下风了。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沈默心中默念道:‘不怕太监野心大,就怕太监有文化。’这个冯保肚里的墨水,估计比那白衣秀士王振可要多多了,将来肯定是个人物!

????只是这样有文化的太监,不是宫里奇缺,应该留在司礼监吗?沈默轻声问道:“公公一直就在王爷府上?”

????冯保摇摇头,黯然道:“奴婢原先在司礼监,是老祖宗的随堂太监,因为后来犯了错,被发配到王爷府上扫地,后来承蒙王爷不弃,见我有点小才,便让奴婢在书房伺候着呢。”

????“原来如此。”沈默轻轻颔首,宽慰他道:“人生难免起伏,没有人能不受挫折的,我相信你早晚有出头之日的!”

????“多谢大人吉言!”冯保咧嘴笑道。

????这时候后面禀报,裕王爷起来了,冯保便笑道:“沈师傅先歇着,奴婢去后面伺候了。”

????“冯公公请便。”沈默点头笑道。

????不一会儿,裕王爷便从后面进来,一见沈默就笑眯了眼道:“不好意思啊,不好意思,稍稍起晚了些。”

????沈默笑道:“王爷的贵体要紧,微臣多等一会儿也无妨。”

????“走,咱们去书房接着聊……哦不,接着学。”裕王兴冲冲的拉着沈默往书房去了。

????进了书房,两人如昨日一般,面对面坐下,裕王便兴致勃勃道:“今天再讲什么笑话?”

????沈默想一想,笑道:“既然陛下让我讲《孟子》,那我就讲一个夫妻俩用《孟子》打架的故事。”看一眼满脸期盼的裕王殿下,他便讲道:“说有个书生想要娶妾,妻子不高兴,便问他道:‘一夫配一妇耳,娶妾见于何典?’丈夫振振有词道:‘孟子云:‘齐人有一妻一妾。’可见妾自古有之矣。”

????裕王听了点头道:“确实有这个说法。”

????沈默微微一笑道:“那妻子却不服气道:”若这等说,我亦当再招二夫。’书生吃惊道:‘为什么?谁允许你有三个丈夫的?’妻子便道:“《孟子》说的呀,‘孟子论丈夫有三,曰‘大丈夫’曰‘小丈夫’曰‘贱丈夫’,说着不屑的打量书生一眼,道:‘你么,勉强只能算个贱丈夫’!”

????裕王闻言抚掌大笑道:“这夫人好利的嘴巴,这笑话是沈先生从哪里听来的?”

????沈默淡淡一笑道:“所谓读书百遍其义自见,下官看书看多了,瞎琢磨出来的。”

????“想不到看书还有这功效。”裕王笑道:“不瞒你说,孤总感觉那些经书枯燥无比,都是些陈词滥调,让人一听就想睡觉,。”

????沈默笑笑道:“其实到了殿下这个层次,完全没必要死读书了,咱们应该将书上的圣人之言,与身边发生的事情相互印证,得到属于自己的真谛,这才是真正的学问之道。”

????裕王听着似乎是这么回事儿,便问道:“那真谛是什么?”

????“每个人都不一样。”沈默摇头道:“只有自己悟出来,”说着微笑道:“这需要一个过程,不过您现在可以把心中的疑惑说出来,我们俩共同讨论。”

????“还真有……”裕王闻言陷入沉思,过一会儿才轻声问道:“老子有一句话,吾有三德:‘曰慈曰简曰不敢为天下先’,这三德,尤其是‘不敢为天下先’,到底是什么意思?请先生指教。”

????这句话沈默在玉熙宫的墙上见过,还被嘉靖帝拿来说事儿,可见是皇帝推崇备至的格言。心说:‘看来这位王爷也是有追求的。’那追求便是讨得嘉靖的欢心,好战胜自己的弟弟,登上皇帝宝座。

????沈默还真怕他无欲无求,就想当个太平王爷呢。便清清嗓子道:“老子的《道德经》不过寥寥数百言,却蕴含着天地至理……何谓至理?便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道理。”说着目光炯炯的望着裕王道:“于殿下而言,自然要以治国之道去体会。”

????“先生请讲。”裕王正襟危坐起来,只要是真正想知道的问题,那必然会认真听的。

????“可以说这‘三宝’,是老子执政观的高度概括。一德曰‘慈’,是重视上对下的责任,为上位者,应该以仁慈的态度,去对待他的子民,这样才能让百姓归心。”沈默清声道:“而我儒家讲的是‘忠孝’,强调的是下对上的责任,只要臣子对国君忠诚孝顺……这一点已经强调了两千年,可结果怎样?汉唐宋元,该亡的还得亡,谁也没能国祚永存下去。”

????“原因是什么?好比一个湖,如果没有江河雨水的不断注入,就算再大也会被晒干见底。任何一个国家,都是这个湖,如果国君不知爱民,只知索取,早晚有湖竭国败的一日;反之,如果国君能仁义爱民,老百姓定然拥戴,就像无数江河汇入大湖,国家只能越来越强盛,而永无衰败之虞!”说着看着裕王道:“陛下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所以才引入了道家,让儒道两家互补,不仅要求下对上的忠,还要求上对下的慈,只有这样才能得到百姓的拥护,才和长治久安,所以为君之道,第一条便是‘爱民’。”

????裕王点点头,道:“小王谨记了。”

????“再说‘俭’,指的是朝廷厉行节俭少兴土木,尽量避免扰民;轻徭薄赋减少行政支出尽量留利于民,如果朝廷支配和耗费社会财富少一点,则百姓手中的财富就多一点,老百姓就能过上好日子;如果老百姓过上好日子,那么谁还会造反呢?就算有人野心勃勃,恐怕还没起事,就被人扭送官府了吧。”沈默淡淡道:“事实上,只有让老百姓过舒坦了,他们才会真正的拥君爱国;如果老百姓连饭都吃不饱,日子都过不下去,那就离陈胜吴广张角黄巢这些人出现不远了。”

????裕王可常听高拱说,现在全国各地民不聊生,老百姓过得无比艰难,现在又听沈默这么说,不由寒毛直竖道:“不会……不会要反了吧?”

????“一些地方已经造反了。”沈默淡淡道:“但现在只是局部小规模的,这说明事情尚有可为,但如果再这样下去一代人,那可真要出大事儿了。”

????裕王擦擦汗道:“确实要好好管一管了。”说着巴望着沈默道:“先生再说第三个吧。”

????“‘不敢为天下先’,是指君王和朝廷退其身,不能争着站在百姓前面颐指气使作威作福。”沈默沉声道:“老子认为‘不能走在天下百姓前面,官吏不去役使指挥百姓,则百姓得以安宁’,‘不敢享乐在天下百姓之前,则官吏不敢与民争利,百姓得以富足’‘不敢让百姓来顺从自己,而是自己顺从百姓,则百姓不受到管制和压迫,百姓独立自主的能力才得以成长起来!’”

????裕王闻言笑道:“那按照老子的意思,‘当官不为民做主,没脸吃那三石谷’,这句好官儿的格言,似乎就有毛病了。”

????“不错!”沈默点点头道:“官员为民做主,则百姓会变得贫弱无能;百姓自己做主,才能自强和富裕。”

????“那还要官员干什么?”裕王问道。

????“保护。”沈默道:“保护百姓的安宁,保护他们自强和富裕的权力,必然会得到百姓真心的拥戴,这是个相互的关系,千百年来,为政者就是因为只知道索取,不知道付出,所以才有那么多的王朝更替,殿下,以史为鉴,可以知兴衰啊!”

????裕王肃然起敬道:“先生,学生受教了。”

????沈默便用这种一边讲笑话,一边讲道理的方法的寓教于乐,让裕王听得兴致盎然,又时常深深思考,顿觉这位老师实在不简单……其实沈默之所以这样教,是因为他知道,如果一味弄臣一般的插科打诨讲笑话,固然能让裕王殿下无比喜欢自己,可绝不会从心底尊重自己;当然,如果一味枯燥的讲大道理,裕王更会感到乏味的,不会认为自己与其余的师傅有什么不同。

????只有用这样生动的授课方法,才能让裕王保持兴致,又不会觉着他这位师傅不学无术……事实上,裕王很快迷上了他的课,一到了沈默的课,便兴致高涨全神贯注;轮到别人的课,就无精打采,兴致缺缺,甚至还会为观点上的差异,与其余的师傅争辩,以此扞卫沈老师的尊严。

????如此一来,张居正还好说,殷士瞻和陈以勤便犯嘀咕了,这沈小子是来砸咱们饭碗啊?陈以勤便道:“咱们教训教训他吧。”殷士瞻道:“怎么教训?”“进去再说。”两人便摇着折扇走进大殿,一见沈默正和冯保聊得火热,便有些气不打一处来,虽然顾忌着同僚的面子,不好跟沈默直接发作,却可以拿冯保开个玩笑,来个敲山震虎。

????两人便对视一眼,立刻打好了坏主意,就相视大笑不停。

????冯保果然被勾引,陪着笑道:“二位师傅笑什么呢?”

????“路上殷大人给我讲了个笑话。”陈以勤擦着泪道:“实在是太好笑了。”

????“什么笑话如此好笑?”冯保笑道:“殷师傅可否说来听听?”

????殷士瞻性子忠厚,却说不出那么损的话来,便努努嘴道:“还是陈师傅说吧。”

????“好吧,”陈以勤便笑道:“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王爷,他的身边有一位能上天入地武功极高的公公……”说到这儿,陈以勤便停住了口,也坐下喝茶。

????冯保奇怪道:“然后呢?”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王爷,他的身边有一位能上天入地武功极高的公公……”陈以勤又重复一遍,这下可把冯保给弄郁闷了,道:“我是问,公公下面呢?”

????陈以勤促狭一笑,便一本正经道:“公公下面没了。”

????冯保的脸登时憋得如猪肝一般,笼在袖子里的双手,都攥得青筋暴起了……他虽然是个太监,却也是个有血性的青年,岂能容人如此戏弄?便眯着眼打量起陈以勤,看他大热的天,身上的官服却十分厚实,只能不停的摇着折扇降温,心头一动,便笑道:“早听说陈师傅对对子特别厉害,杂家有一上联,斗胆请教陈师傅。”

????“过奖过奖。”陈以勤大大咧咧道,冯保虽然有文化,但也就是个秀才水平,但跟他们这种大才比起来,实在是不够看,便点头道:“你讲吧。”

????“老师傅,穿冬衣,持夏扇,数载春秋可曾虚度?”冯保便挂着僵硬的笑容道。

????陈以勤一听,哦,这是在讽刺我,一大把年纪了还一事无成,才是个小小的侍讲呢。他哪里肯让个太监耍笑了?正要找茬儿回敬一下,忽然明白这家伙是给自己出了一联,里面嵌了春夏秋冬四季之名,心想这小子肚子里,果然有点儿墨水,便暗暗冷笑道:‘好,看我怎么回敬你!’想到这儿,他淡淡一笑道:“下联有了,你可听好了……小太监,雁南飞,来北京,那个东西可还在否?!”说完便哈哈大笑起来,殷士瞻也忍俊不禁,歪过头去嗤嗤直笑。沈默其实也想笑,但见冯保哭笑不得,十分难堪的样子,顾着方才的交情,便强自忍住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