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四二章 严世蕃的反击-官居一品 微信红包2元5包群大全

官居一品

五四二章 严世蕃的反击

五四二章 严世蕃的反击2017-11-9 14:56:49Ctrl+D 收藏本站

????鄢懋卿正在回顾自己的官宦生涯,一个宦官走进来了。

????他跟陈洪是旧识,原先也是称兄道弟的,便挤出一丝笑容道:“陈公公,陛下让您来宣我了?”

????陈洪却没有搭理他,端着那托盘道:“奉旨问话。”

????鄢懋卿心中一凉,哀叹道,陛下竟不见我!但动作并不慢,赶紧跪了下来。

????陈洪将那托盘送到他面前,道:“鄢懋卿,你看了这些,有什么话要说吗?”

????鄢懋卿拿起那些纸,一张张的细细看下来,越看脸色越白,汗珠也开始在额头隐现。时至今日,他终于明白,自己被苏州那群狗娘养的耍了!

????鄢懋卿虽然当官多年,但一直都在京城享清福,整天务虚从没务实过。对于比较复杂的税务和账务,他更是一窍不通。到了苏州后,便是两眼一抹黑,啥也不摸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开展工作。

????但不要紧,他受到了苏州大户们的热情款待,每天都有无数人跑来送礼,向他表忠心,让鄢懋卿深深陶醉,终于明白了赵文华当初有多爽。

????不过,京里呆久了,也有其人所不能的长处,那就是对派系斗争的领悟,远非常人可比。他坚决相信,一朝天子一朝臣,自己要想把日子过得顺心顺意,就得让下面人唯命是从。最好的办法,就是找出原先不受沈默待见的大户,将他们提拔起来,他们自然会感激涕零唯自己的马首是瞻。

????这世上有得利的,就有受损的,有对现状满意的,就有对现状不满的。他相信自己一定能找到这样的人,便派人出去打听,看看哪些大户在沈默任上是被打压被排挤的。后来打听到,原来苏州的老牌大户陆家和王家,在沈默治下,一个几近销声匿迹,一个委曲求全到净装孙子。

????得了,就是这两家了!他便将王家和陆家的主事者找来,将自己的意思稍稍一透,果然马上得到了两家的效忠。尤其是陆家,他都能感到那股熊熊燃烧的复仇怒火,让鄢懋卿相信,自己可以完全信任这家人了。

????于是,往后的日子,他便以两家为依托,陆家为主王家为辅,什么事儿都尽数交付,自己则只管把着大方向就是。让他得意的是,在王家陆家的努力下,苏州地界很快恢复了平静,罢工罢市的现象,更是再也没有出现。

????而且两家为了他的贪污大业尽心尽力,每月都准时有整船的白银奉上!鄢懋卿当初也曾担心过,说:“会不会捞得太狠了些?”

????两家人却胸脯拍的山响道:“您放心吧,这些银子压根没入账,谁也不知道。”

????“到时候比去年差的太多,皇上那里也不好交代啊。”鄢懋卿还没完全昏头,还知道北京那位帝王的厉害。

????陆家那主事的陆炯,便笑道:“也许明年这样会出事儿,但今年是万万没事儿的。”

????“怎么讲?”鄢懋卿问道。

????“王直被王本固抓了后,他的那些部下爪牙失去了约束,海上也没了秩序,海盗肆虐之下,贸易受损严重,也是合情合理的。”陆炯笑道:“这个时候有海盗担责任,大人交上去的少一些,没人追究,也没法追究。”

????那个王家的主事者王子夫也附和道:“是啊大人,这可是黄金时机啊,一旦那边王直死了,双方彻底破裂,商路可就断了;或者王直没死,被放出去了,正常秩序一恢复,那咱们还得该咋办咋办……至少不能捞得这么痛快了。”

????鄢懋卿一想,很有道理嘛!后来写信告诉京里,严世蕃也深以为然,便放纵两家大肆侵吞税款,自己则过起了穷奢极欲醉生梦死的生活,直到梦醒的那一刻……现在看来,这两人从一开始,便将自己当猴耍了!根本就是把老子往火坑里推嘛!鄢懋卿不禁恨得牙根痒痒,却实在想不明白,他们这样做到底图什么?为什么要干这种损人不利己的缺德事!

????但在他有机会提问之前,必须要先回答皇帝的问话了,稳定一下心神,鄢懋卿拿出严世藩嘱咐的说辞道:“回陛下,臣糊涂,臣被人糊弄了;臣愚昧,臣错信了小人;臣愿望,臣是被人陷害的。”说完便俯身叩拜,再不发一言。

????陈洪只好转回,将鄢懋卿的话转述给嘉靖,嘉靖帝闻言沉默一阵,终是一挥手道:“让他来见朕。”

????过了没多会儿,鄢懋卿跟着陈洪进来了,但他没有见到皇帝,只见到一层白纱帷幔。

????他便向着那帷幔三叩九拜,喊完万岁后,便大哭起来……他并不是被逮捕进京,所以还是身着绯袍的三品大员,自然没有囚犯的自觉。

????嘉靖抬抬手,李芳便一手扶着他的背,一手将个抱枕搁到椅背上,让皇帝靠坐上,好不费劲的看见外面的鄢懋卿。

????对于那没人声的哭泣,嘉靖毫不动容,声调十分平和道:“朕修炼几十年,一颗心早就已经如铁石一般,你就是哭倒长城也没有。”

????鄢懋卿的哭声戛然而止,抽泣道:“皇上,皇上,微臣愿望啊!微臣是来伸冤的!”

????“你很冤枉吗?”嘉靖冷哼一声道:“朕把好好的市舶司交给你,不到半年工夫,收入竟然被拦腰斩断,鄢中丞,你和你主子的胃口,真棒啊!”

????“冤枉啊!皇上!”鄢懋卿哪里敢承认,连声辩解道:“下官自从到任,便殚精竭虑鞠躬尽瘁,为完成陛下的嘱托,想尽了办法,操碎了心,可惜最后还是没能完成……却不是因为贪墨什么的,而是因为微臣履新不足半载,对衙门和市舶司的道道还不摸底,所以才让下面人钻了空子,打着微臣的旗号大行不法之事,内外勾结偷逃税款!”说着重重叩首道:“事实证明,微臣本不是封疆之才,让国家的税银白白流失了,臣有罪,臣愿献出全部家产,以弥补损失之万一!”

????“好一个巧言令色!”嘉靖的声调严厉起来:“巧言令色,鲜仁矣!”这是孔子骂人的话,说‘花言巧语者,每一个好东西!’

????鄢懋卿趴在那里道:“微臣万不敢有别样心思!”

????嘉靖冷哼道:“你再怎么说也没用,别的不论,市舶司出了这么大亏空,就足够砍你八回脑袋了!”

????听了皇帝的断语,鄢懋卿不禁暗暗哆嗦,但他深知此刻可不是扮老实的时候,若是不争的话,这辈子可能都翻不过点来了!

????“陛下容禀!”他便大声道:“苏州官场贪墨渎职已非一日,臣深受其害,根本没法下达政令,也没法了解下情。这半年来,微臣的精力全放在如何整治官场上,实在分身乏术,”说着一脸不甘道:“本想上半年抓吏治,下半年再好好抓市舶,将税收搞上去!谁知小人作祟,竟在这个节骨眼上对微臣发难,让微臣有口莫辩!!”这就是官场流氓惯常用的倒打一耙,鄢懋卿已经用的炉火纯青了。

????嘉靖竟然他说的有些晕,揉着发胀的脑袋道:“真要有那么多委屈,为什么不向朕上奏?!”

????鄢懋卿却沉默了。

????嘉靖的太阳穴突突直跳,似乎都有点天旋地转了,得用尽全力才能喷出两个字道:“回话!”

????在嘉靖帝的嘶吼下,鄢懋卿心胆俱裂,强撑着颤抖的身体道:“苏松的官场已经是触目惊心,官商勾结官绅沆瀣,盘根错节!令臣不敢不慎重处置啊!臣不想也不敢做那个误国罪人哇!”

????疼过一阵子,嘉靖的头痛好些了,他长长吐出口浊气道:“你又不在内阁,更不是首辅,误国还算不到你头上。”

????这便是在暗指严阁老了!鄢懋卿一惊,不敢再接言。

????嘉靖冷声道:“一个苏州一个市舶司便能半年贪了百万两之举,全国两京一十三省,盐茶铜铁金银棉纱,加起来一共贪了多少?严嵩这个首相当得真是值,你们跟着严嵩走,确实比跟着朕享福啊!”

????鄢懋卿彻底震惊了,他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难道这天,真要变了吗?

????不,绝对不行!覆巢之下无完卵,严阁老绝不能倒!鄢懋卿暗暗咬牙,鼓足勇气,昂起了头,激昂地答道:“启禀皇上,臣有肺腑之诚沥血上奏!”

????“讲!”嘉靖将背重新靠在躺椅上,方才的一番发作,已经耗尽了他全部的力气。

????“我大明疆域万里子民百兆,严阁老替皇上看着这江山百姓,实在是太难了!”鄢懋卿慷慨激昂道:“远了不说多了也不说,就说今年上半年,正月里,俺答从河西渡冰河犯山西,顺天府百万军民缺粮;二月,河南饥荒;三月,陕西饥荒;四月,山西又饥荒;五月,东川土司内乱;六月,江西流民叛乱攻泰河,四川苗民叛乱犯湖广界。同月,山西陕西宁夏又地震,死伤军民无算。”

????听鄢懋卿念经似的爆出一串串丧音,嘉靖帝又开始头疼了,全身靠在躺椅上,勉强继续听下去。

????只听鄢懋卿继续慷慨陈词道:“何况东南抗倭又已到了决战时刻!国事艰难如此,全靠严阁老勉力支撑。他老人家尝对我讲‘治大国如烹小鲜’,如果没有这份老道的火候,恐怕天下立时乱了!国家这个时候,不可一日无严阁老啊!皇上!”

????顿一顿,他又道:“现在皇上怀疑严阁老贪墨,臣不敢在生人面前说假话,只能实话实说——当今这世道,天下官员哪个都不干净,谁要是众人皆醉我独醒,众人皆浊我独清,那立时就会被视为异类,排挤出核心圈子。不是诽谤祖宗,只是世易时移,物价比国初涨了好几倍,当初祖宗定下的薪俸,到现在这个年代,已经太低太低了,发饷的编制太少,若是就死守朝廷发的钱粮,官员不要说为政一方,造福百姓,就连最基本的养家糊口,都很成问题不可能!”

????“微臣这个苏松巡抚,别人不敢说,但还要说说家是松江的徐阁老,徐阁老素有清名,在朝野的名声好得不得了,但陛下可能不知道,其实他家里,是首屈一指的大地主。而在他父亲那一代,不过是个小小的主簿,家有几十亩水田罢了。徐家偌大的家业,都是徐阁老给挣下的!”按照严世蕃的安排,鄢懋卿开始拉人下水了,你要是敢处置我们严格老,那就得连徐阁老一起!鄢懋卿叹口气道:“臣说这些,不是为了给严阁老开脱,更不是为了给自己脱罪。只是想请陛下三思,究竟是查处贪墨重要,还是先把眼前的危局撑过去,然后在适当的时候再行彻查,就算是治严阁老和微臣的罪,我们也没有遗憾了!”

????鄢懋卿的一番陈词,充分证明他虽然政务不在行,但勾心斗角耍嘴皮玩诡辩却是一等一的好手,也怪不得能成为严党的骨干份子——他这段听似很有道理的言论,其实用了至少两个诡辩之术,一个是‘危言耸听’,将危机夸大,将严阁老的作用夸大,将官员的贪墨行为夸大,使听者产生一种‘危机压倒一切严嵩重要无比,贪墨不算什么’的错觉;另一个是‘混淆概念’,让听着产生一种‘饶过严嵩就是饶过鄢懋卿,惩治鄢懋卿就是惩治严嵩’的错觉。

????那边嘉靖皇帝被他冗长复杂的说法,弄得头痛欲裂,大脑一片混乱,竟完全忘了起初的打算,甚至不知要说些什么了。

????李芳看出皇帝不对劲,赶紧轻声道:“陛下,练功的时间到了。”都这样了还连个什么功?李芳如此说,不过是给皇帝个体面的说法罢了。

????嘉靖一摸额头,已经满是虚汗了,知道自己再也撑不下去,只好缓缓点头。心情一放松下来,他便闭上眼睛,竟要沉沉睡去。

????李芳一看,鄢懋卿还跪在外头呢,赶紧小声道:“陛下,鄢懋卿怎么办?”

????“先放回去,能跑的了他……”嘉靖说出最后一句,体力心力都已用到极限,突然觉得面前的一切都模糊起来,眼前一黑竟晕了过去。

????李芳和伺候的太监们大惊失色,好在他老成持重,能镇得住场面,强压住惊恐,用平和的语气对外面道:“鄢中丞,陛下开始入定了,你跪安吧。”

????鄢懋卿喜不自胜,心说小阁老真是太厉害了,竟然连我说什么,皇帝会如何反应都猜到了。便长舒口气,暗暗道:‘终于过了这一关’,便兴高采烈的出去了。

????玉熙宫中,匆匆赶来的太医一阵忙活,终于敢对李芳道:“公公放心,陛下无甚大碍,只是身体太虚弱,一劳累便昏过去而已,睡一觉就好了。”

????“谢天谢地!”李芳拜谢完满天神灵,看一眼昏睡中的皇帝,示意太医跟自己出去说话。

????到了没人的地方,李芳才沉声道:“陛下这是怎么了?身子怎么就不见好呢?”

????两个太医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一个敢说真话的,最后只好小声道:“春困秋乏嘛,陛下总之是上了年纪,平时注意养生就好了。”

????李芳对着含糊的答复不甚满意,但现在不是盘问这个的时候,便让两人先回去,自己也进玉熙宫去守护皇帝。

????在进去玉熙宫之前,他叫过一个小太监道:“去值房,把徐阁老找来。”待小太监走后,他也叹口气,往宫里走去……对于徐党和严党的交锋,站在李芳这个位置,看的清清楚楚,可他并没有旁观者的好兴致,因为他亲眼目睹了鄢懋卿的起死回生,也明白了严党在皇帝心中的地位,还是不可动摇的,他不由暗暗为徐阶捏一把汗。

????这次将徐阶找来,已经是他能做的极限了,如果徐阁老没法抓住机会,让皇帝坚定原先的看法,那他只能悲哀的看着徐党倒霉了。因为几十年打交道下来,他知道严世蕃那个睚眦必报变本加厉的性子,要是那家伙缓过劲来,那徐阁老的苦日子也就要来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