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四五章 僵局-官居一品 微信红包2元5包群大全

官居一品

五四五章 僵局

五四五章 僵局2017-11-9 14:56:52Ctrl+D 收藏本站

????“秋雨绵绵,寒湿难耐啊……”当听到外面的严年说,李芳又来了的时候。严嵩长长的叹口气,看一眼僵卧病床的老伴,便在侍女的搀扶下,缓缓走出了寝室。

????也许是短短时间二次见面,让双方少了几分客气。一番见礼后,李芳传达了嘉靖帝的旨意,给严嵩看苏州的账目。

????严嵩推说字太小看不清楚,请他放在那里。李芳却微笑道:“皇上吩咐,必须让阁老当面作答。”说着笑笑道:“要不,杂家给您念吧。”

????“那就劳烦公公了。”严嵩无可奈何,点头答应。

????李芳便逐字逐句给他念起来,严嵩开始还耐心听着,但到后来,就干脆闭目养神,左耳朵进右耳多出。等李芳好容易念完了,他也差不多快睡着了。

????“老爷老爷……”看到李芳尴尬的表情,严年赶紧小声呼唤道。

????严嵩这才惊醒过来,茫然看一眼李芳道:“哦……很好,很好,就这么办吧。”

????李芳这个郁闷啊,心说以为我在跟你请示啊?干笑一声道:“呵呵……阁老,是陛下问您怎么办?”

????严嵩苦笑道:“李公公,老夫耳背,听一句漏两句的,根本没明白,您到底什么意思。”

????李芳知道他这是装糊涂呢,却不知堂堂阁老为何要如此示弱。但毫无疑问,这话已经是问不下去了,只能先把那烂帐留下,自己回去复命了。

????他要告辞,却被严嵩叫住,缓缓道:“李公公,你在皇上身边最长,但老夫也不短,屈指算来,已经有三十多个春秋,陛下让你来找我的用意,老夫岂能不知?”

????李芳没说话,听他继续道:“你回去跟陛下说,我会好好管教那些不争气的东西,不会让陛下再操心的。”

????李芳这才露出笑容道:“您老早这么说,不就什么都结了吗?”话虽如此,双脚却生了根一般,就是不挪窝。

????严嵩知道,这是让自己少说空话,拿出点实际的来,便道:“请公公代为禀报,容微臣几天时间,将此事查问清楚,便立刻入宫,给陛下一个交代。”

????李芳点点头,终于告辞离去了。

????望着他消失的背影,严嵩弓下腰来,双目无神的望着远方,好久才抬抬手道:“扶我回卧房。”严年便扶着他,颤巍巍的回到内室。

????卧病在床的欧阳夫人终于醒了,看见老严嵩一脸忧心的样子,轻声问道:“是不是世蕃又给你惹麻烦了?”

????严嵩摇摇头,但两人一个甲子的夫妻,根本瞒不了欧阳氏,她叹息一声道:“我们这辈子,占齐了福寿禄,人家都羡慕的不得了,按说我应该了无遗憾才是,可就是这个儿子,让我去都去的不踏实……”

????严嵩重重叹口气道:“若不是当初,你和岳母大人,护小鸡似的护着他,碰都不让碰一下,今日又怎会有这种担心?”他年少家穷,后来又父母双亡,两次归乡隐居,都住在岳父家里。

????“成亲十几年,才有那么个宝贝疙瘩,”欧阳氏道:“万一再打出个三长两短,让我怎么活啊?”

????严嵩默然……他婚后一直没有子嗣,整个人都要绝望了。想不到三十二岁得此独子,加之其自幼聪明绝顶读书过目不忘,让他感到无比自豪。自然百般溺爱,千般呵护,那真是捧在手里怕碎了,含在口里怕化了,就算他老婆和丈母娘不护着,自己也不舍得碰一下。所以严世蕃便自幼养成了骄纵的性子……但起初有自己看着,为人还不算离谱。

????及至严世蕃成年,严嵩便开始飞黄腾达,日夜随侍在皇帝身边,一年都不回家几次,严世蕃便彻底没了约束,整日与一干狐朋狗友呼啸京城,欺男霸女,京城百姓无不恨之入骨。严嵩却对儿子的劣迹不闻不问,只以为凭自己的权势,儿子想怎样就怎样,完全不用顾忌……直到有一次,严世蕃在奸污一个良家妇女时,被人挖掉了左眼!险些连命都丢掉。

????那次之后,严世蕃有所收敛,改在府里淫乐,并热心于政事,很快展现出了在阴谋方面的特长,为严嵩整倒政敌,立下了汗马功劳,其代表作便是将内阁首辅夏言阴死,使严嵩成功上位。

????严嵩对严世蕃的阴谋计策大为赞赏,认为儿子是自己的好帮手,却忽略了他性格中胆大包天,肆无忌惮的狂暴因子。彼时严嵩尚未老迈,还能压他一压,让他做事不要太离谱。

????但随着时间推移,严阁老年迈体衰,精神倦怠,还要日夜随侍在皇帝左右,已经没有时间和精力处理政务。所以大事小情的决断,只能多依靠其子,总是说‘等我与东楼小儿计议后再定’,甚至私下让严世蕃直接入值,代其票拟……票拟就是内阁在接到下面的奏章后作出批答,再交给皇帝审定,是阁臣权力的重要体现。

????严世蕃聪明绝顶,每每都能揣测圣意,所以他代父票拟的结果,总能迎合嘉靖帝的心意,因此多次得到皇帝的嘉奖。严嵩便干脆将政务都交给其子,结果世蕃一时‘权倾天下’,更是无法无天,连他这个老爹也不放在眼里了。

????但事实悲哀的证明,严世蕃的天才,仅限于媚上害人和捞钱,对于柄权治国之道,完全不知所云。只是一味的党同伐异,卖官鬻爵……虽然严嵩也干这些事儿,但他还知道治国不能靠那些摇尾乞怜的狗,还得用那些有本事的才能罩得住,比如唐顺之潘季驯谭纶等一批名臣,并没有向他行贿,却在他的提拔下身居要职。

????可到了严世蕃这里,管你再有本事,只要不添我的脚心,对不起,哪凉快哪呆着去,完全没有一点公心,结果弄得天怒人怨,柄国数载便把消灭李默后的大好局面,给损耗殆尽了,还在朝野上下树敌无数。

????更可怕的是,从皇帝态度的变化,严嵩也能感到皇帝的不满,他当想扭转当前的局势,可是现在的严世蕃,翅膀硬了,根本不听他这个老子的了。严阁老现在可真是有心无力,悔之莫及……“再劝劝他吧……”欧阳氏轻声道:“咱们就这一个儿子,总不能眼睁睁看他走上不归路吧?”

????“知道了……”严嵩点点头,小声道。

????与此同时,陈洪也到了无逸殿……徐阁老几乎日夜都在这里,根本不用去他家找。

????徐阶恭恭敬敬的听了嘉靖的口谕,恭恭敬敬的接旨,这才起身道:“公公辛苦了。”

????“好说好说。”陈洪虽然吃严党的,但也不愿得罪这位深不可测的内阁次辅,毕竟将来怎么样,谁也说不清。

????“昨夜对辽东折子的朱批,”徐阶轻声道:“已经转为内阁命令了,请公公拿回去呈请御览,若没有问题,就赶紧用印下达吧。”虽然内阁可以直接指挥户部,但遇到这种大事,还必须有嘉靖的玉玺才好使。

????“好说好说。”陈洪还是那句口头禅,说完笑笑道:“还有个事儿,陛下说了,后天的朝会,先延期吧。”

????徐阶闻言皱眉道:“不是说好的事儿吗?”早就定下来,本月初五开朝会,他已经准备好了,在那次朝会上弹劾礼部尚书吴山,诉讼巡抚鄢懋卿……当然,要看李时珍那边,能不能确定欧阳夫人的健康状况。

????陈洪一听乐了,笑道:“徐阁老,这话您得问陛下去。”

????“好,”徐阶点点头道:“我这就面圣。”

????“陛下很忙。”陈洪摇头道:“跟您说实话吧,阁老,主子这次生气了,没消气前,谁也不肯见。”

????“哦……”徐阶缓缓点头,不再说话……但内心却一片冰凉,他太了解这位皇帝了,一旦遇到什么委实难断的事情,便会当缩头乌龟,谁也不见。但悲哀的是,皇帝并不是闭关思考对策,而是用拖延法,将事情拖冷了拖淡了,然后好和稀泥。如果双方还不服,便会被各打五十大板,直到服为止……‘难道又一次徒劳无功的重复吗?’徐阶心中无力的呻吟道,他简直都要绝望了。

????细雨蒙蒙,通州码头上仿佛笼罩了一层白气,沈默穿一身薄薄的棉袍,一手撑伞,一手抱着平常,站在官船栈桥上,双目满是柔情的望着自己的妻儿。

????阿吉和十分少不更事,只为能得到不同的体验而欢呼雀跃,在他身边蹦来蹦去,欢呼道:“坐船喽,坐船喽……”

????柔娘也撑一把油纸伞,低头小声道:“老爷,您真不跟我们回去吗?”

????“当官不自由,”沈默轻声道:“哪能随便离京呢?”

????“要不,妾身也留下来吧。”柔娘小声道:“您身边总得有个伺候的。”

????“平常怎么办?”沈默低头看看熟睡的儿子,轻笑一声道:“他可是一刻离不了母亲的。”

????“平常也留下。”柔娘小声道。

????“不行。”沈默摇摇头,断然道:“谁也不许留,连若菡都被我迷晕过去,送到船上了,你还感受不到我的决心吗?”若菡每日起床,都要服用那‘养荣丸’的,但今早却吃了沈默请李时珍配的加料版……就是那曼陀罗花所制的麻沸散……还没反应过来,便昏睡过去,据说要两天才能醒过来。

????尽管沈默什么没对她说,柔娘也感觉到,这是有大事要发生。她紧紧拉着沈默的衣角,红着眼道:“老爷,您可不能有事儿啊。”

????沈默拍拍她的脸蛋,笑道:“傻丫头,放心吧。有大师保佑着我呢,谁出事儿我都不会有事儿。”说着看看船头,对船老大道:“准备出发吧!”

????分别的时刻到了,他亲亲怀里的平常,小心的递给了柔娘,又蹲下身子,搂住两个儿子,轻声道:“要听话,别老惹你们娘生气,要像个大人一样,保护咱们家……”

????阿吉和十分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亲亲爹。”沈默笑笑道,两个孩子便一左一右抱住他的脖子,小嘴在他两边腮上使劲亲了一下,发出响亮的‘啵’地一声。

????沈默抱着儿子柔软的小身子,是真不舍得放手啊,鼻头一酸,险些红了眼圈。

????他赶紧深吸口气,抱着两个儿子起来,将他俩交到铁柱怀里,沉声道:“兄弟,该嘱咐的我都嘱咐你了,咱们兄弟一场,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

????铁柱重重的点点头,沉声道:“除非属下粉身碎骨,否则谁也别想动夫人和少爷一根汗毛。”

????沈默点点头,道:“拜托了!”说着便一挥手,示意他赶紧上船。

????铁柱深深望他一眼,便抱着两个孩子转身走了,阿吉和平常起初还很开心,但看沈默不跟着,就大声呼唤他……等踏板撤下,船缓缓驶离码头时,两个孩子终于知道,竟要跟老爹分开了,便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喊声:“爸爸,我要爸爸……”

????听到那稚嫩而悲切的童声,沈默一直强忍着的眼泪,终于不可抑止的淌了下来……雨越下越大,他索性抛掉伞,让雨和泪混合在一起,谁也分不清楚。

????因为淋了雨,从通州回到北京,沈默便感冒了,不停地打喷嚏流鼻涕,裹着三床被子还觉着冷。心中不禁暗暗自嘲道:‘这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啊!’

????有病,自然要看大夫了,大夫,自然要请最好的了,而最好的大夫就在府上……李时珍被三尺从资料堆里拉过来,看了看沈默的舌苔,试了试他的脉搏,便道:“不过是偶感风寒,多喝红糖姜水,盖得严实点睡一觉就好了。”说完就要回去继续自己的工作。

????沈默却拉住他不放,坚决道:“你必须给我开药!”

????李时珍闻言讥笑他道:“当官的就是怕死啊,这要搁在老百姓身上,哪个不是扛扛就扛过去了,就你们的身子金贵。”话虽如此,他还是提笔列出个祛风寒培元气的方子,给三尺照方抓药。

????按照他所想,沈默第二天也就该好了,谁知次日同一个时候,三尺又跑过来,急惶惶道:“李先生,我家大人病重了!”

????李时珍也是一惊,搁下笔道:“带我去看看。”快步走到沈默卧房,见他蜷在床上一动不动,李时珍赶紧过去,拉起沈默的手,没过几息就变了脸色。刚要说话,却感到手一紧,被沈默用力攥住。

????“你没病……”李时珍小声道。

????“我没病,”沈默轻声道:“可我被魇着了,所以昏在床上了。”

????“这不睁着眼说瞎话吗?”李时珍翻翻白眼道。

????“你想不想除掉严党?”沈默轻声道。

????“做梦都想。”李时珍道:“你被魇着了,就能除掉严党?”

????“是的。”沈默点头道:“就是神奇。”

????“瞎说……”李时珍哂笑道:“当我三岁孩子呢?”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沈默问道。

????“你骗得还少啊?”李时珍怨念深重。

????“嘿……”沈默不禁无语,小声笑道:“我说过大话吗?”

????这个李时珍还真没印象,便诚实的摇摇头道:“我不知道。”

????“你还真谨慎!”沈默笑骂一声道。

????“我相信你……”李时珍却突然道:“说吧,想让我做什么?”

????沈默不好意思的笑道:“我们真是对彼此无比了解啊……”

????既然被魇着了,那就不是大夫的治疗范围。当天下午,三尺便去附近的太平观里,请了专门驱魔的道长来家,又是画桃符,又是烧黄纸,还杀了一条可怜的黑狗,整整折腾了一宿,翌日一早才回去。

????且不说沈默这边复原了没有,单说那驱魔的道士回到观里,跟掌门回报一声,交了沈家给的钱财,便回房睡觉去了。

????那掌门闭关修炼三日,便换上青色的道袍,坐着牛车往西苑去了,他是蓝神仙的记名弟子,每月会有一天入宫服侍。

????朱红的宫门内,又将上演一场怎样的大戏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