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五六章 人选-官居一品 微信红包2元5包群大全

官居一品

五五六章 人选

五五六章 人选2017-11-9 14:57:5Ctrl+D 收藏本站

????众人的目光四下寻找,好容易才找到了站在最末位的沈默,纷纷向这个年轻人报以同情的目光。

????是的,是同情,而不是期待好奇鼓励之类,只是一些廉价的同情,或者说是可怜——他们很清楚,严世蕃已经掌握了绝对的主动权,而在完成一次惊天逆转后,他是绝对不会让下一个目标旁落的!

????甚至在严世蕃的心中,苏松巡抚才是排第一位的,即使放弃礼部尚书的位子,也要将其保住!因为那关乎他的退路,以及严氏家族的长久之计。

????所以,输掉了第一场的徐阶,没有任何机会扳回这一城……除非向上次一样,嘉靖帝突然出手,帮他扭转乾坤。但这次嘉靖帝金口已开,不会掺和今日之廷推了。最后的救命稻草也指望不上了,徐阁老显然是输定了。

????所有人都认为,徐阶把沈默拎出来,是为了给自己遮丑,所以都很同情这位第一次参加廷推,就摊上这种倒霉事儿的小兄弟。

????但沈默可不这么看,恰恰相反的是,他感到浑身热血沸腾,甚至能听到自己心跳——他发现一个从不敢奢望的机会,竟然就在自己的眼前!

????他轻轻吸口气,让情绪舒缓下来,这才捧着笏板出列,朗声道:“依下官愚见,未来苏松巡抚的人选,应当符合三方面条件,其一,要有相关经验,阁老说的很对,市舶外贸这一摊子相当复杂,不熟悉个一年半载,是不可能找到门道的,但眼下大明四处用钱,今年的任务眼看也完不成了,如果明年还不能扭转过来,恐怕不用陛下责备,我们这些为人臣子的,就该辞官谢罪了。”

????他这话说得众大臣纷纷点头,严世蕃也不禁暗暗嘀咕道:‘看来明年得少捞点,怎么着也得先把眼前这关过去。’看来这回,他真是被嘉靖的怒火给吓到了。

????便又听沈默接着道:“这第二么,这位大人应该有足够的资历,不然难以服众;还有第三,这位大人得大家都认可才行,这样掣肘少,也好办事儿。”声音干脆利索,带着股干练劲儿。

????不管他说出花来,严世蕃也不可能改变人选,所以听到这儿,便不耐烦道:“你说的都对,快说是谁吧!”

????“遵命。”沈默拱拱手,深吸口气,却没有马上说话。此时此刻他十分清楚,机遇总与风险如影随行,只要自己此刻抓住了机遇,那就必须承担相应的风险——也就意味着,自己原先置身事外的初衷将被打破,自己也终于进入严党的视线,从此天下再不太平……‘妈的,老子做裸官的,怕他个球?’沈默心中爆出一句粗口,仿佛给自己打气一般,暗暗道:‘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舍不得媳妇抓不住流氓,拼了!’

????他在这进行最后的心理建设,那边的严世蕃不干了,对徐阶道:“看来他也不知道,徐阁老,还是您勉为其难吧。”

????徐阶却摇摇头道:“呵呵,严部堂少安毋躁,年轻人慎重些是好事儿。”说着看向沈默道:“沈祭酒,你想好了吗?”

????“是的,阁老。”沈默目光炯炯的望着徐阶,高声道:“我推荐的人选,是原杭州知府兼江南茶马司提举唐汝辑,唐大人状元出身,曾掌地方庶务,也十分熟悉商务,无论从资历经验还是人望上,他都是不二之选!”

????沈默一言既出,朝堂上喧哗成一片,众大臣想到他会推荐徐阶的人,推荐裕王的人,甚至自回去再当这个苏松巡抚,却万万想不到,他竟然推荐了景王的人!

????他可是裕王的侍讲啊!怎可能让景王的人上位呢?难道他是严党潜伏在裕王府的奸细,还是今早上吃错药了?众大人猜测纷纷,高拱直接怒目而视,心中大骂道:‘这个吃里爬外的小畜生,怎么能干出这种生儿子没屁眼的缺德事儿呢?’燕赵男儿脾气暴烈,要不是在朝堂上,估计就要上去跟他拼命了。

????徐阶也很错愕,心说这是什么意思?谁不知道唐汝辑这个状元,全是靠严嵩的关系才得来,所以才有‘关系状元’的诨号,沈默怎么会推荐这种人呢?

????严世蕃那边也有些晕菜了,要说用唐汝辑也不是不可以,但一来他已经有了属意的人选;二来他唐某人现在算是景王府的人了,虽然肯定对自己言听计从,但难免让景王府那帮人插足苏松市舶,这是严世蕃无论如何不愿看到的……他已经将那市舶司视为自己的禁脔了。

????但是……景王府那帮人是不好得罪的!方才之所以大获全胜,除了严嵩玩了一手无间道之外,还有个先决条件,那就是景王一党的全力支持——在这大殿上,袁炜,太仆卿周珙,还有两三个官员,是紧紧围绕在景王周围的,并不能算是严党。

????之前为了能够翻盘,他找到了景王党的领袖袁炜,以推举袁炜为礼部尚书为条件,换取了景王党的五票,一下子便奠定了胜局。但是现在,沈默竟然提出让唐汝辑这个披着严党皮的景王党接任,让严世蕃可真的犯了难。

????要是答应吧,总怕自家地里长了别人的庄稼,若是不答应吧,就怕袁炜那个小心眼的家伙,当场就跟自己决裂……‘这臭小子,举荐谁不行,怎么就推举唐汝辑呢?’严世蕃不由暗骂沈默多事。

????严世蕃在那暗暗咬牙,徐阶突然有些思路了,他对朝堂的势力格局,同样是一清二楚,顺着沈默的思路想下去,发现只要严世蕃不选唐汝辑,那就会分裂严党和景王党,如此一来也许就可以扭转劣势了。但要是严世蕃选了唐汝辑呢?徐阶知道沈默和唐汝辑私交不错,但在巨大的利益面前,那点交情微不足道,根本不能左右了姓唐的。

????再往深处想想,他觉着自己摸到沈默的思路了,这小子应该就是想将那注定得不到的苏松巡抚,变成分裂严党和景王党的楔子,插在严世蕃与袁炜之间。

????徐阶估计,对沈默的提议,袁炜肯定求之不得,所以必然全部支持唐汝辑,如此一来,姓唐的胜算是很大的!

????‘真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啊……’徐阶不由暗叹一声,心道:‘这一局,显然还是输了。’至少他是如此认为的……不过就算得不着好处,也不能让严党好过,本着我们得不到,你们也别想得到的原则,徐阶决定,就听沈默这一次,全部把票投给唐汝辑!

????看沈默一眼,徐阶为不可查的眨一眨眼皮,便将目光投在严世蕃身上,道:“不知严部堂有何高见?”

????严世蕃望向袁炜,只见那老小子一脸的热切,不由问,也知道他的意思了,定然是想让自己,答应推荐唐汝辑上去!

????再看看光禄寺卿白启常,他原先拟定的人选,正在满脸乞求的望着自己,严世蕃不禁一阵心烦意乱,挥挥手道:“这事儿我没注意!”说着看看自己的老爹道:“首辅大人,您的意思是?”没办法,实在无法权衡,他只好请严嵩决断了。

????严嵩没听清,严世蕃只好又问一遍,老首辅竟然欣慰的笑了,心说:‘果然是吃一堑长一智啊,若是在从前,他早就自己做决定了,哪还会问我的意见?’便沉吟片刻,微闭着眼道:“徐阁老什么意思?”

????老家伙就是狡猾狡猾的,先把对手的底摸透,然后才会表态。

????徐阶却也不是吃素的,严嵩一发问,他便知道对方的选择了,闻言淡淡笑道:“当然要听阁老的。”

????“阁老听我的?”严嵩笑如枯菊道:“那我觉着唐汝辑还不错。”

????“确实不错。”徐阶附和笑道:“确实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了。”

????下面的光禄寺卿白启常脸真白了,他可是花了大价钱,才买到这个位置的。怎么这会儿反倒没自己什么事儿了?

????无奈人微言轻,也不敢出声,只能可怜巴巴的望向严世蕃,但人家严东楼直接把他给无视了……两位阁老意见一致了,最后的结果自然毫不意外,唐汝辑以绝对高票,成为苏松巡抚的人选,只待皇帝批准,任命便生效了。

????对于这个结果,沈默是很欣慰的,对于他和苏州来说,已经是好得不能再好了。

????但也有美中不足之处,就是他对过程并不满意,因为并没有造成严党与景王党的内讧……问题出在严世蕃性格的变化上,若是在从前,这家伙定然会坚持原先的选择,但这次他竟然忍住了,还知道问一下他爹的意见。

????‘可见挫折让人成长,不能用老眼光看人了。’沈默不禁暗自惊醒道。

????廷推结束,官员们按照品级从高到低鱼贯而出,所以沈默虽然离门最近,却只能最后一个出去。他觉着自己仿佛门卫一般站在门口,接受所有人的注目礼……徐阶扶着严阁老先出来,走到沈默跟前时,面色严肃的看他一眼,那意思是,我需要你一个解释。

????然后是,严世蕃,他用充满愤怒的眼神盯着沈默,意思是,你这个捣乱的小子,一定会付出代价的!

????接着又是袁炜,他感激的看看沈默,意思是,好兄弟,想不到你还真仗义!当初他拉拢沈默未遂时,沈默对他说,会在合适时间报答他的,当时只当做一句敷衍,可没想到,大礼来的如此快,如此丰厚,实在是……太他奶奶的快意了!

????景王党高兴,裕王党就定然不高兴,高拱双目喷火的看着沈默,仿佛在咬牙切齿道:‘小子,等着瞧!不把你摆成十八般模样,老子我跟你姓!’

????当然从他面前经过的人,面上只写着四个字,道:‘图什么呀?’

????看到这一张张表情丰富的面孔,沈默不禁暗自头疼,心说这得费多少工夫,才能把后遗症摆平啊……不知不觉,金殿里只剩他一个人,沈默刚要抬步离去,却听身后有太监叫他道:“沈大人留步,陛下召您过去。”

????沈默点点头,收回脚步,跟着那太监转往殿后的精舍去了。

????玉熙宫的谨身精舍中,陈洪俯跪于地,将旁听到的廷推过程,一五一十的复述给皇帝听。

????当听到徐阶惨遭逆转时,嘉靖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心中连呼:‘想不到想不到……”他这次拒绝出席廷推的目的,就是想让徐阶跟严嵩掰掰腕子,证明一下自己能取而代之的实力。嘉靖同样被上次廷推的假象所迷惑,以为徐党跟严党差不多势均力敌了,却不想严党竟然隐藏着这么大的力量,这让皇帝暗暗惊觉道:‘这爷俩也太能藏了,看来徐阶还斗不过他么。’

????等陈洪讲完了,嘉靖便吩咐道:“把沈默给朕找来。”他其实并不关心,谁当了礼部尚书,因为那根本无关紧要。他关心的是市舶司,是白花花的银子,所以得问问沈默,为什么要选择唐汝辑,那家伙真能胜任市舶司吗?

????沈默很快到了。毕恭毕敬的行礼之后,嘉靖让他起来回话,借着起身的动作,沈默偷瞧嘉靖一眼,发现皇帝气色还可以,显然李时珍的方子起了作用。

????皇帝也不铺垫,上来便直接问道:“为什么选唐汝辑,此人何德何能,能否胜任?”

????“回陛下,能!”沈默声音坚决道:“唐大人在杭州知府任上时,因为还兼着茶马司提举,跟市舶司多有贸易往来,所以微臣与他多有接触,知道唐大人能力出众,手腕灵活,正适合市舶司那种复杂的地方。”顿一顿道:“加之他本身就熟悉业务,去了便能捡起那一摊子,根本不需要适应,所以微臣以为,他是苏松巡抚兼市舶司提举的不二人选。”

????“是这样啊……”嘉靖缓缓点头,道:“这几天下面人个想法,你给参详参详。”

????“臣洗耳恭听。”沈默赶紧道。

????“他们的意思是,巡抚管地方政务,市舶司管着对外贸易,本来就是两职。”嘉靖缓缓道:“是不是巡抚就不要身兼两职了,朕另派中官去管着市舶司呢?”因为前朝刘谨等人闹得实在太出格,嘉靖帝深恨太监乱政。登基不久,便遍撤天下各处的镇守太监,但这些年他发现,还是内臣跟自己一心一意,且这些太监们的任免升降全在自己一念之间,不像外庭那样,稍大点的官还得廷推,实在扫兴。所以转了一大圈,还是动了用太监的心。

????边上伺候着的陈洪,登时眼睛就亮了,这正是他软语相求的结果,这死太监野心大着呢,早就想派个人过去,跟黄锦一起捞了。更何况,原先市舶司就是由太监镇守,他提出来也理直气壮,不怕被皇帝以为是乱政。

????沈默一听,心说:‘那可不行,好容易得来的大获全胜,可不能让死太监染指了。’太监是会打小报告的,到时候打发起来十分麻烦,他又不在苏州,实在不知到时候会出现什么场面。便坚决摇头道:“陛下,恕臣直言,苏松两府与市舶司已经是不可分割的整体里,如果真由外臣和内臣共领,难免会相互掣肘,相互推诿,造成人浮于事,那就大大的不妙了!”顿一顿又道:“其实若是担心大臣专权,派中官监督是很好的办法,但苏州已经有一个织造局了,有黄公公在那看着,陛下还有什么不放心呢?”

????让他一说,嘉靖又有些动摇了,看一眼李芳道:“你是管着内廷的,你自己说怎么办吧?”

????李芳野心不大,何况有好儿子黄锦在苏州坐镇,本就对这事儿不感冒,闻言道:“沈大人说得有道理,主子若是不放心,大可给黄锦加点任务,让他擦亮眼睛盯着就是。”说着笑笑道:“主子忘了这次鄢懋卿的事儿,黄锦不是报的很得力吗?”

????“唔……”嘉靖点点头道:“是啊,再说还有锦衣卫呢,确实不用再担心了。”他却不知道,黄锦也好苏州锦衣卫也罢,都已经让沈默拉拢的死死的,早就变节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