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九零章 骂-官居一品 微信红包2元5包群大全

官居一品

五九零章 骂

五九零章 骂2017-11-9 14:57:42Ctrl+D 收藏本站

????沈默将那吴强引进府中,来不及就坐,吴强便从怀里掏出一封信道:“这是我们千户写给大人的。”

????一看封面,是让自己亲启,沈默按住心中的惊慌,撕开封皮一看,不由面色煞白,跌足道:“老师,都是徒儿惹的祸啊!”

????那封信上什么内容,能让沈默如此惊恐?皆因为上面说道,他的老师沈炼危在旦夕了!

????却说青霞先生沈炼,因为在锦衣卫经历任上,看见严氏父子横行不法,弄得朝堂上豺狼当道,天怒人怨。他又是个嫉恶如仇的性子,虽然明知不敌,却也要学张子房博浪击始皇,虽然徒劳无功,却也好与众人做个榜样。便含恨上表备述严嵩父子招权纳贿穷凶极恶欺君误国十大罪,乞诛之以谢天下。

????当时严党如日中天,倒严的时机还不成熟,沈炼孤意上书,不啻于以卵击石,结果圣旨下来,反责他谤讪大臣,沽名钓誉,着锦衣卫重打一百,发出口外为民。万幸有陆炳照拂,一百棍子下来,也没有伤到筋骨,但陆炳再大能,也没法更改圣旨,沈炼还是被销了原籍,除了远在绍兴的沈襄,全家被发配到宣府为民。

????那宣府是抵御蒙古人九边之一,因为连年饱受骚扰,满目疮痍民风凶恶,跟繁华京师如画江南不啻天差地别。彼时又连日阴雨,天昏地黑,偏生沈夫人又有了身孕,一家四口举目无亲,无处落足,欲赁间民房居住,又无相识指引,不知何处安身是好,茫然无措,好生狼狈。

????正在傍徨之际,只见一人身穿直裰,踏双雨靴,撑着把打伞过来,相了沈炼片刻,出声道:“官人可姓沈?从京师而来?”

????沈炼一看他的气质,顿感颇为熟悉,不由轻声道:“我是沈炼,你是……”

????那人惊喜道:“老大人,小人锦衣卫宣大千户年永康。此非说话之处,寒家离此不远,便请移步去避避雨,再作打算。”沈炼不想再与锦衣卫瓜葛,但年永康十分殷勤,只得从命。行不多路,便到了年永康的住处。他便揖沈炼至于中堂,纳头便拜,口中道:“拜见老大人。”

????沈炼连忙扶起道:“我不过一介草民,年千户切莫折杀。”

????年永康一脸敬仰道:“老大人不畏强权,冒死弹劾严贼,乃天下之忠臣义士也,大名早在弟兄们间传开,今日得见实是三生有幸!”说罢又拜下去。

????沈炼再三扶起,便教两个儿子替自己向年永康还礼,年永康也让老婆迎接沈夫人到内宅安置,宰猪买酒,款待沈炼一家,当夜便好说歹说,劝他们留宿一宿。

????沈炼其实是不想住在他家的……虽然当初被迫委身锦衣卫,但身为读书人,他对厂卫有着本能的反感,如今终得逃脱樊笼,实不想再跟这些人有什么瓜葛了。但这年永康盛情难却,再推辞就有些不识抬举了,只好凑合着过了一宿。

????第二天一早,便起身出去转,年永康要陪他,却被他婉言拒绝,只带着二儿子沈衮出去了。爷俩一个白天在宣府大街小巷上转悠,四处打听是否有房子可以租赁,谁知房子倒是有,房租却贵得吓人,竟比在北京城还要贵。中午时爷俩在外面一人吃了碗哨子面,结账时又吓了一跳,足足要他们三十文钱,沈炼当时就急了,但人生地不熟的,想想只好照单付钱,可实在想不通,这地处偏远的宣府,为何什么都贵得吓人呢?

????爷俩转了一天,碰了一鼻子灰,只好再回年永康家,年永康仍旧热情款待,让沈炼颇不好意思,对他也不那么抵触了。吃过饭,上了茶,年永康才问道:“老大人今日出去作甚?”

????沈炼叹口气道:“我要寻所房子,安顿老小,谁成想贵处的租金奇高,比我在北京城租的房子都贵许多。”顿顿又道:“还有物价也高,真不知是为何?”他其实身上有钱,沈默当初所赠还没花完,陆炳又有丰厚的程仪奉上,但考虑到日后儿子们要读书,自己又没了俸禄,还是得精打细算过日子才行。

????“老大人有所不知。”他算是问对人了,年永康笑道:“宣大是咱们大明与蒙古人交界的地方,那些蒙古人继续我大明的盐铁茶布,以及一切生计用品,而他们所养的马牛羊驴也是大明所急需,虽然官方的互市时断时开,但私下的民间贸易,却从没停息过片刻,数不清的山西商人涌到宣大,在这里开设商号,倒买倒卖,发了大财!”说着有些得意道:“别看这宣府城池破旧,可要比起财富来,怕是连苏杭也不敢说富甲天下。”

????“还真看不出来。”沈炼惊奇道:“这么多财主住这儿,物价肯定是水涨船高的。”

????这时年永康道:“小可还有别处可去,要是老大人不嫌弃这里逼仄,就住在这儿吧。”

????沈炼连连推辞道:“这不成了鸠占鹊巢?不是君子所为。”又道:“不怕年千户笑话,这里米太贵,坐吃山空地立陷,我看我还是去乡下住吧。”其实他是听了年永康所说,觉着这里铜臭气太重,怕两个儿子‘误入歧途’,所以才不想住在宣府的。

????年永康又劝了一阵,见劝不住,只好道:“这样吧,此去东南四十里,是保安州,也算宣府的属地,‘千里桑干唯富涿鹿’,说的就是那里,那可是一处迥异边关的好去处,且没有商贸,物价要便宜许多。”

????沈炼闻言大喜道:“那就劳烦年千户,代老夫找一住处,可供蔽身即可,万不能铺张。”怕他误以为自己小气,顿一顿又道:“租价但凭尊教。”将读书人的臭清高展现的淋漓尽致。

????年永康有意多留他几日,过了好几天都没音信,只是一个劲儿设宴款待。沈炼却见两个儿子趁机玩耍懈怠,学业都耽误了,急得连连催促,年永康终于顶不住,才对他说,已经找好了房子。

????沈炼马上就要搬家,年永康依依不舍道:“小可慕老大人风骨,心愿日日得您教诲,您就不能再留两天?”

????这些天他热情慷慨,早就感动了沈炼,不再持原先的偏见,便笑笑道:“横竖不到四五十里,咱们结个通家之好,日后还可常走动。”年永康闻言大喜过望,雀跃的给老沈磕头,然后连忙分付下人备车,要亲自送沈炼一家去保安州。

????待行李装车后,沈炼一清点,发现多了两车,正在讶异间,年永康道:“老大人仓促离京,必没有备齐家什,这都是些锅碗瓢盆,家常动火的家什,省得去了一样样置办。”沈炼见他如此体贴,心中倍感温暖。

????沈炼一家便在年千户的护送下,来到了保安州,果然山清水秀,比那宣府清爽秀美许多,沈炼一看就喜欢上了这里。年永康便引他进城,入得一处交通便利的宅院,虽不算太大,却十分精致,还有些江南风韵,连出身大家的沈夫人都十分满意。

????沈炼问年永康租金多少,年永康只说这是朋友借的,不要钱,沈炼坚持给了他五十两银子,算是两年的房租,若是不收,便不让他上门,年永康只好收下。

????沈炼一家便在此住下,每日里读读书,写写字,督促沈衮和沈褒精进学业,时不时和年永康喝个小酒。沈夫人则静心安胎,看似要平静的过下去。

????但这种小地方人口流动不大,见突然搬来一家人,都好奇打听其来历,终于发现,竟然是弹劾严老贼的沈经历沈公贬斥到此!乡民士绅顿感与有荣焉,对他敬仰的不得了,都争相前来拜见。有送米送柴相助生活的,也有携美酒佳肴来请沈公吃的,甚至还有许多上门说亲的……当然不是给沈炼说,而是他两个年方少艾的儿子。

????见有这么多人拥戴自己,沈炼很快就忘了忧愁,跟乡邻们打成一片,还开设学馆,教授保安子弟,不管束修薄厚,都一视同仁,让乡里赞佩不已;越明年,保安发大水,他散尽财粟,设粥厂救济百姓,并率壮丁疏浚河道兴修水利;至深秋,有俺答汗例行劫掠,知州畏惧不前,他又领贤豪仗义者守城,蒙古人见城头防备森严守城人气势如虹,不愿强攻,绕道而行,保安州安然无恙。

????此后沈公声望之隆,甚至远超保安知州,乃至乡邻间有纠葛官司,不找知州却找他来决断,又有远近大户纷纷慕名前来相见,还令子弟拜在他的门下为徒,一时间,沈公大名在宣府如雷贯耳,甚至连蒙古人都知道保安沈公乃贤者也。

????然而沈炼并不快乐,因为大明朝始终在严党的把持下,万里河山无一乐土,处处都有严党的爪牙在肆虐,宣府大同也不例外——那宣大总督杨顺,便是严阁老众多干儿子中的一名。平生只精通两件事,便是阿谀奉承和贪污受贿,至于带兵打仗,攻城掠地?对不起,一概欠奉。这个混账总督对外胆小如鼠,虏寇来临不敢发一矢;对内却胆大包天,纵容爪牙残杀百姓和普通兵丁,反正只要贿赂到位,小阁老便会保他无虞。

????沈炼眼见奸臣当道黎民倒悬,对严嵩及其党羽那是恨之入骨,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借酒浇愁,一次忍不住对人唾骂严贼,偏生人们深受严党之苦,见他引经据典,拍案喝骂,但觉痛快淋漓,过瘾至极,竟纷纷鼓掌附和!也有不敢开口的,众人就骂他是不忠不义,与严党无异。沈炼骂得高兴,以后竟习以为常,每天要是不骂严党,就吃不好睡不着,过不下这一天来……有时候觉着不过瘾,他甚至会骑马到居庸关口,南向京师方向,大骂严嵩直声嘶力竭,才痛哭而归。

????渐渐的竟毫无忌惮起来,他教弟子射箭,却不用一般的靶子,而是亲手扎成三个草人,用布包裹起来,一写‘唐奸相李林甫’,一写‘宋奸相秦桧’,还有一个写‘明奸相严嵩’,然后摆在远处,假若要弟子射李林甫,便高声骂道:‘李贼看箭!’秦贼严贼亦是如此。北方人性子直,只觉着热闹过瘾了,全然不知这一切早就被人知晓,报与杨顺知道,杨顺深以为恨,想要找个由头办了他,但一打听,这人乃是陆太保的老师,马上没了咒念,只能堵上耳朵,任由其骂去吧……恰在此时,又到了一年一度的俺答入寇时间,这次遭劫的是应州地方,杨顺依然懦弱怯战,空守着宣大十几万兵丁,不敢出城救援……他的理论是,只要城池不失,朝廷那边就好糊弄,结果被连破四十余堡,掳去的人丁损失的财务不计其数!

????直到俺答心满意足而去,他才遣兵调将,装模作样的追袭一段,连一个鞑虏的影子都没见着,这要是传回京城,可就是个畏敌失机之罪,是要掉脑袋的,好个杨顺,临危不惧,一面用重金贿赂监军御史陆楷,一面密令将士搜捕因为躲避鞑虏而离乡的平民,斩首了三百余级,充做鞑虏首绶,解往兵部报功!

????就是这么个卑鄙无耻,丧尽天良,天打雷劈之人,竟被兵部尚书许纶,列为有大功将领,请求朝廷加太子太保衔,并顺利获得批准……可悲!可笑!可耻!

????然而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杨顺这番作孽,骗得了那些瞎了眼的朝廷大员,骗不了深受其害的老百姓!那一时,不知添了多少新坟,不知多少冤鬼在哭号,沈炼看在眼里,恨在心里,暗中收集情报,送到京城自己的学生处!但觉着实不能解恨,提笔写下封痛快淋漓的骂书,也不让人代送,自穿了青衣小帽,到宣府总督行辕亲自投递。

????正碰上杨顺出行回来,他便拦驾递信,杨顺不敢怠慢这位有‘贵门生’的草民,二话不说收下信,还请他进去稍坐,沈炼也不推辞,就跟着他进了总督行辕。

????看茶后,杨顺问:“先生所来何事?”

????沈炼道:“看过信便知道。”

????杨顺便笑着打开信封,抽出信纸展开一看,竟是三首诗,其一曰:‘云中一片虏烽高,出塞将军已着劳。不斩单于诛百姓,可怜冤血染霜刀。’

????其二云:‘杀生报主意何如?解道功成万骨枯。试听沙场风雨夜,冤魂相唤觅头颅。’

????其三道:‘本为求生来避虏,谁知避虏反戕生!早知虏首将民假,悔不当时随虏行!’

????杨顺登时脸涨得跟猪肝一样,气得浑身发抖道:“狂徒敢尔?狂徒敢尔……”

????沈炼豁然起身,指着杨顺的鼻子大骂道:老百姓遇到俺答,被劫掠一番,只留下一条命来,已是惊慌凄惨至极;而后遇到我大明官兵,终于松口气,跑过来哭诉,却万万想不到,等待他们的,竟是自己人的屠刀!这些可怜的百姓,在鞑虏那里都没丢了性命,却被自己供养的官兵杀害,他们永不瞑目!化为厉鬼也要诅咒你不得好死!”

????杨顺被骂得又羞又恼,张口大喝道:“来人……”‘人’字还没说出来,便‘噗’地喷出一口鲜血,一屁股坐在地上。

????侍卫们早听到动静,这时候涌进来,将沈炼抓住。沈炼被缚住双臂,还破口大骂不止道:“你这丧尽天良的孽障,竟然杀我大明平民冒功,你的良心让狗吃了吗?还是你妈根本就没给你生那样东西……”一直被拖出老远,还能听到骂声不绝。

????沈炼之所以只身前来,就是为了不伤及无辜,至于他自己。说起来,从京城弹劾严嵩开始,他早就已经不在乎生死了……但没过几天,他便被放了出去,门口等着接他的,乃是年永康……杨顺被他生生骂得大病一场,险些就直奔鬼门关,后来好歹是痊愈,但夜里只要闭上眼睛,便看到无数无头的冤魂绕着自己,问他要首级,整个人是夜不能寐,憔悴到不行,本来就是个瘦猴子,现在更是只剩下一把骨头。

????他不去反省自己的罪行,反而认为这是沈炼诅咒所致,对沈炼恨意,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